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换个姿势我们再来,你看你的水都拉丝了还说不要

2022-05-20 07:55:5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回来了?” 刚进门,就对视上了坐在沙发上的宋萧然,他慵懒的窝在沙发里,手里端着红酒杯。 浑身充满野性的味道。 苏星隐乖巧的走了过去,低声唤了句,“宋萧然少爷。”

回来了?”

 

刚进门,就对视上了坐在沙发上的宋萧然,他慵懒的窝在沙发里,手里端着红酒杯。

 

浑身充满野性的味道。

 

苏星隐乖巧的走了过去,低声唤了句,“宋萧然少爷。”

 

宋萧然略抬眼皮的看了一眼她,“见着了?你那个强奸犯父亲。”

 

他将强奸犯三个字咬的很重,想以此来激怒苏星隐。

 

可这次,苏星隐却仅是点了点头,然后很平静的对他说道:“少爷您没事的话,我就去收拾收拾东西。”

 

苏星隐的反应让宋萧然有些意外,这放在以前的话,她不可能这样。

 

等到苏星隐快要走出他的视线外,他才反应过来。

 

“站住,和我去个地方。”

 

……

 

松阳市关爱少儿慈善拍卖会。

 

苏星隐站在一处灯光暗淡的角落里,看着这个挤满了上流名贵的高级酒会,一身粗衣的她和这里格格不入。

 

怎么也想不通宋萧然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苏星隐你怎么躲在这里啊?”不知道柳希是怎么发现的她,并向她走了过来。

 

柳希穿着一条拖地的紫色长裙,抹胸的设计,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端着红酒的样子,高贵迷人。

 

看着这样的柳希,苏星隐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在她低头踌躇的时候,柳希却拉着她,向人群中走去。

 

很快,苏星隐被一群名媛美女给团团围住了,纷纷用看马戏团猴子的眼神看着她。

 

这样的眼神让苏星隐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向柳希求助,可人却在她三米开外的地方,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柳希,这是谁啊?你朋友?”

 

“是啊,这个是你朋友吗?”

 

一时间,周围炸开了锅,用着惊讶的语气问柳希。

 

“不是,家里的佣人。”柳希随意的回答。

 

“哦!难怪呢,原来是佣人,我还说柳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又丑又土的朋友!”

 

周围人的眼神和语气,瞬间让苏星隐明白了宋萧然带她来的用意,想借别人的手来羞辱她。

 

他给予五年的羞辱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让别人来羞辱她!

 

苏星隐的咬着牙,忍着这份屈辱,卑微的对身边的人说道,“不好意思,能让让吗?”

 

“就是个佣人,凭什么让我们让?”

 

“就是,就是!”

 

柳希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苏星隐的窘迫,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是她让宋萧然将苏星隐带来的,为的就是要让苏星隐明白自己的位置。

 

“各位小姐,我只是个下人,你们和我置气,没有必要。”

 

看出周围的人来着不善,苏星隐不傻,她只有更加放低身份,才能脱身。

 

果然这句话说出去了,周围的名媛小姐安静了,她们各个面面相觑。

 

这时,其中一个穿绿色裙子的人朝柳希看了一眼,只见柳希回了她一个眼神。

 

她便不加迟疑的继续为难苏星隐。

 

“这种地方你肯定是第一次来,对吧?”

 

面对这样的问题,苏星隐没有回答。

 

但这样的沉默并没能阻止那些想刁难她的人,只见那个女人从桌边随手拿了一杯调好的鸡尾酒。

 

“想必,这样的酒,你这辈子都没喝过吧,既然来了就尝尝。”说着就递到了苏星隐的面前。

 

是一杯五颜六色的酒,漂亮极了。

 

苏星隐迟疑了下,然后摇摇头,“谢谢你,但我不会喝酒。”

 

“哼。”女人冷哼了下,然后向站在苏星隐身边的两个女人使了个眼色,苏星隐马上就被她们控制住了。

 

“你们要……唔……”

 

苏星隐还来不及质问他们,一杯酒就从她嘴里灌了下去,她们似乎觉得不过瘾,接二连三拿起桌上的酒对她强行的灌了下去。

 

苏星隐被连续灌了五六杯,她的意识有些模糊,站也站不稳。

 

见她这般不堪的样子,大家都抿着嘴笑。

 

而在这个时候,宋萧然正朝这边走过来,柳希连忙朝大家示意。

 

顿时,围着的人,一哄而散,剩下苏星隐一个人。

 

没有了支撑,身体开始倾斜,出于本能,她随手抓住了从面前经过的服务员。

 

但却没有抓稳,人还是‘砰’的一声倒地,连带‘刺啦’声,将这名男性服务员的裤子给拉扯了下来。

 

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宋萧然的脸当场黑了。

 

“宋萧然,都怪我,我没拦住她,让她喝醉了。”

 

柳希这时站了出来,挽住宋萧然的手,一脸自责,“早知道她没见过世面,我就不央求你把她带出来了。”

 

“这不怪你,是她不争气。”宋萧然皱紧了眉头,朝苏星隐又走了两步。

 

他命令的说道,“起来!”

 

苏星隐半眯着眼睛看去,酒精作用下,她的皮肤红晕如霞。

 

待看清人,她微微一笑,露出皓齿。

 

直呼其名,“宋萧然,是你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打扮丑陋的女人竟然和宋萧然有关系。

 

大家把目光聚集到了宋萧然的身上。

 

不等宋萧然开口训斥,柳希佯装好意的去扶,“苏星隐快起来,别惹你们家少爷生气。”

 

可就她的指尖触碰到苏星隐的时候,柳希突然尖叫了声,接着整个人反弹似的,向后倒去。

 

好在宋萧然眼疾手快,及时将她扶住,才没有摔在地上。

 

惊魂未定的柳希抱着宋萧然的手臂,害怕的指着苏星隐,“我只是好心让你尝尝,是你贪杯多喝,现在却来怪我。”

 

说着话,眼圈泛红,豆大的眼泪掉落下来。

 

宋萧然怒不可遏,青筋暴起,“丢人现眼。来人,给我扔出去!”

 

在苏星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她便被两个壮硕的黑衣人给拖了出去。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

 

看着宋萧然生气的模样,柳希心里窃喜,但面上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

 

“宋萧然,都怪我,没有看好她。”

 

“不关你的事。”

 

宋萧然除了生气外,脑海里还一直回放着苏星隐面色潮红,笑盈盈的样子。

 

该死!他居然有反应了。

 

“痛,不要,痛……”苏星隐轻声低语着。

 

身体被一阵阵猛烈的撞击着,丝毫没有怜惜之意。

她想睁开眼睛看清是谁,但却没有力气,只能任由着对方强取豪夺。

 

“小贱人!叫,给我叫!”

 

宋萧然用力的拍着苏星隐的屁股怒吼道。

 

“啊!”苏星隐吃痛的叫道。

 

“很好。”宋萧然脸色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一夜缠绵。

 

第二天,苏星隐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屋里。

 

她刚起身,只觉自己浑身酸痛,一把骨头像是要散了架。

 

“这是怎么了?”

 

对于昨晚的事情,她只记得自己被灌了酒,后面事情记不清了。

 

这时,门被从外推开,是传话的佣人,说宋萧然在楼下等她。

 

苏星隐来到客厅,对宋萧然毕恭毕敬的唤了声,少爷。

 

宋萧然眼也没抬,便领着她朝外走去。

 

今天是去宗山疗养院,照顾宋夫人的日子。

 

“宋萧然。”

 

刚走出门,便见柳希笑盈盈的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宋萧然问道。

 

“恩,你不是说今天去看望伯母嘛,我也想去看看她。”说话时,眼角余光还瞟了眼苏星隐。

 

带着警告味道。

 

苏星隐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想着自己是多心了。

 

宋萧然犹豫了下,但还是同意带着柳希一起。

 

病房内,宋夫人正好在午睡。

 

宋萧然去了医生办公室,单独留下了苏星隐和柳希。

 

“你给我过来。”柳希抱着手臂,命令苏星隐。

 

苏星隐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声音便放下手中的活走了过去,“柳小姐,有什么事?”

 

只见柳希高高的扬起手,‘啪’的打在了苏星隐的脸上。

 

毫无征兆,苏星隐有点懵,后知后觉,“柳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眼前的柳希见不到半分昔日温柔的影子,满目狰狞。

 

“你这个贱人,竟然勾引自己的主子。”

 

“我没有!”

 

柳希气急了,直接扯开了苏星隐的衣领,光洁的肩头裸露在外,上面斑斑猩红。

 

顿时,气氛凝结。

 

“柳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即使她和宋萧然之间有这样的关系,她也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

 

“你以为我会想什么,你只是个丑陋的下人,难道还指望宋萧然会喜欢你!”柳希突然揪着苏星隐的头发,想要把她的脑袋往墙上撞。

 

一想到昨天晚上,宋萧然心不在焉,后面直接扔下她回去了,她就怒不可遏的想要杀掉苏星隐这个贱人!

 

苏星隐苦苦抵抗着,“柳小姐,我和少爷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哼,这些话你带着下地狱去吧!”

 

柳希虽养尊处优,但力气却比这个三天两天被虐的苏星隐大,不过短短几秒钟,苏星隐就被她摁在了墙上。

 

她从后面拽着苏星隐的头发,发狠的样子,令人胆战心惊。

 

“萧然,萧然!”

 

柳希就要下手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宋夫人醒了,看到眼前一幕,她吓坏了,哭着喊着。

 

突发的状况,让柳希一时间愣住了,苏星隐趁机挣脱了她的手,连忙跑到宋夫人身边。

 

“妈,我在,我在呢,不怕,不怕。”

 

动静太大,惊动了宋萧然,他连忙跑了过来。

 

一进门就看见苏星隐一身狼狈的样子,宋萧然眉头微蹙,低声喝道:“苏星隐,这怎么回事?”

 

苏星隐低着头,头也不抬的继续哄着怀里的宋夫人。

 

一旁的柳希走过来说道,“刚你出去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精神患者,苏星隐为了保护我和伯母才变成这样呢。”

 

说完,还特意走到苏星隐身边,一副感激的样子,“苏星隐,谢谢你,你去换个衣服吧,这里我来就好了。”

 

这个时候,是让宋萧然看到她温柔贤惠的最佳时机。

 

见苏星隐不起来,柳希只好暗地里狠狠掐了苏星隐一把。

 

苏星隐吃痛的抬起了头,朝宋萧然看了眼。

 

看苏星隐的样子,宋萧然的内心没由来的烦躁,“还愣着做什么,这个样子还不嫌丢人吗?”

 

听言,苏星隐只好松开了宋夫人,给柳希让出了位置。

 

柳希顺势在宋夫人身边坐下,脸上堆满了笑容,可她还没说话。

 

原本情绪已经稳定的宋夫人,见到她,如同见到了魑魅魍魉般,惊恐万分的尖叫起来。

 

“走开!走开,萧然,我的萧然!”她一边朝柳希挥舞着双手,一边大喊着。

“妈,你怎么了?”见状,宋萧然连忙过去,却被宋夫人给推开了。

 

“萧然,我的萧然!”

 

受惊的宋夫人如惊弓之鸟般,谁也不让靠近,最后宋萧然只能叫来医生,注射了镇定剂,她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看着渐渐入睡的宋夫人,宋萧然心里是一阵痛苦,最后将矛头指向了苏星隐。

 

“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刚才的事情太突然了,苏星隐显然没有缓过来,宋萧然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一副恨不得活剥生吞了她的样子。

 

“宋萧然,我有些不舒服。”这里受到惊吓最大就是的柳希了。

 

她脸色苍白,显然是没有想到宋夫人见到了她会发狂,明明刚才都是好好的。

 

听到柳希这么说,宋萧然无心再顾及苏星隐,忙带着柳希离开。

 

苏星隐算是逃过一劫,长舒了口气,搬了张椅子在宋夫人床边坐下。

 

宋夫人虽然病了,但保养的不错,依稀能看到她年轻时楚楚动人的样子,也能想象她温柔待人的模样。

 

宋萧然的容貌多半也是继承了她。

 

只是这些年,宋萧然浑身带着戾气,变得生人勿近。

 

想到这些,苏星隐觉得宋萧然也是一个可怜人,如果当年没有这样的事情,他现在或许不会是这样子,完全可以过另一种幸福的生活。

 

此时,苏星隐更加坚定了要找出当年真相的决心。

 

……

 

自从宋萧然带着柳希离开后,苏星隐一连两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人了。

 

正好给了她短暂的自由,宋夫人在她的照顾下,情况也有所好转。

 

这天,苏星隐像往常一样去给宋夫人准备午饭。

 

柳希却不请自来,趁苏星隐离开,走进病房,下意识的给房门上了锁。

 

宋夫人正坐在窗前背对着她,抱着宋萧然儿时的照片,哼着儿歌。

 

“阿姨,我是柳希啊,来看你了。”柳希踱着步子,走到宋夫人面前。

 

闻声,宋夫人抬起头看去,印入眼帘的便是柳希笑吟吟的那张脸。

 

“啊!”

 

宋夫人害怕极了,一边尖叫着,一边往角落里躲。

 

此时正值中午,外面走廊上都没有值班的医生和护士。

 

这次的柳希没有被吓到了,她很是淡定的一步一步向宋夫人靠近。

 

“阿姨,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希希啊。”

 

“啊,别过来,别过来!”

 

柳希完全不在意的继续走了过去,并蹲下,强迫宋夫人看着自己:“阿姨,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

 

“走开,走开!”宋夫人胡乱的挥舞着双手,想要把柳希赶走。

 

柳希脸上本温存的笑容,顿时冷却下来了,用力的捏着宋夫人的下巴。

 

柳希恶狠狠的瞪着宋夫人,“阿姨,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佣人那么好,我哪点不如那个贱人!”

 

一想到苏星隐是唯一一个能够亲近宋夫人的人,柳希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抓狂。

 

‘钉’就在柳希又要发作的时候,她身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是她的父亲。

 

柳希只好松开了宋夫人走到了另一边去,留下宋夫人一人嘤嘤哭泣。

 

“喂,爸,什么事?”柳希接通电话说道。

 

“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带宋萧然回家吃饭。”

 

柳希揉了揉眉心,不耐烦的说道,“宋萧然最近忙。”

 

“忙也要吃饭啊,不然怎么和他说订婚的事情。”柳山林一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知道了。”

 

柳山林又问,“你现在在哪儿?”

 

“宋萧然母亲这,有事吗?”

 

柳山林的脸顿时乌云密布,“我不是告诉你,不许去看他的母亲吗!”

 

“爸,那是宋萧然的妈妈,我未来的婆婆,为什么不能看啊!”柳希觉得父亲的话有些不可理喻。

 

“我说不能,就是不能!”

 

那头的柳山林气的青筋暴起,这边的柳希也是气结,但还不等她说话,柳山林便把电话掐断了。

 

拿着电话,柳希看了眼躲在角落里神志不清的宋夫人,父亲说的对,这样的婆婆对她来说也已经没有什么讨好的价值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牢牢抓住宋萧然的心。

 

这时,苏星隐端着餐盘回来了,却发现门打不开了。

 

她连忙拍门,“妈,妈,我是萧然啊。”

 

“叫什么叫,还真把自己当宋家少奶奶了吗!”门被从里拉开,对视上的是柳希凶狠的目光。

 

苏星隐有些吃惊,愣了下,“柳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还要给你打招呼吗?贱人。”

 

苏星隐咬下唇,“我不是这个意思。”

 

“贱人!”越看苏星隐越来气,柳希抬手就想扇她一巴掌,但这次却被苏星隐给躲了过去。

 

“柳小姐,之前我欺骗了您,是我不对,但我和宋萧然少爷根本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宋萧然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人看过!

 

“呵,”柳希冷笑了下,眼里透着恨意。

 

“你知道为什么宋萧然会带你去酒会吗?那是因为我让她带你去。”

 

柳希的话让苏星隐惊呆了,原来去酒会是柳希得意思!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让你自己看清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柳希抢男人。”

 

苏星隐难以置信的往后退了半步,原来柳希早就知道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对我好。”

 

“哼,好吗?不过是本小姐觉得无趣,逗你这个傻子玩呢!”

 

听了柳希苏星隐脑袋一片空白。

 

动漫关键词:换个姿势我们再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