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

2022-05-16 15:44: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男人平淡的语气,幽冷的双眸,云淡风轻,那副凛然的风度,此刻,就仿佛是在是谈论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话题。 我决定不恨顾秦烟了。 是这个男人,把我从那个龙潭虎穴带回来的。除了母亲跟

男人平淡的语气,幽冷的双眸,云淡风轻,那副凛然的风度,此刻,就仿佛是在是谈论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话题。

 

我决定不恨顾秦烟了。

 

是这个男人,把我从那个龙潭虎穴带回来的。除了母亲跟木以凉之外,从来没有人这样维护过我。

 

他是第一个。

 

而那天晚上酒店里所发生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只是个极为荒唐的误会,罪魁祸首是安希晟。

 

是安希晟那个混蛋,一手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或许我跟顾秦烟都是受害者!

 

只是,眼下,这个男人说的民政局是什么意思?

 

我抬起头,“是要跟安希晟离婚吗?”

 

他忽然低下了头,整个身体散发一股可怕的灼人的气息。

 

我连忙低眉,不敢直视他。

 

“木小姐,看着我。”他食指抬起我下颔,脸上的线条像是意大利雕刻家精雕细琢之后的作品,线条完美流畅。

 

我只要我再稍微抬一些头,低头就可以碰到男人英挺的鼻梁了。

 

“你别这样,我……”我身子下意识往后缩。

 

男人就好像事先预料到一半,迅速捉住了我的双脚。

 

“啊——”这样强而有力的手掌,触碰到我脚踝时,我止不住低声喊了出来。

 

他、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才刚想既往不咎,原谅他的!我泪眼迷蒙,他单手捏着我下巴,须后水混杂古龙水的香味,一点一点扩散,像魔鬼一般,蚕食了我的思考能力。

 

“除了我之外,有没有跟其他男人睡过?”他眼睑像是弥漫一层淡淡的青灰色,阴沉而危险。

 

我咬着下唇,紧张地摇摇头,“没,没有了。”

 

他是魔鬼,深藏剧毒,我被他一点一点下了诅咒,中了他布下的陷阱。

 

“你怀孕了,三个月,我算了算日子,刚好跟我们那天晚上的时间吻合,木小姐,医院现在18楼VIP休息室里,安家那一家子的人都在,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除了我之外,你有没有别的男人?”

 

男人坚冷的脸庞,突然微微蹙眉。

 

怀孕了?

 

我霎时间崩溃,胸口堵得慌,被压得喘不过气,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会怀孕!为什么会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我绝望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你骗我的是不是,你骗我!混蛋!顾秦烟,你混蛋!”

 

男人钳制住我的双手,挣扎的脚也被他按压,我动惮不得。

 

他居高临下,盛气逼人!

 

“这是你跟安希晟的离婚协议,你签个字,明天上午我来接你,跟我去一趟民政局。”男人一丝不苟,淡然处之的态度,与我崩溃挣扎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他直起身子,松了松领带,背过身子。

 

我急着从床上起来,冲他哭着说:“顾秦烟,你不能这样对我,这个孩子,孩子不是你的!我不要跟你结婚,你不喜欢我,我不能跟你结婚!我也不要你负责!”

 

我语无伦次。

 

顾秦烟转过身来,眉头一拧,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光,随即,他缓声说道:“木语安,你想清楚了,十天之后,你母亲有个心脏移植手术,我请了国外的专家过来,亲自操刀,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另外,你跟我结婚,是老爷子的决定。”

 

心脏移植手术?

 

我咬着下唇,拽紧了拳头,喘着气。心脏配对,高昂的手术费用,还有那个国外的专家,我想都不想,这个男人竟然……

 

所有再糟糕不过的事情比起来,都没有母亲来得重要。

 

这个世界上,母亲跟木以凉,皆是我的软肋!

 

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就连安希晟曾经那样子对我,我都可以狠下心来,让自己不哭,而这个男人,几次三番把我弄得狼狈不堪。

 

“好好想清楚了,没人逼着你,老爷子就在18楼,你可以说这孩子是安希晟的,他认不认,那是他安希晟的事,但你要说这孩子是我的,那就是我的,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顾秦烟的人。”男人勾起眼角的笑,不等我再说其他的,抬腿离去。

 

我泄气地坐在了地板上,望着紧关的房门。

 

顾秦烟的条件,我承认,我真的心动了。

 

木以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进到房间,他抱着我,让我别难过。

 

我靠在木以凉的肩膀上,疲惫不已。

 

母亲住在隔壁,我去看她时,她刚醒。

 

握着我的手,母亲泪流满面。

 

而我心疼的只怪自己没有出息。

我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没做犹豫的签了名。

 

桌上另外一份文件是孕检报告单,只要一想到顾秦烟的为人处事,高高在上,传言心狠手辣的做派,我就会下意识的退缩。

 

刚一离婚,马上就嫁给了顾秦烟,别人会怎么看?

 

平日里,安家老夫人待我不薄,安希晟母亲终归是对我照顾有加,转眼我不仅有了顾秦烟的孩子,现在我竟然要跟顾秦烟结婚了!

 

何况,我几次三番从老夫人,还有安希晟母亲嘴里听说过顾秦烟这个人。

 

安家他们,不待见顾秦烟!

 

我这样,真的可以吗?

 

次日早上,我在医院食堂给我母亲买了早餐,刚从母亲病房出来,安希晟一副脸色不好的样子,横在我身前。

 

他今天穿着一件雾蓝色的毛衣,下身搭配浅色的休闲裤,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

 

“木语安,你是故意让我难堪的是不是!”

 

安希晟直接拽住我手腕,劈头盖脸一顿质问:“顾秦烟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安家私生子,你跟他怎么搞上的!你这个贱人,当初看你还算听话,我本来还打算离婚后,给你一笔钱,哼!没想到你暗地里勾搭上了顾秦烟了,怎么,当我老婆不能满足你,现在要做我婶婶了!木语安,做人像你这么贱,让我碰上也算长见识了!”

 

这人一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样子,对我咄咄逼人,声情并茂,振振有词,不知道实情的人,还真以为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了!

 

我强压住破口大骂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

 

“安希晟,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懒得在这跟他据理力争。

 

他冷哼一声:“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是谁的真有那么重要吗?”我凝望着他,扯着嘴角笑了笑:“从那天你把我带进酒店起,一切都不重要了!安希晟,都是拜你所赐!”

 

安希晟拽紧我手腕,拉着我往楼下走去:“你还真是不知廉耻!木语安,这个孩子不能生下,现在就去打掉!”

 

“松手,安希晟你不能这样!这孩子跟你没关系,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我被他拉进了电梯。

 

安希晟强势的态度,让我近乎绝望:“安希晟,你放手!你不能这样做!”

 

他没有权利。

 

我哭着挣扎。

 

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

 

安希晟冷冷开口:“当初你把我跟清雅孩子弄死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有没有权利!木语安,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怎么能狠下心弄死一个才几个月大的孩子!”

 

我声音哽咽,只求他放过我跟孩子:“那件事跟我没有关系,安希晟,你说的对,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再怎么讨厌我没有关系,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你闭嘴!”安希晟厉声呵斥:“顾秦烟是安家耻辱,这孩子也是耻辱,绝对不能生下来。”

 

不,不是的……孩子怎么能是耻辱呢!

 

“叮咚——”这时候,电梯门开了。

 

门外,赫然站着一个身影,男人身着黑色西装,襟前别着呈三角形的蓝白格襟花,一派凛然。

 

“顾秦烟,救我!”我鼻尖发酸了,委屈地朝着门外的男人求救。

 

眼看着电梯门直接关上,一双大手穿过电梯门。

 

电梯门再次打开。

 

顾秦烟一把将我从安希晟手中揽进怀里,拉出了电梯。

 

安希晟紧随其后,“小叔,你别误会……我就是……”

 

我半张脸埋在了顾秦烟胸前,男人身上的气息,不似这人所表现的侵略性,我的手有些颤抖地扯了扯他的衣袖,一抽一搭的吸气。

 

只听见身后的安希晟柔声说道:“语安,你别哭了,刚才就是看你起色气色不好,想带你去妇科检查一下身体,小叔,这件事都赖我,见到语安了情绪有些激动,所以所以一时没有……算了,小叔,你两好好的,我先走了。”

 

男人的手在我后颈按压,很轻柔,像极了我过去逗弄家里养的宠物狗。

 

“站住。”身前,男人的声音沉稳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小叔,还有事?”

 

男人缓缓声开口:“既然是我的人,那就归我管,我这人一向护犊子,要是今后顾夫人再到我面前哭着告诉我,谁让她委屈了,不说倾家荡产,也要让夫人受委屈的那人半死不活。”

 

我的脸越埋越深。

 

只听安希晟干干的笑了笑;“小叔,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语安……不是,应该叫婶婶了,婶婶,你以后跟小叔两人好好生活。”

 

“可以滚了。”男人沉声道。

 

我松开了顾秦烟的袖口,稍稍抬起了脸,吸了吸鼻子,特备委屈地跟男人说:“他刚才要带我把孩子打掉,吓死我了。”

顾秦烟抬手抹了抹我的脸。

 

我现在这幅样子,肯定丑死了。

 

他拿出一块手帕,递给我,我接过手帕,直接擤了一把鼻涕,感觉舒服多了。

 

“谢谢。”我把手帕递给顾秦烟,有些别扭地道谢。

 

男人的双眸似乎略过一点疑惑,稍纵即逝,紧绷的脸,又稍微的将先前的冷漠收回,从容地接过我的手帕,丢进了电梯口旁的垃圾桶。

 

我尴尬地从他怀里挣开。

 

“委屈吗?”他忽然问我。

 

我摇摇头,以为他是问我嫁给他委屈吗,下一刻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急着点头。

 

顾秦烟牵起我的手,冷峻的脸庞,扯了一丝邪魅的笑,他的动作流畅自然。

 

“他想带我去打掉孩子,我很害怕,怎么会有这样无理的人,他根本没有权利这样做!”我越说越气愤。

 

一想到刚才那件事,我就气炸了,要是顾秦烟没有出现,我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嗯。”他极为平淡的哼了一个单音。

 

我不可思议地多看了他一眼。

 

嗯,是什么意思?

 

“要收拾他麽?”他拉着我走出了医院,语调十分的舒缓。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能怎么回答,都是错。

 

这个人,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

 

有时候狠厉,如同撒旦,让我在绝望的边缘挣扎,有时候偏偏又能够温柔的像是绅士,带我逃离水深火热的沼泽。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由得停下脚步。

 

“顾先生,我可能真的不喜欢你,跟你结婚,仅仅也只是因为肚子里的宝宝,还有你说过的,你可以救我母亲。”我很认真地告诉他。

 

男人回过头,默不作声。

 

我有些紧张。

 

“你呢,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我努力地望着男人,这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的上流社会高贵气质的男人,却又矛盾地几乎同时拥有地狱里恶魔的阴狠。

 

“只是想结个婚而已,是你或者其他女人,都一样。”他直接缓声低说。

 

接着,不容我多加思考,直接拉着我走向了停车场。

 

是吗?

 

我可以,换做是其他人,一样也可以成为这个男人的结婚对象?

 

想到这,我舒了一口气。

 

我本来以为,这样一个独裁专制的男人,肯定不会有多少耐心,排队等待登记结婚。

 

却没想到,这人却极为有耐心地端坐在大厅里,整整两个小时。

 

只不过,整一个过程,男人都在忙着不是手机回复邮件,就是忙着远程电话开会,指不准就在这个大厅里,搞定了什么千亿的大项目。

 

我无聊的给我闺蜜发消息,闺蜜给我发了链接,让我跟她开房间斗地主,我才刚点开链接,头顶传来一道十分赏心悦目的声音:“在玩什么?”

 

“斗地主啊。”我脱口而出。

 

“你来民政局斗地主,嗯?”

 

我心一惊,抬起头,看到男人精致的下巴,再接着,是男人英挺的鼻梁……

 

我咳嗽的两声,尴尬的收起了手机,“对不起。”

 

“没事,以后注意场合,你身上贴着我的标签,别给我丢人。”男人的声线没有丝毫起伏。

 

三言两语,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

 

我登记结婚的时候,才想起来忘记拿户口本了。

 

正急着起身,想回家拿,但是一想到木国栋,又十分的泄气。

 

“找什么?”顾秦烟把两本户口本放在桌上。

 

“帮你拿了。”男人冷声说道。

 

“哦,谢谢啊。”我低声说。

 

拍照,登记信息,一些列流程下来,十几分钟后,我跟着顾秦烟出了民政局大厅。

 

我天生爱笑,望着结婚证上眉开眼笑的女孩,再一看身边男人剑眉星眼,一丝不苟的高冷俊朗模样,是人都看得出,我对这婚事有多满意了。

 

“现在去哪?”上了车后,我小心翼翼问顾秦烟。

 

顾秦烟斜过身子给我系安全带,我有些紧张的梗着脖子,不敢呼吸。

 

“我已经让陈特助帮你去蓝品别墅收拾行李了。”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这人话里的意思时,急着说道:“是去安家吗,我现在……”

 

“不是,我在陆家园有栋别墅,以后你住陆家园。”顾秦烟言简意赅。

 

车子发动了引擎,我拽着手里的小红本,“那,顾……”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人。

 

“你想办婚礼吗?”他冷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忽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就在我迟疑的时候,他再次缓缓开口:“短时间内我没有时间安排蜜月旅行,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可以跟陈特助说,到时候让他安排。”

 

我连忙摇头,“不,不用了,就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嗯,明天晚上有个酒会,酒会期间需要跳交谊舞。”他侧过脸,那淡淡的眸光,挺立的鼻梁透过的气息,让我飘忽不定。

 

我有些脸红,“我会跳的,只是跳的不好。”

动漫关键词: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