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青梅竹马第一次,公交车上~嗯啊被高潮

2022-05-23 16:15:5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翌日。   都怪昨天那个家伙害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现在时间还很早,班上肯定没人吧,先到教室补眠吧。   我将教室的门拉开,发现竟然还有人比我早到┅┅那个家伙坐在固定的

 翌日。

 

  都怪昨天那个家伙害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现在时间还很早,班上肯定没人吧,先到教室补眠吧。

 

  我将教室的门拉开,发现竟然还有人比我早到┅┅那个家伙坐在固定的角落,外表跟平常一样梳理得很整齐,跟平常一样埋首看着书本,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右侧脸颊贴了一块药布,那肯定是我昨天甩他一巴掌肿起来了,现在的他跟昨天发狂的他完全不一样。

 

  阿御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推了一下眼镜微笑道∶“早安,秀树,昨天睡的还好吧?”

 

  “真是托你的福,我睡的非常好!”我送他白眼。

 

  “是吗?”阿御又把目光转移到他的书本上,看来他又要继续伪装成平常的好好学生形象。

 

  我走到自己的专属座位上,书包才刚放下去,就被阿御突然站在我旁边吓了一跳。

 

  “干、干嘛啊?你不要一直用这种方式吓人好吗?唔?!”阿御突然又吻了过来,我当下的反应就是抓起我的书包狠狠朝他脑袋K下去,不料他却很简单的闪过,还用一苹手抓住我攻击他的那苹手。

 

  “你、你想干嘛?这里是学校!你可别乱来!”

 

  “只是想提醒你,我昨天说过的话。”阿御放开我的手,并习惯性的推了一下眼镜。

 

  “我知道啦!我不会说出去!你也不要一直偷亲我!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啊?!”我生气的吼着,接着用袖子擦自己的嘴,这小子真是有够变态的!

 

  “那不被别人看到就可以亲你棉?”阿御又扬起了那可怕的笑容。

 

  这小子真欠打!竟然还挑我语病,“那也不行!就算别人没看到也不行!”

 

  “那就是要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你?”阿御微笑着盯着我看。

 

  “那也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生气的连反驳他好几个不行,男的亲男的本来就不正常!还敢说得很正常一样!

 

  “你真难伺候。”阿御搔了搔自己的头,并走回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埋首读他的书。

 

  什么难伺候啊?这种事本来就不应该!还敢说我难伺候!真是@#$%^&*!才一大早而已就被他气到说不出话来!

 

  这时门又被打开,进来的人是谷川,他看了我一眼便跟我道早,“早啊,秀树!你没有被天冥同学干掉啊?”

 

  “白痴!阿御他在教室啦!”我顺手堵住谷川的嘴。

 

  “偏冥图水造啊?”谷川含糊的问。

 

  我想谷川要说的是∶“天冥同学在啊?”谷川要不得的话,让我和他不自觉朝向阿御那边看去,还好阿御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并推了一下眼镜便继续看自己的书。

 

  “呼,还好没事┅┅”我放手,顺便往他脑袋敲一下,“你这家伙说话怎么不经大脑啊!”

 

  “冤枉!我没发现他也在教室啊。还有,你何时跟他那么要好了?竟然直称呼他阿御?”

 

  “这个嘛┅┅就是昨天打扫的时候我跟他聊游戏的事而已啦。”我苦笑的说,但也因此自找麻烦的惹来一身衰。

 

  “喔喔!原来他会聊天啊!”谷川惊讶。

 

  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阿御就算再怎么不正常也算是个人好吗?除了哑巴之外,有哪个人不会说话聊天的?虽然谷川外表看起来像不良少年似的,连头发也染成金的,但是行为模式就跟笨蛋一样。

 

  “碰!”的一声,门被大力的甩开来,以开门的方式来看,肯定是我们班的男人婆班长来了,后面肯定尾随着班长大人一大早就从他们各家拖过来的副班长和风纪委员┅┅

 

  “大家早呀!今天又是快乐的一天!”我们的班长,宇田纪香冲进来笑嘻嘻的说着。

 

  宇田纪香是我们班的班长,标准的男人婆,有着清爽的短发,脸蛋也算可爱,不过成绩在班上是倒数的,真是让人搞不懂她是怎么被选为班长的。

 

  “别耍憨了,我要去睡一下,天天被你一大早从家里拖出来真受不了。”我们班的风纪委员,滕也悠二懒洋洋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滕也悠二是我们班的风纪委员,有着右旁分的褐色短发,个性冷酷,说话态度也很爱乱中伤他人,听说是因为他父亲在从事警察的工作,所以他才当上风纪委员的。

 

  “大家早啊,不好意思一大早就那么吵。”跟着走进来的是副班长,春野樱香微笑的说着。

 

  春野樱香是我们班的副班长,有着清秀的外表和柔顺的长发,待人温柔体贴,成绩也很好,在我们班上是被大家公认的最佳心灵治疗师!

 

  “你们早啊。”我和谷口不约而同的道早。

 

  “你早啊!天冥同学!”班长大人跟平常一样去骚扰阿御,因为阿御从以前到现在对人都很冷漠,反而对长大人而言是很好玩的挑战。

 

  阿御看了班长一眼,并且推了一下眼镜就继续看着自己的书。谁叫他老是不说话的关系,所以对我们来说,阿御推眼镜的动作被大家当成早安、午安、再见、好、没关系┅┅等等的公用语,没任何动作就代表他不同意或是根本不屑。

 

  “对了对了,你的脸怎么了?昨天看你脸上没这块药布的说。”纪香不怕死的戳了戳阿御的右侧脸颊。

 

  “哦?好学生也会去干架啊?”悠二抬起头看了阿御一眼。

 

  阿御眼神看到悠二那去,推了一下眼镜后,他突然用手指着我说∶“他打我。”

 

  ┅┅靠!

 

  这下可好了┅┅在场的人全部都盯着我看,冷漠不言的怪胎书呆子都难得开金口了,现在大家心里肯定一致认为是我欺负他!要不是他昨天┅┅我还会打他吗?!

 

  “野山秀树!天冥同学像是会做出什么让你打他的事吗?你怎么可以欺负他?!”班长大人先开炮火攻击我。

 

  “误会!那个┅┅是他先┅┅”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

 

  “你想辩解是他先打你吗?像天冥那种书呆子有什么样的理由会攻击你?”悠二挑眉。

 

  “不是啦!明明就是他先┅┅”我话还没说完,瞬间感到一股凉意从脊背送上脑门,阿御那家伙竟然用那种可怕的目光盯着我看,并且还偷偷的扬起微笑┅┅

 

  “秀树啊┅┅原来你是这种人啊。”谷川摇头拍我的肩膀的说着。

 

  去你的!没事别给我乱凑热闹!

 

  “野山同学,真没想到你是那么过份的人┅┅”樱香一脸不太高兴。

 

  我的内心突然被一块巨石压垮┅┅呜呜,这真是误会啊!说明白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我开始觉得我未来的人生很凄惨了┅┅

 

  第一节下课。

 

  阿御合起书本起身,基本上他除了去厕所和午休时间之外,他几乎都是待在教室里头。我趁他正要开门时,马上堵他嘴巴、勾住他,强行拉着他飞奔到楼梯口。

 

  “你想干嘛?”以阿御那种外表看不出来的怪力,很轻易的就甩开我的手。

 

  “今天早上我真是被你害死了!”我生气的对他大吼。

 

  “喔,等等再说,我先去尿尿。”阿御不太想理我,随便应付我几句就转身想先离开。

 

  “你不要想敷衍我!”我拉住他,“至从跟你说话之后就没好事发生!你到底想怎样啊?现在害的我变成班上一致认为会欺负好学生的人!”

 

  “所以呢?”阿御惯性推了一下眼镜。

 

  “我要你去向大家解释,你脸上的伤绝对不是出自我本意打的!”

 

  “哦?要我跟大家说,因为我想强暴你,所以你就打我一巴掌?”阿御蛮不在意的回问,把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说得感觉这点小事又没什么。

 

  “这┅┅”我语塞┅┅他说话还真会堵人。

 

  “还是实际表演一次给班上的同学看呢?这样他们就更会明白吧?”阿御勾起微笑。

 

  “你这家伙┅┅”又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野山,你还想继续欺负书呆子啊?”悠二突然从楼梯上走下来问。

 

  阿御看了悠二一眼,并且惯性推了一下眼镜,接着阿御难得对我以外的人开口了∶“你什么时候在那的?”

 

  “哦,难得你会主动说话,真稀奇,我才刚下来而已,因为风纪委员会刚发一些文件要各班的风纪委员去拿。”悠二回答。

 

  “是吗?”阿御低头思考了一下又说∶“我脸上的伤是误会,秀树没做错,我先告辞。”阿御说完后,就直接转身走人。

 

  悠二目送阿御离开,接着以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问∶“该不会你威胁他?”

 

  “威胁他?我哪会啊!被他威胁还差不多!”

 

  “他威胁你?”

 

  “┅┅算了,当坏人就当坏人,随便你们怎么想好了。”我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要是真的说出去的话┅┅我连想都不敢想啊。

 

  ┅┅

 

  搞什么啊?悠二疑惑着,野山秀树和天冥御是在耍什么把戏?而且天冥御┅┅刚刚问我话时的样子,好像一副想杀了我似的┅┅

 

  第四节上课。

 

  还好悠二愿意相信我,在刚才上课钟声响时向全班帮我解释┅┅全班当然也是看了阿御推眼镜的动作才愿意相信的,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看着阿御上课的样子,还真是好学生的标准动作,有重点就画重点,背脊坐的挺直,目不转睛的直盯着课本看┅┅在这样的外表之下却是杀人魔,该不会是他压力太大才造成的?常常听说很多变态和杀人魔都是精神上或心理上有问题的,最后的原因就是压力大┅┅但我总觉得阿御他┅┅根本就是三者兼具!

 

  这时我的脑门被一团纸团K中,我搔了搔头把纸团捡起来,并且打开来看看内容,内容如下∶在想什么?我先说,我可不是什么神经病、心里变态还是压力太大的问题儿童。还有,等等午休时间到屋顶去找我,我请你吃饭当作赔罪误会。

 

  我汗┅┅光是“在想什么?”这句口头禅和猜中我的心思来看,这肯定是阿御写的┅┅这家伙会有那么好心想请我吃饭?一定有阴谋想陷害我吧┅┅

 

  这时又一团纸团飞过来K中我,八九不离十肯定又是阿御丢的,内容如下∶要是我有阴谋的话,我老早就动手了,还需要你猜想吗?

 

  ┅┅

 

  这家伙肯定有读心术,不然我在想什么怎都会被他猜中┅┅

 

  午休时间。

 

  阿御的动作真快,钟声一响马上就不见人影,他现在在屋顶吧?好犹豫要不要去┅┅跟他单独在一起太危险了!但是他说的话又不能不听┅┅我怎么那么命苦啊?!

 

  一边苦恼预想着等等阿御会做出什么事,我终于走到最顶楼通往屋顶的铁门前,可是屋顶平时都是锁起来的,是要我怎进去啊?我伸手要试着推开铁门,一边期望是锁着的┅┅“咿--锵!”的一声,门竟然没有锁?!

 

  突然从门的另一边伸出了一苹手抓住我,以很快的速度把我拉了过去,接着就听到铁门被“碰!”的一声关上了,而现在站在我眼前的是┅┅眼镜已拿下,发圈也卸下,任由狂风吹乱自己头发的阿御┅┅天啊!该不会是他的杀人模式启动了?!

 

  我做出了好像咸蛋超人的防守动作看着阿御,一直很怕他终于要动手杀我了,不料他却┅┅

 

  “哈哈哈!你这蠢蛋在干嘛啊?那是什么鸟动作啊?”阿御捧腹大笑的指着我。

 

  我愣┅┅他竟然会那样狂笑┅┅我绝对不能大意!平常的阿御像个书呆子,根本就不会这样大笑!肯定是他杀人模式启动了!

 

  “在想什么?以为我的杀人开关打开了?”阿御抱胸,挑了挑眉对我微笑。

 

  被阿御猜出心思后,我吓的心都凉了一下,并且还往后退了一大步,肢体动作还是持续一样的防守姿势。

 

  这时阿御从口袋拿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然后以很快的动作在风把打火机吹熄前点燃香菸,我吃惊的看着他吐了一口烟雾┅┅这人真的是阿御吗?

 

  “瞧你的眼神,好像说我不是阿御一样,我告诉你,我当然是天冥御本人,只不过你们所看到的那个书呆子的阿御,只是我所扮演的角色罢了,现在的我,才是本性。”阿御又吐了一口烟雾说着。

 

  这时阿御走到屋顶上唯一有阴影的遮蔽处,并且拿起三层精致的盒子出来道∶“喏,说好的,请你的便当,要吃快吃,不然会坏掉的。”

 

  该不会里面有下毒吧┅┅

 

  这时阿御一屁股坐了下来,把便当放在一旁后,开始翻阅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报纸,“我绝对不会下毒的,要下毒我也会看时机好吗?”

 

  “所以说你还是会下毒啊!”我没好气的回话,阿御也只是做了耸肩的动作。

 

  我小心的靠过去,深怕阿御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袭,但是他好像完全不打算理我似的继续看着报纸。

 

  确定阿御可能不会攻击我后,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三层装的精致饭盒,深怕阿御就算没下毒,说不定会有怪东西跳出来的可能性┅┅打开一看,内容物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这简直跟餐厅卖的东西有得比了,看起来就是很高级一样!

 

  “这是┅┅从哪来的?”我指着便当盒里的那些食物。

 

  “本大爷自己做的,你不相信吗?”阿御继续抽他的菸、看他的报纸回答。

 

  “你会做饭?”

 

  “不然我逃家十年是怎活的?就算我户头里的钱再多,我本身也不太想动用那笔钱。”

 

  “为啥?”我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着便当,实在太好吃了!真看不出来阿御做菜本领那么好!

 

  “要是被我大哥发现我在哪里提款的话,那我逃家还有意义吗?”阿御皱了一下眉头。

 

  “你有哥哥?而且你逃家跟你大哥有关?”

 

  “接下来的就别说了┅┅”阿御又露出那种痛苦的表情。

 

  “你到底是--唔哇!”

 

  这时阿御突然用手勾住了我,我还以为他要攻击我就开始拼命挣扎,这时他把手中的报纸移到我面前道∶“你看,我昨天干的好事上头条了耶。”阿御从痛苦的表情转成诡异的笑容说着。

 

  我停止挣扎,接过报纸一看┅┅某某商店街附近暗巷又发生围堵殴打、抢劫钱财事件?多名有前科的小混混围堵失败,反惨遭杀人魔洗礼,几名侥幸存活者信运捡回一命,但是几乎都因为惊吓过大而变的精神异常,警方无法从他们口中得知有关杀人魔一字,那只会造成这几名患者开始做出自杀行为┅┅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篇报导,为什么好像一切都是阿御设计好的样子?完完全全没被发现都是阿御干的好事吗?这样也就是说┅┅我还要继续活在阿御的控制之下?!

 

  “所以说,你是第一个发现我会杀人的人,即日起,还请你往后多多指较呢。”阿御贼笑着,还朝着我的脸吐了一口烟雾。

 

  “咳、咳!臭死了!你走开啦!”我用力推开阿御,“你是怎么把他们变成神经病的?还有┅┅你为什么老是可以猜到我在想什么?”我顺便挥散弥漫在我附近的菸味。

 

  “那是因为啊┅┅”这时通往屋顶唯一的出入口被“咿--锵!”的一声打开来了,进来的人是┅┅谷川?这家伙好死不死在这时后冒出来搞啥鬼啊?!

 

  “喔!门没锁耶,秀树在--这吗┅┅”谷川刚好转过来看到我们这边,看到我们班的好学生在这里抽菸让他当场愣住。

 

  惨了!这下惨了┅┅被谷川发现阿御的本性了!这下子谷川可能死定了┅┅虽然我很想帮你,可是对手是变态杀人魔阿御耶┅┅连我可能也救不了你,看在往日的交情份上,我还是为你祈祷吧┅┅祈祷阿御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灭口┅┅

 

  “呃┅┅我、我突然想到老师有事情找我,哈哈,我先走棉──吓!”谷川随便找个藉口想先逃走,毕竟现在的阿御脸上┅┅杀气腾腾!不料他转过身的同时有一把刀飞过来,硬生生的插在墙上挡住他的去路。

 

  “哟,这不是井上谷川同学吗?”阿御把香菸丢在地板上踩熄,并且用很符合现在的外表之下的粗鲁动作踹了铁门一脚,“碰!”的一声,铁门被重重的关上,阿御顺手拔起他的爱刀横放在铁门的门把上,以免再有像谷川这种冒失鬼闯进来。

 

  谷川完全被阿御和平常那副书呆样截然不同的行为吓得浑身发抖,阿御还将手搭上谷川的肩膀,让他吓的更是不敢乱动,并且用另外一苹手托住谷川的下巴,硬转过来和自己面对面说∶“刚好我在担心秀树可能会吃不完那些东西,过来和我们一起享用如何?顺便谈谈彼此吧。”阿御勾起邪笑,让谷川不自觉的朝着我看来,猛使着「求你救我」的眼神看着我。

 

  我把脸别过一旁,别怪我┅┅我自保都来不及了,我可是救不了你啊! 

“请坐,谷川,你和秀树一起吃便当吧。”阿御把谷川拉到我旁边,然后自己又重新点了一根菸坐下继续抽着。

 

  我仔细看着谷川的表情,还是笨蛋脸一张,也头一次看到谷川用那么挺直的方式端正的跪坐着┅┅

 

  “那、那个┅┅你真的是天冥同学吗?”谷川鼓起勇气问着。

 

  “很难以置信对吧?既然都被你看到了,再顺便给你看这篇报导吧,我只能说这是我干的。”阿御拿出刚才的报纸,微笑的指着头条部份。

 

  “阿御!你这是┅┅”我紧张的看着阿御为什么那么大方的表明自己就是杀人魔,该不会他是想┅┅

 

  谷川惊讶的目瞪口呆,还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时,阿御就开始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道∶“哼哼,我得想个处理你的方式┅┅”阿御说完后,谷川的表情已经黑去了一半。

 

  “等、等等!谷川就算再笨,他好歹也是我交情多年的朋友,要是你就这样杀掉他,会不会太过分了点!”我提高音量对阿御叫道,我肯定是疯了┅┅我怎么会帮谷川说话呢?

 

  天、天冥同学真的会杀了我?!呜呜,真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秀树┅┅虽然感谢你的勇气帮我说话,不过你居然还趁机骂我笨蛋!谷川无奈低下头,真的不知道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我杀了他,你会生气?”阿御突然莫名其妙的问着。

 

  “废话!我当然会生气啊!谁的朋友被杀掉还会高兴啊?”

 

  看见谷川用一种很感动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想不到我哪来的勇气敢这样跟阿御顶嘴┅┅

 

  阿御歪头想了一下,“那好吧。”阿御突然用手掐着谷川的脸颊说∶“从今天起,你是奴隶二号,敢违抗我的话,杀无赦。当然,我也有办法在你说出我的秘密之前就杀了你,记住。”阿御故意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恐吓。

 

  ┅┅

 

  咦?这么说的话┅┅我是奴隶一号?!我看见谷川那种想哭的表情┅┅我也开始想要哭了┅┅

 

  先撇开扫荡着剩下的便当,化悲愤为食欲的谷川不谈,我打量着阿御现在的动作┅┅开始梳头发?难道他又要变回书呆子的外表吗?真搞不懂阿御为何要这么的大费周章┅┅

 

  “在想什么?我变回书呆子你不满意吗?”阿御开始绑着他的头发。

 

  “没┅┅我只是在想你干嘛要那么麻烦?如果你以本性在大家面前生活,而且杀人的事又隐瞒的很好的话,根本就没必要把自己弄得跟书呆子一样不是吗?”

 

  “因为好玩嘛,人一出生就只能扮演自己,所以我也想试试看扮演不同的样子。顺带一提,我国中时期可是扮演天然呆的阳光少年呢。”阿御窃笑着,可能是想到国中时期的趣事吧。

 

  “你还真是个怪胎┅┅”

 

  “别这么说,我相信一定不少人也跟我一样,拿班长来说好了,虽然她平时像个男人婆似的,但说不定她私底下是情窦初开的气质少女呢。”阿御拿出他的眼镜开始用衣服擦拭着镜片。

 

  “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心机那么重吗?”我没好气的看着阿御。

 

  “也不能完全说心机重啦,也有可能是环境因素造成的影响,例如说不定未来的谷川可以媲美爱因斯坦。”阿御对着镜片哈了几口气,继续擦拭着。

 

  谷川媲美爱因斯坦?不可能吧┅┅我看到谷川那去,他现在正在用手捶自己的胸口┅┅他是听到阿御说的话笑到噎到吗?这种人能够成为爱因斯坦的话,我看我都可以当总统了。

 

  不过一想到谷川那种不良少年加笨蛋的样子能被阿御说成媲美爱因斯坦┅┅让我不自觉想到谷川戴着书呆的要命的眼镜在批评爱因斯坦的画面┅┅我不小心“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时阿御已经把眼镜给戴上,看了一眼我在笑的样子之后,他突然扑过来把我压在墙上。

 

  “你┅┅至从知道我会杀人之后都不笑给我看呢。”阿御表情黯淡的说。

 

  “你想干嘛?!你可别--唔!”阿御又突然吻了过来阻止我继续说下去,而谷川好像因为突然被这样的光景吓到,把哽在喉咙间的食物吞了下去,嘴巴还张大大的看着我们。

 

  我原本想要再给阿御一巴掌,让他左边的脸颊也肿起来算了!不料阿御已经先放手停止袭击我。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说∶“放学之后在把便当盒交给我就行了。”阿御把横放在门上的刀收回来,接着便自行先离开。

 

  “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啊┅┅”谷川用在我眼里看起来很欠打的眼神盯着我。

 

  “你少乱讲!你看不出来我是被*的吗?!”我灌了谷川一下。

 

  “可是我看天冥他刚走的时候好像很难过说。”谷川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难过个屁!他只是想整我罢了!”

 

  “别这么说嘛。”谷川搭上我的肩膀说∶“我看的出来喔,天冥他那种表情很明显的就是很在意你呢!”

 

  谷川欠打的话让我不自觉翻白眼瞪他,“你再继续乱说的话,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听我好言一句嘛!你看看我们两个的小命都握在天冥的手里,要是你能牺牲一下跟天冥很要好的话,说不定他以后就不会在意要杀我们的事了!”谷川一脸“我很天才吧?”的样子说着。

 

  “你这死家伙就是要牺牲掉我,好救你自己的命是吧?!”我再度灌了谷川一下。

 

  “痛!你听好啦!我又不是那种人!要是你能跟天冥进展得很顺利的话,日后说不定他不会杀你,反而是会挺身保护你耶!而且我也没吃香很多,以天冥来说,他的记性很好,反而我可能会一辈子被他当奴隶对待!”谷川一脸自己好像很吃亏。

 

  “看你平常那么笨,现在怎么会一下子很明白似的讲那么多?”我没好气的看着谷川。

 

  “别看我这样,我对感情的事还颇有研究呢!”

 

  “从初中开始就被女孩子甩了几十次还叫研究?”

 

  “┅┅”

 

  接下来的下午四堂课中,我不断想着谷川中午跟我说过的话┅┅要是我欺骗阿御的感情,被发现的话不是很惨吗?虽然他从头到尾没说要杀我,不过以他的个性来说┅┅会不会被他先奸后杀?呸呸!我在乱想个什么啊?不过┅┅他说不定会这么做┅┅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阿御好像能看透心思的事,让我不自觉的紧张朝着阿御那看去┅┅咦?他在望着窗外发呆?现在正在扮演着书呆子的阿御在发呆?该不会真的像谷川说的那样,他真的很在意我?不可能,一定是他故意装给我看的┅┅我跟他绝对不会有那种关系的┅┅

 

  我看着挂在黑板上的时钟,看看距离还有多少时间才放学,这时坐在我前头的谷川递给了我一张纸条,内容如下∶天冥在发呆耶,说不定他真的在想你的事喔!你放学要不要跟他表白看看?

 

  表白你个大头鬼啦!我愤恨的把纸条柔成一团,用力的朝谷川的后脑杓K下去。

 

  接近放学时间的前十五分钟,老师把剩下的时间交给班长公布一些事。

 

  我们的学校,可以说是自由的不得了,所以很多学生就提一些奇奇怪怪的活动给校长参考,而校长总是很爽快的答应,只有少数不符合校规等等的会被退回,这就造成每几个月至少都会有一次全校性的大活动。

 

  “好!各位同学听好了!这个月的活动是要庆祝霜月的万圣节园游会!照学校规定,各班的学生可以以自己的喜好来装扮不同的样子,而每一个班级的教室都要设立成一个摊位供学校以外的人士参观!我们现在就来讨论我们班要设立成什么样的摊贩吧!以上!”纪香很有班长的架式在讲台上说着,而春野樱香在一旁帮忙发活动的通知单。

 

  “在讨论之前┅┅天冥同学和悠二!”纪香突然用手指着他们两个,并且叉腰大声喊道∶“你们两个去年不管遇到什么特别要装扮的活动,总是穿着制服大剌剌的来学校,完完全全都没有参与心!我身为班长,而且你们两也是班上的一份子,所以我今年要特别强制你们两个!”

 

  “你强我啊。”悠二不在乎的回她一句,而阿御也只是看了班长一眼,打了个哈欠之后就继续看着自己手上的通知单。

 

  哼!我绝对有办法*你的!不过天冥同学可就伤脑筋了,冷漠又不爱说话,也不知道他住哪,没办法杀去他家闹他┅┅纪香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要如何才可以说服天冥御一起参与班上的活动┅┅

 

  这时谷川突然冲去台上,偷偷的在班长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看到纪香脸上的诡异笑容面对着我┅┅该不会谷川这小子想出卖我?!

 

  “Nice!天冥同学就交给你应付了,野山同学!”纪香指着我说着。

 

  “什么?!我抗议!”我马上站起来反对,而阿御听到班长说的话,嘴角好像抽蓄了几下。

 

  “抗议无效!你既然打肿了天冥同学的脸颊,就要负起责任!这样的话我们才会原谅你欺负天冥同学的事!”

 

  所以你们从打从上午就没原谅我就是了┅┅死谷川!等等放学我一定要扁你!暗自决定后,我默默的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接着我们班开始讨论着要把班级弄成什么样子,有的人提议鬼屋、有的人提议小吃店、有的人提议咖啡馆┅┅总之能想的到的都被提议出来了,结果最后的总结是┅┅牛郎美女的鬼屋相伴游┅┅因为我们班上的人几乎长相都不算难看,所以就是要靠外表吸引客人陪他们走完一次鬼屋当作体验┅┅真是有够乱来的决定。

 

  放学以后,我们班的人几乎都是听到钟声就立刻冲出去的那种,我等到班上的人走了差不多之后,就真的开始对谷川的脑袋「抠芭乐」!而阿御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堆了一下眼镜之后就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等一下!要扁我等等在扁,天冥他快要走了!你可忘记你还背负着班长的任务呢!”谷川低声的说。

 

  “你这家伙!要是有任何万一我一定要拖你下水!要是我被阿御杀到地狱的话,我也要把你拖到地狱陪葬!”我再度敲了谷川的脑袋一下,这时阿御已经走到门边正要开门了。

 

  “阿御!等一下!”我在他开门走出去之前叫住了他。

 

  阿御看了我一眼,推了一下眼镜说∶“吸血鬼总行了吧。”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那么乾脆就答应了,虽然听起好像是他在敷衍我┅┅

 

  “那个┅┅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这时我看到谷川在一旁做出为我加油的举动,让我也想要好好的陷害他一下,“你还记得昨天值日的时候我问你的事吗?”

 

  阿御歪头想了一下,接着他开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反正你也答应了嘛,怎么能浪费你的一番心意呢?”谷川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接着继续说∶“明天有两天的假日,我就和谷川到你家玩电动吧!”

 

  “等一下!我不--!”我立刻堵住谷川的嘴让他不得抗议。

 

  虽然我这样做很像在自寻死路┅┅不过只是单纯打电动而已,他应该没理由攻击我们吧。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回答∶“随便你,你们真的敢来的话,明天中午以前到商店街入口那找我。”阿御说完以后,就先行离开。

 

  在他离开前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他扬起微笑┅┅该不会他是想好好整我们所以才微笑的?还是┅┅真的像谷川说的那样┅┅他因为在意我所以很高兴?不行!我和他最多也只能当朋友!那种关系是绝对要不得的!

 

  翌日。

 

  我来到谷川家门口,打了个几通手机也没接┅┅他肯定是故意躲起来了!哼!看来只能靠他父母帮我一下了!

 

  “叮咚!”我按了一下电铃式的对讲机,这时对讲机上的萤幕开始出现一个人影。

 

  “哎呀!这不是秀树吗?你来找我们家谷川出去玩呀?”出现在萤幕上的人影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她正是谷川的母亲,艾丝莉亚。

 

  “伯母好!请问谷川在家吗?”我有礼貌的问候了一下。

 

  “当然棉--”艾丝莉亚话还没说完,我就隐约听到对讲机上传来谷川声音说∶“妈!不要说我在家啦!”的声音。

 

  明明就在家,干麻装死?朋友是这样当的吗?!

 

  “请问伯父呢?他近来可好吧?”我因为突然想到谷川他父亲的个性,所以想靠他老爸把谷川给抓出来!

 

  “呵呵,你真是体贴的孩子,还会关心我老公呀!要不要我叫他出来和你说说话呢?”艾丝莉雅笑得很开心。

 

  “可以的话能叫伯父一起把谷川抓出来吗?麻烦您了!”

 

  “没问题!没问题!”谷川的母亲离开画面之后,我好像听到谷川在喊∶“妈!别去叫老爸出来啦!”

 

  只是去阿御家打个电动而已,有那么严重吗?虽然有可能一去不回┅┅想到这里我有点后悔想掉头算了,可是如果随便放阿御鸽子的话,可能会更惨吧┅┅

 

  这时谷川家门被打了开来,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男子,还勾着谷川的脖子外加堵他嘴,硬是把他从家里拖出来,一脸还很爽快的说∶“早安啊!秀树老弟!”

 

  “早、早安啊,伯父。”我苦笑的道早,虽然这种画面早就司空见惯了,不过被左右经过的路人直盯着瞧,还真是说不出口的丢脸呢。

 

  谷川猛挣扎了好几下,好不容易稍微挣脱他老爸的手挤出嘴来大喊∶“放开我啦!老爸!今天我的星座运势说我一出门就死定了!你想害你儿子白白送死吗?”

 

  “照你这样说,你们今天是要到哪去玩棉?年轻人别怕死!好好的去玩吧!别相信那种不实的星座运势!”谷川的父亲说完后,就把谷川丢了出来。

 

  我嘴巴张开开的看着谷川被他老爸丢到我面前,谷川还不放弃的爬了起来想冲回家里去,这时谷川的父亲就把门关上,一起给他反锁了,像谷川这样被自己的老爸丢出来和锁在外面,还真是莫名其妙的好笑。

 

  “老爸!快开门啦!我这一趟说不定是热的出去,冷的回来耶!”谷川不放弃的敲着自家的大门。

 

  “现在天气也冷的差不多了,所以你冷的回来也没差,哈哈!好好去玩吧!”谷川的父亲从门里面回应。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谷川的笨,说不定是遗传到他老爸。

 

  “笑什么啊?都是你害的耶!”谷川含着泪不满的回应。

 

  “别这么说,我们两好歹也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我们去找阿御吧。”我拍了拍谷川的肩膀。

 

  说到这里,我好像没有好好介绍过谷川吧?谷川虽然有着一头金发,可是他却不是不良少年,单纯他不笑的样子看起来会比较像坏学生,那只是因为谷川的母亲是外国人,加上谷川也遗传到他母亲的碧眼,所以他父亲乾脆就把谷川的头发染成金色的。

 

  至于谷川的父亲怎么会娶到金发碧眼的美女?好像是因为他父亲是某间旅游公司的总经理,在某次的出国工作时相遇的吧,要是能听到他们的恋爱史,肯定也很有趣。

 

  不过在那之前,希望阿御还不会对我们痛下毒手┅┅我默默的祈祷着。

动漫关键词:青梅竹马第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