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清纯校花的被CAO日常NP_18禁日本黄无遮挡禁视频

2022-05-16 15:46:1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从医院出来,木以凉给我发了消息:姐,我参加了灵风国际举办的漫画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明天有个颁奖典礼,你有时间吗? ——好,明天我来学校接你。 我回复了信息。 …&he

我从医院出来,木以凉给我发了消息:姐,我参加了灵风国际举办的漫画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明天有个颁奖典礼,你有时间吗?

 

——好,明天我来学校接你。

 

我回复了信息。

 

……

 

陈特助一直在医院门口等我。

 

“夫人,您是去公司还是回陆家园?”陈特助问我。

 

公司?我忽然又想起了木氏。

 

木国栋这天杀!竟然张口就是五千万!

 

“陈特助,你跟在顾总身边多久了?”我小心翼翼试探性地问道。

 

“两年半。”陈特助言简意赅。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总裁之前一直跟她母亲住在国外,那她母亲现在身体还好吗?”

 

“夫人一年前去世了,凌江总部在Y国,凌江集团在A市差不多成立了七年,之前都是由职业经理人负责这边的运营,不过自顾总母亲去世后,总裁就亲自接手了A市凌江集团。”陈特助有条不紊说道。

 

“那总裁是不是很有钱?”我问了一句堪称废话的问题。

 

陈特助少有的语气里充满了丝丝笑意,“总裁他不缺钱。”

 

那我要是问顾秦烟要五千万的支票,男人会不会拒绝呢?

 

我有些举棋不定。

 

半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入陆家园小区。

 

步入大厅后,陈特助又对我说:“夫人,晚上总裁要出席安家举办的慈善晚宴,下午您可以先休息一下,晚上同总裁一起出席。”

 

安家吗?我点了点头:“好。”

 

陈特助走后,我回了卧室。

 

十分钟后,管家上来了,一脸为难的模样:“夫人,楼下有客人来了。”

 

我迟疑,“是顾总的客人吗?”

 

管家摇了摇头,便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我跟着管家下楼。

 

楼下大厅中央,双人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雾蓝色的衬衣,白色牛仔裤,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身材比例纤瘦完美,女人转过头时,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我顿了顿,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

 

她真的好美,我一个女的,都不自觉被这张脸吸引。

 

“你好,我叫楚诗韵,是顾秦烟前女友。”她自我介绍,并且伸出了手。

 

我尴尬地伸出了手。

 

“我早上才听说你跟秦烟结婚了,所以才急着赶回来。”她笑容落落大方,十分温婉柔美。

 

“我……”

 

她笑了笑打断了我的话,“我是一名时尚设计师,跟秦烟是两年前分手的,我们在一起七年,实不相瞒,这次我回来,就是为了跟秦烟复合。”

 

我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笑说:“楚小姐,我跟他结婚了。”

 

“但他给不了你感情,相信我,木小姐,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只会爱我,我们分手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今天来也只是抽出十分钟见你一面,我等会还要参加一个时装秀。”她说完,便站了起来。

 

我呆愣在原地。

 

完全被她的气场碾压。

 

“听说他是因为怀孕才娶你的,我不介意你给他生孩子,希望木小姐是个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她就像是宣布了所有权似的,眼睛在大厅里流转了一圈,随即拎着包,抬腿离去。

 

我站在原地,心里的酸涩不言而喻。

 

“对了,木小姐。”楚诗韵转过身,眉眼弯笑,“今天晚上安家的慈善宴会我也会出席,期待我们第二次见面。”

 

随即,她头,步履优雅。

 

在她身上,我看不到沈清雅那种矫揉造作的身影,也没有剑拔弩张的气焰,有的是一幅志在必得胜券在握的自信。

 

高贵美丽,气质与优雅兼具。

 

算了,反正也是三年婚姻。

 

三年而已。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这样难受?

 

陈特助四点五十来了家里,带我去了一家国际商城。

 

我就像那天游轮就会前期准备一样,被几个知名顶级化妆糟心事簇拥着。

 

“夫人,这件黑天鹅晚礼服,Prada首席设计师操刀,昨天时装秀上惊艳四座,没想到今天就在穿在您身上了,您比模特穿着都好看!”造型师安娜在我身后一通彩虹屁。

 

“我哪能跟模特比啊。”我低下头,脸颊微微发热。

 

被人夸,总之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从国际商城出来,刚乘电梯到底下停车场,陈特助跟在我身后:“夫人,今天的慈善宴会,安家老爷子的目的主要是宣布安氏继承人,另外老爷子放了话,想单独会见一下总裁夫人。总裁说,今晚您务必谨言慎行,切勿给他丢脸。”

 

“好。”我点头,跟陈特助上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很快就开到了酒店,我跟着陈特助一路来到宴会厅,刚出电梯,我就远远望见宴会厅门口站满了人,似乎在等待着谁。

 

我眼尖,看见顾秦烟就站在人群的正前方,在他旁边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跟他谈笑风生。

 

我定睛一看,那个漂亮的女人正是我今天下午才见过的顾秦烟前女友,楚诗韵。

 

看见这个画面,我的内心竟涌起一点小失落,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个陌生来电。

 

电话刚一接通,通话里传来急切的声音:“您好,是木语安小姐吗,您的母亲出事了!”

我接电话的手僵硬在了半空,脑袋里一片空白。

 

顾秦烟似乎看见了我,结束了与楚诗韵的对话,向着我走了过来。

 

“喂?木小姐,你在听吗,你母亲在手术前她想见你一眼,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电话里的声音继续说着,我的身体随着那个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叮!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电梯门突然打开了。

 

“安老爷子好,我们祝您生日吉祥,万事如意!”在门口的众人忽然集体鞠躬,高声祝贺道。

 

顾秦烟走到了我的身边,他挽着我,让我转过身,直面我身后的安老爷子。

 

“喂?喂?木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你母亲的事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电话那边说完这句就挂断了。

 

“父亲,这是木语安,是我的新……”顾秦烟话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顾先生,安老爷子,对不起,我现在需要离开了。”我深吸一口气,对着安老爷子说道。

 

“别胡闹,你今天要是走了,后果自负!”顾秦烟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同时挽着我的手臂,瞬间夹紧。

 

我咬紧嘴唇,手里的手机却再次震动起来,是医院打过来的!

 

我进退两难。

 

但我别无选择,母亲是我的软肋。

 

我胸口堵得慌,思绪混乱,“顾……”

 

“秦烟,安老爷!”身穿浅粉色的礼服的楚诗韵款款走来,站在顾秦烟的身前,她面向我微微一下,自然得体,“安老爷,我精心给您准备的表演要开始了。”

 

想到母亲,想到那通电话,我心里一阵疼,咬着牙,我十分抱歉的地对顾秦烟与安老爷子说道:“安老爷,顾先生,我真的有万分紧急的事情,先走了。”

 

“你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顾秦烟挽着我的手臂,靠在我耳侧,他的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其中的警告,不言而喻。

 

而我,却不得不挣开他的手,“对不起,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我望着一边脸色阴沉的安老爷子,目光对上优雅的楚诗韵。

 

不远处,走过来的是唐丽蓉,还有安老夫人,身后一起的是沈清雅与安希晟。

 

我捏着手心,手心沁了一层薄薄的汗,

 

“顾先生,真的对不起!”

 

男人一言不发。

 

我转过身,大步走向电梯。

 

身后,隐约传来陈特助的声音。

 

……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木以凉孤零零的坐在急诊室门外的长椅上。

 

“姐。”木以凉干涸着喉咙,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搂着木以凉,声音哽咽:“别怕,姐在!钱的事情姐姐会想办法!”

 

“医生说她跳楼……”木以凉哭得像个孩子,他本来就是个孩子啊,却总是表现的比我这个姐姐还要成熟:“姐,刚你没有来,我签字了,医生说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有些崩溃。

 

……

 

两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

 

木以凉比我先起身,他飞快地走到一声跟前,急切地问:“医生,我母亲她怎么样了?”

 

“现已脱离生命危险,只是……”男医生摘下口罩,神色凝重。

 

我跟着屏住呼吸,走到了木以凉的身边。

 

“病人家属坠楼,现已脱离生命危险,只不过,脑内出血,造成大脑皮层严重受损,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醒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微乎其微?

 

是成植物人了吗?

 

我呼吸一窒,压住胸口的疼,提高了音量:“什么叫微乎其微!她心脏不好,再过几天有个心脏移植手术,你们这是医院,住的又是VIP病房,这么多医生护士看不住一个人吗!”

 

“木小姐,希望你保持冷静,这是医院!”医生脸色不悦。

 

我要怎么冷静?

 

我咬住下嘴唇,一嘴的铁锈味在口腔里肆虐,心脏疼得好似被人活生生有用一把匕首插了一刀。

 

“姐,你冷静一下,医生他们也尽力了。”木以凉拉着我的手,小声说。

 

我心一横,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心里徒有一片凉意。

 

“对,所有人都尽力了,就是我没有用!我做什么都是错……”

 

我的情绪,莫名地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道是谁,用力扯了我的胳膊,隐约听到镇静剂之类的术语,然后我眼皮越发沉重,最后竟然昏昏欲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卧室。

 

卧室里柔和的灯光,与窗帘外倾斜的光线相互交错。

 

我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掀开被子的时候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上身白色衬衣,搭配一条西裤,简约舒服,仅仅是坐着,左手端着咖啡,右手一本杂志,仿佛是带有与生俱来的魅力,教人移不开视线。

 

“醒了。”男人似乎是撩了下眼皮,语气平和。

 

不是疑问句,而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陈述句。

 

“嗯。”想起晚宴,我决然离去时候,丝毫没有顾忌场合,与之而来的内疚感,涌上了心头。

 

顾秦烟放下手中的杂志与咖啡,他站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边走边扣上纽扣。

 

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仿佛在审视一纸合同。

 

男人的眼眸,折射的光芒没有丝毫的温度。

 

我心一沉。

 

“你从昨天睡到现在。”他缓声说道。

 

“我是睡了多久?”我狐疑,迎上男人的视线,“我的母亲她……”那句还好吗,硬是堵在了胸口。

 

他修长的手指抵在我下巴,逼得我与他直视,“木语安,慈善晚宴,你擅自离开的事情,不需要解释一下么?”

 

我……我张嘴,对上他那深邃的眸子时,总是不自觉想着躲避。

 

“对不起。”我双手紧紧揪住床单,眼泪涌了出来:“晚宴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男人蹙眉,那张冷峻分明的脸上,浅勾勒一抹笑,眼底的寒意意味不明,只听男人缓慢吐露:“说说看,你对不起我什么,我这人一向不轻易接受被人的道歉。”

 

那如高山流水的声音,又好似钢琴跳跃的音符,听着似是平和,却给我一种胆寒心弦的感觉。

 

我咬牙,心里微微浮过一些酸涩。

 

“昨天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我母亲病情加重,我一下乱了方寸,护士在电话里又说的十分急切,我心里很急。陈特助说晚宴对您来说很重要,安老爷会在晚宴宣布安氏继承人,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一再连累你。”

 

我一口气把话说完,又深怕这样的解释男人还是不接受,只得服了软,一把将男人抱住,声音很轻很软:“顾先生,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下不为例,您别生气了好不好。”

 

那份婚后协议,白纸黑字写了三年,如果哪天协议要终止,我肯定会走的潇洒,绝不会讹他一笔钱!

 

男人的手在我后颈按压,我有些酥痒,但也不敢吭声。

 

眼巴巴抬起下巴,我再次承诺:“对不起,以后不会给您丢脸了。”

 

男人削尖的下巴上线条流畅至极,冰冷坚毅的脸庞,偶尔的笑容,都让人深感遥不可及,光洁的额头下,是一道剑眉,一双眼眸似乎随时都透着一点难以捉摸的淡却。

 

“好好想想,你错在哪了。”男人缓缓地说道,用一种低沉浑厚,略带一丝沙哑的声线。

 

他松开了我的手。

 

径直走出了卧室。

 

我莫名的有些失落。

 

进了浴室,洗漱之后,木以凉给我打了电话。

 

电话里,木以凉语气意外的轻松:“姐,我现在跟同学一起去参加颁奖典礼。”

 

我站在窗户边,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声,我低头看了一眼,正是陈特助。

 

“嗯,你跟同学好好玩,妈的事情不用操心,我会想办法。”我开口对他说。

 

木以凉嗯了一声,好一会才说道:“昨天多亏了顾先生,哦,我应该叫他姐夫,昨天你晕倒不久之后,姐夫来医院了,姐夫应该是挺生气的,我听说医院一夜之间大换血,现在母亲的主治医生都是专家头衔的,我今天去看母亲,门外都有几个保镖……”

 

我听了木以凉一席话,心里更加的内疚了。

 

电话里,木以凉话锋一转,“刚运气不好,看到了木国栋他们,木国栋见到我,还挺客气地问我你的情况,问我你的钱有没有到手,你要给木国栋什么钱,是不是他又威胁你了?”

 

“没事,以后见到他就当做是不认识,那种人,不配做父亲。”我又想到木以凉说起的颁奖典礼,忙说道:“不是说让我参加你的颁奖典礼吗,你等会把地址发我一个。”

 

“好,地址发你微信,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出来接你!”

 

我收起电话,换了一套衣服。

 

楼下大厅,陈特助正在翻看一份文件,他的身前,站着的人是管家,管家也不知道与陈特助说什么,只见陈特助脸色似乎不是很好。

 

“陈特助,顾先生呢?”我下了楼梯,试探性问陈特助。

 

“总裁在书房与总部那边的高层开视频会议。”陈特助放下手中的文件,跟我说道。

 

“哦。”我坐下,看了眼恭恭敬敬的管家,小心地瞥了一眼陈特助手里的文件。

 

“昨天,你们总裁是不是很生气。”我放低声音问陈特助。

 

“夫人……”

 

陈特助的话,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以后,凡是关于我的事情,你不需要跟别人来打听。”

 

我缩了缩脖子,有些窘迫地朝着那道声音的主人看过去。

 

“过来。”书房的门半敞开,男人侧抱着胳膊,眼睛微眯。

 

我站起身,亦步亦趋走上前。

 

脸上赔笑:“顾先生,我错了。”

 

我前脚刚步入书房,顾秦烟就将书房的门被关上。

 

我尴尬的两手下垂,眼神有些不太自然。

 

“错在哪了?”他气定神闲坐在桌案前那张一看就是天价的红木椅上,语气几分淡泊。

 

我迟疑。

 

“昨天晚宴的事情,是我考虑欠佳,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如实跟您说!”我实在不知道他想听什么样的神仙答案!

 

“嗯。”他微微颔首。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消气了?

 

应该是不生气了吧?

 

“您……”我踱步到男人跟前,“顾先生,您可以借我一些钱吗?

夜,迷离黑暗。

 

陆云瑶迷迷糊糊间感觉身体一顿火烧般的燥热。

 

一个沉重炽热的身子身躯压着她,一双大手强有力地抱住了她的腰。

 

热……

 

“啊……嘶……”

 

刚醒的陆云瑶闷哼了一声,只感觉到身下一顿胀疼。

 

她艰难的翻了个身,却看到身旁熟悉的面孔。

 

男人的身躯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具魅力,他不紧不慢穿上衣服,嘴角嗔着一抹冷漠。

 

原来昨晚不是梦,是真的受了一番要命的折腾。

 

“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每周日才有空回来一次吗?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周三吧?

 

“醒了?”邵南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冰冷的语气反而抛下了另外一个问题。

 

“嗯。”陆云瑶撑起身子,下身的疼痛却让它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邵南琛淡淡瞥了她一眼,俯身抱起了她,陆云瑶惊呼了一声,抬头看着他幽暗深邃的冰眸后又低下了头。

 

“很疼?”邵南琛问了一句,口吻却十分冷淡。

 

陆云瑶摇摇头,脑子里想起昨晚的画面时耳根还是不禁一阵发烫。

 

邵南琛抱她去了洗漱间,自己便去厨房。

 

陆云瑶出来时,早餐便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埋头用餐,餐桌上一片寂静。

 

莫大的房子也显得也些许冷清。

 

不过,陆云瑶早已经习惯了。

 

这个她结婚三年的男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包括性爱,也只是性,从来没有有爱。

 

陆云瑶吃完后,自己拿起碗碟走进厨房,却不小心拌了一下脚。

 

“啊!”

 

陆云瑶吃疼地倒吸了一口气。

 

疼!

 

她低头,只见脚趾破了皮,流下来一丝血迹。

 

“给。”

 

邵南琛修长白净的手指夹着一个创可贴底递了过来。

 

陆云瑶复杂的眼眸,看了他一眼,苦笑道,“谢谢。”

 

邵南琛的冷漠,陆云瑶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但是三年了,他们相处了三年,他却从未真的像一个丈夫对待妻子那般体贴温柔。

 

想到这,陆云瑶泛上了一丝心酸和失落。

 

拿着创可贴的手不由得一紧,随后又无能为力的慢慢松开……

 

“我去公司了。”邵南琛背对着陆云瑶,语气还是一贯的冷清疏远。

 

陆云瑶转身看着他身躯凛凛的背影,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好……”

 

她喜欢看他穿西装的样子,邵南琛身材高挑,而且比例很好,穿上西装总是出奇得迷人。

 

只是这个迷人的男人,从未属于过她。

 

一刻都没有……

 

陆云瑶暗自神伤着,缓过神来时,发现男人早已不在了。

 

她有些失落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屋子里的婚纱照,一片恍惚。

 

三年前,邵南琛娶她不过是因为被自己父亲逼迫罢了。

 

早在结婚之前,他们便签下了协议,婚期四年,四年不要孩子,互不干涉对方隐私,一切消费五五分……

 

他们明面上是夫妻,实际上不过是婚姻合伙人。

 

四年期限一到,他们还是要分开的。

 

她一直傻傻地妄想着,用自己的真心捂热他的冰冷。

 

结果捂了整整三年,还是无济于事……

陆云瑶换了一身衣服便去了公司。

 

公司的人见了她都纷纷点头打着招呼。

 

“陆经理,早。”

 

“早。”陆云瑶心不在焉地笑着。眼神却一直往季总房间瞟去。

 

“季总,今天上班了吗?”陆云瑶问助理。

 

“早到了,在办公室里呢。”

 

陆云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径直朝季总办公室走去。

 

“季总。”陆云瑶敲了敲门。

 

季总见来者是陆云瑶,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但很快便笑道,“是小陆呀?进来吧。”

 

陆云瑶刚坐下,便直接开门见山道,“季总,关于我上次跟您说的借款,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急需这笔钱。”

 

“哎呀,小陆,这……真的是难为我了。”季总不慌不忙地沏着茶,一脸为难继续道,“你是不知道,我家里管的紧,实在是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陆云瑶心里着急,但是脸色却极力隐忍着,“季总,这两百万对我来说很重要,您能不能再帮我想想办法?最多半年,我一定还给您,还加百分之十的利息,可以吗?”

 

“这样吧念及你也是公司得老员工,的确这几年你也辛苦了,我跟财务打声招呼,让他们下个月跟你涨点工资?”

 

陆云瑶眉心拧紧,那点钱怎么可能够,而且现在已经火烧燃眉了。

 

陆云瑶知道再多说也没用了,她起身道了声,“谢谢季总,打扰到您了,我再自己想想办法吧。”

 

季总也站了起来拍了拍陆云瑶的肩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着说道,“听说你老公搞投资的?两百万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数额吧?你怎么不问他要?”

 

见他提起邵南琛,陆云瑶心一紧,邵南琛的确是个投资家,但是三年时间,她却只知道他是一位投资家。

 

具体做什么投资?公司在哪?规模多大?年薪多少?

 

她这位妻子一概不知。

 

陆云瑶苦涩一笑,撒谎道,“他也赚不了多少。”

 

出了办公室的陆云瑶去了厕所,她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吸着手中的香烟。

 

“咳咳咳。”

 

烟太呛,陆云瑶受不了地轻咳了两声。

 

她极少吸烟,只是最近压力太大,香烟的熏味能让她缓解不少。

 

两百万是用来救她父亲的。

 

她父亲是一位有威信正义的法官,她从小就以他为豪,视他为榜样。

 

但就是一个月前,她父亲莫名其妙突然失踪了,后来她们一家人在电视新闻上得知。

 

原来父亲贪污受贿,被逮捕了。

 

整整欠了好几百万的赃款,她们变卖了家里所有财产去补窟窿,东借西筹,想尽所有办法,最终还是差两百万……

 

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每天疯了一样呼天喊地的,只有陆云瑶出奇地镇静。

 

因为她不能倒,如果脸她都倒了,这个家就真的彻底完了,她的父亲余生只能受牢狱之苦。

 

陆云瑶夹着香烟的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烟雾弥漫着她脸四周。

 

她疲惫地闭上了双眸。

 

真的已经是山穷水尽,毫无办法了,几乎能接的亲朋好友早就借过了。

 

现在他们远远看到她,都巴不得绕路挖地三尺……

动漫关键词:清纯校花的被CAO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