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皇上调教 贱乳 大屁股扒开

2022-05-16 15:42: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对于我主动提出离婚,唐丽蓉很是吃惊。 木家破产,我嫁给安家,本来就是高攀了。 “语安,离婚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希晟他根本就不爱我。”何况,我身体

对于我主动提出离婚,唐丽蓉很是吃惊。

 

木家破产,我嫁给安家,本来就是高攀了。

 

“语安,离婚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希晟他根本就不爱我。”何况,我身体也不干净了。

 

唐丽蓉听了我这话,满脸不悦:“你嫁给希晟半年了,肚子里没有半点动静,哪有夫妻之间还分房睡的理,语安,男人要多花心思的,你这样,也怪不得希晟会看不上!”

 

“蓉姨,你也听到了,他跟那个女人已经有了孩子,我更像是多余的。”我说:“既然希晟讨厌我,我也不想破坏他们的幸福。”

 

我话一说完,唐丽蓉脸色一变。

 

“简直是胡闹!希晟外面养人,那是你没有本事,你能够嫁给我们希晟,那是你的命好!既然老太太指明了你嫁给我们希晟,那你就安守本分,帮助你丈夫坐上安家继承人的位置是你的责任!”唐丽蓉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大脑一片浆糊。

 

假的,结婚是假的,对我好也都是假的。

 

我会离婚!这个婚必须要离!

 

唐丽蓉拎起包,敛去不悦,恢复了她那高贵仪态,不急不缓:“安家老爷子的私生子前两天回国了,到时候指不准会闹出什么动静,你要是敢在这种时候胡闹,你父亲别想从我们希晟手上拿一分钱!”

 

语毕,唐丽蓉便离开了客厅。

 

我抹去眼眶的眼泪,强忍住浑身的疼痛,上了楼。

 

为了母亲,还有我弟弟,这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

 

两个小时后,李叔告诉我让我去一趟医院。

 

我问李叔什么事。

 

李叔只是神色严肃地告诉我,他也不知道,是少爷吩咐的。

 

我心生不解,但还是急匆匆地去了医院,安希晟的司机领着我去了病房。

 

“木语安,你这个杀人凶手!”沈清雅躺在病床上,穿着病号服,虚弱无比,见到我来了,坐起身,大有将我千刀万剐的架势,“贱女人,你杀了我的孩子,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孩子才四个月,四个月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你杀了我跟希晟的孩子……”

 

沈清雅又哭又闹,语无伦次。

 

我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安希晟抬脚不偏不倚踹在了我的小腹上,好在这是高级VIP病房,他这一脚踹在我身上,我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木语安,我都说了,要是有个万一,我跟你没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非要动手,既然你喜欢动手,那就别怪我!”他语气凶狠,动作粗暴。

 

他这是要杀了我吗?

 

我万念俱灰,心里滋生一片凉意。闭上了眼睛。

 

“我做错什么了?”我强忍住疼痛,身子颤抖,“如果嫁给你是错,那就离婚吧。”

 

我冷笑,望着床上一头海藻长发的沈清雅,她面目狰狞,似笑非笑注视着我,“沈小姐,为了把我赶走,你还真是费尽心思,谎话说多了会遭雷劈,以后你出门可小心些。”

 

沈清雅像是没有料到我会说出这番话,愣了愣,然后从床上冲了下来,那矫健迅捷的身姿,哪里像刚小产的女人?

 

她扯着我衣领,哭得歇斯底里,眼睛猩红,病号服的纽扣没有全系,露出半截脖子,斑斑点点的吻痕肉眼可见。

 

“贱人!你这个恶女人!杀人凶手……”她拽着我衣领又打又骂,昔日清纯荧幕女神,竟然是个泼妇!

 

她抡起手,作势要打我,我下意识闪开,她自己重心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木语安,你想死是不是!”安希晟推了我一把,急忙扶起地上的沈清雅。

 

沈清雅哭哭滴滴,“阿晟,报案吧,这个女人害死我们孩子!那是我跟你的孩子,我有子宫寒,医生说受孕几率微乎其微,这个女人她……她……阿晟,我不想再见到她了,她是杀人凶手,这种恶毒的女人,就应该坐牢!”

 

“好,我会报案的,你先好好休息,别闹了。”安希晟语气温柔,把沈清雅抱回了病床上,然后一把拽住我衣领,厉色道:“跟我出去。”

 

我被连拖带拉拽出病房。

 

安希晟紧绷着一张脸,“你跟我暂时不能离婚,这段时间,我会让清雅回家住,你别碍眼了,收拾好东西,到时候让司机送你到林园住一段时间。”

 

他咄咄逼人,一再逼得我无路可退。

 

现如今,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安希晟钳制着我的手腕,疼得令人发指。

 

我抬眼,目光与他直视,目光无惧,吐出二字:“我会自己请律师,明天就离婚。”

 

这人一向优雅绅士习惯了,说话做事都端着,此刻,幽暗的脸庞闪过可怕的阴冷,他捏紧我的手腕,硬起脸说:“我不同意离婚,想都别想。”

 

“离婚!”我心意已决。

 

他单手掐着我喉咙,抬起左手,想要打我。

 

我连挣扎都懒得,任命的闭了眼——

 

意料之外的耳光没有落下。

 

我睁开眼睛。

 

只见身前立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套烟灰色西装,安希晟停在半空中的手被他接住。

 

我的视线自下而上,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是他?

 

我如五雷轰顶,内心咆哮!

 

竟然是酒店里那个夺走我第一次的混蛋!

“你——”

 

先开口的是安希晟。

 

他先是一脸的怒意,神色极其不耐烦,紧接着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语气很疑惑,像是不确定似的,喃喃自语:“小叔?”

 

“几年不见,学会打女人了,嗯?”这男人,终于缓缓地用一种低沉浑厚的声音说了第一句话。

 

我呼吸一窒。

 

男人只言片语里,夹杂了些许残忍的气息,眸光里折射出淡却的光芒。

 

我此刻,一边是身体上的疼一边是沈清雅小产,而我被他们无情指责为凶手,我百口莫辩的无奈,但是,这所有的愤怒,都不及眼前这男人带给我的伤害。

 

因为羞愧,我在心里腹诽着这个男人,而早就将安希晟的无理暂时抛却脑后。

 

安希晟很快就收回了手,看着这男人,微微露出笑:“小叔,这是语安,我妻子,你别误会,我们就是小打小闹,我跟语安感情很好,疼她都来不及,怎么会打她?”

 

小叔?我大为震惊!

 

眼前这个男人难道就是被安家上下传的极为为人耸听,不折手段,冷酷残暴的顾秦烟!

 

就在我震惊中,安希晟斜视了我一眼,既而对我露出温柔的笑意。

 

安希晟的左手还停在半空。

 

兴许是这男人钳制的力度加大了,安希晟的嘴角露出的笑,十分尴尬。

 

而我,此刻,只想离开。

 

离开安希晟,离开医院,离开这是非之地。

 

更加想要离开这个强要我第一次的流氓!

 

我捏着拳头,有些难以喘过气。

 

“小叔,安氏集团过两天召开股东大会,我可是很期待小叔出席。”安希晟甩了甩手。

 

眼前这男人似乎无视了安希晟的话,只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吓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他是洪水猛兽吗?怎么连个眼神,都能吃人。

 

我被逼的不自觉后退了一步,深怕安希晟看出端倪,到时候就怕他止不准说出什么更加难听的话诋毁我。

 

“语安,这是我小叔,你还愣着干什么!”安希晟的示意再明显不过。

 

我望着这个被安希晟叫做小叔的男人。

 

心跳加速。

 

而顾秦烟似乎也在不断的打量着我,仿佛将我里里外外剥夺,一丝不剩。

 

坚毅冰冷的脸庞,突然微微扯出嘲讽的表情,深褐色的冷眸略过一丝的精光,轻哼一声。

 

他松了手,看似玩世不恭,却偏偏整个身体散发出如兽性的侵略性,瞥我一眼。

 

那句小叔,我喊不出口,也不想喊!

 

我根本没有办法正视和他的这层关系!

 

“小叔,语安平时性格内向,怕生,你别怪她,不过也难怪,你常年呆在国外的,语安也才嫁过来,不认识你也是挺正常。”安希晟一脸笑意的跟他解释:“我有个朋友身体不舒服,跟语安一块来医院探望,小叔怎么会在医院,难不成哪里不舒服?”

 

朋友?

 

我忍着一身的疼,心里一阵唏嘘:安希晟,你演戏演的不累吗?

 

他不累,我都替这对渣男绿茶累!

 

“刚才,我的人跟我汇报,说是侄子要报案?”顾秦烟音色冷调,僵硬地脸色带着一丝冷笑:“怎么,我这侄媳看起来挺乖巧懂事,难不成还做了什么恶事,值得你这样做,又或者……”

 

他欲言又止……

 

我心神一晃。

 

他说完这话,便又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低头埋首,深怕他下一句,便是要说出一句关于昨日酒店的那些不可描述的话。

 

安希晟打着哈哈,急着解释:“小叔,你别取笑我了,语安她……”

 

话没说完,沈清雅的病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小叔,我朋友在叫我,我先过去了,抱歉。”安希晟脸色铁灰,急急忙忙转身,跨步走进房间,关了门。

 

顾秦烟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投到我身上,“木小姐。”

 

“嗯?”

 

“侄媳。”

 

“侄媳?”我猛然回过神。

 

“我的衣服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衣服……什……”我一时觉得难堪无比。

 

这人分明一脸戏谑,语气却又这样诚恳认真,此刻,居高临下,双眸透着如寒冰的光芒,他低声缓慢:“小侄媳,看来是小侄子没办法满足——”

 

我赶紧捂住他的嘴,怕他再说出什么污言秽语!

 

“闭嘴!我警告你,那晚上只是意外,你别到处乱说!”我失了方寸,分明疼得这样厉害,对上这男人,全身上下的脾气就涌到头顶。

 

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混合了烟草味,席卷而来。

 

我失去章法,没了理智。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当被狗啃了!”我捏紧拳头,冷静地告诉他。

 

他的双眸略过一丝玩味,稍后将情绪收回,低声:“他刚才打你了?”

很难回答?”顾秦烟的声音,仿佛有一丝丝冰冷的柔和,又像带有那种持续而霸道的低沉。

 

我好半天,才抬起下巴,目光直视他。

 

那张英俊地有些过分的脸,忽而靠近我,他的双眸透着如寒光的光芒,英挺的鼻梁,呼出的气息,都带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我一再地后退。

 

男人脸上流畅硬朗的线条,此刻,忽的有了些许温和。

 

“想清楚了,自己为什么会被蒙着眼睛出现在房间,下次别再其他男人身下喊自己老公名字。”顾秦烟嘴角闪过一抹弧度,双眼清冷。

 

我捏紧了拳头,拼尽全力冲他喊:“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到此为止!

 

昨晚的事,我会忘记!

 

眼前这个男人,跟安希晟又有什么区别?

 

我愤怒转身,毅然离开。

 

——“今天是你生日,想给你一个惊喜!”

 

昨晚自己听见安希晟这句话后,惴惴不安,心里满是期待。

 

现在想来,就像是早有预谋的一场精心策划!

 

还真是讽刺。

 

回到家,我简单收拾了行李。

 

这个家,我一刻都不想呆!

 

我想回木家。

 

但是那个家,除了母亲跟弟弟,能容得下我吗?

 

要是父亲知道我跟安希晟要离婚,后果我无法想象!

 

这桩婚姻,从头至尾,都是他们的一场肮脏交易。

 

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我抹去眼泪,走出了大厅。

 

李叔站在门口,尽管礼貌谦卑,但是语气是满满的警告,“少夫人,少爷刚才电话里吩咐,请您务必去林园住,少爷说您在这个家里碍眼,会影响了沈小姐的心情。”

 

我提着行李箱,手指泛疼,“我要在那个地方住多久。”

 

“少爷没有吩咐,他只说了,要是您敢离婚,或者这件事让老夫人知道,您父亲的钱,他一分都不会给,所以,还请少夫人您别耍小性子。”李叔继续说。

 

“李叔,麻烦你告诉你家少爷,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我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去。

 

安希晟的司机站在门口,迎着风,司机接过行李,对我礼貌的笑了笑,随即,贴心地替我打开车后座的门。

 

我上车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微阖。

 

脑海里,就好像一部无声影碟,一幕一幕播放着昨晚到今天的所有事情。

 

我的手机还有包,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被顾秦烟那个可恶的男人私藏了!

 

那样危险的男人,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林园是新开发的地产,这的别墅都是用来投资用的,住户尤其少。

 

我一没有手机,二没有零花钱,相当于被监禁。

 

晚上,沈清雅突然造访。

 

她才刚小产,也不知道哪来的精力,化着精致的妆容,穿了一件抹胸小长裙,腰间镶着如梦如幻的白色珍珠,一头大波浪卷栗色长发,挎着香奈儿的包包,脚踩一双高跟鞋。

 

“贱人!”沈清雅亮着那双美眸,微微地笑。

 

见我没反应,她走到我跟前。

 

她身上的香味,一圈一圈晕染开。

 

“你昨天跟哪个野男人睡了?”深清雅似笑非笑,语言很粗俗,但是音色出奇的好听。

 

只不过一句话而已,我心里疼得快要窒息。

 

“你这个杀人凶手!”沈清雅哼了一声。

 

“你别想赖我!你肚子里的孩子跟我没有关系!”

 

她的双眼流露出鄙夷,捏着我下巴,“我说是你害的,就是你害的,希晟只会相信我说的话!”

 

我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这里不欢迎你。”我不想跟她再有牵扯,也不想争执了。

 

至少现在不想。

 

她不屑一笑,“实话告诉你吧,希晟昨天啊……”她放低声音,靠在我耳边:“希晟昨天带你去酒店,他安排了人,只要你们睡了,你怀了孕,等孩子生下来,安家的继承权,他就会有一半的胜算!”

 

我指甲陷入手心,生疼。

 

她笑得像无数朵的红玫瑰,绚烂夺目。

 

“你看看自己,嫁给希晟半年了,他连碰都不愿碰你。”她笑声尖锐:“你身体真脏。”

 

“你闭嘴,沈清雅!这里不欢迎你,你滚!”我咬着下唇,心里一阵密密麻麻的疼。

 

“昨晚,你跟那个我在马路上找来的臭要饭,是不是很爽?哈哈哈。”她说完这话,顾盼四周,眼眸流转。

 

“要滚的人是你,木语安,你这个人才是不要脸的第三者!跟你母亲一样不要脸!”

 

沈清雅发出愉悦的笑声,踩着那双该跟鞋,就像她来时一样,就连离开也一样的优雅迷人,光彩夺目。

 

我缩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

 

才不是!

 

我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而且昨晚那个男人也不是她口里所说的什么臭要饭的!

 

尽管这样,可心里还是很疼。

动漫关键词:爽欲亲伦96部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