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_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2022-05-16 15:40: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凌震霆久久说不出话来。 凌骁站在她身后,见此嘀咕了一句“又在烂好心”,伸手揽住女人的腰,挑眉说道:“好了没?” 苏暖暖朝他调皮地吐了下舌头,这才跟着他往台

凌震霆久久说不出话来。

 

凌骁站在她身后,见此嘀咕了一句“又在烂好心”,伸手揽住女人的腰,挑眉说道:“好了没?”

 

苏暖暖朝他调皮地吐了下舌头,这才跟着他往台下走去。

 

仪式完成后,就是酒会了。

 

今天的订婚仪式聚齐了帝都各类商界名流,都想和凌氏集团的继承人套套近乎,其中不乏一些重要合作伙伴。

 

“等我一会,饿了就吃点东西。”

 

凌骁把她带到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温柔地说完后,才朝正在等他的合作伙伴走去。

 

被众人环绕的凌骁仿佛自带发光体质,站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不少名流千金都往他身边凑。

 

真是个招蜂引蝶的家伙。

 

苏暖暖吃了一大口慕斯蛋糕,愤愤地想道。

 

“哟,刚订完婚就一个人在这坐冷板凳呢?”

 

身边传来一个讨厌的女声,苏暖暖微微蹙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丽端着红酒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段时间不见,她变得更加艳丽起来,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交际花的味道。

 

苏暖暖不想和她多说,起身就要离开。

 

“苏暖暖,其实凌骁并不爱你,他所做的一切不过一场阴谋而已。”

 

刘丽突然在她身后说道。

 

苏暖暖的脚步顿住,心头升起隐隐的不安,但仍旧强装镇定地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一个字也不会信的。”

 

说完她再次迈开脚步。

 

这时刘丽却开了一段录音,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对话,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凌骁!

 

“明天就是毕业挽回,你去给苏暖暖下个绊子,我要她尽快爱上我。”

 

凌骁的声音透过录音笔传来,对苏暖暖来说再熟悉不过。

 

“凌总您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在苏暖暖身上使尽手段呢?”

 

这是刘丽的声音。

 

录音笔那头的凌骁似乎嗤笑了一声:“一个没钱没势的女人,不是最好的挡箭牌么?还有谁比苏暖暖那个傻女人更好骗?”

 

苏暖暖心脏骤然一缩,突然转头抢过那只录音笔,眼眸死死盯着刘丽。

 

“这是假的,你合成用来骗我的对不对?”

 

刘丽讥讽地一笑,轻轻吹了吹刚做的指甲。

 

“你也不想想,那么重的一桶水,没有保镖帮忙,我怎么可能拎得动呢?”

 

“何况——”

 

刘丽顿了一下,露出恶意的笑容。

 

“谁给你的自信认为凌骁会爱上你?就凭你救了他一次么?”

 

苏暖暖握着录音笔的手终于控制不住颤抖起来。

 

真的是这样吗?

 

凌骁对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哄骗她结婚,做他事业路上的挡箭牌?

 

那些霸道而温柔的誓言,从天而降的拯救,奋不顾身的保护……都是假的吗?

 

她心里翻涌着千头万绪,一时竟愣愣地站在原地。

 

刘丽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上前抽走那只录音笔,放下了最后的诱饵。

 

“你不是怀疑这录音是合成的吗,商场外面就有鉴定的店铺,不如一起去检测一下?”

 

苏暖暖此时脑子一团乱麻,胡乱点了点头,跟着她往外面走去。

 

五分钟后,她才猛然回神,环顾了一下四周安静无人的通道。

 

“这是员工通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当即拎起裙子就往外跑去。

 

刘丽在她身后大叫一声“抓住她”,突然从通道前面走进两个壮硕的男人朝她逼近。

 

看样子在这里设了埋伏,专门堵她的。

 

苏暖暖心中想着,一步一步往后退,试图和他们谈判。

 

“你们放了我,她给的报酬,我让凌骁双倍给你们。”

 

朝她逼近的男人们脚步一顿。

 

苏暖暖一见有戏,趁热打铁地说道:“你们知道触怒凌骁的后果吧,你们让路,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竟然真的缓缓让开了身体。

 

苏暖暖提起裙摆就往通道外面冲去。

 

“该死,别跑!”

 

刘丽恼怒地推开那两个男人,拔腿就追。

 

眼看离出口越来越近,苏暖暖的眼眸也越来越亮。

 

冲出去,冲出去就好了。

 

有什么事直接去问凌骁,只要他说不是,她就相信他!

 

刘丽已经离她越来越近,苏暖暖张嘴欲喊,突然从身后捂上一块帕子。

 

浓重的乙醚钻进鼻腔,苏暖暖脚步一软,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刘丽扔掉帕子,在苏暖暖的身上泄愤似的踹了一脚,恶狠狠地对站在原地的两个男人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把人搬走?”

帝都某个以情.趣著称的主题酒店。

 

苏暖暖被灌了春.药,绑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身体的燥热越来越难以忍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泄露一丝呻.吟。

 

床边的三人却起了内讧。

 

“什么,谈好的价钱你们说不上就不上了?”

 

刘丽气得抓起手边的一个瓷瓶就往站着的那两个男人扔去,被他们敏捷地避开。

 

其中一个苦着脸说道:“来之前你可没说这是凌骁的未婚妻,不然我们压根就不会接这个单子。”

 

刘丽插着腰,气得眼睛都红了。

 

“老娘费了多大力气才把这女人弄来,你们不上造成的损失谁赔?”

 

另外一个咬了咬牙:“算了,那钱我们不要了。”

 

保命要紧。

 

说完他们就打开房门直接溜了。

 

“一群怂货,以为你们不干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刘丽冲门口狠狠地“呸”了一声,这才转头走向床上被绑着的苏暖暖,动手扒起她的身上的衣服。

 

苏暖暖瞪着她,眼中的恨意几乎化为实质。

 

刘丽被她的目光一刺,冷笑着说:“苏暖暖,别以为你有多厉害,失去了凌骁的庇护,你什么都不是。”

 

苏暖暖全身发软,她被绑着一动也动不了,只能任凭刘丽将她身上的衣服扒去,露出泛着粉色的白皙身体。

 

“哼,身材果然搔得很,难怪凌骁会被你迷得团团转。”

 

刘丽眼中泛起嫉妒的光芒,在她腰上一掐一拧,一个紫红的印子从苏暖暖白皙软嫩的身体上浮现出来。

 

苏暖暖痛叫了一声,那声音似乎刺激了有些亢奋的刘丽,竟然在她身上连掐带拧,雪白的身体很快变得惨不忍睹。

 

苏暖暖哭叫得嗓子都哑了,但是所有声音都被牢牢隔绝在房间里,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折磨她的刘丽却越来越兴奋,竟然拿起旁边的皮鞭朝她抽去。

 

一下,又一下。

 

白皙的身体迅速覆上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鞭痕,带着凌虐的美感。

 

半个小时后,苏暖暖终于没有了声音,缓缓垂下头,已经昏死过去。

 

刘丽这才拿起手机,拍了很多私.密的照片,匿名向凌骁发了过去。

 

接着她拍了拍苏暖暖苍白的脸,冷笑着说道:“这房间里装了炸弹,只要凌骁敢过来,你就和他一起被炸成烟花吧。”

 

说完趾高气昂地走出房门,把房卡挂在了门把手上。

 

……

 

凌骁刚摆脱还要拉着他详谈的生意伙伴,转头就不见了苏暖暖的身影。

 

这时,他的手机传来信息提示音。

 

是个匿名号码发来的照片,底下还有一行地址。

 

凌骁点开一看,苏暖暖全身赤.裸被绑在床上,身上遍布新鲜凌乱的伤痕,头低低地垂着,不知是死是活。

 

他心口迅速冒起一团烈火,风一般冲了出去。

 

……

 

“暖暖!”

 

凌骁打开房门,看到的景象令他瞳孔骤然一缩,抓着门的把手应声而断。

 

他一个箭步冲到苏暖暖面前,面对她满是伤痕的身体,竟然头一次感到不知所措。

 

“暖暖,你还好吗,暖暖……”

 

他颤抖着解开绑着她的绳子,轻轻将她拥入怀中,眼中的疼惜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苏暖暖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眸,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凌骁,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凌骁疼得心脏都要碎了,边亲吻她的发顶边说道:“我会的,我来救你了,我们回家。”

 

苏暖暖轻轻答了一声“好”,突然蹙眉轻吟了一声,全身迅速发烫,意识也开始不清醒。

 

“唔,好热,凌骁……帮帮我……”

 

因为疼痛被压制的春.药反扑,正猛烈地吞噬着她的意识。

 

她伸出两条手臂,蛇一般地缠上了凌骁的脖子,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双唇。

 

“凌骁,我想要你。”

 

苏暖暖呢喃着,小巧的舌尖探进男人的口腔,细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汲取着他身上的凉意。

 

凌骁抱着她身体的手臂紧了又紧,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暖暖,我们先回去好吗?”

 

“不好!”

 

苏暖暖咬了一口他的薄唇,竟然无师自通学会了换气,闻言立即反驳,手指已经探入凌骁的衬衫内,顺着人鱼线缓缓抚摸。

 

凌骁腹部猛地紧绷,眸光变得深沉而危险。

 

他捉住她正在四处点火的手,沉沉说道:“苏暖暖,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苏暖暖双眼迷蒙地望着他,突然咯咯一笑,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朝他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

 

“凌骁,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赖在他怀里,小脸因为春.药的作用飞起一片艳丽的红,翘起的唇角带着魅惑人心的弧度。

 

凌骁握住她腰的手指向里扣了扣,哑着声音问道:“什么秘密?”

 

苏暖暖灿然一笑,轻轻低头吻在他的胸膛,靠近心脏的位置。

 

“我喜欢你啊,凌骁。”

 

低而轻的声音贴着他心口传出,凌骁顿时觉得那里像被滚水浇过似的烫了起来。

 

他不再压抑,而是扣住苏暖暖细软的腰肢,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疾风暴雨般地吻了下去。

 

“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苏暖暖仰着白皙脆弱的脖颈,随着凌骁的动作溢出时强时弱的低吟,她黑色的发丝凌乱地铺在枕头上,衬着苍白的脸、粉色的鞭痕,别有一种凌虐的美感。

 

“呃……”

 

凌骁低吼一声,在她身体里尽情释放,苏暖暖早已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他拿过自己的外套将她身体一裹,正准备回家,突然发现酒店的密码门竟然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该死!”

 

他旋即意识到不对,拿出手机给下属打电话,眼角余光却瞥到衣柜下红光一闪,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凌骁目光一凝,扒开堆放着的衣物,里面赫然藏着一个小型定时炸弹!

 

炸弹的计时器滴滴答答走着,此时显示剩余的时间只有一分钟!

 

打电话绝对来不及了,凌骁迅速推开窗户,预估了一下从这里跳下去的可能。

 

这个房间在六楼,每一层楼中间都装了一个大型的空调外机,如果落点准确,跳下去也不是不可行。

 

还有二十秒,根本来不及犹豫。

 

凌骁返身迅速抱起苏暖暖,一个纵跃攀上阳台。

 

这时,计时器的指针指向零的位置,一阵巨响从衣柜里炸开,炸弹的余波混合着碎片袭上他的弓起的背,瞬间血肉模糊一片。

 

凌骁将苏暖暖死死护在怀里,借着这股冲力往下一跳,在空中踩中几个空调外机后就地一滚,原本就没好全的左脚踝发出一声脆响,竟然再次断裂!

 

他闷哼一声,强忍着那股剧痛,将昏迷不醒的苏暖暖交给赶来的属下,这才放心地晕了过去。

 

苏暖暖醒来的时候,客厅正传来凌依然的数落声。

 

“你说你这段时间不是中弹就是断腿,还差点被炸成碎片,能不能消停点?”

 

凌骁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姐,快收收你的鳄鱼眼泪,小时候打断我一颗门牙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老妈子?”

 

苏暖暖突然拥着被子坐起来,混乱的记忆归了笼。

 

她被刘丽迷晕绑在酒店的床上凌辱,然后凌骁破门而入,意识不清的她貌似很主动地扒下了男人的衬衫?

 

再然后……

 

苏暖暖脑海里浮现一些断断续续的回忆,男人劲瘦强健的身体覆在她身上,汗湿的鬓角格外性感。

 

“啊——”

 

她捂住脸低低叫了一声,心里三分高兴三分羞窘。

 

她竟然做出了那么羞人的事,凌骁不会觉得她太放浪了吧……

 

这时,客厅里传来叮叮当当地响声,一个声音说道:“凌总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这段时间最好卧床静养,不要沾水,伤口恶化就很难办了。”

 

苏暖暖打开房门,凌骁正趴在宽敞的沙发上,后背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左脚重新打上了石膏,看上去好不凄惨。

 

他看到苏暖暖时眼眸一亮,大声叫她:“暖暖,快把这个老处女赶走,我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凌依然瞪他,扬手就往他受伤的背上拍去:“你是不是找打?”

 

苏暖暖连忙上前一步,拉住凌依然的手,笑着说道:“依然姐,手下留情。”

 

凌依然本来也就吓唬吓唬他,闻言拉着苏暖暖的手,眼眸却是睨着凌骁的。

 

“这家伙就是嘴欠抽,你要是被他欺负了告诉我,我帮你打回来!”

 

苏暖暖宛然一笑。

 

“他对我很好。”

 

凌骁闻言握住苏暖暖的手腕,冲凌依然得意地挑了挑meizu。

 

看吧,太太还是向着我的。

 

凌依然作呕吐状:“幼稚死了。”

 

她被两位的狗粮撒了个饱,嫌弃地拿起包包准备离开。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照顾他吧,有空记得给老爸回个电话,他很担心你。”

 

凌骁面色一冷,刚想张口说话就被苏暖暖捂住了嘴。

 

她转头笑着对凌依然说:“好的,等他伤好一点我们就去看爸爸。”

 

凌依然看了苏暖暖一眼,目光掠过几分满意。

 

一物降一物,苏暖暖又是个明事理的,她不介意让她融入凌家。

 

……

 

凌依然走后,客厅顿时安静下来。

 

苏暖暖转头,目光都凌骁被包得像木乃伊的背上扫过,露出心疼的神色。

 

“是,后来救我的时候受伤的么?”

 

她蹲下身,伏在沙发上,清澈的眼眸缓缓浮上一层泪光。

 

凌骁最受不了她哭,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随便扯了个理由。、“生意上的不正当竞争,跟你没关系,别多想。”

 

苏暖暖才不相信他扯的鬼话,但也没有逼他承认,只擦了擦眼泪,坚定地说道:“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出去了,我来照顾你。”

 

凌骁闻言舔了舔唇,露出调笑的目光。

 

“怎么照顾我,用身体么?”

 

苏暖暖脸色一红,这才想到自己身上只套了一件男士的宽大衬衫,衣摆堪堪到大腿,里面一丝不挂,看在凌骁的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制服诱惑。

 

“你别看——”

 

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小脸红了个彻底,飞奔进卧室。

 

半晌,换好衣服的她才出来,脸红红的问凌骁中午想吃什么。

 

“想吃你。”凌骁趴在沙发上说。

 

苏暖暖:“你正经点!”

 

“想和你睡觉。”

 

苏暖暖:“……”

 

放弃和男人交流,她径直走进了厨房,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好了清淡的三菜一汤。

 

“过来吃饭。”她一边绑碗筷一边叫沙发上的男人。

 

凌骁却迟迟没有动静。

 

苏暖暖疑惑地看过去,男人向她展示了一下被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左脚。

 

“你觉得我这样能自己走过去吃饭?”

 

苏暖暖叹了口气,认命地扶起他。

 

男人的身体死沉,还故意压在她的身上,从沙发到餐桌的距离就让她累出一身细汗。

 

“够了吧,别作妖了。”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自己坐在男人旁边的位置上。

 

其实她的厨艺很一般,凌骁这种从小精挑细拣出来的的胃不一定吃得惯。

 

男人喝了一口豆腐汤,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苏暖暖紧张兮兮地问他:“是不是很难喝?要不还是叫外送好了,你平时常吃的饭店是哪些?”

 

她说着就要拿手机,却看到男人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苏暖暖以为他想说什么,便凑过去。

 

凌骁揽住她的脖子就亲了下去,两人交换了一个深吻。

 

“好吃。”

 

凌骁摩挲着她红肿水润的唇,低低地笑着,一语双关。

 

苏暖暖这才知道男人在戏弄她,她锤了捶男人坚实的胸膛,没什么底气地威胁:“不吃就算了,你饿死吧。”

 

凌骁咕哝了一句什么,到底还是放开了苏暖暖。

 

到了晚上,两人就到底是分房还是不分房的问题再一次展开拉锯,这次苏暖暖节节败退,直接被凌骁拐到了主卧的床上。

 

“你现在伤还没好,不许乱动!”

 

苏暖暖心惊肉跳地看着他含笑的眼眸,生怕他一时兴起,按着她要“吃”。

 

谁知凌骁在她额前落下一吻,满足地将她拥入怀中:“睡吧。”

 

说完眼眸缓缓阖上,一会儿呼吸就均匀起来。

 

苏暖暖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偷偷勾了勾凌骁的指尖,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身边多了一个怀抱的感觉,也不赖。

 

……

 

凌骁的恢复力惊人,养了一段时间就生龙活虎了。

 

这次他不再韬光养晦,接连拔除了三叔在公司安置的好几枚钉子,雷霆手段令员工噤若寒蝉,心想公司真的要变天了。

 

刘丽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她接连被学校和公司开除,在帝都几乎生活不下去,缠着三叔给她买了栋房子。

 

而现在,三叔却要收回了。

 

“三叔,求求你别把我赶走好不好,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

 

宽敞的大客厅里,刘丽正抱着三叔的胳臂,一边撒娇一边央求着。

 

三叔冷哼一声,推开刘丽的手。

 

“出了那么多馊主意,没一个顶用的,要你有什么用?”

 

凌骁对他步步紧逼,他再不想点办法,自己的势力就要被蚕食干净。

 

到那时,他会有好果子吃?

 

这么想着,他的脸色又黑了一层,自然顾不上敷衍刘丽。

 

“要不,我给您推荐一个人,他在我们学校的成绩一直是A+,一定可以打进公司内部,把凌骁打散的那些势力重新收拢。”

 

刘丽又急又慌,脱口而出。

 

三叔嗤之以鼻:“成绩再好,一个学生又能做什么?”

 

刘丽低声下气地说:“他的黑客技术很好,说不定能黑进公司系统,窃取一些重要的资料为我们所用,而且——”

 

她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他可是苏暖暖曾经的白月光,要是进入公司,那就热闹了。”

 

三叔这才抬了抬眼皮,露出感兴趣的神情:“哦,他是谁?”

 

“洛白。”

动漫关键词: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