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万欲妙体无删减全文下载_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2022-05-16 15:45: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是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往日总是慈眉善目对我露出慈爱笑意的安老夫人,眼下,手指指向我,疾言厉色:“你出轨在先,对你丈夫不尊,你父亲本来是要让你妹妹嫁到安家,是你母亲求着我让

是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往日总是慈眉善目对我露出慈爱笑意的安老夫人,眼下,手指指向我,疾言厉色:“你出轨在先,对你丈夫不尊,你父亲本来是要让你妹妹嫁到安家,是你母亲求着我让你嫁过来,你本就是高攀了我们安家,但安家几时亏待过你?如今你联合那个不能见光的女人生的孽种,又几次三番害我安家人!你说你做错什么了?”

 

我指着安希晟,终于是没有忍住,“我母亲十三年前救了你一命,你口口声声说我母亲是你的干女儿,七年前,安家陷入经济危机,是木家拿出了一个亿,老夫人不会都忘记了吧!还有出轨,不是我,您那乖孙子!”

 

“木语安,谁让你这样跟奶奶说话的,你找死!”安希晟上前扯了我一把。

 

我胡乱擦了擦眼睛,胸口都要疼死了。

 

他们安家,一个一个根本都是戏精!

 

我被人押着从游轮下来,上了警车。

 

……

 

警局。

 

我戴着手铐,任由他们问什么,我都闭口不言。

 

顾秦烟是一个小时之后来的警局。

 

我那会两眼无神,又累又饿。

 

男人站在我跟前,高大的身躯将我笼罩着。

 

他们打开了我的手铐,我抬着下巴,凝望身前的顾秦烟,鼻子一酸,眼睛再一眨,难受的说:“你不是说六点五十进场的吗?”

 

“抱歉,飞机晚点。”顾秦烟脱了西装外套,披在我身上,然后打横将我拦腰抱了起来。

 

前一刻自己还僵挺着背脊,强装镇定,见到男人后,卸下了一切防备,浑身都变得软绵绵了起来。

 

我双手勾着顾秦烟脖子,望着男人精致的下巴,那双眼眸分明是肆虐着寒冷的光芒,却在低眉时,流露出耐人寻味的柔和。

 

“我没有做错事,我要是告诉你,沈清雅是自己往下跳,我只是救她,你相信我吗?”我声音很轻。

 

男人抱着我坐上了车后座。

 

车子缓缓驶出警局。

 

过了许久,久到我以为闭幕眼神的男人睡着了,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卷长的睫毛浓而密,那双眼眸,深邃锐利。

 

“我相不相信,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他如是反问。

 

我点点头,“重要,我现在是你妻子。”

 

男人勾起了嘴角,稍低眼睑不做声。

 

伴随着这样诡异尴尬的气氛,一路无声。

 

下车后,我一瘸一拐跟在顾秦烟身后。

 

“脚疼?”他转过身,缓声问。

 

“不疼。”我告诉他。

 

“不诚实。”他再次将我抱了起来,进到客厅,直接上了二楼卧室。

 

顾秦烟吩咐了女佣上来帮我洗澡。

 

我很是尴尬,这种洗澡这样的事情,我自己还是能搞定的,多一个人反而麻烦。

 

而我,很显然,忽略了别墅里上下几十号女佣的敬业精神。

 

约莫四十分钟,女佣拉着我的手,从浴室里出来。

 

我穿了一双质地非常柔软的棉拖鞋,身上一套真丝睡袍,披着齐腰的发丝,脸颊被蒸气熏的,昏昏沉沉。

 

“过来。”不远处,男人身穿黑色浴袍,手上捧了一本财经杂志,双腿交叠,坐在靠窗边的真皮沙发上,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我看着佣人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紧张地扫了一眼偌大的豪华大床,迟迟不敢往前跨一步。

 

此刻,顾秦烟放下了手中的杂志,端起桌上的高脚杯,淡淡抿了一口。

 

“木语安,我能吃了你?”他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眼里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我一不做二不休地三步并作两步走向他。

 

下一刻,男人直接将我拽进了他宽敞的怀里。

 

“我不在,又受委屈了?”他像是带着沉重的醉意,热气沸腾,在我耳廓边升腾,五指在我肩膀抓了一下,“今天这事,不管你做还是没有做,场上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说你一句不是,木语安,你身上贴了我的标签,我顾秦烟明媒正娶的女人,不该受委屈。”

 

我埋在他滚烫的胸前,什么也不想说。

 

他太会说话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呢,他到底知不知道,女人真的很容易死心塌地?

 

“顾先生,你跟……”我本意是想问一句他跟安家的那些事,但是滑到嘴边,却又觉得而自己没有立场。

 

“喊我名字。”他手掌裹着我的右手,音色沉沉。

 

我像是受了蛊惑一般,呆呆地望着他,“顾秦烟。”

心里就像是揣七八只兔子,上跳下踹。

 

我面红耳赤,死死揪住男人臂膀。

 

“我……”我微抬头,男人那一脸置若罔闻的神态让我下意识的闭了嘴。

 

这人可真是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啊,五官堪比女人还要来得精致,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略显潮湿,少了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冷峻,眉宇间显露出浅浅的柔和。

 

“怎么?”顾秦烟低眉,云淡风轻。

 

我十分没有出息地把脸贴在了顾秦烟胸前,淡淡的沐浴露的气味在鼻端萦绕,我蒙声蒙气地贴在他胸口,没羞没臊地说:“你长得真好看。”

 

空气里飘荡着一丝尴尬。

 

随即,传来男人低沉的笑。

 

“合约看了?”他的手捏了捏我后颈,声音很动听。

 

我被他捏的又酥痒,偏又觉得几分舒服。

 

男人的声线极富有磁性,透过胸腔,震动着我的耳膜。

 

我嗯了一声。

 

那份合约,至少我看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除了三年的婚约。

 

这时候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只听男人淡淡地吩咐了一声。

 

我下意识要从顾秦烟怀里挣脱,却被顾秦烟重新的抱在了怀里。

 

管家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佣人,各端着两托盘,我羞的没脸看。

 

等人一走,我寻着香味转过头,视线落在摆在桌子上几道精美的菜系,不自觉吞了吞唾液。

 

“先吃,你现在怀有身孕,不能饿肚子。”顾秦烟盛了一碗鲫鱼汤,他的手修长好看,就像钢琴家的手那样,赏心悦目。

 

白色的瓷勺在我嘴前,鲫鱼汤的香味十分浓郁。

 

我走神了一会,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这男人,屏息着含住了勺子,然后一口卷走了那口鲫鱼汤。

 

粤式糕点小而精,西方甜点花式颇多,餐后水果的摆盘独特讲究,粤菜与鲁菜综合,仅仅几道菜,就已经非常的讲究了。

 

一个小时后,顾秦烟终于让人把餐具撤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

 

在顾秦烟面前,吃东西也是受罪!

 

洗漱后,我又在浴室了摩擦了大半个小时。

 

顾秦烟的意识在明确不过了,今晚,那偌大的床上,不可能只有我一人睡,那……

 

我从浴室出来,男人靠在床头,浴袍的领口松松垮垮,他手扣着电话,正以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与对方交流。

 

不得不说,男人说英语的样子也好性感。

 

再犯花痴真的没救了!

 

“想什么,又发呆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了手机。

 

我呆呆地站着。

 

好久,只听男人说道:“过来。”

 

我抬腿,举步维艰。

 

掀开被子,才刚躺下,我还没调整呼吸,卧室的灯就被关上了,只留了一掌睡眠灯。

 

“明天,我想去看看我母亲。”我的声音很轻。

 

“好。”顾秦烟从身后将我搂进他的怀里,下巴搁在我头顶,“以后,不用事事都跟我汇报,也不用怕我,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这……这人都掌握了生杀大权了,我畏惧他,难道不是很正常?

 

“晚安,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安希晟的事我会处理。”男人贴靠在我脖颈,在我后颈落下一吻。

 

我呼吸都在颤抖,心里那点悸动,逐渐扩散。

 

次日。

 

顾秦烟一早就去了公司,临走前,他把陈特助安排给了我,“以后,陈浩旬是你助理兼职司机。”

 

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据说陈特助都是工商管理学院的博士生!

 

顾秦烟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人安排给了我!

 

我暗自唏嘘,什么都不敢说。

 

到了医院,我让陈特助先去忙他的事情。

 

陈特助是聪明人,我什么都没说他也没有多问,只让我随意。

 

木以凉告诉我母亲被安排在了医院21层VIP病房。

 

病房的门是掩映着,我刚要推开,就听到房间里一声呵斥。

 

“方世笙,看看你女儿现在不要脸的样子!好端端的人,让你养的这么下贱!”

 

方世笙,我母亲的名字,22年前,曾经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因为嫁给了我父亲这个穷小子,跟家里人决裂。

 

我心里一阵恶寒。

 

推开了房门,只见坐在床上声泪泣下,捂着胸口,对站在病床前的木国栋说道:“语安再怎么说也是你亲生女儿,木国栋你还是不是人了……”

 

我母亲是名门望家中长大的女人,跟人拌嘴都不会的女人,现在就连吵架,都只会独自黯然神伤。

 

房间里,除了木国栋外,还有木佳佳,那个只比我小两个月,名义上的妹妹!

 

木佳佳见我来了,连忙站起身,走到了木国栋的身边,宣告了所有权。

 

“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出去!”我不带丝毫感情,甚至不想多看这二人一眼

“木语安,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跟父亲说话!”木佳佳一张白皙的脸,写满了不悦:“我母亲因为那天的事情,现在卧病在床,都是因为你们这对贱母女害的!”

 

我强压住破口而出的脏话,扯出一抹笑:“你母亲就算死了也是她活该,小三做久了,天会收!”

 

“你——”

 

木佳佳气得跺脚,她穿着紫色的公主裙,身披小风衣,整个人看起来甜美又可爱,眼下,泪眼婆娑,扯扯木国栋的手臂,可怜兮兮地喘着气息:“爸,我胸口疼!”

 

木国栋低头安抚了木佳佳几句,才偏过头,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生气:“你也真的是胡闹,好端端的嫁给安家不好,偏要去惹顾秦烟干什么?现在A市到处都在对我们木家指指点点。”

 

“那也是我的事,你以为自己好到哪儿去,木国栋,你给我走,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妈跟前!”我心里一阵疼。

 

仿若细小的蝼蚁,在心脏攀爬,又像是毒蝎子尾巴,在心口扎了一下,疼得五脏六腑都说不出个什么滋味。

 

木国栋衣着一身干练的西装,不怒反笑,笑得几分的和蔼。

 

眼角挤出几道褶子,那双饱含商场风云的脸上,满是精打细算的虚与委蛇,“语安,你既然嫁给了顾总,做父亲的当然也是诚心希望你幸福。”

 

我拽着手心,很疼。

 

疼得喘不过气。

 

木国栋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木家资金链断了,几个项目根本无从入手,半年才被迫宣布破产的,爸爸前段时间投资了一个项目,有了一些启动资金,再加上几个朋友的资助,公司准备重新营业,东山再起——”

 

一阵刺骨的疼痛,蔓延到全身。

 

木国栋咧嘴笑了笑:“现在启动资金也到手了,原本你阿姨手里有五千万,但是安家那边……总之,语安,爸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木氏企业当年也是我跟你母亲一起创办的……”

 

当初赶我妈离开,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陈年往事?

 

现在,深情给谁看?

 

我指着敞开的门,“出去!”

 

“语安,爸要的不多,五千万,顾总也不缺那点钱,你现在又嫁给他了,只要你开口,他肯定会给你钱。”

 

木国栋说完,拉着木佳佳的手:“你妹妹有哮喘,身体不好,爸之前让你嫁给A市房地产阳总的儿子,其实也是希望你可以幸福,虽然最后让你嫁给了安家,不过这一切你也应该感谢你妹妹,是你妹妹成全了你。”

 

房地产阳总的儿子自小有小儿麻痹症!我会幸福吗?

 

“爸,我胸口闷。”木佳佳柔弱地说道。

 

木国栋拉着木佳佳的手,对我说:“语安,你好好想想,佳佳身体不舒服,我们先走了,钱的事情,你尽快想办法,爸爸日后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望着这相亲相爱的父女两离开房间,心如堕冰窖。

 

“妈……”我坐在床上,搂着母亲,难受地要窒息了。

 

母亲安抚地在我脊背上抚了抚,身上都是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语安。”母亲的声音很温和,她从枕头底下翻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上,“这里面有两百万。”

 

我诧异。

 

“拿去给你父亲吧,之前一直没有用,是因为害怕你外公,一旦用了这钱,方家肯定会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当年我离家出走,至今不敢回去看他们一眼,算了,就这样吧,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算我自己瞎了眼。”

 

“妈,他都这样了,你根本不欠他什么!”我不理解,木国栋那样的人,根本不配。

 

“语安,谁都可以说他一句不是,唯独你不行,再怎么说你都是他木国栋的女儿,跑他婚礼上闹,这种没有分寸有失颜面的事情,你怎么能做?”

 

“妈!你怎么……”

 

“当初我让你嫁给安家,原以为你可以体面些,过得好一些,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有没有教过你做人要检点,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鼻子发酸,“妈,我没有,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她把头一抬,两行泪落下,坐在床上,穿着病号服,身体异常瘦弱。

 

“我过去怎么教你的,现在你把什么都还给了我,你真的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吗?”母亲抹了抹眼角,“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说我的吗,我风评不好,但是我不允许我女儿背负这些骂名,木语安,你到底懂不懂!”

 

她捂着心口,说这话的时候险些背过气。

 

我吓得只顾得点头,语无伦次:“我知道,妈,你别说了,你别说……”

 

“把钱拿去给他吧,从此,我们跟木家两清。”母亲躺下,拉着我的手,“语安,我的偏执害了你跟以凉,我的名声也一直让你们受罪了,以后都不会了,你好好跟着顾秦烟,凉之以后也要麻烦你多照顾了,妈妈爱你。”

 

“妈……”我哽咽。

 

“我累了,你走吧。”

动漫关键词: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