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体验过大的还能接受小的吗 猛撞H花液H深

2022-05-16 15:41:3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叫木语安,今天是我的生日。 只不过现在,我很紧张。 我跟安希晟结婚半年,仅仅只在婚礼当天牵过手,除此之外他从没碰过我,说出去很不可思议。 而就在今晚,一个小时前,安希晟来到我

我叫木语安,今天是我的生日。

 

只不过现在,我很紧张。

 

我跟安希晟结婚半年,仅仅只在婚礼当天牵过手,除此之外他从没碰过我,说出去很不可思议。

 

而就在今晚,一个小时前,安希晟来到我的卧室,竟然主动拉起我的手,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

 

上了他的车后,我被安希晟用黑色的眼罩蒙住眼睛,我才紧张地问他:“希晟,为什么要蒙住眼睛?

 

“嗯?”安希晟手指在我脸颊抚过,随即在我耳边轻笑:“今天是你生日,想给你一个惊喜。”

 

于是,我跟着安希晟来到了所谓的好地方。

 

我被他领到了一个房间里,坐在了床上,安希晟嘱咐我不要乱动后,就没了声息。

 

片刻后,有人进来了。是类似皮鞋摩擦地毯时候发出的轻微的细响,要是我没听错,这期间还夹杂了一声不屑的笑。

 

我没来得及细想,不安地坐在床上,那种感觉,就像是献祭一般,等待我的将是……

 

“啊——”我的身体被重重地抵压在了柔软的床上。

 

“希晟?”我按捺不住心里的惶恐,忍不住轻轻喊了一声我老公的名字。

 

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我根本没有一点准备。

 

男人温热的呼吸,混合了须后水的淡淡香味,萦绕在我鼻翼,我就控制不住自己那股心猿意马。

 

第一次,这是我的第一次,很疼。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从我身上起来,走进了浴室,哗哗的水声传来……

 

就在我还沉溺在第一次做女人的感觉中时,“吧嗒”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

 

我向后缩了缩,有些紧张,手指抓着床单,看不清周遭,但能感受到男人正一步一步朝我逼近。

 

“希晟,我可以把眼罩摘了吗?”我轻声问他。

 

“你刚才叫我什么?”嗓音清冷如滴落在青石板上的小雨,又好似厚重的玉器击打在玻璃上,悦耳的让人有些着迷。

 

这声音……根本不是希晟的……

 

我伸手要去摘眼罩,却先一步被人握住了手,“你倒是提醒了我,刚才床上的时候,你喊了一声其他男人的名字。”

 

“你是谁?”他不是安希晟。

 

绝对不是!

 

那先前压在我身上,恨不得折断我双腿的男人到底是谁?

 

我深吸了一口气,扼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语气决然:“松手。”

 

“啧——”男人哼了一声,说话的声色极为玩味轻佻:“在我床上喊其他男人名字的,你是第一个。”

 

我死死抓住床单。

 

下一刻,眼罩便被粗鲁扯下。

 

眼睛长时间让眼罩遮挡,让我一时难以适应光线。

 

直到身前男人冷哼了一声,我才有所反应。

 

室内灯光晕黄,柔软的光落在男人脸上。

 

他挨得我极近,混上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息,冰冷地好似夏日中央空调,而我,恰巧站在中央空调的风口处。

 

刚洗过澡的缘故,他身上似乎留有淡淡的玫瑰香,又像是冗杂了好闻的薄荷味,被他一双冷眸盯着看,我连气味都难以分辨。

 

23年,我死死守住这么珍贵的第一次,就在刚才,我失身了!

 

所以,我这算是婚内出轨了吗?

 

我咬着牙,忍住一阵酸涩,不服输地质问这个夺走我第一次的男人:“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老公呢?”

 

他嗤笑,假如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我一定会被这笑容蛊惑。

 

我长这么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眼前这男人,耀眼的就好像星辰大海,逼得人移不开视线。

 

“说话!”我提高了音量,“我老公呢!”

 

我话才刚说完,这男人就强势地压了上来,他没穿衣服,只是松松垮垮地围了浴巾。

 

而我,自始至终都以为跟我发生关系的男人是我安希晟,根本就不着寸缕。

 

没有任何防备的,这个男人压在我身上,大手掐着我下巴。

 

很疼。

 

生理疼痛夹杂了无数委屈,一时之间,眼泪夺眶而出。

 

“你——”臭流氓三个字硬生生堵在了喉咙,男人像是发狠似的,咬住了我唇瓣,蛮横无理。

 

这个臭流氓!

 

薄荷的味道在口腔里泛滥,我就是那种连跟男人牵手都害羞的人,即便结婚了,也无夫妻之实,何况现在!

 

我双手在男人宽阔的脊背抓挠,试图推开他。

 

“结婚了还出来卖,那就卖的有诚意一些。”男人低眸,咬住我下唇,音色低沉。

出来卖?

 

男人言简意赅一句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我如鲠在喉,顿时深感这人怎么会这么无耻?

 

强要了我身体不说,还冠冕堂皇说出这种卑鄙侮辱人的话!

 

我鼻子发酸:“臭流氓,你放开我!要是让我老公知道了,你……你肯定……”

 

分明是警告,对上男人投来的目光,我却反倒没了骨气,说得十分惨兮兮。

 

“肯定怎么样,嗯?”面前这男人语气极为的轻佻,掐准了我的软肋,嘴角勾起一抹笑,附在我耳侧低,声线低缓:“都结婚了还是第一次,你老公是不是不太行?”

 

“你——”男人高大的身躯压在我身体上方,居高临下,眉眼里浮起丝丝的笑意,我又瞬间脸红心跳了,“谁说我老公不行的,我老公比你厉害多了。”

 

对于我的一番话,男人似乎无动于衷。

 

“那就是家里那位不能满足你,嗯?”他语气显露的揶揄,不言而喻。

 

我气得浑身疼。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斯文败类!

 

“起开,你弄疼我了。”我语气哽咽。

 

我才是受害者,现在怎么反倒是我轻浮,是我的错了,这霸道的男人,根本就是混蛋,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还说出这种话侮辱我。

 

就在我握紧拳头,想跟这男人据理力争时,他翻了个身,指腹自在我锁骨上来回抚了抚,随即站起身。

 

整个动作堪称史诗级流畅。

 

我如释重负。

 

“流氓!”我迅速从床上起来,瞥了一眼地毯上一片狼藉,心中一阵钝痛。

 

当着男人的面,我也不顾及什么面子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这个男人!

 

穿戴好之后,我随手捡了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披上,安希晟把我从家里带出的时候,我只穿了一件露后背的吊带裙,如今自己身上这幅布满痕迹的样子,谁看到了不起疑心?

 

想到这,我就更加气愤了!

 

“以后……”我吸了一口气,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却还是不太放心的回过头。

 

身后,男人正不发一言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眼睑下闪烁着晦涩不明的阴戾,深邃的眸子凝结一层淡淡的冰,昏黄的灯光,又似乎将男人一身的凌冽松懈了几分。

 

被男人这样露骨的打量着,我十分的不自然,几次张口,都吞咽了回去。

 

“你一夜多少钱?今天没带支票,我秘书在楼下,需要多少钱,让秘书给你转账。”男人漫不经心说道。

 

三言两语,直接将我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硬生生烂在心里。

 

谁稀罕他的钱了!

 

“无耻!臭流氓,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说完这话,我直接摔门而出。

 

出了酒店,我才想起来,我的包落在了酒店里。

 

想到包里的手机还有钱包,甚至我的婚戒都在包里……

 

我强忍住身体的酸疼,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上,司机多次打量我,依着探究的目光,透过后视镜,让我无地自容。

 

“蓝品别墅。”我重新拉好身上的男士西装,假装看向窗外。

 

司机应了声好,打开导航,然后感叹了一句:“蓝品别墅那地方还真是寸土寸金。”

 

我没心思跟司机师傅感慨资本主义市场造就的贫富差距。

 

此刻,我心如乱麻。

 

一想到酒店里的一幕幕,那个男人鄙夷露骨的话,压的愤怒就冲到了头顶。

 

就这样算了吗?

 

可是又能怎么办?

 

身体上传来阵阵的疼痛,西装上留有男人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无不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我婚内出轨的事实。

 

我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为实难受委屈。

 

不多时,车子停在了蓝品别墅小区门口。

 

“一共86.5块钱。”司机笑呵呵地回头对我说道。

 

“我……”我尴尬地摸了摸口袋,除了一张黑卡跟手表外,再去其他。“师傅,我出门急,忘带钱包了,你看我给你这个成吗?”

 

我随手摘下西装上的胸针,递给师傅,解释说:“这胸针,起码值个几万。”

 

师傅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

 

但或许他认得我手里的黑卡,又或许他知道蓝品别墅的住户非富即贵,迟疑片刻后,便接了我手里的胸针。

 

我看着出租车扬尘而去,低头,扫了眼手里的男士手表跟黑卡,默不作声揣回了衣袋。

 

管家李叔正在摆弄客厅的盆栽,见我回来,露出一脸的诧异:“夫人,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是不能回来吗?

 

李叔的话,不由让我想起了先前荒唐不已的事情。

 

我支支吾吾,没去深究李叔话里的意思,只是借由身体不舒服搪塞了过去。

 

现在自己这幅样子,绝对不能让希晟看见。

 

回到卧室,我泡个半小时的澡,穿了件昨天新买的一套真丝睡衣,很好的遮挡了脖子以下的斑斑点点。

 

希晟应该在家吧。

 

我朝着安希晟的卧室走去,门是虚掩的。

 

正抬手敲门,卧室里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阿晟,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离婚嘛,我现在每次见到她,都气得要疯了

阿晟?

 

“咯噔”一声,千斤巨石落在心底,沉重无比,又如当头棒喝,我大脑一片空白。

 

“你不用跟那种蠢女人置气,我又不喜欢她,结婚还不是看在我奶奶面子上,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这圆润温和的声音,不是安希晟还能是谁的?

 

“要不是你家里人不喜欢我,现在安少夫人的位置早就是我的了,哪轮得到木语安那个贱女人!”

 

卧室里再次传来女人妖娆的声音,语调上扬,迂回婉转。

 

“那里还疼吗?”男人发出低低的笑声。

 

接着传来女人娇艳欲滴的求饶,“别闹啦,会被发现的,明天还要拍杂志呢!”

 

……

 

我站在屋外,透过门缝,往里面看。

 

躺在床上的女人我认识,正是最近选秀节目出道,发展势头很猛的一个女团队长,叫做沈清雅。

 

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字字句句的,就像是被人用匕首划过心尖,疼得说不出话。

 

今天我生日,很不幸失去了第一次,本来就万念俱灰,回到家,没成想逮到这对狗男女。

 

枉我刚才还在为自己婚内出轨的事情,内疚的要死,看来还真是可笑!

 

忍着破门而入的冲动,我拽紧衣角,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卧室。

 

结婚半年,与丈夫分房睡,原以为的相敬如宾,夫妻和睦,都是假的!

 

躺在床上,我暗暗下定了决定……

 

次日早上。

 

我从楼上下来,未见其人,便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嬉笑声。

 

“我过两天要去影视城拍电影了,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好,我安排时间陪你一起去。”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阿晟,那个贱女人一夜未归,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担心她干什么!我都安排好了,到时候……”

 

安排好?那股酸涩一时之间又涌上了心头。

 

安排好了所谓惊喜,结果变成了惊吓,给我唱了这一出戏是吗?

 

这对狗男女!

 

我越想越生气,偷鸡摸狗在外面就算了,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忍了,现在更是到了家里做那种事情,还在背地里各种诋毁我。

 

“渣男配绿茶,狗男女!”我提到了音量,踱步走到长桌前。

 

餐桌上,牛奶三明治,沙拉水果一应俱全,各类糕点琳琅满目,比我以往哪一次都要丰盛。

 

我端起桌上的果汁就朝这绿茶婊泼了过去。

 

兴许是实在是太过突然,客厅里空气凝结,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啊——”

 

我仍然不解气,与沈清雅四面相对。

 

沈清雅尖叫之后,站起身,抡起手,狠狠甩了我一个耳光。

 

不疼是假,这一耳光,疼到我失去了痛觉。

 

右耳嗡嗡作响。

 

“贱人,谁给你的胆子,你敢泼我!”沈清雅端起桌上的热牛奶,我还沉浸在那一耳光的疼痛里,丝毫没有防备,一杯滚烫的牛奶从我头顶自上而下倾倒。

 

紧接着,沈清雅揪住我衣领,不说别的,这女人长得还真精致,脸色白皙,五官立体,就好似瓷娃娃,漂亮的过分。

 

只是,她嘴里说出话,却是难听至极:“木语安,别以为你嫁给了希晟,就真把自己当做是安太太了,谁不知道你妈是A市名副其实的狐狸精,勾搭上了你爸,当年你妈那点不光彩的事情,人尽皆知,现在你家破产了,希晟念及情分才娶了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贱人!”

 

她骂我诋毁我都没关系,但是这女人,凭什么说我母亲!

 

我咬着下嘴皮,热烫的牛奶划过脸颊,右脸疼得一片火辣辣。

 

安希晟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个男人,还真是绝情。

 

而我也因为沈清雅左一句狐狸精右一句贱人,恼火不已,早就不顾及什么形象了,简直如泼妇一般,跟沈清雅扭打在了一起。

 

沈清雅下的一手好牌,左右狠扯我头发,然后就跟碰瓷似的,自己往地上一趟。

 

“木语安,你够了!”

 

安希晟一阵怒吼。

 

沈清雅整个人躺在地上,委屈巴巴地跟安希晟说疼。

 

安希晟小心翼翼把人扶起来,然后一脸怒意,他修长的手指指向我:“木语安,你别欺人太甚,清雅现在怀孕了,要是有个万一,我跟你没完!”

 

“什么怀孕?怎么回事?”

 

安希晟怒斥之后,我婆婆从门外进来,脸色不是很好,“一个个像什么样,大清早就开始闹了

动漫关键词:猛撞H花液H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