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手一路向下探去 怎么都玩不够你

2022-05-20 07:54:4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昏迷的苏星隐做了个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初见宋萧然的那天。 素昧平生,她却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 他生着一张俊朗的面容,轮廓分明,五官精致。 尤其是那

昏迷的苏星隐做了个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初见宋萧然的那天。

 

素昧平生,她却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

 

他生着一张俊朗的面容,轮廓分明,五官精致。

 

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犹如浩瀚星海中最明亮的那颗星,璀璨夺目。

 

“苏军林的女儿,苏星隐?”

 

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但苏星隐本能点了点头。

 

“很好。”宋萧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又向苏星隐逼近一步。

 

摄人的气势,令苏星隐感到害怕,想要往后退,却被他擒住手腕,他用力的样子,凶狠,残酷。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苏星隐顿时痛的眼圈发红,内心害怕极了。

 

“呵呵,果然是他的女儿,长的就是骚。”

 

“我不是!我不是!”

 

“……”

 

病床上的苏星隐,一遍遍嘀咕着,眼角流出的泪,打湿了枕头。

 

刚想离开的宋萧然,听到她的声音,转身折了回来。

 

这不是第一次看苏星隐哭,但却让他第一次有种负罪感。

 

手指不自觉的伸向了苏星隐眼角的眼泪。

 

可转眼……

 

他柔情的眼神,变的阴冷。

 

眼前这个女人是仇人的女儿,她有今天都因为她父亲犯的罪,所以她不值得同情和怜悯。

 

“贱人,你给我醒醒!”宋萧然气愤难抑的将苏星隐摇醒了。

 

苏星隐被大力摇醒,她眼神有些空洞,盯着宋萧然看了半晌,脸上才有一丝情绪。

 

苍白的唇勾起一丝苦笑。

 

“在哪儿都能看见你呢,宋萧然。”她说。

 

“你叫我什么?”宋萧然,她居然胆敢直呼他的名字!

 

苏星隐好像没有听到宋萧然的话,又说道,“宋萧然,你弄死我吧。”

 

像地狱般的生活,她真的没有力气去面对了,所以死了吧,死了一了百了。

 

苏星隐毫无生机的眼神和求死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宋萧然的心。

 

在他记忆里,苏星隐总是想方设法的逃,想办法的活,现在居然跟他说,让他弄死她。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难道又想以这样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吗?

 

真是可恶的女人。

 

她空洞的眼神让宋萧然有种万蚁噬心的感觉。

 

“苏星隐,这是你欠我的,想死,下辈子吧!”

 

“苏星隐,你真贱!”最后宋萧然低声怒吼道。

 

完事后,宋萧然冷冷瞥了眼床上的苏星隐,命令道,“给我起来,不要给我在这里装死。”

 

宋萧然话音刚落,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宋萧然的脸色陡然阴沉,通话后,他的情绪更加的不好了。

 

转身就将正在整理衣物的苏星隐给拎了起来,然后拖离了医院。

 

……

 

宗山疗养院。

 

苏星隐被强硬的拖拽到一个病房前,宋萧然才放开她。

 

病房的门是半掩着的,从里面断断续续的传来一些声音。

 

“萧然乖,妈妈爱。”

 

“萧然乖,妈妈爱。”

 

听到里面的声音,宋萧然的内心痛苦极了,一向冷酷无情的他,此时不禁红了眼眶。

 

苏星隐下意识的顺着门缝朝里看去,只见一个外貌四五十的阿姨,坐在窗前,怀里正抱着一个玩具娃娃,她轻言小语的样子,像是在哄孩子。

 

模样温情极了。

 

这让苏星隐联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她已经五年没有见过她了。

 

“她是?”苏星隐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苏星隐,这一切都是你父亲的罪孽!”

 

宋萧然眼底一片猩红,他毫不怜惜的掐住了苏星隐的脖子,怒吼道。

 

虚弱的苏星隐,此刻快要窒息了。

 

但她还是努力的为父亲争辩,“不是,不是……”

 

“哼,不是?苏星隐你就是个强奸犯的女儿!”

 

“不是这样的……不是……”

 

父亲不是这样的人……

 

苏星隐痛苦的流下眼泪,她想挣扎,却因牢牢的钳制,无法透气,纤细的脖子都快被拧断了!

 

宋萧然面色一沉。

 

“苏星隐你和你父亲都是阴沟里发臭的老鼠!”宋萧然怒不可遏。

 

“萧然,萧然,妈妈在,不怕,不哭。”

 

病房里的宋妈妈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

 

因为当年的事情,她受了刺激,现如今早已是认不出人来了。

 

终日也不与人交流,只是抱着玩具娃娃不撒手。

 

此时看到了苏星隐,她居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还将她错认成了宋萧然。

 

她的出现惊呆了宋萧然,他苦涩的叫了声妈,换来的却是宋妈妈疯狂的拳打脚踢,“放开我的萧然,放开我的萧然!

“萧然,痛不痛?妈妈吹吹。”

 

苏星隐躺在病床上,宋妈妈在旁边拉着她受伤的手心疼的说道。

 

苏星隐极为尴尬,抬眼看了下站在对面的宋萧然。

 

在他眼神压迫下,她生硬的开口说道,“妈……不疼。”

 

“以后有妈妈在,谁也欺负不了我的萧然了。”

 

宋妈妈疼惜的抚摸了下苏星隐缠着纱布的额头。

 

而她那暖心的动作却刺痛了宋萧然的心。

 

他心中无比的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明明是仇人的女儿,却偏偏是母亲病情的转机。

 

“宋总,宋夫人能有这样的表现,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啊!”

 

相对宋萧然的样子,陪同观察的专家倒是很高兴,这宋夫人这病现在有治愈的可能性了,那他在业界的声誉算是保住了。

 

宋萧然丢去一个冰冷的眼神,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等到苏星隐将宋妈妈哄睡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出了疗养院的门,只见宋萧然的车停在门口,而他却背靠着车身,抽着烟。

 

苏星隐微愣,还以为他早就走掉了。

 

“上车。”短暂的沉默,宋萧然头也不抬的坐进车里。

 

苏星隐依命的坐进车里。

 

一上车,宋萧然就猛地提速,苏星隐一个趔趄,险些撞上了挡风玻璃。

 

“宋萧然少爷,你能慢点吗?”苏星隐咬着唇,小声的说道。

 

她也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谁知道宋萧然真的减速了。

 

一路上,两人都保持着沉默,直到到了家,气氛才被打破。

 

“苏星隐,我有话跟你说。”

 

刚下车,苏星隐正准备回屋,却被宋萧然叫住了。

 

平生第一次宋萧然用商量的口气和她说话,苏星隐难以置信。

 

“宋萧然少爷,你有什么事,直接吩咐。”

 

“我妈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能……”

 

对于求人的事情,宋萧然说的十分别扭,他这一生从不求别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仇人之女。

 

可眼前母亲的病情是有希望的,他不愿放弃着千万分之一。

 

“我会的。”不容宋萧然说完,苏星隐便点头答应了。

 

她从容,淡定的态度,让宋萧然有些意外。

 

这比他想象中来的太快,他以为她会百般刁难他的,至少应该和他提些条件。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苏星隐不负他所想说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听到苏星隐这样说,宋萧然在心里笑了。

 

但表面上他还是冷着脸,不由冷哼了一声,“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想,苏星隐的条件无非是一笔钱,或者自由。

 

如果她要这些,他给就是了,但是想到苏星隐要离开他,宋萧然心里不是那么舒服。

 

“我想去见我父亲一面。”

 

“不可能!”这个条件超乎宋萧然的预想。

 

一想到那个人,宋萧然不可抑止的暴怒,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宋萧然情绪突变,吓坏了苏星隐,她暗自捏紧了拳头,告诉自己不能胆怯。

 

因为,这次可能是为父亲证明清白的最好时机。

 

她挺直了腰杆,眼神不加闪烁的和宋萧然对视,“如果你不答应我,那夫人的治疗我也不会配合。”

 

这句话,在回来的路上,她在心里默念了上百遍。

 

“呵,贱人,你居然敢威胁我!”宋萧然想也不想,直接掐住了苏星隐的脖子,浑身迸发出一股杀气。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平生,他最厌恶威胁,而苏星隐却撞上了枪口。

 

这次,苏星隐没有害怕,胆怯。

 

眼睛里没有眼泪,而是异于常人的坚毅。

 

“我信,那宋萧然少爷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和夫人好好吃一顿饭了。”

 

苏星隐的话如火上浇油,宋萧然又加了一分力气,“你找死!”

 

“呵呵……少爷,如果你觉得我这条贱命能和夫人比,那请您弄死我吧。”

 

说着,苏星隐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她无法借此机会证明父亲的清白,那像狗一样在宋萧然的身边苟延残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吧!

 

苏星隐的话,让宋萧然犹豫了,苏星隐的贱命当然抵不过他的母亲。

 

“好,我答应你。”想了片刻,宋萧然猛的松开手,苏星隐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我警告你,你若是敢耍什么花样,我会让你们父女俩生不如死。”

第二天,苏星隐一早起来,家里的司机便在门口等着她了。

 

按照和宋萧然的交换条件,今天她可以去看望父亲。

 

这次的见面距离上次已经太久了,整整五年了。

 

松阳看守所。

 

坐在等候区的苏星隐,紧张的捏着手指,心里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待会见了父亲该说些什么。

 

父亲会不会怪她,这么久了才来看他。

 

可当苏军林戴着手铐,被带出来的时候。她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眼泪夺眶而出。

 

拿起手边的对讲电话,苏星隐哽咽不已,只听那边苏军林叫了声,“星隐。”

 

“爸,对不起,对不起,女儿现在才来看你。”苏星隐哭的泣不成声。

 

苏军林只是笑笑的摇摇头,“傻女儿,不需要跟爸爸说这个。”

 

过了好一会儿,苏星隐的情绪才缓过来。

 

揉开了眼睛,她才注意到,当年那个高岸雄伟的父亲,两鬓已白,人老了许多。

 

“星隐,你和妈妈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苏军林满心愧疚的问道。

 

“我和妈妈都很好,就等着你出来。”苏星隐犹豫了下,还是说了谎话。

 

当年,苏军林的罪定的太快,几乎是一锤定音,所以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

 

苏军林低下头,轻叹了声,“唉,叫你妈妈不要等我了,还有,你也不要来看我了,对你不好。”

 

“爸!说什么呢,你是我爸,我怎么可能抛弃你不管!”

 

苏军林沉默了,苏星隐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开门见山的说道:

 

“爸,告诉我,当年你是不是没有做那个事情?”

 

苏军林惊讶的抬起头看着苏星隐。

 

“爸,当年我还小,没有本事替你洗刷冤屈,但现在不一样了,女儿长大了,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了。”

 

“星隐,这个事情都过去了。”苏军林试图打消苏星隐的想法,“现在,我只希望你们母女两人过的好。”

 

苏军林的话,让苏星隐在心里发出一阵冷笑,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她的家怎么会支离破碎,母亲离家出走,而自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当然这些话,苏星隐都没有说出,而是咽下去了,“爸,我已经见到那个女人了,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她下定决心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动摇。

 

“不,星隐,你斗不过他们的。”苏军林害怕的说道。

 

“他们是谁?”苏星隐追问道。

 

“他们是……”苏军林说道一半,突然顿了下来。

 

“星隐,听爸爸的话,别去。”

 

“爸,你为什么要袒护那些人?”苏星隐紧紧的抓着电话。

 

要知道是那些人害得他们一家人分崩离析的!

 

“好了,时间到了。”

 

不容苏军林回答苏星隐的话,人就被旁边的狱警带走了。

 

“爸!爸!”苏星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带走。

 

缓了会儿,她擦干眼泪,才从看管所走了出去,司机还在原地待命。

 

苏星隐苦笑了声,她和父亲真是悲惨的人。

 

都活在监狱里。

动漫关键词:怎么都玩不够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