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沈驰&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

2022-05-18 15:50:4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贺南朝收回手,看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红色痕迹,心有余悸,“汐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顾汐月扶着床边坐直了身子,口吻疏远,“没事。” 她将头转向一侧,不愿

贺南朝收回手,看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红色痕迹,心有余悸,“汐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顾汐月扶着床边坐直了身子,口吻疏远,“没事。”

 

她将头转向一侧,不愿再多看贺南朝一眼。

 

贺南朝本想检查她的身体,但目光触及到殿内的其他人,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把朕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帝王震怒,宫女和太监们吓得瑟瑟发抖,跪倒一片。

 

“陛下息怒,我们也不想进来,是皇后娘娘说要除掉顾贵人,如果我们不配合,就要杀了我们!”

 

“是啊,望陛下明鉴,就算是给我们一万个胆子,我们也断然不敢不顾圣命,残害顾贵人。”

 

……

 

一个接着一个纷纷求饶。

 

顾汐月还没完全恢复,被吵得脑袋嗡嗡作响。

 

察觉到她的不适,贺南朝沉声吩咐,“来人,将他们统统带下去,杖责一百,打死了扔去乱葬岗,打不死流放塞外!”

 

丫鬟和太监们求饶声此起彼伏,渐行渐远。

 

顾汐月淡淡看了一圈殿内陈设,动了动身子,要从床上下来。

 

“汐月,你先别动。”贺南朝连忙扶着她,“你还没完全恢复,这里好好静养。”

 

顾汐月挣扎着扒开他的手,“别碰我,放我离开!”

 

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她用被子将自己裹紧,朝着贺南朝相反的地方退去。

 

顾汐月满脸警惕地盯着他,绝望问道,“贺南朝,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要死,他不让。

 

她要活,他却步步把她往死路上逼!

 

“汐月,你听我解释!”

 

贺南朝心如刀绞。

 

他拉着她的手,“汐月,这一切都是误会……”

 

“贺南朝,你别碰我!”

 

顾汐月犹如触碰到了脏东西,拼了命地将手收回,激动地跑下床,拉远了和他的距离。

 

她放声呵斥,“别用你那双手碰我,我嫌恶心!”

 

他的手上,沾满了她孩子的鲜血。

 

若不是那双手伸进她孩子的胸膛,她孩子也不至于死无全尸!

 

“贺南朝,你就是个冷血动物,杀人凶手!”

 

顾汐月声嘶力竭喊着,“你杀了我全家的人还不够,就连我腹中的孩子都不放过!那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够了!”

 

顾汐月干涩的眼眶里一滴泪也流不下来,只有千万根针扎的心提醒着她还活着。

 

她瞪红的眼眸里写满了不可置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还要撒谎?贺南朝,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一定要紧抓着我不放!”

 

女人情绪波动太大,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汐月?汐月你醒醒,你别吓我。”

 

贺南朝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将顾汐月横抱入怀,重新放在床上。

 

正要出门,和江城离撞了个正着。

 

“快,去看看她,她刚刚醒了。”

 

贺南朝一把抓着江城离的衣襟,生生将江城离连拖带拽,拉到了顾汐月的床前。

 

江城离看出了他的紧张,虽心有不满,但也没追究。

 

他仔细检查了一番,眉头紧拧,“她醒来以后受了什么刺激吗?”

 

“……她问了我孩子和她家人的事情。”

 

贺南朝手指握紧成拳,骨节咯吱作响。

 

是他刺激到了她。

 

江城离将贺南朝的神情收归眼底,没再多问,施手调节着顾汐月的身体。

 

末了,他淡淡提道,“你最近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了。”

 

贺南朝抬眸,张口便要拒绝。

 

江城离扫了他一眼,补充道,“汐月的身体经不起第二次刺激,如果你想这辈子都失去她,那我现在就将她带走。”

 

江城离的声音不大,但贺南朝知道他是认真的。

 

贺南朝咬牙,选择了妥协。

 

“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她。”

 

他深深看了眼顾汐月,转身离去,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缓慢。

 

走到殿外,贺南朝的身影被月光拉长,没入竹影,投下了一片孤寂……

 

江城离起身走上前关了殿门。

 

重新折返到床边坐下。

 

他轻轻开口,“汐月,这里除了我和你以外,没有别人了。”

 

闻言,顾汐月缓缓睁开了眼。

 

眸中的绝望,刺痛了江城离。

 

他抚过她的秀发,温声劝道,“人死不能复生,别再想那些事情了。”

 

他的话,冲垮了她最后一道防线。

 

顾汐月再控制不住,干涸的眼眶上涌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眼角滑落。

 

她紧咬唇关,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城离,你带我离开吧。”

“汐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江城离一颗早已淡无波澜的心,因为她的哀求,再次泛起涟漪。

 

他有些不敢相信,“你确定要离开他吗?”

 

顾汐月垂眸,反问道,“我现在的模样,难道还不足以表达我的决心吗?”

 

她要离开,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

 

满腔恨意将她包裹。

 

顾汐月呼吸再次急促,沉重而失调。

 

江城离连忙出声,“你别激动,等你身子养好了我就带你离开。”

 

他走到桌前给她倒了杯水,“我说给贺南朝的话并不是开玩笑,你现在真的不适合情绪过激。”

 

情绪的波动,会牵扯到五脏六腑的脉络。

 

江城离焦急地给她把脉,观察着她的情况。

 

顾汐月接过杯子轻抿了一口,随即放置一旁。

 

她看向他,很是感激,“江大夫,谢谢你一次又一次地出手。”

 

她轻声说道,放下杯子,晕晕乎乎再度睡去。

 

江城离见状,拔掉她颈后的银针,深深叹了口气。

 

强行催她入睡,治标不治本。

 

想着,江城离悄悄退出了殿内。

 

门被关上,顾汐月缓缓睁开眼。

 

眸色一片清明。

 

江城离的举动,她又岂会不知?

 

久病成良医,她的反应倒是也对得起他这段时间的救治。

 

躺在床上,顾汐月双目放空。

 

贺南朝的话有犹在耳,一切都是她的误会?

 

她自嘲地笑了。

 

以为他也爱着自己,才是天大的误会。

 

……

 

偏殿。

 

贺南朝看着面前的房契,难得出了神。就连江城离什么时候推门而入,他也浑然未觉。

 

江南离直奔主题,“贺南朝,我问你,汐月的家人真的是你杀的?”

 

贺南朝回神,收好房契。

 

“不是,我到的时候,他们一家除了她表妹,已经全部遇害。”

 

虽然不是他动的手,但杀害她家人的,是他的兵士。

 

她怪他,也是应当。

 

江城离提醒他,“汐月刚刚让我带她走。”

 

他没有隐瞒,“贺南朝,你要是不能求得她原谅,就让她跟我离开,这样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你都好。”

 

贺南朝浑身一震。

 

她还是想离开他?

 

贺南朝不知想到了什么,猛地起身出门。

 

他又离开了。

 

这次江城离也不知他的去向。

 

皇帝不在宫内,皇后又在地牢。

 

偌大的宫城群龙无首。

 

大臣们乱成一团,找他下落的同时还要防止消息泄露,被有心人探知。

 

整整两天,贺南朝才回来。

 

身后还绑着一个娇弱的女人。

 

他快马加鞭,一路狂奔到寝殿。

 

顾汐月听到动静,推开窗户往外看去。

 

只见贺南朝长腿一跨,从马上下来,将长鞭扔给一旁的太监,指着身后被五花大绑看不见真面目的女人。

 

“把她抬下来,给她松绑。”

 

男人头也不回,直径朝着顾汐月走去。

 

“汐月,你出来看看,我把谁给带过来了。”

 

说话间,太监已经手脚麻利地将女人身上的袋子扒下,露出她惊慌的面容。

 

女人后怕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顾汐月看到她,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茜茜?”

 

她又惊又喜,“真的是你吗茜茜?”

 

顾茜茜循声望去,也是惊讶,“表姐!”

 

两人相聚,顾汐月拉着她的手,一阵哽咽。

 

“茜茜,你还活着,真好。”

 

她捧着顾茜茜的脸,激动地热泪盈眶,“家里其他人呢?他们都还活着吗?”

 

顾汐月明明记得所有人都死了,可现在顾茜茜完好无损地站在她面前,这让她开始期待奇迹。

 

“表姐,他们都没了,就只剩下我一人了。”顾茜茜声泪俱下,哭红了眼。

 

“表姐,若不是他当时及时赶到救了我,我可能也随姨夫姨妈一起去了。”

 

顾茜茜的手指向贺南朝。

 

顾汐月顺势望去,眼里满是疑惑,“怎么会是他……茜茜,他可是杀害你们的人啊!”

 

贺南朝扶手站立一旁,唇角紧抿成线。

 

顾汐月对他的控诉犹如根根银针,刺得他体无完肤,鲜血淋漓。

 

他知道,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索性就让事实说话。

 

顾茜茜摇头,满脸认真,“表姐,真的是他救的我,杀害姨夫姨妈的那些士兵也是死在他的剑下。”

 

他不是她弑父杀母的仇人,而是她的恩人?

 

顾汐月不相信贺南朝的话,但她相信顾茜茜。

 

茜茜自幼跟她一起长大,没有理由会骗她。

 

顾汐月深呼吸,质问着贺南朝。

汐月,一开始是我误会了你和江城离,所以并不在意你冤不冤枉我。”

 

贺南朝强忍心痛,无比真诚地说道,“但现在不一样,汐月,我不想失去你。”

 

顾汐月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是充斥着恨意。

 

“贺南朝,就算我家人不是因为你而死,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因为你才丢了性命!”

 

一想到孩子,顾汐月勉强让自己平复下来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

 

顾汐月大口呼吸,脸已经因为缺氧而憋得通红。

 

“贺南朝,你还是凶手!杀害自己亲生骨肉的凶手!”

 

“好好,汐月你先别激动,你冷静下来,我什么都跟你说。”

 

贺南朝被她的样子吓到,生怕她再有什么意外。

 

“汐月,孩子已经被我安葬好了,就在皇陵,我带你去看看他。”

 

皇陵,历朝历代都是皇帝身故后的归宿。

 

她的孩子被安置在那里,寓意不明而喻。

 

那个孩子,一出生就被当做南国未来的帝王,只可惜……

 

顾汐月狠狠咬着自己的舌头,任由血腥味在口中蔓延。

 

只有疼痛,能让她保持清醒。

 

她强撑着身子,“带路。”

 

短短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她身上的全部力气。

 

“表姐,你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要不我们休息休息,等你身体好些了再去吧。”

 

顾茜茜看着顾汐月已经汗湿的衣服,心疼地劝着,“表姐,我知道你在意孩子,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啊!”

 

“茜茜,我没关系的。”

 

孩子是她的全部。

 

顾汐月异常坚定地望着贺南朝,“带我去见他。”

 

女人的眼神,直击贺南朝的内心。

 

他点头,“好。”

 

……

 

绿树青山,碧溪环绕,延绵不断。

 

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是每个皇陵的选择。

 

皇帝的主墓室李,有一个小棺椁。

 

小小的棺椁,一尺来长,精致雕琢,恰恰容纳一个未长成的婴儿大小。

 

“他在这里面?”

 

顾汐月脚步迟疑,在距离棺椁还有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贺南朝不着痕迹地走到她身边,代替了顾茜茜的位置,扶住顾汐月摇摇欲坠的身子,“是的。”

 

他肯定的回答,让她两眼一黑。

 

“汐月,你振作一点。”

 

贺南朝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她,“你知道吗?他在你腹中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呼吸了,我知道他对你有多重要,所以不能告诉你实情。”

 

贺南朝带着她,一步步朝着棺椁走近。

 

他拉着她的手,覆在棺椁上,轻轻推动。

 

顾汐月的身子颤抖得厉害。

 

她害怕地朝后退着,却被贺南朝挡住。

 

“不,不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她眼眶中落下。

 

顾汐月摇头,失神呢喃,“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明明看见你把孩子带走,掏出了他的心,陆婉儿也端着他的心来看过我。”

 

那一盘心脏,还没有她手指大。

 

可她知道,那就是她孩子的。

 

顾汐月从他怀中挣脱,“那天我看你扔进火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坦言,“是为了引起你误会的被子。”

 

贺南朝目光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汐月,那是我和你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做这么狠毒的事情?”

 

他没想到他的设计和演戏,她深信不疑。

 

贺南朝眼里的伤痛,让顾汐月看得迷惑。

 

他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说得极重。

 

“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你就刻进了这里。”他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

 

隔着衣襟,她感觉到手下他炽热的胸膛有力地跳动。

 

“汐月,我知道你一直是爱我的,我也一样。我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这么多的误会。但你要相信,我从没真的想过要伤害你。”

 

……

 

贺南朝深情款款地对她诉说衷肠。

 

顾茜茜见状,悄声退了出去。

 

顾汐月怔怔地望着他,干裂地唇轻轻张动。

 

她掀开自己的衣袖,露出伤痕累累的胳膊。

 

“可你还是做了。”

 

他说不愿意伤害她,可他还是伤害了。

 

他说他爱她,却没一次相信她。

 

顾汐月对他那颗爱慕的心,早就死了。

 

她面色平静放下袖子,看着那口小棺椁。

 

“我可以把我的孩子带走吗?这里太冷了。”

 

顾汐月的声音轻轻飘飘,如同她的人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贺南朝涩涩应下,“可以。”

 

无尽的沉默。

 

他看着顾汐月将棺椁抱在怀里,摇摇晃晃地朝着外面走去。

 

他跟上,拦住了她。

 

“汐月,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孩子。”

 

“既然是我冤枉了你,你为什么之前不说?”

 

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将他当成凶手,一次又一次地出丑,很好玩?

动漫关键词: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