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皇上调教 贱乳 大屁股扒开&大山里疯狂伦交

2022-05-18 15:48:5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汐月的身子落在地面,如同断线纸鸢失了提杆,没了生气。 鲜血从她唇角划下,越流越多。 “顾汐月,你醒醒!” 贺南朝从未如此慌乱过。 “御医呢?赶快传御医!”

顾汐月的身子落在地面,如同断线纸鸢失了提杆,没了生气。

 

鲜血从她唇角划下,越流越多。

 

“顾汐月,你醒醒!”

 

贺南朝从未如此慌乱过。

 

“御医呢?赶快传御医!”

 

贺南朝的寝殿灯火通明。

 

所有御医全都围在顾汐月的身边,或是针灸或是放血,能用的方法全都用了一遍。

 

末了,最年长的御医叹了口气,“陛下,顾贵妃的身体旧伤未愈,如今新伤又太重,高处坠落心脉俱损,只怕是回天无望了……”

 

啪——

 

玉盏被贺南朝狠狠扫落在地。

 

茶水炸裂,茶香溢满屋,于药味交织在一起,更添焦灼。

 

“朕让你们过来,不是来跟朕说回天无望的!如果你们救不活她,所有人,就都陪她一起入陵!”贺南朝语带威胁,双眼泛着血色。

 

御医们怎么也不曾想竟会有这般大难,纷纷慌了神,只能咬牙坚持。

 

“陛下,我们只能尽全力给顾贵人吊着口气,具体能不能活过来,还得看天意了。”

 

贺南朝脸色阴沉,好看的薄唇紧抿成线,没有回应御医的话。

 

南国所有御医竭尽毕生所学,总算是暂时保住了顾汐月的命。

 

但也只是一时罢了。

 

顾汐月脉象薄弱,气虚不稳,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贺南朝守在她身边,用锦缎手帕轻轻替她拭去额角薄汗。

 

“顾汐月,你睡了太久了,该醒过来了。”

 

同样的话语,他在她耳边反复呢喃了无数遍。

 

屋内烛台新旧更替,烛火燃燃又是一宿。

 

他废了早朝,废了政事,没日没夜地守在她身边。

 

可她始终没有回应。

 

陆婉儿走进贺南朝的寝殿,映入眼帘地便是贺南朝靠在床边,深情注视着床上虚弱的女人!

 

她狠狠扼了眼顾汐月,贱人,要死倒不如死得干脆点!

 

“陛下,你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她步伐缓缓走到他身后,心疼至极,“妾身知道你担心汐月姐姐,但如果陛下的龙体有碍,于天下人也是忧患呀。”

 

陆婉儿的话轻轻飘飘,却让贺南朝心生厌恶。

 

“天下人有天下人的事,朕与他们何干?”

 

他抬眸,冰冷目光落在她身上,“皇后,你中毒尚未痊愈,回去休息。”

 

话落,门内的两个太监纷纷进入,将陆婉儿请出了殿外。

 

寝殿门关,陆婉儿被阻挡在外气得她直跺脚。

 

“都怪那个贱人!”

 

陆婉儿不甘心,带着丫鬟朝着自己宫苑走去。

 

兀地,她停下脚步,冲着丫鬟招手,“你去给我在外面放个消息……”

 

次日。

 

群臣进谏,纷纷跪倒在早朝的太和殿上。

 

贺南朝收到消息赶来,看着他们面前摆放的乌纱帽,瞬间明白了他们的目的。

 

“罪臣恳请陛下诛杀妖妃,正统天下!”

 

一呼百应,百官齐喊。

 

声势浩大,滔天震撼。

 

贺南朝拧眉,“你们是在逼宫?”

 

大臣们跪得更低了。

 

“陛下,如今外面人口相传,皆说陛下被妖妃迷了心智荒废朝堂,秽乱后宫,臣等只是不希望陛下一错再错啊!”

 

其中一个大臣跪出来,言辞凿凿说着,“请陛下明鉴,顾贵人就是一个妖妃,陛下只有早早将她除去,天下人心才能归一。”

 

“朕从未听说杀一个女人,能让天下人都归顺!”

 

贺南朝面寒如霜,周身冷意十足,杀意逼人,直指开头进谏的大臣,“你身为个文臣,张口闭口喊打喊杀,那朕今天就成全你!”

 

话落,他扬声道,“来人,将此人拖下五马分尸,挂于城墙之上!”

 

“陛下,陛下!”

 

人被拖走。

 

不大一会,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

 

其余大臣面面相觑,一时静谧,没人敢再当出头鸟。

 

贺南朝冷眸在众人身上巡扫了一遍,一字一顿说得极重,“朕的国家要的是贤臣,不是随意听信坊间谣言的墙头草!”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无能之人,乌纱帽留下,朕不养你们这群闲人!”

 

无人敢动。

 

贺南朝耐心全无,甩手离开,回到了寝殿。

 

她还在床上躺着,安安静静。

 

病弱的面色显得她整个人娇弱又可怜。

 

贺南朝方才坚硬的心,被她融化,安定平静了不少。

 

手抚上她光洁的脸庞。

 

他恍悟,原来自己在意的并不是她的曾经,而是她的离去。

 

即便她背叛了他,只要她还留在自己身边,他便愿意既往不咎。

 

屋外。

 

陆婉儿透过纸窗将房内情景尽收眼底。

 

她满心怨恨,捏紧拳头,任由指甲嵌入掌心。

 

“你去找江城离,说顾汐月不愿在皇宫待下去,要投奔于他,被贺南朝发现后毒害,命悬一线,让他速来!”

陆婉儿的丫鬟领命,趁着宫门下钥前离开。

 

守在顾汐月窗前寸步未离的贺南朝,对此毫无察觉。

 

殊不知,民间百姓对宫闱事情最为好奇。

 

南有妖妃,名为汐月,祸国殃民,残害大臣。

 

即使人们未曾亲眼所见,也成了人口相传的段子。

 

贺南朝气得下令,举国上下不准任何人再议论此事,违令者杖毙!

 

起初人们还不以为意,后来有两个官宦家的子弟因为此时丢了性命,百姓们一下老实了。

 

贺南朝甚是满意。

 

“汐月,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侮辱你。”

 

他坐于顾汐月的床榻一侧,吹凉她要服下的汤药。

 

轻轻舀起一勺。

 

药汁顺着她唇瓣淌下流入枕芯,浸出一片乌黑。

 

她已经吞咽不下任何东西了。

 

贺南朝面上一派温和,好似习以为常。

 

他轻叹,“汐月,你又在调皮了。”

 

说罢,他举起碗一饮而尽,俯身低头贴附她的唇。

 

一小口接着一小口,缓缓渡入。

 

房门被破。

 

江城离风尘仆仆站立于寝殿中,看着床上两人。

 

他怒不可遏,上前拉开了贺南朝。

 

“贺南朝,你有什么资格去碰她?”

 

一拳挥出。

 

贺南朝目光一凛,后退躲过。

 

“顾汐月是我的女人,碰她还需要你允许?”

 

“你的女人已经被你逼死了!”

 

江城离愤愤甩下这句话,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箱,检查顾汐月现在的情况。

 

药碗还在床头摆着。

 

他拿起闻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谁开的这种药?没有医术也敢来乱治人吗?”

 

玉碗被狠狠摔在地上,碎成数瓣。

 

贺南朝将玉碗捡起一片,不安的嗅了嗅,“有什么问题吗?”

 

从御医开出药方到抓药煎药,都是他全程跟进。

 

天下最好的药材,每一味药都是大补。

 

江城离气急败坏,“汐月的身子本来羸弱,只能温和慢调,这样大补的药材,对她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话落,他从药箱里取出银针,一根根刺入顾汐月肌肤。

 

半个时辰后,他收手。

 

江城离看着站在他身后还未离去的贺南朝,“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贺南朝薄唇抿了抿。

 

纵使他是傲视天下的王,也没有办法令顾汐月减轻半分痛苦,让她恢复如初。

 

但江城离可以。

 

药王谷因他一人医术超群,享誉天下,更有甚者说他能医死人药白骨。

 

许久,贺南朝开口,“汐月没事了吗?”

 

“贺南朝,你在开玩笑吗?”

 

江城离推开窗,指着屋外远处的楼阁。

 

“你好好看看,汐月是那般高处摔落,现在能保住一条命已经不错了,要想彻底医治好她,没有那么容易。”

 

“无论用什么方法,付出什么代价,只要能救她,你尽管开口。”

 

贺南朝正色说道。

 

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丝毫没有半分敷衍之意。

 

江城离不敢轻易相信贺南朝,试探问道,“你想救她?”

 

贺南朝点头,眼神坚定无比。

 

“是。”

 

只要能救回顾汐月,他可以付出一切!

 

江城离沉思片刻,幽幽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但颇有难度。”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在西北荒漠的戈壁上,那里生长着一种红色名为指兰花的植物,约莫手指长短,但药效极强,能够将人受损的经脉修复,使之恢复如初。”

 

对于顾汐月来说,这味药再合适不过。

 

“荒漠具体在什么位置,我现在就让人去。”

 

贺南朝想也不想开口。

 

“慢着。”

 

江城离拦着准备动身的他,“你以为那种地方可以随便让人进入吗?荒漠暗藏的危险,远远超乎你的想象,就你那些士兵,去多少都是送死!”

 

江城离心里对他颇有不满,说出的话也不顺耳。

 

贺南朝不计较。

 

他站直了身子,“我亲自去。”

 

说罢,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没走两步,他又折返回来。

 

“江城离,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最好和她保持距离,要是等我回来,见不到她,我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你放心,汐月现在的情况哪也去不了。”

 

江城离敛眸,即使他有这个想法,为了顾汐月的安危,也会强行忍下。

 

“你只有三天时间,这是她的极限。”

 

江城离目光落在她身上。

寝殿内,烛火通明。

 

十名太监把守在门口和窗边,随时听候差遣……

 

寝殿外,里三层外三的重兵把守,将院落围堵得严严实实。

 

任何人都不准进入。

 

江城离坐在一旁,将顾汐月身上的银针根根收回。

 

起身走到桌边,替自己倒了杯水。

 

一张纸条从他袖口滑落在地。

 

上面是素笔留下的一行字:城离,我被困宫内,生死未明,速来。

 

落款是顾汐月。

 

他摇头笑了笑。

 

拿着纸条放于烛火之上,任由火苗顺势上攀,将一切吞噬殆尽。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张纸条不是顾汐月写的。

 

但,他还是来了。

 

宫苑深深,他要确保她安然无恙。

 

殿外传来丫鬟和侍卫的争执,打断了江城离的思绪。

 

“这是御医房送来的药,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陛下有旨,除了江大夫以外,闲杂人等统统不能靠近寝殿。”

 

“陛下也吩咐过,顾贵人需要按时服药,出了事情所有人都得拿头赔罪!”

 

……

 

侍卫不为所动,寸步不让。

 

丫鬟没招,心有不甘地端着汤药离去。

 

站在窗边的江城离将这一切都收归眼底。

 

关上窗,不再让任何骚乱传进。

 

次日。

 

门外来报,皇后娘娘驾到。

 

江城离扬声拒绝,“不见。“

 

可后宫之中,除去皇上,就属皇后娘娘权力最大。

 

她要硬闯,没人拦得住。

 

陆婉儿进了门,故作惊讶,“怎么只有你在这里,陛下呢?”

 

她让他过来,可不是为了救这个贱人!

 

江城离淡淡回道,“我可没胆子管问他的事情。”

 

他无所谓的态度,正好给了陆婉儿下手的机会。

 

“大胆!”

 

陆婉儿呵道,“一介平民还敢对陛下不敬!来人!将他拖下去,杖责八十!”

 

女人气势汹汹。

 

偌大的寝殿却没一人敢动。

 

见势,陆婉儿反应过来,给自己带来的人使了个眼色。

 

身后的两名太监一左一右走向江城离。

 

陆婉儿弯起唇角,现在陛下不在宫内,只要江城离离开,她保证不会让顾汐月活过今晚。

 

女人算盘打得响亮。

 

可就在她手下的人走到江城离身边一米近的时候,殿内十名太监纷纷动了身子。

 

他们站成一排,形成了一堵人墙,拦住了两名太监的去路。

 

为首的太监站出来,朝着陆婉儿微微欠身。

 

“皇后娘娘,臣等奉陛下旨意将江大夫留在殿中,不管任何人靠近,都得按规矩办事。”

 

说话的人,是从贺南朝登基以来,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御用太监。

 

陛下面前的大红人,就算是陆婉儿,都不得不给他几分薄面。

 

可机会难得,陆婉儿不想夜长梦多,再给那贱人机会!

 

她深呼吸,厉声问道,“若是本宫执意要让他们带走江城离呢?“

 

“皇后娘娘,那就对不住了。”

 

说罢,太监给外面把守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众人领命,将陆婉儿的两名太监擒住,直接押送去了地牢。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连我的人也敢碰!”

 

“皇后娘娘,罪臣无礼,您可以等陛下回来让他责罚我。”太监跪在地上,语气不卑不亢。

 

区区一个太监,让她一国皇后颜面全无!

 

陆婉儿狠狠扼了他和江城离一眼,甩袖离去。

 

江城离看着地上的太监,夸道,“不错,比贺南朝有骨气。”

 

太监面不改色地站起身,纠正道,“不可直呼陛下名讳。”

 

江城离咂嘴,没再开口。

 

贺南朝不在寝殿的事情已经被人知晓。

 

江城离有种预感,这几日肯定不会太平。

 

……

 

一晃两日过去。

 

顾汐月的呼吸越来越薄弱,他每日施针的时间也越来越频繁。

 

天色暗下。

 

江城离活动着身子,看向屋内精神抖擞地监视着他一举一动的太监们。

 

“你们该回哪去回哪里,别老守在这里。”他语气里颇有不耐。

 

别以为他不知道贺南朝将他们留在这里的目的。

 

太监们依旧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态度,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为首太监开口,“江大夫,陛下离开的时候特意交代了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得守在这里替您分忧。”

 

“分忧?”

 

江城离眉头紧皱,“我看是添堵还差不多!”

 

他不再理会那些太监,倒了杯水准备喂顾汐月喝下。

 

刚将顾汐月从床上扶起,殿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

 

“不好了,陛下寝殿失火了!”

 

“这怎么死了两名侍卫?有刺客!”

 

……

 

一传十,十传百。

 

所有在宫里巡逻的侍卫全都带着水桶和装备赶去,却被混乱的人群挡住,延误了救援

往日的明媚娇艳全然不见,若不是他收到消息及时赶到,恐怕她连今晚都撑不过去……

 

贺南朝深深望了眼顾汐月,“放心,三日内必回。”

 

当夜,贺南朝一袭黑袍,孤身一人架马驶出国都,没入夜色……

动漫关键词:大山里疯狂伦交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