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_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

2022-05-16 15:44:5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饶是知道顾秦烟这人不缺钱,目睹了眼前这栋法式风格别墅之后,我才深深感受到贫穷限制我的想象。 我脚踩在鹅卵石铺垫的曲径上,法式风格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中,茂密葱

饶是知道顾秦烟这人不缺钱,目睹了眼前这栋法式风格别墅之后,我才深深感受到贫穷限制我的想象。

 

我脚踩在鹅卵石铺垫的曲径上,法式风格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中,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的排成两排,走几步就有一个昏黄古朴典雅的方形框玻璃等,给人一种久远的年代感。

 

别墅外形,金碧辉煌又不失清新别致。

 

挑高的门厅与气派的大门在斑驳的树影间,交相辉映,曲折的回廊仿佛一眼望不到尽头,圆形的拱窗,尽显了雍容华贵。

 

顾秦烟走在我前面,我抬眼望着男人宽阔的背影,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深怕走的慢了,这人就从眼前消失了一般。

 

步入大厅,我望着呈现在眼前的光景,心里一阵唏嘘。

 

一眼望去,极尽奢华的大厅,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墙壁上别具匠心的浮雕,一切尽显恢弘大气。

 

水晶垂吊灯发出幽冷的亮光,四面高大的墙壁,挂着几幅人形抽象名画,宽敞冷清的走廊,因为一掌一掌的壁灯,变得有几丝温暖。

 

实在是太奢华了!

 

“怎么了,有心事?”耳边,回荡着男人低沉的声线。

 

我有些不敢直面顾秦烟,不敢想象今后的生活。

 

木家其实不差,安家的蓝品别墅也是高档小区,但真的没法跟这里相比。

 

“我……”我低下头,感觉自己真的是高攀了!

 

顾秦烟松了松领带,吩咐了穿着绅士仆装的管家几句,遂驾轻熟就牵起我的手,“我下午一点的飞机,临时要去趟出差,明天的酒会是在暮光集团的游轮上举行,酒会是晚上七点,由陈特助提前带你入场,我会在六点五十之前赶到。”

 

我还沉浸在这偌大豪华别墅光景里,满脑子都是贫富差距的悬殊,只听男人缓缓的开了口。

 

“好。”我有些胆怯地应允,站在男人面前,不太自然,我加重了语气:“我知道了。”

 

“嗯。”他轻哼了一声,没有了下文,好一会,他冲我勾了勾手指。

 

我不敢明目张胆打量,只得伏低做小,小迈着脚步,走到男人跟前。

 

他抬起我下巴,拇指在我嘴角摩挲,接着微微低了头,在我嘴角淡淡的落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我屏息凝神,心脏在靠近男人那一刻,早就毫无章法地上跳下窜了。

 

男人琥珀色冷凝的眸子,偏带着些许执拗的性感,几分的慵懒,轻啃着我的嘴皮,慢慢描摹。

 

我紧张地几乎窒息。

 

我能感受到男人舌尖刺探,一点一点勾着我颤颤的舌尖,翻卷缠绕,原本的浅尝辄止,忽然像是变了味的索取。

 

顾秦烟指尖扫过我下唇,眼底晦涩不明,“这套别墅从今天早上起就已经是你名下的资产了,从今以后,但凡是我有,凡是你需要,除了感情,你可以无条件得到。”

 

除了感情外,什么都可以吗?

 

多好的承诺啊。

 

我直愣愣地望着男人,心底一抹酸涩。

 

“谢谢。”

 

男人的指尖似乎带有丝丝的薄茧,在我嘴角摩挲时,有些难耐的酥痒。

 

顾秦烟走后,管家就将我领到了房间。

 

房间的灯光很柔和,阳光线穿过半开的窗户,落在半边床脚,落在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上,纯黑的香木桌旁边,是一排书柜,整个房间浪漫庄严。

 

我下楼的时候,陈特助刚好在大厅。

 

他递给我一份文件,文件目测有十几二十页的样子,陈特助吩咐身后的佣人将行李拿到我卧室,然后对我说:“夫人,你母亲跟弟弟我跟他们谈过了,他们的意思是,暂时不会搬到这里跟你一起,按照总裁的吩咐,已经在你弟弟学校附近购置了一套房。”

 

我接过文件,听到他这话,有些不知所措。

 

“谢谢。”我干巴巴挤出两字。

 

陈特助扶了扶眼镜,“这份文件是总裁让凌江法务部最高执行律师拟定的婚后协议,你有时间看下,没问题话签个字。”

 

啊?

 

婚后协议?

 

“这我事先不知道。”我说。

一想到明天酒会上的会有安家老夫人,一整个晚上骂我都心烦意乱。

 

陈特助送来的婚后协议,我熬夜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条条框框很多,一遍看下来,我就记住了一些,稀里糊涂在协议末尾签了字。

 

次日下午。

 

陈特助带了十来个人来了别墅。

 

我那会正穿着一套白T恤,洗白的牛仔裤,从楼梯上走下来,就见陈特助不知道跟身后的人说了什么,几个人簇拥了上来,拦截了我的去路。

 

“干什么?”我问他们。

 

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笑嘻嘻地说;“夫人,您等会要去参加酒会,酒会肯定免不了其他名媛的攀比,所以为了总裁的形象,您……”

 

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一再尴尬到极致。

 

我被这几个男男女女地拉进了房间,紧接着被他们在身上脸上各种“收拾”。

 

两小时后,我脚踩十二厘米高跟鞋,跟着陈特助出发了。

 

到达码头的时候,刚好六点三十。

 

陈特助带我进了酒会现场,跟我强调了酒会现场的注意事项,这些注意事先,他在来的路上已经说了一遍。

 

“总裁快到了吗?”我扫了一眼酒会现场嘉宾,低声问陈特助。

 

陈特助抬腿正要走,听见我说话,回过头,“飞机晚点,可能有些晚,夫人,总裁他不会时时刻刻都呆在你身边,所以有时候你要学会用自己身份保护自己。”

 

我被他一句话堵得忘记了接下去要说的话。

 

等陈特助一离开,我就独自走到了角落里,端起一杯柳橙汁。

 

平日里素面朝天习惯了,眼下这幅打扮,还真是不习惯。

 

我身上的白色抹胸长裙,今天陈特助带来的造型师赞不绝口,据说是上礼拜时装周T台秀压轴礼服,由顶级设计师打造的梦幻长裙。

 

我撩起拖地的鱼尾裙摆,小心翼翼地踩着脚下据说价值50万水晶鞋,手腕的小香包,跟着一摇一摆。

 

不远处,安家老夫人不知道跟哪位名媛聊得正起劲。

 

老夫人笑容和蔼,慈眉善目,捏着名媛的手,脸上春风满面。

 

我别过脸。

 

却看到唐丽蓉朝我迎面走来,一起的还有安希晟。

 

“木语安,你还真是厚脸皮!”安希晟身着白色西装,我还什么都没说,他就自我优越感的劈头盖脸质问我:“刚离婚,就急着住进了其顾秦烟家里,你是有多缺男人!”

 

安希晟这阴阳怪气的话语,立刻迎来了来来往往一些人投射过来的目光。

 

“安希晟,你别太过分了!”我不想跟他多扯一句。

 

“哼!”安希晟冷嗤一声,对唐丽蓉说道:“妈,这就是你一直跟我说的好媳妇!顾秦烟才回来几天,就不知廉耻的和那人在一起!”

 

我捧着柳橙汁,看着安希晟那副嘴脸,真想泼死这狗男人。

 

“语安,你也太不像话了,安家待你不薄,谁也没亏待你,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嫁给希晟半年来,有让你受一份委屈?”唐丽蓉言辞恳切,语重心长。

 

周围人开始对我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蓉姨,要不是……”我望着身前仪态端庄的唐丽蓉,一时语塞。

 

唐丽蓉一席华丽长裙,丝绸披肩,她面露难色,随即又收了些不悦,叹息道:“算了,你爱跟谁就跟谁吧,以后你但凡记得一些安家的恩情,就别跟着外人来祸害我们安家。”

 

安希晟愤愤不平,却还是乖乖地跟着唐丽蓉离去。

 

周围的男人女人,脸上洋溢着笑,低头交头接耳,用着上流社会里特有的姿态,评头论足。

 

我被压得我喘不过气。

 

径直走到甲板上外,我抬头望着夜色,眼睛酸涩。

 

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手撑着栏杆,海风拂过脸颊,游轮就要开动了,今晚那个男人还会来吗?

 

“木语安。”一道甜美柔和的声音,混着海风,荡漾在耳边。

 

我回过头。

 

是沈清雅。

 

她今天穿着酒红色的镂空长裙,腰部线条妖娆曼妙,头发盘起,刘海垂在脸颊两侧,美艳动人。她站在我旁边,香水味混着海水的咸湿味,沁人心脾。

 

“那天晚上,跟你睡的是顾秦烟吗?”她声线柔软。

 

我不置不否。

 

沈清雅起身脚踩在栏杆第二阶梯,她摇晃着红酒杯,整个身子先前倾。

 

我紧张地看着她:“沈清雅,你要干什么!”

 

“要是我从这跳下去,会死吗?”她回头,笑得瘆人:“木语安,我有子宫寒,再次受孕的几率微乎其微,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这天杀的!混蛋!我急的拽住她的手腕:“沈清雅,你孩子跟我没有关系!你给我下来!”

 

“啊——”一声肝胆俱裂的尖叫声,伴随着海风,随着人潮里的喧哗声,刺入耳膜!

 

沈清雅身子前倾,纵身往下跳……

 

这个疯子!

 

玻璃杯落在甲板,“砰”的一声,四分五裂。

 

我趴在栏杆上,死死抓住沈清雅纤细的手腕:“沈清雅!”

 

我扯着喉咙,眼泪忍不住大颗大颗往下翻滚:“现在医疗科技这么发达,你还年轻,孩子肯定会有的!”

 

“真的吗?”沈清雅泪眼迷蒙。

 

我拽着她的手腕,身子往前倾,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往喉咙了下咽,我缓和了语调,安抚她情绪;“听话,清雅,把手给我,我们先上来!”

 

“你骗我!”她哭着挣扎,越说越激动。

 

我急的失去了理智,“沈清雅,你真要想不开,麻烦你别在我眼前死好吗!”

 

我承受不起。

 

而我也不想沈清雅死!

 

“木语安,你在干嘛!”

 

身后,一声厉吼。

 

然后,身前传来沈清雅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木语安,你别推我,求你了……阿晟,救我……”

 

下一刻,我的手,突然传来一阵钝痛,是沈清雅指甲陷入我手心皮肉传来的疼。

 

仅仅是稍微放松了警惕,紧接着,我眼睁睁的看见沈清雅,在我的面前,像是一只飘落的蝴蝶一般,猛地坠入深海!

“木语安,你疯了!”安希晟冲过来,掐着我脖颈,愤怒至极,“要是清雅出什么意外,我要你陪葬!”

 

“我……”

 

他掐着我脖颈,脸色铁青:“你害死我孩子还不够,现在又想着毒害清雅,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连个女人都不放过,你算什么本事!”

 

我没有!

 

是沈清雅她……她自己要跳!

 

我只是要救她而已!

 

为什么?

 

我双手颤抖,望着十几个救生员跳入海中,安希晟在我眼前脱了外套,纵身一跃。

 

“蓉姨,我没有,真的,我没有……”我拉着唐丽蓉的手,一遍一遍跟她解释,“我刚才只是要救她……”

 

“等人救上来再说吧。”唐丽蓉叹了一口气,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满是幽怨。

 

我拽着手心,口腔里,铁锈味泛滥。

 

鼻子一阵一阵的发酸。

 

二十分钟后,安希晟抱着沈清雅上到了甲板,游轮上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由安希晟的护送下,直奔游轮急症室。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游轮没有按照预定时间行驶。

 

我焦急地蹲坐在地上。

 

安希晟的奶奶坐在急诊室外的沙发上,她旁边端坐的正是唐丽蓉。

 

“希晟,听你母亲说,你跟沈清雅高中就在一起了?”安老夫人问希晟。

 

安希晟抬头,似乎是瞥了我一眼,接着惜字如金一般,点了点头。

 

“算了,要是人没事,你两挑个时间,把婚事办了吧,省的闹心。”安老夫人也看向了我这边,叹息了一声,提高音量:“爷爷现在既然让那个私生子娶了木家的女人,木家那女人又有了身孕,看来你爷爷意图再清楚不过了,你要给奶奶争口气,安氏集团岂能让个不三不四的人来继承,他根本就是动机不纯,迟早要害死我们安家!”

 

我蹲坐在地上,思绪还停留在先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眼下目光有些朦胧。

 

安希晟冷冷瞥我一眼,脸色凝重,朝我径直走过来,边走边将手机贴在右耳。

 

我低头,浑身只觉得冷飕飕的。

 

手心破皮了,很疼。

 

安希晟一把将我扯站起来,我穿着12厘米的高跟鞋,跟着一瘸一拐。

 

“安希晟你松手,你弄疼我了——”这是急诊室门口,我说话声音不敢太大。

 

“哼,你变着法子折磨清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也会疼?木语安,你这样的女人死不足惜!”

 

这又成了我变着法子折磨人!

 

一早就判了罪的人,怎么辩解都是错。

 

迎面走来几个民警。

 

我心微怔。

 

安希晟把我交给他们,一脸大义凛然,冷酷无情:“木语安,既然做错了,那就要为你做的错负责。”

 

“安希晟,你想清楚了,我是顾秦烟的妻子。”我轻咬下唇,勉强地露出笑:“在顾秦烟没有来之前,我哪也不去。”

 

“放肆!”一记耳光,精准无误地几乎是砸在我脸上。

 

口腔粘膜混着一股铁锈味,疼得我眼前一阵晕眩。

 

我抬眸,望着眼前的安希晟奶奶。

 

强忍住蓄在眼眶的泪水,我死死咬着下唇:“你们一个两个逼着我认罪,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没事,你有空了过一遍。”陈特助语气跟他老板一模一样,公事公办:“明天的酒会夫人注意时间安排,届时安家老夫人与安少爷也会出席,总裁的意思是希望夫人你到时候注意分寸,别搞砸了。”

 

“谢谢总裁善意的提醒。”我很是尴尬。

动漫关键词: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