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2022-05-16 15:49: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陆云瑶第二天早早地便直接在银行跟各种亲朋好友转款,还了大概八十几万,还剩下十几万省吃俭用的应该够她跟母亲撑很长一段时间了。 连本带息还了钱之后,大家谁也不再欠谁的了。

陆云瑶第二天早早地便直接在银行跟各种亲朋好友转款,还了大概八十几万,还剩下十几万省吃俭用的应该够她跟母亲撑很长一段时间了。

 

连本带息还了钱之后,大家谁也不再欠谁的了。

 

人只有在落难的时候才能真正看清身边的人的心。

 

陆云瑶不再去多想,还完钱后便直接去了律师事务所。

 

“宋律师,这是两百万赃款,我爸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陆云瑶把桌面上一整袋现金推向了宋律师。

 

宋律师顶了顶在鼻梁上的眼镜,呼了一口气道,“嗯,赃款要是还上了这件事还好说,我尽力辩护,在法官面前求情吧,争取判少几年。”

 

“谢谢,那就麻烦你了。”陆云瑶心里的重担这才放下。

 

接下来,她的债主就只有向东南一位。

 

想到这,她对向东南的感激又多了几分。

 

……

 

“这不昨天才见了面,今天又想我了?”

 

向东南一见陆云瑶,风趣道。

 

陆云瑶也没有在意,跟向东南接触了两次后,她能感觉到向东南的说话的幽默他似乎一贯如此。

 

陆云瑶莞尔一笑,伸手想要摸恬恬的脸。

 

胆怯的小家伙惊慌一躲,直接抱住了向东南大腿。

 

“你别在意,她就是这样,有点自闭症。”

 

“自闭症?”陆云瑶满眼难以置信,看着那长得可爱乖巧的恬恬,眉心微皱。

 

“嗯。”向东南伸手摸了摸恬恬的头,脸上的笑意心疼中带着点苦涩。

 

陆云瑶一愣,向东南开始说起了自己跟前妻的事。

 

原来是之前,前妻出轨,恬恬似乎是看见了她跟男人在房间里的事情……

 

那之后他便一直不说话。

 

说到这时,向东南眼底是可见的悲伤。

 

陆云瑶心里猛地一紧,看着恬恬的眼神复杂了起来。

 

“对了,这段时间我有点事,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恬恬,你知道的,她现在这种情况我交给外人,实在是不放心。”

 

向东南深呼吸了一口,显然是已经没事了,只是看着恬恬的眸色不免有些担心。

 

“好,没事。”陆云瑶点点头便应下了。

 

翌日,她送恬恬上学,发现她真的从头到尾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一般。

 

你跟她说什么,她都不会说话,只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你,有的时候重复的话说多了,她也只是摇摇头或者点点头。

 

陆云瑶看着她去幼儿园的身影,说实话,挺心疼的。

 

一连两天了,陆云瑶都没有听到恬恬说过一句话。

 

她收到了公司的事情,要去晋城谈一笔生意,但是因为要照看恬恬,陆云瑶原本是要拒绝的。

 

但因为季总说,这笔生意一旦谈成功了,提成足足有二十万。

 

陆云瑶又动摇了,本想把恬恬留下让母亲照看,但是经过几天的相处,恬恬似乎已经跟她建立的比较好的感情,虽然她有自闭症,不爱说话,但却抱着陆云瑶的腿不撒手。

陆云瑶没有办法,于是便带着她一同去了晋城。

 

来到晋城,看到合作公司的规模后,陆云瑶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单合同谈下来,她一个人便能独吃整整二十万的提成。

 

龙腾公司果然名不虚传,陆云瑶内心感叹,虽然一直听说龙腾企业是整个晋城最强大的商业主心骨,如今亲眼目睹,的确是她们盈信这种虽然称得上十强公司远远都比不上的。

 

她安顿好恬恬在旁边的休息室坐好玩平板后,让同事帮忙照看着,自己便直接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可就当她进电梯时,陆云瑶瞳孔骤然收缩。

 

只因电梯走出来的那位黑眸蕴藏着锐利,轻抿着薄唇的男人竟然是……

 

邵南琛?!

 

陆云瑶整个身子都僵硬在那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也是来跟龙腾谈合作的吗?

 

而一身盛气逼人的邵南琛似乎没有看到陆云瑶,他微微抬起手,刺眼的闪光让陆云瑶抬手一挡。

 

陆云瑶眯着眼看向他手中的戒指,只觉得刺眼至极。

 

三年来,他何曾带过他们的结婚戒指?

 

而且他手上的那枚戒指根本不是结婚时跟她搭配的那一只。

 

陆云瑶顿时觉得呼吸有点疼,她靠了靠一旁的墙,还是进去电梯了。

 

一直上到总裁办公室的五十七楼,她掐紧手,一直深呼吸着,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你好,我是盈信的经理,来跟你们谈合作了,请问你们总裁在吗?”

 

“邵总裁一分钟前,刚刚下的电梯。”前台礼貌笑着答道。

 

陆云瑶恍如晴天霹雳一番,“你……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们总裁姓邵?是叫邵南琛吗?”

 

“是的。”前台看着陆云瑶难看得脸色有些不解,她一边朝办公室那边走去,一边说道,“但是今天傅特助在这边,要不你们先聊一下吧。”

 

前台一脸恭敬地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里面的傅雪姿坐着椅子转过身来,两人四目对视。

 

傅雪姿手中的戒指似乎跟邵南琛手上的花色雕刻是一样的。

 

陆云瑶的心徒然犹如寒霜一般,冷到极点。

 

“是你?你就是盈信的经理?”傅雪姿见来者是陆云瑶,眼神很是惊讶,“邵哥刚有事走开了,你有事跟我谈吧,都一样。”

 

傅雪姿一副公司女主人的样子,半响后得意地抬起白净的手指,亮出了戒指,笑着问道,“好看吗?”

 

陆云瑶柳眉拧紧,呼吸逐渐急速了起来,但似乎每一口呼吸都是带刺的一般,疼痛难耐。

 

原来如此,那戒指是她跟邵南琛一人一只是吗?

 

原来他们真的早已两情相悦,怪不得这三年来,邵南琛从未对她有过真心!

 

即使如此,又何必一直拖着她不肯离婚?!

 

陆云瑶抬起头,眼眸狠厉,她直接摘下了戒指,朝傅雪姿那方向一抛。

 

清脆悦耳的声音落下,随着一个美丽的弧度滑下,戒指稳稳地被投进了办公桌上的玻璃瓶子里

“告诉邵南琛,这个戒指还给他了。”

 

话落,转身径直离开。

 

傅雪姿一个眼神,示意前台关上了门。

 

她这才缓缓摘下了了戒指放回面前的精致的戒指绒盒里。

 

傅雪姿看着玻璃容器里面的戒指,嘴角勾了勾,似乎有些得意。

 

真是有意思!

 

刚刚傅雪姿不过是出于好奇,打开了戒指盒,看到里面的戒指,有些许妒忌,于是带上了手。

 

戒指根本不是她的尺寸,她本来还很是不悦,却没想到这时办公室得门被推开了。

 

陆云瑶出现在她面前,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看她刚才的反应,十有八九是误会了。

 

结婚戒指都丢这了,恐怕这婚该离了。

 

她这邵太太的宝座,指日可待了。

 

想到这,傅雪姿心情更是大好。

 

……

 

陆云瑶带着恬恬离开了龙腾集团,转身便给季总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季总,这个合作我谈不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语毕,她便直接挂了电话。

 

只因她再不挂,她便真的忍不住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丢下手机后的陆云瑶直接在路边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

 

放过她不行吗?既然他早已心有所属,为什么还要不同意离婚,说什么等他回来再说。

 

回来说什么?难道要等他带着傅雪姿,两人牵着手戴着戒指在她面前显摆得意完才肯离婚吗?

 

他们好歹也是相处过三年的。

 

邵南琛,这个男人怎么能那么残忍,怎么能……

 

陆云瑶哭得更凶了,她似乎很久没这么哭过了。

 

一旁的恬恬两只水灵的眼眸子看着陆云瑶,半响后,缓缓上前抱住了她的头。

 

陆云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到恬恬的温暖,她轻轻抱住了恬恬,哭声慢慢开始止住。

 

恬恬虽然还是呆呆的没表情,但还是伸出小手帮陆云瑶擦眼泪。

 

“谢谢你,恬恬。”陆云瑶努力扯出一抹微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饿了吧?带你去吃肯德基好吗?”

 

恬恬最喜欢的就是肯德基。

 

她点点头,陆云瑶抱起了她去肯德基点了一份全家桶。

 

恬恬大口大口吃着炸鸡,样子很是满足,陆云瑶没什么胃口,看着面前油腻腻的炸鸡,一阵恶心突然涌上心头。

 

陆云瑶急急跑去卫生间,结果一阵干呕,她支着墙,手不断抚摸胸口,随后又是一阵恶心。

 

陆云瑶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忽的内心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

 

陆云瑶心里一顿惊慌,她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

 

不会的!不会的!

 

带恬恬吃完肯德基,陆云瑶便带她离开晋城回了家。

 

把她交给母亲后,陆云瑶便迫不及待地去药店买了验孕棒。

 

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了家,躲在了厕所里。

 

一分钟后,看着验孕棒上两道鲜红刺眼的红杠。

 

陆云瑶一脸痛苦,握着验孕棒的手一点点地不断收紧。

 

为什么上天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她已经立定决心要离婚了!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让她怀上邵南琛的孩子?!

动漫关键词:嗯啊边走边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