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2022-05-18 15:45:4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陆婉儿最后一句话,逼得顾汐月尖叫起来。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贺闻朝……他怎么能如此狠毒残忍。 陆婉儿欣赏着顾汐月发狂的模样,满脸愉悦。 “顾汐月,我早就和

陆婉儿最后一句话,逼得顾汐月尖叫起来。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贺闻朝……他怎么能如此狠毒残忍。

 

陆婉儿欣赏着顾汐月发狂的模样,满脸愉悦。

 

“顾汐月,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别和我抢闻朝,他不是你的,可你偏不听,你非要和他在一起,结果现在呢?”

 

陆婉儿笑起来,“现在看看你的下场,再想想你的家人,你孩子的下场,啧啧,真惨啊。”

 

顾汐月瘫软地坐在地上,喃喃道:“是我错了……”

 

从一开始,就是她错了。

 

她不该见色起意,主动接近贺闻朝,更不应该为了给中毒的贺闻朝求解药,就答应江城离的条件。

 

她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可最后得到了什么?

 

是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下场。

 

顾汐月想要哭,可两眼干涩,她一颗泪也落不下来了。

 

这些天在监狱里,她早就把眼泪哭干了。

 

陆婉儿这时却递给顾汐月一个药瓶。

 

“里面是比鹤顶红更毒的毒药,一颗下去,保证必死无疑。”陆婉儿一脸虚伪的善意,“你要是不想活了,就吃了它,一了百了。”

 

顾汐月捡起药瓶,垂眸死死盯着。

 

陆婉儿轻轻拍了拍顾汐月的肩:“还有件事情,本宫偷偷告诉你,闻朝已经知道你身体大好,于是准备了另一种折磨你的方式。”

 

她捏着顾汐月的下巴,迫使她看向周围那几个五大三粗的狱卒。

 

“这些人,过两天,就都是你的男人了。”

 

顾汐月身体狠狠一颤。

 

陆婉儿丢开她的下巴:“顾汐月,选择权本宫已经交到了你的手上,所以,别说本宫没有帮过你。”

 

这句话说完,陆婉儿离开了牢房。

 

她身边的丫鬟太监也紧跟着离开,偌大的地牢,瞬间恢复了死寂阴冷。

 

但陆婉儿还留下了一个东西。

 

有狱卒走来,要端走那盘东西。

 

“不要!”顾汐月急忙扑过去,牢牢护着那盘卤心。

 

如果被狱卒拿走,那一定会被随便丢掉的,顾汐月不允许这一幕发生。

 

狱卒也懒的理她,不过一盘卤心而已,留下来就留下来。

 

顾汐月被扔回牢房,怀里紧紧揣着那盘心脏。

 

等狱卒都走后,她拿出那个装着毒药的药瓶。

 

她要是死了,的确是一了百了。

 

但是,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就这样去死。

 

贺闻朝这样折磨她,伤害她,她为什么要懦弱的去死?

 

不,她要报仇。

 

顾汐月把毒药藏起来,她不会把毒药吃下去,她要用它去毒杀贺闻朝。

 

如果要死,那也是她和贺闻朝一起死。

 

顾汐月身上的外伤虽然好了,但体质虚弱,和陆婉儿耗了一番力气之后,她精神疲惫,趴在稻草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的,她感觉到有好几只老鼠从她脸上爬过。

 

顾汐月瞬间惊醒,急忙撑起身,把身上的老鼠抖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牢房里竟然来了七八只老鼠,它们围聚在一起,正在吃着什么东西。

 

那是顾汐月孩子的心脏!

 

“不要,走开!”顾汐月急忙扑过来,赶走老鼠,将盘子抢回来。

 

可是太晚了,里面的心脏已经被老鼠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点捻都捻不起来的残渣。

 

老鼠呼啦逃走,瞬间没影。

 

顾汐月抱着那个空掉的盘子,绝望的大哭出声。

 

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顾汐月,吃晚饭了。”狱卒送来晚餐,是非常滋补的鸡汤。

 

“拿走,我不要。”顾汐月紧紧抱着空盘子,毫无食欲。

 

可狱卒还是打开了门,把鸡汤放在顾汐月旁边,暧昧地抚摸着她后背,状似温柔道:“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伤心……”

 

顾汐月冷声道:“滚,别碰我。”

 

狱卒不仅没有收手,反而摸到了顾汐月的腰臀部位。

 

“为什么不能碰你,反正你迟早都是要被我们碰的,你现在从了我,明天对你动刑的时候,说不定我还能对你手下留情。”

 

顾汐月转过脸,眼里毫无情绪,唇边却挑起笑容:“真的吗?”

 

狱卒心里大喜,大胆的拉开了顾汐月的衣带:“那是当然,我保证……啊!”

 

他话没说完,就被顾汐月一盘子狠狠砸在头顶上。

 

瓷盘碎在他头顶,砸得他头破血流。

 

狱卒捂着额头,滚在地上。

 

顾汐月捡起一块瓷片,走出牢房。

 

门外的狱卒立马拔出长刀,冷冷道:“干什么,给我回去!”

 

顾汐月不退反进,身体对着长刀,大大的跨了一步,刀子差点插入她的腹部,狱卒急忙后退,这才堪堪避开。

 

这些狱卒,不敢让顾汐月死。

 

确定了这一点,顾汐月直接把瓷片抵在自己喉咙上。

 

“让贺闻朝来见我,不然我就自尽。”

 

狱卒厉声道:“陛下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管你这个罪人死活?你现在把瓷片放下,我免你受罚,要不然,我就拔了你十指的指甲!”

 

顾汐月完全不受威胁,甚至还把瓷片更用力的抵向喉咙。

 

“让贺闻朝来见我!”

 

瓷片在她白嫩的脖子上划出深深的伤口,鲜血大量涌出,很快染红她胸前的衣襟。

 

狱卒意识到顾汐月是来真的,他们也真的不敢让顾汐月死,只要命人前去通报。

 

半个时辰后,以死相逼的顾汐月,终于等来了贺闻朝。

 

这时已经是深夜,贺闻朝也许是在睡梦中被叫醒,所以脸色阴沉冰冷,十分难看。

 

“顾汐月,这段时间,你真是一点也没有反省吗?”

 

“你终于来了?”见到他,顾汐月表情一软,她往前走了几步,靠近贺闻朝,“我在反省的……”

 

顾汐月扔掉了瓷片,目光紧紧盯着贺闻朝,好似眼里只有他。

 

“我每天都在反省自己,闻朝,以前真的是我错了。”顾汐月一下子扑过去,紧紧抱住贺闻朝,哭着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贺闻朝身体一僵,手臂抬了抬,随后又克制的放下。

 

顾汐月捂了一下唇,再直起身,扶着贺闻朝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

 

“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她目光哀婉绝望,眼圈通红,眼角竟然落下了红色血泪,沿着她苍白的脸颊,缓缓下滑。

 

那刺目的红色眼泪,让贺闻朝意识一乱。

 

“我最后悔的……”顾汐月喃语着,缓缓吻住贺闻朝的唇,哑声说,“就是爱上了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她将含在嘴里的两颗毒药送进贺闻朝口里。

 

贺闻朝终于意识到不对,立马要推开她。

 

顾汐月忙死死缠在他身上,嘴唇贴紧了贺闻朝的唇,不让彼此分开。

 

那两颗毒药在两人唇齿间融化,再流入彼此喉咙里。

 

苦涩的药味弥漫开,顾汐月的小腹很快绞痛起来,她力气一松,终于被贺闻朝一把推开。

 

顾汐月摔在地上,想要嘲讽贺闻朝,可她一张口,却是喷出一口鲜血。

 

那毒药的威力果然厉害,刚入口,她便已经毒发。

 

贺闻朝的脸色也苍白起来,他单手按着腹部,忍耐半响,还是没能忍住,吐出大口鲜血

“陛下!”太监总管见到贺闻朝吐血,惊慌大喊,“陛下,您怎么样?来人,传太医!快传太医!”

 

贺闻朝想要说话,可毒发太快,浸入脏器,他一张口就又吐出血来。

 

“解毒丹。”太监总管想起来,“奴才这里有解毒丹!”

 

总管急忙掏出药瓶,颤抖着抖了半响,只倒出来一颗药,但他还是松了口气:“幸好,还剩一颗,陛下,快服下此丹,可以暂时护住心脉……”

 

贺闻朝接过丹药,握在手里。

 

他闭上眼,运功调息,将体内的毒暂时压住,随后他扶着太监的手臂,吃力的站起来。

 

顾汐月趴在地上,毒发攻心,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贺闻朝慢慢走过去,俯视着顾汐月:“你是真的想杀我。”

 

顾汐月哈哈笑起来:“是啊,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贺闻朝垂着眼,薄唇紧抿,许久没有出声。

 

太监总管道:“顾汐月,你好大的胆子!陛下对你如此开恩,留你性命,没想到你却心怀杀意,你好歹毒的心肠!”

 

“我歹毒?”顾汐月狠狠盯着贺闻朝,“他挖我腹中子,烧死他亲骨肉的时候,他难道就不歹毒了吗?”

 

说到后面,顾汐月几乎是嘶声力竭,眼角的血泪越流越多,在她苍白的脸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虎毒尚不食子,可他贺闻朝呢?”顾汐月哭着道,“你就算是恨我,怨我,你早早杀了我不就一了百了了吗?为何当初还要娶我?”

 

顾汐月手指紧紧抓着地砖,指甲崩裂,鲜血从指尖流出,在地面划出猩红痕迹。

 

“为何还要封我为后,与我欢好?给了我孩子,给了我希望,又狠狠的踩碎?”

 

顾汐月抬起脸,通红的双眼狠狠盯着贺闻朝,“你这样残忍对待你的亲骨肉,你就不怕夜半惊醒,他来找你索命吗?”

 

顾汐月情绪激动,毒发也愈发迅速,她的嘴唇开始变得青紫,脸色也是完全不正常的青白色。

 

贺闻朝看了她许久,慢慢蹲下身,捏住了顾汐月的下巴。

 

顾汐月毒入肺腑,唇角再次溢出大量鲜血,打湿了贺闻朝的手指。

 

“所以你要和我同归于尽吗?”贺闻朝冷冷道,“你一心求死,可我偏不让你如意。顾汐月,我要你活着。”

 

话音落下,他掰开顾汐月的下巴,一下子将那颗解毒丹送入顾汐月的口中。

 

丹药入口既化,药效迅速发挥,护住了顾汐月即将崩溃的心脉。

 

“陛下,您就这样把药给了这个罪人,那您自己怎么办?”太监总管着急,“您的性命事关天下苍生,您怎么能如此轻率?”

 

贺闻朝漆黑幽暗的眸子只盯着顾汐月。

 

“我不会死。”他嗓音平静,“在这个女人死之前,我不会死。”

 

贺闻朝丢开她下巴:“带她出地牢,送回冷宫,调养身体,我要好好留着她的命。”

 

顾汐月咬牙切齿道:“贺闻朝,我若一心求死,你以为你拦得住吗?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也没办法再威胁我了。”

 

贺闻朝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

 

最后他才慢慢道:“那我若让你再怀孕一次呢?”

 

他视线没有落在顾汐月身上,而是看着空中某一点,好似在说着什么事不关己的话。

 

“这次,我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找人好好替你养着,日后,你若是不听话,那我就让你的孩子代为受罚。”

 

说完,贺闻朝才轻轻勾唇,语调温和:“这样的方式,你觉得如何

动漫关键词:每天都想弄湿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