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图片—— 乡村野花香小说免费阅读

2022-05-16 15:43: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独自在林园住了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我活动范围局限在这套房子里。 安希晟等同于把我囚禁。 我非常害怕。 害怕我的下半生,将会这样日复日一的度过。 这一天早上,我下楼,像往

我独自在林园住了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我活动范围局限在这套房子里。

 

安希晟等同于把我囚禁。

 

我非常害怕。

 

害怕我的下半生,将会这样日复日一的度过。

 

这一天早上,我下楼,像往常一样,去了琴房,却在落地窗外没有看到那些监视我的保镖。

 

我探着脑袋,四处张望!

 

门外真的没有那人群高马大黑西装革履的保镖!

 

我迅速上楼换了一套衣服,简单整理之后,打开了大门。

 

小区门口,停了十几辆的豪车,限量版的奥迪奔驰加长版的林肯,我心升疑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豪车?

 

这场面,难不成是在拍电视剧吗?还是娱乐圈里哪位当红艺人被当做金丝雀圈养,需要这么大阵仗?

 

我梗着脖子,四处张望,

 

可又有些深怕在种时候见到安希晟。

 

于是,我急急忙忙低头,背过身子,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迎面驶来,停在我五米不到的地方,我不由多看了一眼。

 

这时候,劳斯莱斯驾驶座的车窗缓缓降下。

 

是他?

 

我很是惊讶,惊讶之余,心一紧,修复了三个月的伤,那种细密的疼瞬间蔓延全身。

 

驾驶座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眼下是九月下旬,天气微微转凉。

 

男人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西装领口一朵蓝色鸢尾,他边走边扣着西装的纽扣,动作优雅矜贵,缓步朝我走来。

 

我呆立原地。

 

很没有出息地看着这个男人步步紧逼

 

而我,屏声静气。

 

他的耀眼仿佛能刺痛瞳孔,疼得让我猝不及防。

 

“侄媳?”顾秦烟双眸泛着清冷的光,声色没有丝毫起伏,却又像夺人灵魂的魔鬼。

 

我默不作声,其实早就被他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男人,真的很可怕。

 

“好久不见。”他的双眸折射一束幽冷的光,没等我开口,他嘴角擎着笑,薄唇换缓声吐露:“跟老公分居,一个人住到了林园,不怕寂寞?”

 

最后两个字,他就像是刻意压低了声线,温热的气息,留有淡淡的薄荷味,在我鼻息泛滥。

 

那天晚上,我与这人之间,见不得人的关系,是我一生的耻辱!

 

我愤愤地看着他,骄傲倔强,可是这男人的目光过于的炽热,我……我委屈地吸了吸鼻子,忍住心里的五味杂陈,“你这个混蛋,看到我这样,是不是很开心!”

 

“挺开心。”阳光落在他的侧脸,立体的五官,在明媚的光线下,深邃不羁,却又儒雅迷人。

 

我哼了一声,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话。

 

“知道我叫什么吗?”他问。

 

顾秦烟?我知道的,这人哪怕常年身居国外,他的名声在A市也是不可撼动。

 

“想清楚没有,安希晟为什么把你蒙着眼睛送到酒店?”语气里的鄙夷,就像是利刃,在我未结痂的伤口撒盐,然后又狠狠给我一刀。

 

“那件事,能不能不提了?”我抬起头,注视着眼前的人。

 

“顾先生,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我会处理好的,是不是就因为睡了一次,你就要让我对你负责了?我没钱,木家也破产了,至于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会稀里糊涂把你当做是我丈夫,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不去计较。如果你需要我负责,除了我这人、除了钱之外,有任何要求,凡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可以为你做。”

 

那天晚上,事实真相再清楚不过了,安希晟不愿意碰我,给我安排了一个随随便便的人,要跟我发生关系。

 

安希晟厌恶我,却碍于家里的关系,跟我保持着假惺惺的关系,为了所谓的继承权,让别人给我受孕。

 

想到这,我心里一阵恶寒。

 

强烈的呕吐感,把人弄得头昏脑涨。

 

“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知道你权势通天,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执掌生杀大权,但是,别做出伤害我家人的事情,顾先生,那晚,我们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发生关系,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三个月,足够我想清楚所有的事情。

 

我忽然有些累了,那种力不从心的疲乏感,让人好辛苦。

 

眼前的男人,不动神色,正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男人神色稍舒缓,语气淡薄:“拿出诚意来求我。”

 

诚意?

 

我拽着手心,“我没有钱,木家破产了,我才刚毕业,结婚后之前大学的实习工作也辞职了。”

 

“你觉得我缺钱吗?”

 

顾秦烟的笑意,能灼伤人,“你身后的林园地产早一年前就被凌江收购了,那晚的酒店,是凌江集团旗下的产业,侄媳,你以为区区一个安家的继承权,值得我回国?

一声侄媳,从他嘴里轻描淡写说出,实在让我无地自容。

 

顾秦烟的拇指在我下巴上摩挲,眼神凌冽,仿佛能将人看穿。

 

“别碰我!”我紧张地后退一步。

 

他靠了过来,眼里闪烁淡淡的光芒,附在我耳侧。

 

周遭肆意着他冰冷的气息,我心一颤。

 

“以后求人的时候记得放低姿态。”他丝丝的笑意,卷入我耳廓,然后过了好一会,才听他说道:“木家破产跟我没有关系,你要是真想知道,不妨多问问你丈夫。”

 

“你什么意思?”

 

他抬腿离去。

 

我急着拽住他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下摆,失去方寸,重复问他:“你什么意思!”

 

“松手!”男人声色严寒,盛气凌人。

 

我手指颤抖,“木家过去对安家有恩,安家最落魄的时候,是我们木家不顾银行的债务逼迫,救了安氏一命,顾先生,你刚才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他眼尾上扬,轻笑出声:“字面意思,侄媳,别碰我。”

 

我心越发下沉,凝视着男人的面容,最终松了手。

 

“顾先生……”那声小叔,在发生那件事后,我肯定是叫不出口的,只是看到男人投来的目光时,我焉气了。

 

“好好想想怎么拿出诚意来求我,木语安,我耐心有限,时间有限,要是让我知道是你跟你丈夫联合来给我整这一出戏,你也别想好过。”他眼底闪过狠厉的光,稍纵即逝。

 

我站在身后,九月下旬的风,刺入骨髓。

 

他是魔鬼,掌握生杀大权,好似把我拖入地狱,告诉我这个世界最残忍的事实,揭露我的伤疤,然后面露鄙夷,让我毫无尊严。

 

顾秦烟!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我足足在原地站了半小时,直到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我才意识到自己双腿麻痹。

 

眼前这人,西装革履,驾着金丝框眼镜,一副社会精英的打扮,他把手里的包递给我,一丝不苟,言简意赅:“少夫人,我们顾总说这包是您落在酒店的。”

 

我接过包,刚想说声谢谢。

 

他便转身,信步离去。

 

我打开包,手机婚戒钱包全部都还在。

 

我来不及思考,三个月了手机还是蓄满电量的怪异,就看到了手机界面上的来电显示。

 

是我弟弟——木以凉。

 

我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木以凉急切的声音:“姐,妈她出事了,我们在花园医院,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好!我过来!”我惊慌失措!

 

半小时后,我打车到了花园医院,下车后一路飞奔。

 

我弟坐在急诊室门口,看到我来,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下一刻,眼里愤怒交织。

 

“到底怎么回事,妈她怎么了?”我喘着大气问他。

 

“妈她心脏病犯了,姐,医生说她的身体不能再拖下去了!”木以凉眼里黯淡无光。

 

我捏着手心,疼得好似千斤的巨石压在我的心里。

 

很疼很疼……

 

“她是被气的,妈迟早会被气死!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没钱,医院就不医治!”木以凉眼里蓄着怒意:“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木国栋结婚,那个女人带着孩子住进木家了。木国栋为了五千万,竟然打母亲,还把母亲赶了出来!”

 

这天杀的!

 

木以凉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的样子,让我好心疼。

 

是我没有用。

 

我错了,我不该意气用事的。

 

“姐,你去哪?”看到我转身就要往外走,木以凉急着大喊。

 

我回头,扯着嘴角笑了笑:“别担心,我去找他要钱。”

 

多可笑啊,我母亲躺在那死气沉沉的急诊室里,父亲却在当天要娶一个小三。

 

这全天下的狐狸精,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让我们一家子遇到?

 

婚礼现场布置的美轮美奂。

 

宴请的嘉宾,不用看也都是那群所谓虚伪至极的上流社会人士。

 

“我需要钱,一百万,算是我在你这借的,好不好?”我披头散发,身心俱疲,站在木国栋的身前。

 

“你既然嫁给了安家,就是安家的人了!”木国栋蹙眉,幽幽地说。

 

我咬着牙,低声下气;“爸,求你了,救救妈好吗?她这样会死的,医生说……”

 

“木以安,你妈就算死,也是她咎由自取!”

 

我转身,看着身后走来的二人。

 

一个是木国栋多年养在外的私生女木佳佳,一个是今日主角,木以安一直养着的女人江媛。

 

江媛穿着一身旗袍,冷笑看向我:“木语安,其实要钱,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跪下求我。”

 

我望向一脸肃然的木国栋,看着这婚礼上下陆陆续续的贵宾,深吸了一口气。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着我,不要倔,只要有了钱,母亲就可以治愈了……

 

刚准备曲起膝盖,下一刻,我的手腕被一道重力温暖包裹。

我浑身冰冷,此刻手腕传来的温热,就像冬日下的暖流。

 

“木语安,你勾搭男人的本事,跟你母亲一个德行,那个女人什么货色,养出来的女儿自然也是什么货色!”

 

我在江媛的一席话后,才转过头,视线迎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一直向上打量。

 

是他?顾秦烟?

 

我的心不由得一缩。

 

男人一脸云淡风轻,只不过短短几小时,就换了套衣服,他站在我身后,沉稳内敛,表现的极为优雅,一双冷眸折射出幽冷的光芒,此刻不发一言。

 

空气里凝结了一层淡淡的霜。

 

江媛指着我的鼻梁破口大骂,越骂越激动:“当年,要不是因为你母亲非要嫁给国栋,拿钱威逼利诱木家,那贱人能坐上木家夫人位置?她不知廉耻,你也没教养的学她那套,都嫁进安家了,还跟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眉来眼去……”

 

“你够了!”木国栋连忙制止,紧绷着一张脸,斜看了我一眼我身后的男人,他脸上陪着极为谄媚笑意,紧接着说道:“顾总,闹笑话了,都是家里长短的事,上不了台面。”

 

我心里一阵唏嘘,想抽回手。

 

男人紧拽我手腕,没有松手的半分意思

 

江媛狠狠剐我一眼,兴许是看出了男人的身份高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反倒是木国栋,低声下气,连连赔罪。

 

“在我面前伶牙俐齿,现在委屈成这样,也不会吭一声?”顾秦烟的声线缓慢,低沉,有一种酒后的微醺。

 

我实在想不到这人会嚣张傲慢到这样的程度,我父亲在他面前低声下气,那幅狗腿的样子,就差没有冲男人摇尾巴了,他却全然无视,竟然开口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顾总?”木国栋试探性问了一句。

 

而顾秦烟这才淡淡地回了一个嗯字。

 

再次变得沉默。

 

木国栋打着哈哈笑,然后对我说:“你母亲的钱我会想办法的,只是以后也要懂分寸,今天是我跟你阿姨结婚的日子,你这样冒冒失失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人硬生打断。

 

“木国栋,那个贱女人就算死了也活该,你别想给她一分钱!休想!”江媛走上前,她怕我身后的男人,只能对着木国栋发火。

 

“木总,礼物稍后我让助理送来,另外,之前你找我投资的方案,凌江暂时不会考虑。”顾秦烟终于松开了手,瞥了一眼江媛,冷冷开口:“安家对于这位新木夫人的资助,全部取消。”

 

“这……”木国栋皮笑肉不笑。

 

江媛对我怒目而视,好几次要冲上了,却被她旁边的木佳佳拉住。

 

我望着这些人,一副一副丑陋的嘴脸,只要想到母亲躺在病床上,木国栋竟然和小三结婚……

 

顾秦烟牵着我的手。

 

我好似鼓足了勇气,抬头,“以后,木家死活,跟我再没有任何关系。”

 

算了,就这样吧。

 

从此以后,木家只是木家,我跟这个家再无瓜葛!

 

我跟在顾秦烟身后,思绪混乱。

 

曾经这样痛恨的一个人,眼下,却在我人生最难抉择的时候,给了我一丝温柔。

 

离开婚礼现场后,也许是过于疲惫,我太累了,越走越跟不上顾秦烟的步伐。

 

最后,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识。

 

医院里。

 

我睁开眼,光线有些刺目。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就躺在了医院。

 

“姐!”一道急切的声音响在耳畔,木以凉是是艺术生,今年高三了,此刻坐在窗户边画画,见我醒来,忙放下笔,朝我走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还好,妈呢,现在还好吗?”我掀开被子,急着要下床。

 

我们没有钱,医院不医治,一想到这无比残忍的事实,我就心慌。

 

“别担心,妈才刚躺下,钱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木以凉很开心得告诉我。

 

我一听,有些难以置信:“是父亲?”

 

木以凉一听,生气说:“姐,那种人不配做父亲!钱跟他没有关系!”

 

“那……”我话没说完,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见到来人后,木以凉连忙跟男人打了招呼,继而嘱咐我好好休息,就先出去了。

 

顾秦烟手里拿着几份文件,白衬衫,下身灰色的西裤,露出半截的脚踝,迈着那双大长腿,迎面走来。

 

他的手腕上规规矩矩搭放了一件西装外套。

 

我抬头。

 

好像,也不是那么恨他了。

 

长得好看的人,真的好容易得到别人的原谅。

 

“先好好休息,明天上午跟我去一趟民政局。”顾秦烟把文件递给我,沉声说道。

动漫关键词: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