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同桌的手在我的裤子里作文100字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

2022-05-16 15:42:2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一时之间,大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对于突然到访的婆婆,安希晟显然也有些意外。 他剐了我一眼,拥抱着沈清雅的手紧了紧,全然不像平日里温文尔雅

一时之间,大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对于突然到访的婆婆,安希晟显然也有些意外。

 

他剐了我一眼,拥抱着沈清雅的手紧了紧,全然不像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

 

而见到我婆婆来了,沈清雅才偃旗息鼓的偎依在安希晟怀里,粉色的连衣裙,镂空的背部设计,衬的身材曼妙多姿。

 

我要没看错,她身上那件衣服还是上个月安希晟送我的。

 

再一看女人脚下那双鞋,我气得连脾气都没有了。

 

那双鞋,是昨天安希晟送我的生日礼物。

 

狗男女!

 

我婆婆唐丽蓉是唐家的人,唐家是A市的大家族,兴许是我母亲的缘故,我这个婆婆一向对我照顾有加。

 

唐丽蓉走过来,拉起我的手,她是名副其实上流社会的贵妇,全身上下保养得体,行为举止端庄大方,穿着首饰,就连身上的披肩也是尤其的讲究。

 

“妈,你别听这个女人胡说!”安希晟脸色深黑。

 

从他母亲进来到现在,我哪怕吭都没吭一声,我胡说什么了?

 

“蓉姨,我——”我抬眸,话还没说完,安希晟就气呼呼地打断了。

 

“你什么你!木语安,今天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先,赶紧给清雅道歉,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万一,你父亲之前跟我们安家提出的五千万投资,我们安家会重新考虑!”

 

安希晟指着我鼻梁,他对怀里的女人有多深情款款,对我就有多绝情冷漠。

 

是,都怪我太天真了。

 

当初把我嫁到安家,我满以为自己可以拥有甜甜的爱情,到头来,也不过如此。

 

也对,我这样的人,没资格拥有爱。是我没有拎清主次,早就听说了安希晟有个深爱的女人,还厚着脸皮倒贴。

 

“阿晟,你别这样,语安姐……语安姐她也没做错什么,你们是夫妻,我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是个错误,既然语安姐不想孩子活下来,我这就去医院流掉……”沈清雅楚楚可怜道。

 

“清雅,你别做傻事,孩子是我跟你的,她要是再敢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安希晟一改刚才的暴怒,安慰了一番怀里的女人。

 

“你也真是胡闹。”唐丽蓉的脸色这时候似乎也缓和了一些,没了之前的怒意,“养女人养到家里来了,你这不是摆明了让语安难堪吗?”

 

“妈,这件事你别管,我不爱她,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的人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我会跟她离婚!”安希晟说的异常坚定。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哼了一声,“当着我的面做出这种事情,指不准背后会使出什么乱子,木语安,我还真是看错了你!木家现在破产了,你父亲急需投资,你别想从我们安家拿一分钱,还有之前你父亲欠安家的钱,尽快还给安家!”

 

他一气呵成,不留我半分辩解,打横拦腰抱起沈清雅。

 

沈清雅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语气柔和,又渗着说不尽的委屈感:“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我……”

 

她话说一半,只留下长久的抽泣声,要是我不认识这妖艳贱货,还真是会被她一番演技给征服!

 

“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先去医院检查身体。”唐丽蓉摆了摆手,语气里夹杂着些许的疼惜。

 

安希晟临走前,也不忘给我一记警告的眼神。

 

等二人一走,唐丽蓉叹了一口气。

 

“蓉姨,我想回家一趟。”我告诉唐丽蓉。

 

这个家,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嫁给希晟半年了,到现在连怎么称呼我也不知道了?”唐丽蓉有些生气:“喊一声妈,为难你了?”

 

当年木家风光四起,也曾经与安家平起平坐,我跟着母亲也会参加一些酒会晚宴,小时候我就认识了唐丽蓉,一声蓉姨,喊了十几年,一时半会难以改口。

 

“妈。”我怯弱地喊了一声。

 

她握着我的手腕,左右端详,随即又面露不悦:“希晟胡闹,你也跟着不懂事了,婚戒呢?”

 

婚戒?

 

在……在包里。

 

昨天包落在了酒店!

 

婚戒尺寸偏大,我每次带都深怕丢了,所以只好时时刻刻放包里。

 

现在想来也是讽刺,婚戒尺寸不适合,怕不是这婚戒也是给他人准备的吧。

 

我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蓉姨,我想跟希晟离婚。”
 

对于我主动提出离婚,唐丽蓉很是吃惊。

 

木家破产,我嫁给安家,本来就是高攀了。

 

“语安,离婚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希晟他根本就不爱我。”何况,我身体也不干净了。

 

唐丽蓉听了我这话,满脸不悦:“你嫁给希晟半年了,肚子里没有半点动静,哪有夫妻之间还分房睡的理,语安,男人要多花心思的,你这样,也怪不得希晟会看不上!”

 

“蓉姨,你也听到了,他跟那个女人已经有了孩子,我更像是多余的。”我说:“既然希晟讨厌我,我也不想破坏他们的幸福。”

 

我话一说完,唐丽蓉脸色一变。

 

“简直是胡闹!希晟外面养人,那是你没有本事,你能够嫁给我们希晟,那是你的命好!既然老太太指明了你嫁给我们希晟,那你就安守本分,帮助你丈夫坐上安家继承人的位置是你的责任!”唐丽蓉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大脑一片浆糊。

 

假的,结婚是假的,对我好也都是假的。

 

我会离婚!这个婚必须要离!

 

唐丽蓉拎起包,敛去不悦,恢复了她那高贵仪态,不急不缓:“安家老爷子的私生子前两天回国了,到时候指不准会闹出什么动静,你要是敢在这种时候胡闹,你父亲别想从我们希晟手上拿一分钱!”

 

语毕,唐丽蓉便离开了客厅。

 

我抹去眼眶的眼泪,强忍住浑身的疼痛,上了楼。

 

为了母亲,还有我弟弟,这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

 

两个小时后,李叔告诉我让我去一趟医院。

 

我问李叔什么事。

 

李叔只是神色严肃地告诉我,他也不知道,是少爷吩咐的。

 

我心生不解,但还是急匆匆地去了医院,安希晟的司机领着我去了病房。

 

“木语安,你这个杀人凶手!”沈清雅躺在病床上,穿着病号服,虚弱无比,见到我来了,坐起身,大有将我千刀万剐的架势,“贱女人,你杀了我的孩子,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孩子才四个月,四个月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你杀了我跟希晟的孩子……”

 

沈清雅又哭又闹,语无伦次。

 

我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安希晟抬脚不偏不倚踹在了我的小腹上,好在这是高级VIP病房,他这一脚踹在我身上,我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木语安,我都说了,要是有个万一,我跟你没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非要动手,既然你喜欢动手,那就别怪我!”他语气凶狠,动作粗暴。

 

他这是要杀了我吗?

 

我万念俱灰,心里滋生一片凉意。闭上了眼睛。

 

“我做错什么了?”我强忍住疼痛,身子颤抖,“如果嫁给你是错,那就离婚吧。”

 

我冷笑,望着床上一头海藻长发的沈清雅,她面目狰狞,似笑非笑注视着我,“沈小姐,为了把我赶走,你还真是费尽心思,谎话说多了会遭雷劈,以后你出门可小心些。”

 

沈清雅像是没有料到我会说出这番话,愣了愣,然后从床上冲了下来,那矫健迅捷的身姿,哪里像刚小产的女人?

 

她扯着我衣领,哭得歇斯底里,眼睛猩红,病号服的纽扣没有全系,露出半截脖子,斑斑点点的吻痕肉眼可见。

 

“贱人!你这个恶女人!杀人凶手……”她拽着我衣领又打又骂,昔日清纯荧幕女神,竟然是个泼妇!

 

她抡起手,作势要打我,我下意识闪开,她自己重心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木语安,你想死是不是!”安希晟推了我一把,急忙扶起地上的沈清雅。

 

沈清雅哭哭滴滴,“阿晟,报案吧,这个女人害死我们孩子!那是我跟你的孩子,我有子宫寒,医生说受孕几率微乎其微,这个女人她……她……阿晟,我不想再见到她了,她是杀人凶手,这种恶毒的女人,就应该坐牢!”

 

“好,我会报案的,你先好好休息,别闹了。”安希晟语气温柔,把沈清雅抱回了病床上,然后一把拽住我衣领,厉色道:“跟我出去。”

 

我被连拖带拉拽出病房。

 

安希晟紧绷着一张脸,“你跟我暂时不能离婚,这段时间,我会让清雅回家住,你别碍眼了,收拾好东西,到时候让司机送你到林园住一段时间。”

 

他咄咄逼人,一再逼得我无路可退。

 

现如今,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安希晟钳制着我的手腕,疼得令人发指。

 

我抬眼,目光与他直视,目光无惧,吐出二字:“我会自己请律师,明天就离婚。”

 

这人一向优雅绅士习惯了,说话做事都端着,此刻,幽暗的脸庞闪过可怕的阴冷,他捏紧我的手腕,硬起脸说:“我不同意离婚,想都别想。”

 

“离婚!”我心意已决。

 

他单手掐着我喉咙,抬起左手,想要打我。

 

我连挣扎都懒得,任命的闭了眼——

 

意料之外的耳光没有落下。

 

我睁开眼睛。

 

只见身前立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套烟灰色西装,安希晟停在半空中的手被他接住。

 

我的视线自下而上,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是他?

 

我如五雷轰顶,内心咆哮!

一时之间,大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对于突然到访的婆婆,安希晟显然也有些意外。

 

他剐了我一眼,拥抱着沈清雅的手紧了紧,全然不像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

 

而见到我婆婆来了,沈清雅才偃旗息鼓的偎依在安希晟怀里,粉色的连衣裙,镂空的背部设计,衬的身材曼妙多姿。

 

我要没看错,她身上那件衣服还是上个月安希晟送我的。

 

再一看女人脚下那双鞋,我气得连脾气都没有了。

 

那双鞋,是昨天安希晟送我的生日礼物。

 

狗男女!

 

我婆婆唐丽蓉是唐家的人,唐家是A市的大家族,兴许是我母亲的缘故,我这个婆婆一向对我照顾有加。

 

唐丽蓉走过来,拉起我的手,她是名副其实上流社会的贵妇,全身上下保养得体,行为举止端庄大方,穿着首饰,就连身上的披肩也是尤其的讲究。

 

“妈,你别听这个女人胡说!”安希晟脸色深黑。

 

从他母亲进来到现在,我哪怕吭都没吭一声,我胡说什么了?

 

“蓉姨,我——”我抬眸,话还没说完,安希晟就气呼呼地打断了。

 

“你什么你!木语安,今天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先,赶紧给清雅道歉,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万一,你父亲之前跟我们安家提出的五千万投资,我们安家会重新考虑!”

 

安希晟指着我鼻梁,他对怀里的女人有多深情款款,对我就有多绝情冷漠。

 

是,都怪我太天真了。

 

当初把我嫁到安家,我满以为自己可以拥有甜甜的爱情,到头来,也不过如此。

 

也对,我这样的人,没资格拥有爱。是我没有拎清主次,早就听说了安希晟有个深爱的女人,还厚着脸皮倒贴。

 

“阿晟,你别这样,语安姐……语安姐她也没做错什么,你们是夫妻,我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是个错误,既然语安姐不想孩子活下来,我这就去医院流掉……”沈清雅楚楚可怜道。

 

“清雅,你别做傻事,孩子是我跟你的,她要是再敢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安希晟一改刚才的暴怒,安慰了一番怀里的女人。

 

“你也真是胡闹。”唐丽蓉的脸色这时候似乎也缓和了一些,没了之前的怒意,“养女人养到家里来了,你这不是摆明了让语安难堪吗?”

 

“妈,这件事你别管,我不爱她,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的人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我会跟她离婚!”安希晟说的异常坚定。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哼了一声,“当着我的面做出这种事情,指不准背后会使出什么乱子,木语安,我还真是看错了你!木家现在破产了,你父亲急需投资,你别想从我们安家拿一分钱,还有之前你父亲欠安家的钱,尽快还给安家!”

 

他一气呵成,不留我半分辩解,打横拦腰抱起沈清雅。

 

沈清雅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语气柔和,又渗着说不尽的委屈感:“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我……”

 

她话说一半,只留下长久的抽泣声,要是我不认识这妖艳贱货,还真是会被她一番演技给征服!

 

“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先去医院检查身体。”唐丽蓉摆了摆手,语气里夹杂着些许的疼惜。

 

安希晟临走前,也不忘给我一记警告的眼神。

 

等二人一走,唐丽蓉叹了一口气。

 

“蓉姨,我想回家一趟。”我告诉唐丽蓉。

 

这个家,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嫁给希晟半年了,到现在连怎么称呼我也不知道了?”唐丽蓉有些生气:“喊一声妈,为难你了?”

 

当年木家风光四起,也曾经与安家平起平坐,我跟着母亲也会参加一些酒会晚宴,小时候我就认识了唐丽蓉,一声蓉姨,喊了十几年,一时半会难以改口。

 

“妈。”我怯弱地喊了一声。

 

她握着我的手腕,左右端详,随即又面露不悦:“希晟胡闹,你也跟着不懂事了,婚戒呢?”

 

婚戒?

 

在……在包里。

 

昨天包落在了酒店!

 

婚戒尺寸偏大,我每次带都深怕丢了,所以只好时时刻刻放包里。

 

现在想来也是讽刺,婚戒尺寸不适合,怕不是这婚戒也是给他人准备的吧。

 

我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蓉姨,我想跟希晟离婚。”

动漫关键词: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