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白洁张敏被5人玩一夜,我解开岳内裤50岁

2022-05-18 15:48:1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汐月没有吃陆婉儿给的药,她知道陆婉儿一定没安好心,不论陆婉儿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药吃进肚子里,对顾汐月一定百害无利。 贺闻朝连续留宿了两夜,第三天突然有事出宫,才没再来临幸

顾汐月没有吃陆婉儿给的药,她知道陆婉儿一定没安好心,不论陆婉儿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药吃进肚子里,对顾汐月一定百害无利。

 

贺闻朝连续留宿了两夜,第三天突然有事出宫,才没再来临幸顾汐月。

 

因为贺闻朝接连的临幸宠爱,现在顾汐月的冷宫,反而成了最热闹,最被人看重的宫殿,每天宫人来往,往里运着各种珍稀物品。

 

连顾汐月的一日三餐,也变得更加精致繁复,与她之前养伤时的待遇天差地别。

 

可顾汐月没有丝毫喜悦之感,她反而觉得恶心。

 

因为这一切,都将是用她的孩子来换的。

 

贺闻朝宠幸她,对她的好,不过是为了让她生个孩子出来,然后方便他更加残酷的折磨她。

 

现在吃到嘴里的,根本不是什么可口糖,而是裹着糖霜的砒霜。

 

是最致命的毒药。

 

贺闻朝一出宫就是三天未归,顾汐月从太监总管口里得知,贺闻朝还要再等几天才能回宫,于是她以无聊的名义,把陆婉儿约到了宫里喝茶。

 

贺闻朝宠爱顾汐月这几日,陆婉儿每天都恨得咬牙切齿,做梦都想把顾汐月撕成碎片,拿去喂狗。

 

现在面对着顾汐月,她哪里还喝得下去茶,指甲狠狠掐着手帕。

 

“我们合作吧。”顾汐月把浓茶往陆婉儿手边推了推,“我想要离开,你想要独占贺闻朝,我们可以互相配合。”

 

陆婉儿强忍着恨意,端起茶一口喝光。

 

那茶又苦又涩,味道十分奇怪。

 

“这是药茶。”顾汐月解释说,“贺闻朝送来的,说是可以调养身体,滋补气血。”

 

陆婉儿心里嫉妒,于是故意嫌弃道:“真是难喝。”

 

顾汐月笑了笑,又给陆婉儿倒了一杯茶,轻声说:“过两天贺闻朝回来的时候,我会和一个侍卫欢好,让他亲眼目睹,到时候他一定十分愤怒,要将我再次打入地牢……”

 

顾汐月把浓茶端起来,送到陆婉儿手里。

 

“等我入了地牢,还麻烦皇后娘娘偷偷送我出宫。”

 

让贺闻朝亲眼看到自己再次被他最爱的女人欺骗,这是陆婉儿求之不得的事情。

 

她接了茶,故作淡定的喝了一口,悠悠道:“可你不是一心想死吗?怎么又要出宫?”

 

顾汐月眨眨眼:“没死过之前,我以为死亡不过那么回事,可经历了几次濒死时刻以后,我觉得,还是活着好。”

 

她也端起一杯茶,举起茶杯,做出碰杯的动作。

 

“怎么样皇后娘娘,你若是同意,那我这就去挑选合适的侍卫了。”

 

陆婉儿与她碰杯:“好,我答应你。”

 

碰完杯,两人各自喝光杯子里的茶。

 

等看到陆婉儿吞咽的动作以后,顾汐月又拿起一旁的漱口杯,把口里含着的茶吐出来。

 

陆婉儿心里奇怪:“你怎么把茶吐了?”

 

顾汐月擦了擦嘴角,淡声说:“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滋补的茶,而是你之前给我的避子药,我把它化在茶里了,化了一整瓶。”

 

“什么?”陆婉儿大惊,猛然起身,抠着喉咙,想要把那茶吐出来。

 

可她已经吃进肚子里,吐不出来不说,药性也已入体。

 

顾汐月静静看着她慌张愤怒的表情,说道:“这根本不是什么避子药,而是毒药吧?陆婉儿,你想杀我,对吗?”

 

“顾汐月!”陆婉儿吐不出药,怒火滔天,抓起茶几上的茶壶,狠狠砸向顾汐月,“你敢算计我!”

 

顾汐月躲开茶壶,远远站在一旁,神色冷漠的看着愤怒发狂的陆婉儿。

 

“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陆婉儿脸色阴狠,“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陆婉儿被骗着喝下了名为避子药,实际上是慢性毒药的茶,怒不可遏,在顾汐月宫里又摔又砸,大发脾气,最后被宫人架着送出了冷宫。

 

这件事很快闹得宫里人尽皆知,也迅速传到了贺闻朝的耳里。

 

但顾汐月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她还是要什么有什么,每日饮食和起居,也照旧精致昂贵。

 

而陆婉儿的日子,就过得没那么轻松了。

 

尽管她给顾汐月的是慢性毒药,但那毒十分阴狠性烈,腐蚀着顾汐月的五脏六腑,令她痛苦不堪。

 

这毒药是陆婉儿拿出来的,她自然也有解药,只是她若是轻松拿出解药来给自己解了毒,等贺闻朝回来,不就是默认了是她先给顾汐月下毒在先了?

 

所以她不能解毒。

 

陆婉儿每日忍受着毒发的痛苦,不过短短三日,就被折磨得形容枯槁,憔悴虚弱的躺在床榻上。

 

“陛下,您终于回来了!”寝门外,陆婉儿的贴身丫鬟惊喜呼喊道,“娘娘已被烈毒折磨三日了,您快去看看她吧。”

 

脚步声渐近,房门被一把推开,一身黑色常服的贺闻朝走了进来。

 

他刚回宫,便被陆婉儿的大丫鬟给请到了这里,说陆婉儿被顾汐月毒害,命垂一线。

 

所以他才先来看陆婉儿。

 

“陛下……”陆婉儿虚弱的抬起手,忍不住哭泣起来,“您终于回来了,妾身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贺闻朝这次握住了陆婉儿的手,他召来太医,详细询问陆婉儿的病情。

 

“皇后娘娘所中的毒,与上次陛下所中的毒是同一种,只是这次的毒药融在茶水里,娘娘服用得少,进入身体得毒素不多,没有立马致命。”

 

太医叹气道,“但这毒实在是太凶猛了,娘娘的身体,还是被损害得十分严重,怕是要留下永久后遗症了……”

 

太医一说完,陆婉儿就哭了起来。

 

“陛下这次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那日汐月邀请我去喝茶,我想着没事,便提前过去了,没想到竟看到她与一个侍卫苟合。”

 

贺闻朝脸色猛然一变,脱口道:“不可能。”

 

陆婉儿捂着唇,嘤嘤哭道:“妾身也不敢相信,那时候妾身只是瞥见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随后汐月就在茶里下毒,说要灭我的口……”

 

陆婉儿紧紧抓着贺闻朝的衣服:“还有,妾身发现,汐月根本没有失忆,她什么都记得,她还说,要让您付出代价。”

 

贺闻朝表情一怔,脸上的平静也瞬间崩裂,刹那间竟然流露出几分慌张。

 

陆婉儿瞧见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心里更是嫉妒翻天,她死死咬着牙齿,接着说:“汐月还和我说,她宁愿和最卑贱的侍卫生孩子,也绝不会再生下您的孩子……所以,所以她才会和那些侍卫在一起。”

 

贺闻朝脸色越来越难看,放在膝盖上的手也紧握成拳。

 

陆婉儿垂着眼,藏起眸底的算计神色。

 

“陛下,顾汐月这样一再背叛算计您,她真的……爱您吗?”陆婉儿语调轻轻的,却字字诛心。

 

“若是她对你还有感情,之前怎么会在你中毒病危时抛弃你,跟着江城离离开,现在又怎么会一而再的背叛你,还一再扬言要杀了你?”

 

陆婉儿拉住贺闻朝的手臂。

 

“她对你,根本就没有感情。”

贺闻朝去找顾汐月的时候,她正在后花园里望天楼里看星星。

 

正值深冬,夜里寒霜冻人,就算是抱着火炉,也一样冻得人骨头发疼。

 

可顾汐月却只披着一件薄薄的披风,手炉没带,火炉也没有点,就那么站在围栏前,一动不动地望着漆黑的天空。

 

贺闻朝皱眉,脸色愈发冰冷:“顾汐月,朕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汐月盯着天,轻声说:“我小时候听我娘说,人死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永远守护着还在世的亲人。”

 

贺闻朝盯着顾汐月安静苍白的侧脸,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一下伸手,把顾汐月从栏杆边上拉开。

 

“怎么,你又想去死了?”

 

顾汐月抬起眼,看了看贺闻朝:“你说,我们的孩子,也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

 

贺闻朝表情一僵,嗓音嘶哑道:“顾汐月,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汐月往前走了一步:“贺闻朝,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对我,到底有没有过一点点的感情?只是一点点。”

 

冬夜里天光昏暗,只有望天楼上的几盏烛火照亮四周,那几点烛光落进顾汐月的眼里,眸光明亮水润,干净而可怜。

 

贺闻朝心里生出了一刹那的动摇,很快又想起想起陆婉儿的那一句“她对你根本没有感情”,那一丝动摇迅速消散。

 

“像你这样的贱人,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感情?”

 

贺闻朝一步逼近,紧盯着顾汐月的眼睛,“你伤心你孩子没了,但你有没有想过,一切都是你活该呢?”

 

顾汐月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活该,”她笑得弯腰,扶着扶栏,“是啊,的确是我活该,爱上你,为你孕育子嗣……一切的一切,的的确确是我活该。”

 

顾汐月盯着地面,已经干涸的眼眶里竟然再次流出了眼泪。

 

泪珠一颗颗的滚落,砸在石头做的地面上。

 

“那你呢?贺闻朝,你如此对我,如此对我的家人,我们的孩子,你如此残忍冷酷,那你的活该呢?”

 

她泣着泪声讨,可贺闻朝却只是盯着她说:“你果然没有失忆。”

 

顾汐月一笑,她突然放开栏杆,往前走了一步。

 

“是啊,我什么都记得,我记得我们初见那一天……”她视线落在楼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漫天雪花飞舞,纷纷扬扬,落满枝头。

 

“也是这样,下着大雪。你那天披着一件白色狐毛披风,撑着一把银边的素白雨伞,穿过大雪,迎面走向我……”说话间,顾汐月已经贴近在贺闻朝面前。

 

提起过去,贺闻朝一时也有些恍然。

 

未掺杂家国爱恨的时候,他与她之间,的确有过一段很美好的过往。

 

“那时候的你,眉目温柔多情,面容绝世无双,我对你,一见倾心……”顾汐月眸光深情,专注地看着贺闻朝,“现在……我恨你入骨!”

 

顾汐月话音陡然一转,猛然扑向贺闻朝,用尽全力,将他撞到望天楼边上。

 

栏杆并不高,不能拦住猛冲的两个人,贺闻朝身体一翻,失控的从栏杆上跌下,摔出楼外。

 

幸好他反应极快,及时抓住了栏杆,稳住了身体。

 

顾汐月扑在他怀里,牢牢抱着他的腰。

 

又被顾汐月算计了一次,贺闻朝又气又怒:“顾汐月,你当真是死性不改!”

 

顾汐月一笑:“是啊,到死之前,也一直没有改变过……”

 

她最后看了一眼贺闻朝,决然松手,任由身体坠下。

 

“顾汐月!”贺闻朝急忙伸手拉她,却只是来得及碰到她指尖。

 

两人指尖擦过,顾汐月在贺闻朝面前,笔直下坠,她白色的裙摆在夜色里散开,犹如云朵……

 

砰——

动漫关键词:我解开岳内裤50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