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们娘俩以后可都是你的人了,小兔兔被男生咬着的图片

2022-05-18 15:47:3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汐月满脸不可置信,也更加觉得陌生。 这还是她记忆里的贺闻朝吗? 她记忆中的贺闻朝,那个她曾经爱之如命的贺闻朝,明明是一个温柔强大的男人,即便在沦为质子,也从未自甘堕落,什么时

顾汐月满脸不可置信,也更加觉得陌生。

 

这还是她记忆里的贺闻朝吗?

 

她记忆中的贺闻朝,那个她曾经爱之如命的贺闻朝,明明是一个温柔强大的男人,即便在沦为质子,也从未自甘堕落,什么时候,他变成这样?

 

这样的狠毒残忍,毫无人性。

 

太监们并没有留给顾汐月太多时间,很快把顾汐月从地牢里带出去。

 

顾汐月被送回冷宫,并且派来了医术最精湛的太医,给她把脉解毒。

 

顾汐月中的毒复杂狠毒,根本没法解毒,只能慢慢调养排毒,而且需要大量昂贵又稀少的药材,耗时耗力不说,还特别耗钱。

 

但贺闻朝还是毫不犹豫的命令太医继续解毒,不管花费多少钱和药材,一定要把顾汐月的身体调养过来。

 

顾汐月中毒深,身体又太过虚弱,一进冷宫就陷入了昏睡,太医悉心照顾了整整半个月,她才苏醒过来。

 

只是醒来后,她不论是药还是食物,全部闭口不食,一心想要把自己耗死。

 

太医好不容易给她续上的半条命,就这样被她折腾掉一半。

 

若是她再不吃药吃东西,撑不过三日,就会一命呜呼。

 

这一日,顾汐月依旧拒绝吃任何东西。

 

碧罗守在床边,哭着劝了整整半天,顾汐月却依旧坚定寻死,她必须要在自己被迫怀上第二个孩子之前,离开这个世界。

 

“娘娘……”碧罗握着顾汐月的手,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忽然进来两个陌生的太医,以及几个冷脸大太监。

 

“你先出去吧,圣上要给顾汐月用新的治疗方法。”为首的大太监对着碧罗道。

 

“什么新方法,我之前怎么没听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碧罗护在顾汐月床前,“你们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

 

大太监不耐烦,直接示意外面的侍卫,把碧罗给拖出去,再死死锁住了寝殿大门。

 

“你们关门干什么?”碧罗奋力挣扎,想要扑过去撞门,“我警告你们,离我们娘娘……”

 

她又吵又烦,侍卫懒得忍耐,直接将她打晕。

 

而寝殿里面,同时传出来一声尖锐的大喊。

 

“不!!!”

 

这喊声愤怒而绝望,穿过冷宫的宫墙,传到墙外站定的贺闻朝耳里。

 

贺闻朝闭了闭眼,忽然感到头疼。

 

他按了一下眉心,缓了一会,那疼痛很快消失,一切如常。

 

“陛下。”陆婉儿穿过花园,缓步靠近,“您在这里干什么?”

 

她也不行礼,直接上前来挽住贺闻朝的手臂,脸色担忧:“您脸色不太好,是没休息好吗?”

 

“没。”贺闻朝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你怎么过来了?”

 

陆婉儿温柔一笑:“妾身过来看看汐月姐姐,听说她这段时间不吃不喝,一心寻死,妾身便想着来开导开导她。”

 

贺闻朝面色冰冷:“不用了,她以后不会寻死了。”

 

陆婉儿吃惊的挑了挑眉:“陛下为何这样说?”

 

贺闻朝不回答,而是转身往他自己的宫殿走去。

 

“你身体不好,没事就多在殿里休息,别乱走动。”

 

说话间,贺闻朝人已经走远。

 

陆婉儿目送着他高大冷漠的背影,暗暗掐紧了手帕。

 

都这样了,贺闻朝心里竟然还是在意着顾汐月,先是留她性命,现在又不惜一切代价给她解毒,吊着她的命……

 

陆婉儿越想心里就越是怨恨。

 

她之前就不该为了多折磨顾汐月几天,而没有直接弄死她。

 

要是顾汐月早早死在地牢里,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事了……

 

不过,现在再下手,也还来得及。

 

反正,顾汐月的毒,不是还没完全解掉吗?   

顾汐月失忆了。

 

她一心求死,不论别人怎么威胁哄骗,就是不肯吃饭喝药,贺闻朝为了不让她不死,于是用了这个下下策,让她忘记过去。

 

不记得过往以后,顾汐月的治疗果然顺利起来。

 

她身边照顾的宫女太监们也通通换了人,每个人都安静沉默,除非必要,绝不会和顾汐月多说话。

 

顾汐月一开始还会问问题,后面也慢慢安静下来,每天只是看书和画画。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气温渐寒,入冬了。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顾汐月受了风寒,发起了高热。

 

她昏昏沉沉,睡了两天。

 

隐约间能感觉到身旁不断有人来往,有人交流谈话,有一次她从昏睡里清醒过来,意外听到了御医们的对话。

 

“顾贵人的身体被损坏得太严重了,就算现在调理过来了,也很难活过二十五岁,更不要说……”

 

另一个声音更加苍老的御医接话说:“顾贵人能活多久,我们管不了,我只要现在调好她的身体,让她能再次怀上皇子就可以了。”

 

“也是,陛下一直在催,恐怕就是着急要一个皇子,皇后娘娘也不争气,肚子迟迟没有动静……”

 

顾汐月听了一阵,又昏睡过去。

 

她这次她睡了很久,再醒来时,已经深夜。

 

屋里只点了几盏蜡烛,光线昏暗,而顾汐月的床边,坐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面对着顾汐月,见她醒了,唇角一勾。

 

“还记得我吗,汐月姐姐?”

 

这个女人,就是现在的皇后,陆婉儿。

 

顾汐月眨了眨眼,茫然道:“不记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认识我吗?”

 

陆婉儿笑道:“我当然认识你啊,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好多你不记得的事情。”

 

顾汐月撑起身来,满脸惊喜:“那太好了,你快告诉我我叫什么,过去都发生了什么……这里的人什么都不和我说……”

 

“你叫顾汐月,”陆婉儿道,“是上一任皇后,后来因为被陛下厌恶,所以削去了皇后之位,贬为贵人,进了冷宫。”

 

说到这里,陆婉儿忽然从桌子上取下一个烛台,将那跳动的烛火,送到顾汐月面前。

 

摇曳的火焰映亮了顾汐月的眼睛,陆婉儿眉眼带笑,眼神眼神紧紧盯着顾汐月,低声说:“你还生过一个孩子,但是……他被烧死了。”

 

顾汐月瞳孔一缩,手指也紧紧蜷缩起来。

 

陆婉儿笑道:“你还记得吗,你孩子被丢进火坑里的那一幕?哦,还有,你孩子死之前,被人生生挖出了心脏,可怜啊。”

 

顾汐月睫毛颤了颤,片刻后,她才说:“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我为什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陆婉儿盯着顾汐月的脸,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反应。

 

“是吗,那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你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吗?”陆婉儿慢慢低下头,“不是在混战的时候被南国敌军误杀的,而是被陛下命人,暗中烧死的。”

 

顾汐月一下子没绷住表情,脸色刷的白了。

 

她记得,当初南国派军入侵,带头的将军为人暴戾,一路屠杀百姓,一夜之间,满城尸骨,血流成河。

 

她的父母家人,也因此死在敌军刀下,府邸也被烧毁成灰,与当时中了毒,被困在皇宫地牢里的贺闻朝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你以为贺闻朝真的爱你吗?”陆婉儿道,“才没有呢,他作为质子,在宫里委屈求全,被人欺辱,而你是丞相之女,又得太后偏爱,如果能有你照顾,他会在宫里少吃多少苦头啊?”

 

“顾汐月,从一开始,贺闻朝就只是想利用你而已,可你太天真了,竟然对他掏心掏肺,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陆婉儿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目光也渐渐冰冷,“你这样的蠢货,就应该早点死掉!”

顾汐月闭上眼:“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吗?”

 

陆婉儿眼底明晃晃的闪过杀意,脸上却没有显露,而是道:“不,我不想杀你,你死了对于你来说反而是解脱,我只是来给你药。”

 

她拿出一个白玉瓶,放在顾汐月床边:“这是避子药,只要你吃下这个,你就不会怀孕。”

 

顾汐月没动:“你为什么给我这个药?”

 

“为什么?理由还不明显吗?我是皇后,陛下的长子,只能我来生!”陆婉儿眼里流露出恨意,“而你,休想和我抢!”

 

顾汐月拿起药瓶,没有说话。

 

陆婉儿该说的说完了,慢慢站起身来。

 

“药我给你了,吃不吃,看你自己。”陆婉儿道,“不过就算你真的怀上了,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所以,你自己想清楚了。”

 

陆婉儿理了理裙摆,准备走。

 

拉开门时,她忽然道:“顾汐月,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陆婉儿回过头:“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事,都是真的。你如果想要以后的日子少一点痛苦,我还是劝你,早点去死。”

 

顾汐月握紧了药瓶,仍旧没有回应。

 

她的确是没有失忆,也许是她执念太过,御医给她用了药,催眠洗脑,让她失忆之后,她自己很快重新想起了一切。

 

她记得自己被剖腹取子的痛苦,也记得目睹孩子被扔进火坑的巨大痛苦,还记得贺闻朝残忍看着她的目光……所有的所有,她都记得。

 

顾汐月慢慢闭上眼,但她还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母亲人,竟然都死于贺闻朝之手。

 

原来贺闻朝根本就不是因为她背叛过而恨她,而是从一开始,就厌恶她。

 

之前数年的恩爱过往,不过一场骗局。

 

难怪,难怪仅仅因为一个误会,贺闻朝就要折磨她至此,他恐怕早就恨她入骨了。

 

再回想起自己对贺闻朝死心塌地的样子,顾汐月只觉得无比可笑。

 

……

 

顾汐月一夜没睡,而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贺闻朝来了。

 

太监通报时,顾汐月正在看话本,她握着书的手指瞬间狠狠捏紧,好几个呼吸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脚步声渐渐靠近,贺闻朝进来了。

 

顾汐月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底只有干净茫然。

 

她好奇的看向门口,瞧见了缓步走入内室的贺闻朝。

 

贺闻朝仍旧是满脸的冷色,眸色幽暗,隔了一点距离,不动声色地盯着顾汐月看。

 

“我以前一定认识你吧?”顾汐月欢喜的跳下床,撑大了那双明亮湛透的眼睛,“我感觉你好熟悉,我们之前……”

 

顾汐月试探性地摸了摸贺闻朝的脸。

 

“我们之前,是夫妻吗?我记得,我们好像拜过堂。”

 

贺闻朝垂着眼,目光幽暗,盯着顾汐月,半响未语。

 

顾汐月似乎有些尴尬,她放下手:“对不起,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什么都……啊!”

 

她话没说完,突然就被贺闻朝打横抱起。

 

“我们以前,的确是夫妻。”贺闻朝几步走到床边,将顾汐月放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俯下身体,目光暗如深海。

 

“是吗?”顾汐月天真好奇道,“那我们做夫妻多久了?我好像认识你很多年了……”

 

“对,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贺闻朝手指落在顾汐月的领口上,轻轻拨开,“我们之前有很多故事,今晚,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帮你慢慢回忆。”

 

衣带随之也被拉开,层层衣衫落在地上。

 

顾汐月闭上眼,忍着心里的抗拒和愤怒,抱紧了贺闻朝的腰。

 

她必须要先忍耐,没准备好之前,她不能对贺闻朝动手,如果暴露了自己恢复记忆的事,贺闻朝一定会加倍折磨她。

 

所以,她必须要先装傻,再找机会,杀了贺闻朝。  

动漫关键词:我们娘俩以后可都是你的人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