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2022-05-16 15:39: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唔,好冷。 苏暖暖意识不清地缩在墙角,两条手臂紧紧环环抱在一起,却仍旧抵挡不住彻骨的寒冷。 “凌骁,救救我……” 她呢喃着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名字,再次

唔,好冷。

 

苏暖暖意识不清地缩在墙角,两条手臂紧紧环环抱在一起,却仍旧抵挡不住彻骨的寒冷。

 

“凌骁,救救我……”

 

她呢喃着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名字,再次昏了过去。

 

“暖暖!”

 

凌骁踹开隔间的门,就看到她浑身湿透的抱坐在墙角,湿发一缕一缕地贴在她青白的小脸上,眼眸紧闭,无意识地呢喃着什么。

 

他的心脏在那一瞬间骤然紧缩,几乎失控地冲过去抱起地上的女人,动作小心得仿佛捧着一个易碎的娃娃。

 

苏暖暖的头无力地靠在他怀里,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胸口,凌骁伸手在她额前一探。

 

该死,竟然发烧了。

 

“通知医院做好准备,我马上送她过去。”

 

他转头对属下说,抱起苏暖暖就往外走,受伤的左脚还打着厚厚的石膏,踩在地上不免有些趔趄。

 

“凌总,还是我们把苏小姐送过去吧,您的脚——”

 

凌骁一个眼风飞过去,那名下属就闭了嘴,他抱着苏暖暖兀自朝前走去,留下一句话。

 

“以后都改口叫凌太太。”

 

把苏暖暖送进诊疗室后,凌骁这才转头,阴鸷地对属下吩咐:“去查当天会场内的所有监控,我要知道害她的人是谁?”

 

属下点头应是。

 

一个小时后,一段被精简过的监控录像传到了凌骁的手机上。

 

“这名女学生经我们核实是苏小……凌太太的室友,凌太太出宿舍时就一直尾随她,等大会散场后终于找到机会,将凌太太关进了女厕所。”

 

属下简单汇报得到的信息,凌骁冷笑一声,眸中带着彻骨的冰寒。

 

看在苏暖暖的面子上放了她一次又一次,没想到她这么不知好歹!

 

既然如此,那就不怪他不念人情了。

 

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对属下颔了颔首。

 

“把这份录音直接给校长的邮箱发去,学校出了这种败坏学风的人渣,相信他一定会秉公处理。”

 

他勾起唇角,笑意却没到达眼底。

 

刘丽,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就不是通知校长这么简单了。

 

苏暖暖的高烧持续了两天两夜,直到第三天才悠悠转醒,一眼就看到坐在一旁沙发上处理文件的凌骁。

 

“醒了,想吃些什么?”

 

男人低头飞速浏览着手里的文件,后脑勺却跟上了眼睛似的,头也不回地说道。

 

苏暖暖清了一下嗓子,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水杯。

 

凌骁却比她更快一步,拿起水杯喂她喝了一口。

 

也许是不常照顾人的缘故,力度没掌握好,杯子里的水撒了一被子。

 

苏暖暖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杯子自己喝了一口。

 

温热的水流过喉咙,缓解了她干得快要冒烟的嗓子,她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这才轻轻喘了口气。

 

温暖的感觉,真好。

 

这时,她放在床头的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

 

苏暖暖拿过来,直接在锁屏的界面上看到一条学校的开除公告。

 

15级文学院中文系001班学生刘丽因恶意将同宿舍室友关进女厕所,造成该室友高烧昏迷送至医院抢救,情节恶劣至极,予以开除处理并全校通告,望以此为戒。

 

苏暖暖一怔,下意识向凌骁看去。

 

刘丽竟然这么快就被开除了?

 

凌骁挑了挑眉,一脸无辜。

 

“别看我,我只是按照正规流程给校长发了一封举报信。”

 

苏暖暖:“……”

 

凌骁,正规流程,我信了你的鬼!

 

她手指往下滑去,果然看到很多通来自刘丽的未接电话,还夹杂着一些短信,大致都是求她向学校求情之类的话。

 

苏暖暖按了全选删除,正准备关掉手机,突然又进来一个电话,她不小心手滑就点了接通。

 

刘丽带着哭腔的声音瞬间传了进来。

 

“暖暖,我错了,拜托你向凌总求求情,让他不要开除我好不好。”

 

苏暖暖有些好笑,把人关进厕所兜头浇冰水的是她,现在装可怜求情的也是她。

 

怎么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

 

她冷着声音说道:“是学校开除的你,要找也该找学校去,何况,作为受害者,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的忙?”

 

刘丽的声音一顿,接着突然换了语气,变得尖锐无比。

 

“苏暖暖,你不就是仗着凌骁这颗大树吗,你忘了当初要不是我在酒吧替你说好话,你哪里来的那么好命?”

 

苏暖暖却淡然一笑。

 

“刘丽,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替我说话难道不是为了给自己进公司铺路?”

 

“那又怎样?”

 

刘丽突然扬高了声音,话语里像淬了毒。

 

“苏暖暖,做人留一线,别把我逼疯了!”

苏暖暖给她的回答是直接把电话挂断,扔到了一边。

 

这种人永远也得不到满足,帮了这次还有下次,总有理由心怀怨愤,不如一早就撇清关系。

 

退烧后苏暖暖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当天晚上凌骁就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直接把她的行李打包到了自己的住处。

 

苏暖暖看见自己用了好几年的盆盆碗碗摆在凌骁家非常具有设计感的厨房里,总觉得违和感十足。

 

于是她默默地往外拿。

 

凌骁却按住她的手腕,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

 

“怎么,嫌我家橱柜太小,摆不下你的锅碗瓢盆?”

 

苏暖暖连忙摆手,脸色有些羞窘的红。

 

“不是,就是觉得不配。”

 

凌骁低笑一声,凑近她说道:“你配得上整个世界,我的太太。”

 

“啊——”

 

男人的声音又暖又苏,苏暖暖的耳朵麻麻的,听到这话惊讶地抬头看他,却被凌骁攫住嘴唇,又一次尝了个彻底。

 

“别动,再动就在这里吃了你。”

 

凌骁按住她扭动的身体,在她耳边轻轻喘气,缓缓平复心底的躁动。

 

苏暖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她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戳在她的大腿,带着惊人的灼热温度。

 

傻子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凌骁抱着她平复了一会,这才松开手,狠狠灌了一杯凉水。

 

“那个,你真的要跟我订婚吗?”

 

苏暖暖低声问道,因为接二连三发生意外,订婚仪式推迟了两周,但离现在也不过三天的时间。

 

“订婚通告都发出去了,你觉得还有假?”

 

凌骁侧头看她,眼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不是——”

 

苏暖暖摇头,终于问出了盘桓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凌骁一顿,突然发现脑海中一片空白。

 

为什么喜欢苏暖暖?

 

是两年前那场情急之下的“鸳鸯戏水”?

 

还是山坡上苏暖暖对他说的那句“我不会丢下你”?

 

亦或者什么也不是,仅仅只是因为她不经意的一个笑容,一个细微的表情……

 

这么一想,自己似乎也不明白为什么。

 

他“啧”了一声,用不耐烦掩饰了自己内心的茫然。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苏暖暖“哦”了一声,没再说话,脸上却闪过一丝失落的表情。

 

连喜欢她的理由都说不出来,果然只是为了报恩么?

 

……

 

当晚,苏暖暖就是否分房睡的问题和凌骁产生了分歧。

 

“我都答应你搬到家里来照顾你,不要得寸进尺。”

 

苏暖暖抱着被子往客房走,一脸坚决。

 

“都说了是照顾我,万一我晚上想喝水想上厕所,还要跑到客房去叫你吗?”

 

凌骁扯着她的被角,故意一瘸一拐地走着,俊美的脸庞皱成了一团。

 

苏暖暖不为所动,把被子扯了回来,“砰”地一声关上门。

 

“你伤的是脚又不是手,喝水这么简单的事就不用我帮忙了吧。”

 

被拒之门外的凌骁笑了笑,瞬间恢复了正常地走路姿势,潇洒地打了个响指。

 

“小样,等你乖乖躺上我床的那一天。”

 

订婚的日子来得很快,当天早上,苏暖暖就被凌骁拉去了杰克的造型室,换上早就准备好的礼服。

 

当她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原本歪坐着的凌骁缓缓坐直了身体,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礼服是纯白色的,裙摆点缀着细小的金色花朵,越发衬得苏暖暖肤如凝脂,气质高贵。

 

就是……露得太多了。

 

凌骁盯着她露出来的锁骨和后背露出的一大片雪白肌肤,眸光沉了沉,扭头对杰克说:“你的衣服还敢设计得再露骨点么?”

 

杰克抓狂:“这是礼服,礼服啊大哥,露个背算什么,要不要我给你来件大花袄啊?”

 

苏暖暖对后背镂空的设计也有些不习惯,她拉了拉拉链,蹙眉说道:“要不我加一件小披风?”

 

凌骁沉吟了一会,说道:“算了,就这样。”

 

再好看也是他的未婚妻,只属于他的。

 

这件礼服的裙摆有些长,杰克的造型室又乱,地上到处扔着衣架之类的,苏暖暖小心地走着,生怕踢到什么东西摔一跤。

 

突然,身侧伸来一双大手,拦腰横抱起她就走。

 

苏暖暖低低叫了一声,下意识环住男人的脖子。

 

凌骁抱着她大步走到顶楼的订婚现场,在紧闭的大门前将她放下来,轻轻整理了一下她凌乱的发丝,笑着向她伸手,语气充满深情。

 

“准备好了吗?”

苏暖暖将手放进他宽大的掌心里,轻轻说道:“准备好了。”

 

凌骁反手覆住她的手背,打了个响指。

 

“那就和我一起,走向幸福吧。”

 

礼堂的大门缓缓打开,无数闪光灯响起,凌骁牵着她的手,淡然自若地迈上红毯,举手投足尽显优雅高贵。

 

他身侧的女孩穿着白色及地的礼服,此时正面对镜头微微而笑,温婉可人。

 

不愧是一对璧人。

 

媒体纷纷把摄像头对准他们,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刻。

 

应邀而来的宾客也微笑鼓掌,脸上都带着祝福的笑容。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有一瞬,苏暖暖和凌骁就走到了红毯的尽头,那里,凌震霆正站在台上等着他们。

 

凌骁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悦,要不是为了维持凌家在外的脸面,凌震霆今天就不该出现在订婚现场。

 

两人走近,在众多宾客的注视下交换了订婚戒指。

 

轮到凌骁的时候,他突然单膝跪地,执起她的右手,脸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暖暖,从今天起,我凌骁绝不辜负你一分一毫,我的所有都将与你共享,你愿意陪我白头偕老吗?”

 

苏暖暖一阵愕然,随即脸上飞起红霞,她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头。

 

凌骁把订婚戒指戴在她的手上,起身抱住她热烈的拥吻。

 

围观的名流宾客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也有一些人在窃窃私语。

 

“难道凌骁把名下的股份财产分给了那个女人一半?”

 

三叔站在人群中,目光阴沉地看向台上那对幸福的男女,耷拉着的唇角抿得死紧。

 

刘丽环着他的胳臂,故意穿得暴露的胸脯在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挨蹭,发出的声音嗲得黏人。

 

“三叔,凌骁的财产最后不还是你的,现在就让他们先快活几天吧。”

 

刘丽的话极大地取悦了这个中年男人,他垂手在刘丽包裹得挺翘的臀部上掐了一把,露出色眯眯的表情。

 

“还不是你这只小野猫聪明,要不是你告诉我,谁能想到那个主意呢。”

 

刘丽骚.媚地叫了一声,脸上都是讨好的笑容。

 

“人家可什么都给你了,现在还被学校开除,您要是不管我我就只能睡大街了……”

 

三叔老谋深算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玩玩就得了,竟然还真想登堂入室不成?

 

他的太太虽然不讨人喜欢,但事业上却能帮助到他。

 

刘丽,算哪根野草?

 

不过念在她还有些作用的份上,暂且迎合一下罢了。

 

想到这里,三叔扯了扯嘴角的笑容,对刘丽说道:“放心,等踢走凌骁这颗碍眼的石头,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刘丽忍住对这个油腻中年男的恶心,高兴地亲了他一口。

 

哼,苏暖暖,你就等着哭吧。

 

此时,台上的两人已经拥吻完毕,到了长辈说话的环节。

 

凌震霆拿起话筒,刀削般的侧脸变得柔和了些,他朝苏暖暖找了招手。

 

“我的准儿媳,过来。”

 

苏暖暖看了凌骁一眼,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但还是牵着她的手走到凌震霆面前。

 

“爸。”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凌震霆神色一松,露出些微的笑意,他示意保镖把一个黑色的盒子捧过来,从里面拿出一个样式简单的玉镯。

 

“这是你妈妈的遗物,现在该让它传承下去了。”

 

他将玉镯扣进苏暖暖的手腕,目光却透过她看向遥远的虚空,带着深刻的怅惘与怀念。

 

凌骁脸色一冷,将那只玉镯直接褪了下来,往凌震霆怀里一扔,压着声音说道:“我妈怎么死的你我之间心知肚明,就不用假惺惺装深情人设了。”

 

凌震霆脸上顿时露出很难看的表情:“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信,那是意外,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们一家人都得死在那里。”

 

“所以你就选择牺牲太太和儿子的性命,以此换来拖延的时间吗?”

 

凌骁冷漠地反问,淡蓝色的眼珠冷得像冰。

 

“凌震霆,别搞慈父孝子那一套,真令人恶心。”

 

凌震霆身形巨震,他捏着那只手镯,目光有一瞬间的茫然。

 

当年他们被绑架犯带到海边,问也不问就准备杀人灭口,是他从中周旋良久,才换来谈判的机会。

 

谁知老三带人姗姗来迟,他原本预设好的时间有差,凌骁的妈妈就这样淹死在了海里。

 

可如果不这么做,他们一家三口当晚都要死在那里。

 

他真的做错了吗?

 

凌骁不再管凌震霆,拉起苏暖暖就要走。

 

谁知苏暖暖竟然缓缓挣开他,拿过凌震霆手上的镯子带上,对他笑了一笑。

 

“谢谢爸,我很喜欢。”

动漫关键词: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