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 大叔我要

2022-05-20 07:47:2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路上,顾宇葳想起了妹妹说过的话,目光不自禁的瞥向一旁女人怀中的包包。 “怎么,你也怀疑我是小偷?要不,我打开给你看看?”宁芸芷似笑非笑。 顾宇葳嘴角微微弯起,“

路上,顾宇葳想起了妹妹说过的话,目光不自禁的瞥向一旁女人怀中的包包。

 

“怎么,你也怀疑我是小偷?要不,我打开给你看看?”宁芸芷似笑非笑。

 

顾宇葳嘴角微微弯起,“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宁芸芷笑意淡淡,将目光移向了窗外。

 

现在已经拿到了足以扳倒顾卫国的铁证,如果不出意外,那个男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东西不见了,必须要尽快!

 

车子刚在公寓前停下,宁芸芷下车转身就走。

 

“你去哪里?”顾宇葳望着她。

 

“一个朋友约我见面。”

 

望着那小女人离去的背影,顾宇葳微微蹙眉。

 

这女人,有时候总是有些神神秘秘的。

 

他回到了屋子里,还没来得及坐下,父亲顾卫国的电话就来了。

 

“宇葳,抓住宁芸芷那女人,她偷了我的东西!”

 

“什么?”顾宇葳愣了。

 

“金佛!我放在卧室里的金佛不见了,佳佳说看到她进过我房间,一定是她偷的,给我抓住她!”顾卫国语气急躁。

 

后面的话,顾宇葳已经听不进去,缓缓的放下了还有暴怒的声音传来的手机,目光怔怔。

 

回过神来之际,拔腿就冲出了门去,可是眼前哪里还有那女人的影子。

 

“宁芸芷……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

 

男人几乎从齿缝中挤出的这句话,每一个字都透着咬牙切齿,拳头也被捏的青筋暴起。

 

大街上,宁芸芷紧紧抱着怀中的包,每走出几步,便神色惊慌的朝身后看一眼。

 

当走进一家小旅馆,并且将门上了两道保险之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拿出装着金佛的茶叶罐,感到心脏依旧“噗通”跳个不停。

 

致命的证据已经到手了,只要把这交上去,他顾卫国就完蛋了!

 

本该开心的,可她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她想起了顾宇葳,那个表面上清清冷冷,却总是在保护她,帮助她的男人。

 

这时,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吓得她双手一抖,差点儿没把金佛丢在地上。

 

是顾宇葳打来的!

 

犹豫良久,她才将电话接起,语气颤抖,“宇葳……”

 

“宁芸芷!”顾宇葳语气带着火气,“你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你是不是拿了爸爸的金佛?”

 

“我……”宁芸芷语噎。

 

“看来是真的了?你在什么地方,给我回来,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即使隔着电话,宁芸芷都能想象得到男人那愤怒到额头青筋暴起的脸。

 

她苦涩的笑着,笑着笑着,眼圈微微泛红。

 

“宁芸芷,我告诉你,你……”

 

她狠心挂断了电话,关机,望着冰冷的墙壁,目光空洞。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次日,顾卫国被带走调查,从他家里各处搜出来的现金和古董,居然一车都拉不完。

 

听到消息的顾宇葳火速赶回家中,却亲眼见到他的父亲被押上警车,屋子里也传来顾佳佳的嚎啕哭喊。

他想冲进去,却被两个警员死死按在地上。

 

就在这喧闹的不远处,宁芸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忽然间,两行温热的泪水沿着她那苍白的脸颊滚落而下,原来那眼中早已经被水雾弥漫。

 

看到顾宇葳那痛苦的样子,她的心也跟着抽痛起来。

 

对顾宇葳禁忌的爱,依旧没能敌得过对顾卫国的恨,说到底,她不过就是个狠心又无情的女人而已!

 

最后看了一眼混乱的顾家,她默默的含泪离去,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

 

病房里,宋玉萍斜躺在病床上,神色明显憔悴了不少,头发也因为化疗全部剃了。

 

“妈……”宁芸芷缓步上前,强忍着悲痛。

 

“傻丫头,哭什么?”母亲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在窗边,替她拭去眼泪。

 

宁芸芷语气哽咽,“你的头发……”

 

“这也没办法,既然要化疗,头发自然是留不住了,其实妈这样也挺好看的吧?”

 

见到母亲这个样子还在强颜欢笑,宁芸芷心头微痛。

 

“妈,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宁芸芷轻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搜出了新闻,让母亲看。

 

“你看,顾卫国因为贪污被抓起来了,他终于遭到报应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天,因为他太贪得无厌。”

 

见到图上那个已经戴上手铐的男人,宋玉萍的情绪却意外的平静。

 

“当初,妈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还是穷小子的他,陪着他吃了许多苦,后来他在官场上小有所成,而我也怀上了你。”

 

“可没想到,他为了爬的更高,却提出和我离婚,娶了一位高官的女儿,我确实是恨他的。”

 

“可是,妈你为什么看起来并不开心?”宁芸芷不解。

 

宋玉萍释然一笑,抬手轻抚着宁芸芷的脸颊。

 

“这么多年过去,妈早就看开了,妈也并不后悔曾和他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会有你在妈身边呢?”

 

宁芸芷呆了,她感到一股冰凉的寒气浸透了四肢,最后流淌到心底。

 

这么些年来,她处心积虑的想要扳倒顾卫国,想要替母亲报仇,但母亲早已不再怨恨那个男人了。

 

那,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痛苦和折磨,还有顾宇葳此刻所受到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呢?

 

宁芸芷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和顾宇葳合租的公寓。

 

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有些冷清,想来那个男人家里突遭如此变故,一定已经焦头烂额,不知去了哪里。

 

就在宁芸芷手忙脚乱往行李箱里塞衣服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那个男人干涩嘶哑的嗓音。

 

“你想去哪儿?”

 

宁芸芷心尖一颤,赶紧回过身去,便和男人那泛着血丝的眸子对上了视线。

 

“我……我要搬走了。”

 

“毁了我的家,现在想一走了之?”

 

男人缓步向她接近,皮鞋在地板上踩踏道道令人心绪紧张的脆响。

宁芸芷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却撞上了桌沿。

 

“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爸,是他当年抛弃了我和我妈,不管不顾以至于她积劳成疾,这个仇我必须报。”

 

男人停下了脚步,满是疲惫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这么说,你是为了报仇,所以才刻意接近我?”

 

“是。”宁芸芷莫名不敢和男人的目光对视,微微低垂了目光。

 

“你当真一点都不爱我,说过的那些话也是骗我的?”男人的目光阴沉的可怕,深处更是暗流涌动。

 

“没错,我知道你是我弟弟,可我还是接近了你,宁可乱了纲常,也要替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宁芸芷不打算再交谈下去,拎起行李,匆忙从他身畔擦肩而过。

 

顾宇葳头也不回,却精准出手拽住了她的手腕,即使她眉眼间浮现出痛苦,也仍旧没有减轻力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有多可恨,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掐死你?”

 

男人额头上隐隐有青筋浮现,锋利目光中的刀子似乎要将她刺穿,“宁芸芷,你可真是冷血!”

 

或许是错觉,他的语气听起来竟藏着几分痛苦。

 

宁芸芷心头一窒,侧过目光望向冰凉的墙,用冷冷的语气掩饰已经一团乱麻的心。

 

“你掐死我吧,我已经报了仇,死而无憾!”她闭上了眼睛,一副等死的模样。

 

听着她这决绝的口吻,顾宇葳眼中涌动的暗流在瞳孔中扩散开来,化作了一抹极寒的冰霜。

 

他夺过了宁芸芷的行李箱,随手丢出了老远,还没等她回神,便一把将她强行推倒在桌上。

 

“啪!!”一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房间中响彻。

 

顾宇葳只感到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痛感,然而比起此刻那像被活生生撕扯开来的心脏的疼,却又没什么了。

 

宁芸芷趁机将男人推出了两步,从桌上挣扎起身,将胸前破碎的衣服收拢了几分。

 

“你冷静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男人目光依旧灼灼,他笑了,笑容透着几分狰狞。

 

“你的复仇计划成功了,顺利毁掉了我的家。那么接下来,该我复仇了吧?”

 

此刻的顾宇葳,已经因为宁芸芷的话,失去了理智。

 

他要狠狠的羞辱她,折磨她,让她为自己的薄情和可恨行径付出代价!

 

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宁芸芷不由得心跳加速。这个男人已经疯了,她连行李都顾不上拿,惊慌朝门外逃去。

动漫关键词:大叔我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