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

2022-05-18 15:50:0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失火加上行刺,绝对是有人刻意策划! 江城离已经能看到门外燃烧起的火苗,还有人影在外面走动。 “江大夫,您别急,先带着顾贵人到这里面来。” 太监不慌不忙走到墙边,推动

失火加上行刺,绝对是有人刻意策划!

 

江城离已经能看到门外燃烧起的火苗,还有人影在外面走动。

 

“江大夫,您别急,先带着顾贵人到这里面来。”

 

太监不慌不忙走到墙边,推动桌案上的花瓶,轻声说道。

 

墙体挪动,一间密室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江城离没有犹豫,将床上顾汐月横抱而起,躲进了密室。

 

十名太监跟随一同进入,堵在门口掏出匕首,一个个训练有素。

 

江城离抱着顾汐月的手心烫得厉害。

 

她已经开始发烧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嘎吱。

 

密室门被打开。

 

众人浑身一震,看向来人。

 

一袭黑袍,在烛火下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贺南朝带着满身风尘,一脸疲惫,俊朗的容颜上还沾着鲜红的血迹。

 

“江城离,外面安全了。”

 

话虽是对江城离,可他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顾汐月的身上。

 

江城离无暇顾及外界火灾和刺客,匆匆走出密室,将顾汐月躺在床上。

 

“快,按照这张药单去抓药煎熬,把你带回来的指兰花给我,汐月的时间不多了!”

 

……

 

前半宿扑火灭刺客,后半宿抢救顾汐月。

 

等江城离停下手,天空已经放亮了。

 

他长舒一口气,“总算没事了。”

 

简短五个字,让贺南朝悬起的心瞬间落地。

 

他喃喃道,“没事就好……”

 

终是抵不住身体的疼得,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一天后。

 

贺南朝在床榻上幽幽转醒。

 

是他寝殿的偏殿。

 

他坐起身,身上的疼痛明显减轻。

 

江城离正在收着自己的银针,见他醒来,忍不住开口,“你出去采药的三天,是不是没有休息过?”

 

贺南朝老实回答,“没有时间。”

 

他只要一想到顾汐月还在等他,便完全没有休息的念头。

 

江城离叹了口气,“你体内有上次中药未清的余毒,再加上这次的蛇毒,以及后背被猛兽所伤断裂的两根肋骨……”

 

顿了顿,他开口,“贺南朝,你能活着回来,真是命大。”

 

若不是他正好在这,只怕南国就要易主了。

 

贺南朝对自己的情况毫不感兴趣。

 

“汐月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还有段时间。”

 

江城离悠悠答道,“药效发作需要时间,耐心等着就行。”

 

提到顾汐月,他想起了贺南朝不在时发生的事情,“你对那个新上任的皇后了解多少?”

 

经过这次贺南朝舍命取药,江城离已经对他放下了不少戒备。

 

贺南朝想了想,“她是史官的女儿,平日和我没什么交集。”

 

江城离放下手中杯盏,“没交集也能当皇后?”

 

闻言,贺南朝默了。

 

皇后是随便选的,除了顾汐月,他对一切都不在乎。

 

贺南朝口吻生硬,“与你无关。”

 

“早知道你是这么薄情的人,当初汐月求我赐药救你,不惜放弃你跟我离开,我就不该让她再回来。”

 

江城离轻飘飘地说道,语气里满是懊悔,“或者,把那味解药换成毒药。”

 

办法很多,可惜没有如果。

 

贺南朝坐直身子,整个人瞬间清醒,“你是说,当年汐月是为了救我,才会同意跟你离开?”

 

“不然你以为你中了那么重的毒,是怎么解的?”

 

贺南朝的思绪被带回以往。

 

那日,顾汐月离开后,他气急攻心,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看到的便是陆婉儿。

 

他追问她顾汐月的下落,陆婉儿支支吾吾,后来才说出顾汐月见到江城离英俊多才,抛弃病秧子的他跑了。

 

贺南朝收回思绪,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反问,“你怎么突然对皇后感兴趣了?”

 

“没什么,就是你走后她派人来闹过两次。”

 

江城离轻描淡写说着,“所以我怀疑火灾和刺杀都跟她有关系。”

 

说是怀疑,他却一点犹豫都没有。

 

贺南朝若有所思,“我会好好调查。”

 

如果陆婉儿从一开始就别有居心,那么……

 

贺南朝头一次觉得,他低估了这个女人。

 

江城离自顾自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贺南朝,有时候我真羡慕你。”

 

贺南朝挑眉,“你也想当皇帝?”

 

“皇帝?权利对我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

 

他医术超群,动动手脚,什么权利都能拥有。

 

只有她,是他穷尽一生都无法得到的。

 

想着,江城离又饮下一杯。

 

“顾汐月一直爱着你。”

 

江城离没头没尾地说道,“即使我把她带走,她也日夜惦记着你。”

 

他苦笑,“无论我怎么示好,她都不在意。”

 

她说,她的心很小,已经被贺南朝塞满了。

 

于是,他就将她放了。

“江城离,顾汐月这辈子只会属于我。“

 

贺南朝如同宣誓自己的所有权,气势十足,言之凿凿。

 

江城离冷哼,“但愿如此。”

 

恐怕谁也没有想到,两个男人居然会在此和解。

 

贺南朝和江城离互换了个眼神。一个闭目养神,一个琢磨起调养顾汐月身子的药方。

 

房间内安静了下来。

 

时间静谧而和平。

 

“陛下,陛下!”

 

殿外传来的响动,将好不容易要进入梦乡的贺南朝吵醒。

 

贺南朝不悦的睁开眼,迟迟没有回应。

 

“你不出去看看?”江城离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殿外风急天冷,不如殿内暖和舒适。

 

贺南朝眉头一拧,“不去。”

 

他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奔赴梦乡。

 

喧闹声继续响起。

 

“殿下,我听说你受了伤,我特意带了补血化瘀的要过来看你,还做了你做喜欢的莲子银耳羹。”

 

没人回应。

 

陆婉儿不放弃,继续喊道,“陛下,我这就给你送进来。”

 

说罢,她抬手要去推开寝殿的门。

 

侍卫见状连忙将她拦下,“皇后娘娘,殿下不在这里,你不能进去。”

 

“你别骗我了,我已经问过午门的人,他们都说殿下已经回来了,要是殿下不在这里,还会在哪里?”

 

陆婉儿推开侍卫,提起裙摆就要走进。

 

“陆婉儿。”

 

贺南朝的声音低低响起。

 

带着帝王特有的威严,震得陆婉儿浑身一抖,推门的手连忙收回。

 

陆婉儿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翠玉楼阁,竹影斑驳。

 

贺南朝负手而立,站在门口。

 

她意外贺南朝居然没和那个贱人共处一室,不由喜上眉梢。

 

陆婉儿招呼着丫鬟,提起东西匆匆走到贺南朝身前,关切道,“陛下,你可算是回来了,妾身担心死你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窜进贺南朝的怀中。

 

后者察觉到她的动机,一个眼神扫过,冷声道,“朕此次出行没有通知过任何人,消息也全面封锁,你是如何得知的?”

 

陆婉儿的手臂悬在半空中,僵在了原地。

 

良久,她收回手,神色自然,“陛下,你难道忘了我的宫殿就在你去午门的必经之路上,无论你是离开还是回来,我都会看到。”

 

“是吗?”

 

贺南朝锐利的眸中满是对她的质疑,“看来皇后真是清闲,每日尽观察朕的动向了!”

 

没有人喜欢被人监视,更何况是一国之君。

 

男人的气势凌冽,陆婉儿根本难以招架。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她便浑身湿透。

 

陆婉儿强颜欢笑,“陛下,妾身也只是太过于关心陛下,才会做出这般让陛下厌恶的事情。”

 

她兀地红了眼眶,将丫鬟手中提的东西接过。

 

“这里是妾身给陛下和汐月姐姐准备的补品,妾身交给陛下,就先退下了。“

 

陆婉儿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

 

她脚步随之一顿,心头一喜,以为他是要挽留自己。

 

陆婉儿回头,水眸里尽是凄然,“陛下想对妾身说什么?”

 

贺南朝打开盖子,看了眼手里的东西。

 

末了,盖好还给了陆婉儿。

 

“朕和汐月的吃食有专人负责,这段时间是汐月恢复的关键时期,朕不希望有任何差错。“

 

贺南朝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最近收拾收拾,在汐月醒来之前,从凤鸾阁搬回你的婉云阁。”

 

凤鸾阁,是南国历朝历代皇后所住的宫殿。

 

陆婉儿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颤声问道,“陛下,你这是要废了我吗?”

 

贺南朝瞥了她一眼,纠正道,“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本来皇后之位就是顾汐月的。

 

若不是和顾汐月发生误会,他也不会破格给陆婉儿皇后的尊位。

 

贺南朝转身进屋,不再理会垂泪的陆婉儿。

 

帝王的无情,在此时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偏殿门合上。

 

江城离稳坐座椅,早已将外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你做的这么决绝,就不怕她狗急跳墙?”

 

贺南朝走到他一旁的空位坐下,太监立马奉茶。

 

他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悠悠道,“就怕她跳得不高。”

 

话落,所有人都明白贺南朝打得究竟是何主意。

 

……

 

凤鸾阁。

 

噼里啪啦的破碎声音络绎不绝。

 

放眼望去,殿中所有能被砸碎的东西无一幸免。

 

“贱人,我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你!”

 

“你怎么命能这么大?为什么没有摔死你!”

 

“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

 

整个殿内都充斥着陆婉儿对顾汐月的咒骂声

丫鬟太监全都被盛怒的陆婉儿吓得站在墙边瑟瑟发抖,生怕稍有不慎,就成了陆婉儿的发泄口。

 

一转眼,金碧辉煌的凤鸾阁处处堆积着瓷器碎片。

 

陆婉儿凤冠垂落,青丝凌乱,颓坐在卧榻中,双目空洞地盯这一处,苦笑连连。

 

泪水悄无声息地从失神的双眸中落下。

 

她倔强道,“既然封我做了皇后,这个位子就该是我的!”

 

贺南朝也该是她的!

 

想要物归原位?

 

不可能!

 

她的目光落在尖锐的发钗,满目狠辣。

 

……

 

宫闱深深,人心叵测。

 

三日后的一个夜里。

 

各宫各殿的烛火纷纷燃起。

 

贺南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顾汐月。

 

蓦地,他出声,“江城离,你快来看,汐月的眉头动了,她是不是快醒了?”

 

江城离充耳不闻,继续研磨着手中药材。

 

没过多久,贺南朝再次出声,“江城离,汐月的指尖动了,你快来给她检查检查!”

 

江城离继续不理。

 

同样的场景,这两天接连不断得发生。

 

起初江城离还和贺南朝一样紧张激动,久而久之,他也就看淡了。

 

顾汐月醒过来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对自己的医术十分有信心。

 

“陛下,不好了,侍卫们不知吃坏了什么东西,身中剧毒,已经有三个人不幸毒发身亡了!”

 

“什么?”

 

贺南朝和江城离同时起身。

 

一个是掌管一切事物的皇帝,一个是妙手回春的神医。

 

两人一同跟在太监身后,赶往侍卫们出事的地方。

 

事发地距离贺南朝的寝殿还有一段距离,等众人赶到时,侍卫们一个个躺了一片,各个都抱着小腹疼得满地打滚口吐鲜血。

 

江城离挨个检查完后,给出了结论,“是中毒,而且还是和你体内一样的毒。”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你是怎么中毒的?”

 

贺南朝简单回忆起当时事情,“顾汐月带着毒药找我,和我一同服下。”

 

江城离接着询问,“她怎么拿到这个毒药的?

 

两人相视一眼。

 

灵光闪过。

 

“糟了!”

 

“糟了!”

 

贺南朝毫不犹豫地往寝殿赶去。

 

调虎离山。

 

那人真是好缜密的心思!

 

江城离将解药扔进水井里,也急急忙忙朝着寝殿跑去。

 

此时,寝殿内除了顾汐月以外,空无一人。

 

殿外,侍卫们中毒自身难保。

 

殿内,缕缕迷烟从破洞的纸窗里钻进,四散蔓延。

 

太监纷纷倒地,不省人事。

 

吱呀——

 

殿门被推开。

 

陆婉儿带着丫鬟和太监,昂首挺胸走了进来。

 

目标直指卧榻上的顾汐月。

 

“你们给我把门拦住,若是放了任何一个人进来,本宫让你们求死不能求死不得!”

 

“是,皇后娘娘。”

 

陆婉儿满意地走到顾汐月的床边坐下。

 

她涂满丹蔻的细长指甲在顾汐月脸上游走,划过的地方立刻有条红印显露。

 

由脸上到脖颈,一路向下。

 

末了,她收回手,拔下头上发簪,看着尖锐的部位,勾唇一笑。

 

她幽幽说道,“顾汐月,反正你也不想活了,就让我来成全你!”

 

陆婉儿对准顾汐月的心脏,狠狠刺下!

 

一道力度,猛地挡住她的行动。

 

顾汐月苍白着脸,咬牙忍痛瞪着陆婉儿。

 

“陆婉儿,我是生是死,不用你插手!”

 

陆婉儿没想过这个时候她会突然醒来。

 

一时晃神,陆婉儿手中动作迟疑了片刻,被顾汐月找准时机,将发簪扔到一旁。

 

顾汐月的掌心被刺伤,两条痕迹鲜血淋漓,染红了床垫。

 

她无力地趴在床上。

 

本就大病初愈,方才的抵抗,已经用尽了她全部力气。

 

她大口呼吸着,“陆婉儿,你就是个疯子!”

 

“疯子?顾汐月,我当时没有直接杀了你,还给你活过来的机会才是真的疯!”

 

陆婉儿急急忙忙捡起地上的发簪。

 

沾染过血迹的簪身直对顾汐月。

 

陆婉儿碎碎念着,“陛下马上就回来了,我一定要赶紧杀了你!只要你死了,就没人会跟我抢皇后的位置,没人会跟我抢他!”

 

说着,陆婉儿心一横,用尽全力朝着顾汐月再次袭去。

 

顾汐月难以抵挡,绝望地闭上了眼……

 

房门被猛地踹开。

 

下一秒,贺南朝如风一般来到两人面前。

 

发簪还有一寸就要刺入顾汐月体内,他抬脚踹开了陆婉儿。

 

陆婉儿一飞数米远,后脊狠狠撞在圆柱上,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贺南朝后怕地来到顾汐月身边,伸手要将她揽入怀中,被顾汐月挣扎躲过……

动漫关键词: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