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椅子上放一根很光滑的木棍,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

2022-05-23 16:11:3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夏家四小姐夏若卿正用超速的能力赶去自己的公司上班,她既是个接受委托的工作者也是个广告公司的职员,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么多年老板从未给她升过职,大概是看她是个女孩子,总想欺

 夏家四小姐夏若卿正用超速的能力赶去自己的公司上班,她既是个接受委托的工作者也是个广告公司的职员,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么多年老板从未给她升过职,大概是看她是个女孩子,总想欺负她,所以她的生活总是在解决委托工作和上班给老板当跑腿的忙碌中度过,害得她一直都没有男朋友。

 

  “若卿已经走了吗?”五公子夏绍棋刚刚下楼,却见餐桌上大家都在慢慢悠悠的吃早餐,唯独夏若卿不在。

 

  夏澈喝了口牛奶:“嗯,她现在很忙。”

 

  “哇哦,我说,今天她的工作要不要我来帮她解决。”夏绍棋坐过来,接过女仆端上来的早餐,“今天有熏肉啊,我最喜欢了。”

 

  夏千夜开口道:“我从很久以前就特别想问了,五弟你是不是喜欢四妹?”

 

  此话一出,夏绍棋嘴里的食物差点没将他噎个半死,赶快喝下正被热牛奶却不小心烫到嘴了,引得大家一阵大笑。

 

  夏冰璃说:“我看肯定是了,我们兄弟姐妹之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喊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唯独你叫她的名字,还总是那么体贴的帮助她。哎呀,看我们五弟的样子肯定是个喜欢上四妹楼,年下不错哦。”

 

  夏绍棋不满的瞪着夏冰璃:“我是不是该庆幸她已经去上班了什么都没听见?”

 

  “三弟你果真说对了。”

 

  “喂喂大哥,是我先说的好不好!”夏千夜笑着抢功劳。

 

  夏澈说:“既然如此,绍棋啊,若卿一忙起来别说早餐,连午餐都不吃,只知道在公司埋头苦干,又是个认真的人,委托工作从不让别人帮忙,所以你现在去公司看看她吧,连同午餐的便当一起带过去。你今天是没有工作的吧?”

 

  “父亲,你不要说得好像我们已经是情侣了一样。”

 

  上午十点半。

 

  离中午还有一点时间,夏绍棋装好便当,开车去了夏若卿所在的广告公司,一进去就有一群花痴围上来问东问西,结果老板很愤怒的走过来呵斥大家。

 

  “您好,我是来给夏若卿送午饭的,请问她在么?”

 

  “正在工作。”老板没好气的说。

 

  旁边一姑娘小声附在夏绍棋耳边说:“老板那是嫉妒夏若卿长得不错很老实而且干得特别好,就故意不给她升职,还天天让她跑腿什么都干。”

 

  “原来如此。”夏绍棋点点头,“老板,这可不对哦,怎么可以累到我的四姐呢?”

 

  “哎哎?原来夏若卿和你是姐弟吗?”

 

  “不像哎!”

 

  “真的假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我们都是夏家的人当然是姐弟了啊。”夏绍棋耸耸肩,“都是养子嘛。”

 

  “那个……解决委托工作的夏家?”老板一愣,小心翼翼的问。

 

  “嗯,对啊。”

 

  这时夏若卿正抱着一堆企划书往这边走来,看见夏绍棋:“嗯?五弟,你怎么来了?”

 

  “送便当啊。”

 

  他拉过夏若卿,将那一大摞的企划书扔回老板怀里,说了句“人我借走了有时间一定还回来”便拉着夏若卿离开了工作室,直奔职员休息大厅,点了两杯咖啡以及一盘奶酪甜点。

 

  夏绍棋打开那份超大盒的便当,推倒夏若卿的面前:“父亲叫我送过来的,说你总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连午饭都不吃。”

 

  “谢谢你啊五弟,我确实很饿,一直工作就没来得及吃。”

 

  “笨蛋,还是身体重要!”

 

  夏若卿连连点头,吃了一口饭菜。

 

  “那个……你有喜欢的人了吗?”夏绍棋忽然问。

 

  “怎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不是我、我问!是今天早上他们开玩笑说我和你正在交往。”夏绍棋没有正视对面的人,低着头搅拌杯子里的咖啡。

 

  夏若卿放下勺子,喝了口咖啡说:“啊咧?不是么?我一直以为我们正在交往呢……”

 

  夏绍棋彻底愣住,原来她一直喜欢他么!?

 

  等等等等,他夏绍棋为什么有种是被反追的感觉!这不科学!

 

  “哎哎哎?我一直以为我单恋。”

 

  夏若卿一脸茫然:“是么?”

 

  “喂喂,你那一脸茫然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我表过白了然后失忆了?”

 

  “确切的说没有。”夏若卿摇摇头。

 

  “嘛嘛,算了。”他伸了个懒腰,探过身子,轻轻吻住夏若卿,“咖啡的味道,不错。”  

 夏澈正坐在电脑前看那些无聊的电视剧,门被敲响了,他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便回答:“进来。”

 

  夏冰璃推开门,却没有走进来,而是倚在门口:“老头,我要申请。”

 

  电视剧被按了暂停,夏澈转过身来:“还没放弃吗?”

 

  “我的工作就是杀死左亦萱,永远都不会改变。”

 

  “也是……”夏澈说,“毕竟他曾经杀死过你。”

 

  “嗯。”夏冰璃点头。

 

  夏澈在二十年前的某一天遇到了这个人的。

 

  当时的他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晃晃几乎站不住脚,走到夏澈面前说要进入夏家并成为夏家三公子。

 

  当然,夏冰璃这个名字是他随时编造出来的。

 

  夏澈身为能够自由进入别人记忆且可以改变记忆的异能者,他顺利的进入了这个身体还是很虚弱的家伙记忆内,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敢相信的事情——他看到的其中一个场景就是那个叫左亦萱的女人杀死了这人。

 

  可这人却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一丝伤痕也没有。

 

  接下来的记忆更让他吃惊。

 

  夏澈同意了眼前人的要求,夏冰璃正式加入夏家,成为夏家三公子。那个时候夏澈刚刚从孤儿院挑选了无名优秀的孤儿,他们才几岁,却有了一名比他们大很多的家人,排行第三。

 

  转眼间二十年匆匆而过,时代在变化,人也在变化,当初的几名孩子已经长成帅气而又精神,能力优秀的年轻男子和漂亮的女孩子,夏冰璃却如以前一样,年龄未变相貌也未变,就好像停止了一切生长一样。

 

  夏冰璃,成为了夏家的迷,家主夏澈却从不让他们再提起这种事情。

 

  “我同意了。”夏澈从回忆中回到现实,看着眼前的人说,“小心点,我可不希望左亦言再那么着急了。”

 

  有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些人的关系很奇怪。

 

  夏冰璃和左亦言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从没吵架过,左亦言的妹妹却亲手杀死过夏冰璃,身为第一王者当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没能阻止,而夏冰璃也不介怀这件事。

 

  夏澈他一直不明白,再想进去他的记忆去看看,却没能再一次进去,因为夏冰璃的意识体的拒绝。

 

  门被关上了,电脑里的视频继续播放,只是夏澈却忽然有点看不下去了,兴趣缺缺。

 

  与此同时,一直被夏冰璃追杀的左亦萱正在自己的家中无所事事,就连身边放着的书都懒得去翻。

 

  夏冰璃一直没办法找到这里是因为有一个人的帮忙。

 

  说到这个人,她正巧现在来找左亦萱。

 

  “好久不见,左小姐。”

 

  来的人身穿紫色长衫,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正无聊的人。

 

  “你来的,庄洛琳小姐。”

 

  她皱了皱眉:“别叫这个名字,我不喜欢,而且那也不是我,我只不过是借用了这个小姑娘的身体而已,不然我可没有地方去。这小姑娘体质还是不错的,能让我自由出现,但是却不能让我还原真实的面貌,就只好以她的样子来见你。”

 

  “真是辛苦你了,芷月小姐。”

 

  这个附在庄洛琳身体内的正是子夜的灵女芷月,她死后,意识体并没有随子夜回去天界,而是来到旧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女子身上,但是凡人生命有限,她不断的换人,最终来到了一个婴儿体内,那就是庄洛琳,直至现在。

 

  左亦萱笑了笑:“要是他们都知道你真实的想法和计划,估计会气死,比如说你是告诉天帝子夜爱上凡人、是你让弑神者破坏她的神格和灵魂,还有让我杀夏冰璃的计划。”

 

  芷月捂着嘴轻轻一笑,完全看不出是个阴险狡诈的人:“还不能让他们知道,不过为了这些,我可是连自己的生命的没有了。”

 

  “墨林做的?”

 

  “没错。”

 

  “我可以说活该么?”左亦萱讽刺的说,“想要毁掉别人,自己却也搭了进去。”

 

  芷月怒道:“别忘了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件事!要不是我你能杀死他吗?”

 

  “呵,你倒还真是有理,现在他复活了你怎么解释!?”

 

  芷月一愣,刚才的势气完全没有了,语气弱弱的回答:“我也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他会……还有,这名字是怎么一回事?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改了名字!”

 

  左亦萱摇头:“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想问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害子夜?这么多年了你从来都不肯说出理由,让我很困扰啊,不知道理由怎么合作?”

 

  芷月深吸了口气:“我爱她。”

 

  “哦?原来你喜欢那个家伙?”

 

  “不、不是……我爱的人是子夜。”

 

  左亦萱停下要去拿杯子的手,微微眯着双眼:“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直接去向天帝告密,子夜曾经说过要你保密吧?她把一切关于她和凡人在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你嫉妒了?”

 

  “是!是!是!是!”芷月忽然站起身大吼,“所以我要她死,这样她就不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我爱她!”

 

  “很激动啊……”左亦萱说,“你再不休息的话那个小姑娘也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我们下次见!”说完就昏了过去,紫色长衫变回了警装,左亦轩赶紧扶住她,轻轻放在沙发上等待醒过来。

 

  过了一个小时,庄洛琳悠悠转醒,发现自己挣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坐着一个面容颇为熟悉却也很陌生的女人。

 

  她腾地坐起身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你是谁!?我为什么会爱这里?”

 

  左亦萱递给她一杯新泡好的茶:“你好,小姐,我回家的路上看到你昏倒,不忍心丢下,就带回家让你好好休息,身为警察是不是连夜工作给累坏了呢?”

 

  如此无聊的理由普通人都不会信,更何况是警察,可我们的庄洛琳小姐却深信不疑,还一脸感激的握住对方的手连连道谢。

 

  “问个失礼的问题,小姐你的相貌有些像我朋友的朋友,叫左亦言,你们是……?”

 

  “我是第一王者的妹妹左亦萱。”他说,“这么说你的朋友是夏冰璃了?”

 

  “啊对。”庄洛琳回答,“原来你们是亲兄妹啊,怪不得眼熟。”

 

  “多给我讲讲夏冰璃的事情怎么样?我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见到他了。”

 

  庄洛琳很是奇怪,现在的夏冰璃整整二十岁,难道他们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夏冰璃并没有提起过以前的事情。

 

  “啊……好……”庄洛琳想到是左亦言的妹妹,就答应了她的请求,讲起近期认识了夏冰璃的事情,以及她曾经做过的那些关于夏冰璃死去的梦

 外面下着大雨。

 

  宋溪找到容旭的时候,他正在跟别人的女人翻云覆雨。

 

  女人叫得很浪,声音一遍遍反复着,就像魔咒一样,钻进宋溪的脑袋里,让她茫然的不知所措。

 

  一直紧握在手里的钥匙掉在地上,宋溪呆呆的站在卧室外,一霎那被全世界抛弃。

 

  “小溪!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容旭在听到动静的那刻,就猛地推开身上的女人,慌乱的套上裤子,只可惜某处还兴奋着。

 

  宋溪看着有点想呕吐。

 

  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却跟别的女人滚在一起,多讽刺!

 

  她今晚上找错人了,容旭根本救不了她!

 

  “我走错地方了,不好意思打扰到你。”

 

  宋溪浑身上下被雨淋湿,狼狈的捏紧了双手,自嘲的转身就走。

 

  “宋溪,你对阿旭发什么脾气?自己贪图名利,嫁给了阿旭叔叔,还想让阿旭给你守身如玉?”

 

  开口说话的是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她披上了睡袍,面容明艳。

 

  宋溪这时看清楚了,女人是舒璇,最近跟容旭走得很近的舒家大小姐,两家有意让他们联姻。

 

  “我有说什么?我骂你还是骂容旭了?心里有火,去找你的男人发泄,别扯到我身上。”

 

  宋溪脸色苍白,嘴角的笑意有些冷,“最后,真心祝你们两个人天长地久、永远在一起!”

 

  说完,她不再多看两人一眼,容旭心虚的立刻追了出来,拉住宋溪的手臂。

 

  被他捏到伤口,宋溪痛得皱眉,甩开容旭的手。

 

  “小溪,你听我解释,我根本没有跟舒璇在一起念头!你知道,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容旭急切的说道。

 

  没有?所以一起滚?

 

  宋溪对着他的视线,眼中像是覆盖了一层灰。

 

  容旭察觉到她的失望,歉疚又诚恳的说道:“小溪,五叔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五叔。我说了等你离婚就一直会等下去!”

 

  没听她反应,他顿了顿,哀求着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你淋雨了,先在我这里换件衣服好不好?”

 

  “容旭,是你用事实告诉我,我应该退步。以后你跟谁在一起,都跟我没关系。”宋溪的声音不响,却很决绝。

 

  宋溪要跟他断了?

 

  他们从小一起青梅竹马长大,容旭不相信宋溪能放下他。

 

  直到宋溪从他别墅出去,他才回过神,看到地面上的血迹——这是宋溪留下的血迹!

 

  被雨水稀释后,渗入地毯里几乎看不到痕迹,只有偶尔颜色浅的地方,能看到一片殷红!

 

  最近容老爷子去世,家里的争斗波及到了宋溪?

 

  妈的!容旭睁大眼,立刻追出去!

 

  宋溪来别墅前,是从郊外一家废弃工厂逃出来,有人绑架了她,想从她手里拿到老爷子在瑞士银行的密码。

 

  宋溪这种女人看似弱不禁风,骨头却很硬,任凭歹徒怎么打,怎么折磨,就是不说一个字。

 

  逃出来后,她能想到的人就只有容旭,结果看到的却是刚刚那一幕背叛。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里难受得厉害,好像最后的依靠都倒了。

 

  宋溪没有伞,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一身的伤口又作痛。

 

  突然,一阵汽车引擎声响起在雨夜里,强烈的灯光从远处照射而来。

 

  宋溪一愣慌了,她不想被抓回去,更不想死,惊恐交加下,开始拼命的奔跑。

 

  可双腿敌不过四轮,脚下踏空,她狠狠的摔在地面,黑色的庞然大物猛地刹车,车轮就离她几厘米远!

 

  宋溪大口大口的喘息,不一会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撑着伞,从车上下来,西装利落,皮鞋锃亮,踏着路面的脚步沉稳不已。

 

  视线相撞,男人的五官在车灯光前显露,深邃而清俊,让人看不到底。脸部的轮廓既带着西方人的英挺,又透着东方人的内敛。

 

  宋溪一时无法挪开视线,没想到他会出现!

 

  他当然不是绑架宋溪的那帮人,甚至跟容家也没关系,即便他姓容,是容老爷子的第五个儿子!

 

  “五、五叔。”宋溪惶恐的喊他,心提到嗓子眼。

 

  从领证到现在,一个月时间里,这是她跟他的第三次见面,每一次见面,宋溪都很小心翼翼。

 

  她对容泽的恐惧,源自容家人根深蒂固的印象,所有人对容泽都是谈之色变!

 

  他们说他是疯子,是魔鬼,自他被放逐的那天起,他就不是容家人!

 

  可偏偏容老爷子让她嫁给他! 

动漫关键词: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