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婆岳同床双飞呻吟1万

2022-05-14 16:30:2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陆起话一落,现场宾客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目光在顾漫音身上转,又落到容姝身上,震惊不已。 视频已经被专家证实是真的,如果陆起这话也是真的…… 同样震惊的,还有傅景

陆起话一落,现场宾客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目光在顾漫音身上转,又落到容姝身上,震惊不已。

 

视频已经被专家证实是真的,如果陆起这话也是真的……

 

同样震惊的,还有傅景庭。

 

他看向站自己面前的女人,眼眸沉了沉,片刻后才问:“容姝,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你会信吗?”容姝反问,语气里带着些嘲讽,“傅总,我们结婚六年,每天的对话,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你的眼里只有顾小姐,容不下别人。”

 

她以前天天去医院给顾漫音,是知道自己跟傅景庭的婚姻怎么来的,知道傅景庭心里有谁,想通过间接照顾顾漫音,让傅景庭多看看自己。

 

可六年来,她从傅景庭那只得到了满腔冷漠。

 

闻言,傅景庭重新审视眼前这个黑裙红唇,神情中透着几分冷艳的容姝,发现她跟以前那个一直等着他回家的贤惠女人,好像判若两人。

 

他也想起,两人没离婚时,他跟容姝就很少交谈,从不过问她做过什么,有什么朋友。

 

似乎,从没了解过她……

 

两人只是短短两句交谈,后面傅景庭也没说话,可顾漫音就在傅景庭身旁,她能敏锐察觉男人对容姝心软了,似乎想维护容姝。

 

顾漫音目光快速从宾客们身上扫过,狠狠一咬牙,上前一步,对容姝深深一个鞠躬。

 

“容姝姐,我没想到你这几年,会一直去医院给我补血,对我那么好……”顾漫音哽咽着,眼眶渐渐红了,又对容姝鞠了一躬,“对不起……”

 

抬头时,她朝人群里丢了个眼色,再继续跟容姝道歉,“视频的事也对不起,是我爸爸太疼我了,调查中又出了错误,才会以为容姝姐你是撞我的凶手。”

 

“顾小姐,我比你还小两个月。”容姝对她的道歉毫不领情,还不动声色的扫了傅景庭一眼。

 

原来那视频是顾父让人放出来的,她还以为是傅景庭对自己下狠手。

 

顾漫音只低着头,抿了抿苍白的红唇。

 

很快,顾漫音看到佣人送来的珠宝盒,接过后,递向容姝,“容……小姐,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这是爸爸之前送我的礼物,我现在送你,作为对你的答谢。”

 

珠宝盒被打开后,黑丝绒上的满钻王冠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夺目。

 

“这,这不是莉莉特王妃大婚时戴的那顶王冠吗?”

 

“顾总真是宠女儿!”

 

宾客里,有爱珠宝的人已经认出这顶王冠,纷纷惊呼这王冠比不得湛蓝之心,也很奢华了,说顾总疼女儿。

 

顾耀天看到那顶王冠时,眼神变了变。

 

但他也知道女儿把这件珠宝给容姝的目的,上前去,冷着脸,语气还算好的跟容姝说,“视频的事,是我冤枉了容小姐,也谢谢容小姐对我女儿的照顾,这珠宝,你收了吧!”

 

容姝微微岔开腿站那,只扫了眼那顶满钻王冠,一点也没从顾漫音手上接过的意思。

 

顾漫音见她不接,于是开口,“这顶王冠是莉莉特王妃结婚时,请梵克雅宝的设计师设计的,很多年前,我爸爸在苏富比拍卖会以六千万拍到……”

 

说着说着,她声音就转低了,“这也是我最爱的一件珠宝,我很想答谢容小姐你,才把它拿了出来。”

 

宾客们都听出了顾漫音话里的委屈,看容姝迟迟不接珠宝,姿态高傲,就讨伐她。

 

“容姝,你别这么过分,顾小姐已经道歉了。”

 

“是啊,人家顾总就是护女心切,才做了糊涂事,不是也给你道歉了吗?”

 

“顾小姐拿珍藏的珠宝来谢谢你,你不接,还要怎样?”

 

“……”

 

宾客人说的话,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好像做错事的人是容姝,听得傅景庭都皱起了眉头。

 

“景庭。”顾漫音回头看傅景庭,低声道,“容小姐之前去医院给我补血的事,我真不知道,你信我,帮我劝劝容小姐,收了我的谢礼吧。”

 

傅景庭看她单薄的身躯,跟苍白的唇,隐隐有些心疼。

 

“容姝,漫音跟顾总都给你道歉了。”傅景庭沉声开口,“漫音送你的谢礼也价值不菲,你收了。”

 

容姝知道自己再清白,傅景庭依旧会站在顾漫音那边。

 

但亲口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时,抱臂的手狠狠一紧,心像被针扎,密密麻麻的疼。

 

她竟然爱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八年,真是太可笑了!

 

原本在一旁看好戏的陆起见傅景庭这么欺负容姝,直接怒了,想往傅景庭那冲,“傅景庭,你他妈的……”

 

“陆起。”容姝伸手拦住陆起。

 

耗了一晚上,她有点累了,刚想跟陆起说我们走吧,余光从顾漫音脸上掠过,捕捉到她嘴角那抹得意的笑。

 

是啊,今天她是来报仇的,可不是来给他们留面子的。

 

到嘴边的那句话咽了回去,容姝压了压陆起的手,眉目微冷,“这事我来解决。”

 

她高跟鞋一转,回身面对顾漫音。

 

顾漫音被容姝这一顿操作弄的猝不及防,嘴边的笑慌乱的收起来,又把珠宝盒递了过去。

 

“顾小姐,这几年我去医院,替你补了不少血,导致现在我身体很亏虚。”容姝一边说,手指一边从满钻王冠上拂过,“用这顶王冠谢我,不太够吧?”

 

容姝看向傅景庭,笑着问,“傅总,您说呢?”

 

傅景庭目光从她明艳的脸上掠过,沉声问道,“你还想要什么?”

 

“我要傅总手里的东西——湛蓝之心。”容姝指向男人拿在手里的珠宝盒,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不行。”顾漫音打断容姝的话,态度低,而又委屈地说,“容小姐,我知道因为视频的事,你对我不满,我收藏的珠宝可以拿来让你挑,但湛蓝之心不行,这是景庭要向我求婚的项链……”

 

宾客们也愤愤不满,“就是,容姝你太过分了,顾小姐送你昂贵的王冠你不要,还要湛蓝之心!”

 

“是不是傅总跟你离婚你不满,这会故意报复傅总?”

 

容姝对那些辱骂自己的话充耳不闻,跟傅景庭对视,“傅总,你不是很疼顾小姐吗?也是顾小姐自己要答谢我的,怎么,又不肯给答谢礼了?”

“容小姐,你别太过分。”顾漫音被搞的气急败坏,却不得不忍着,“视频的事,我爸爸都给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不肯罢休,我男朋友送我的求婚项链都想抢?”

 

容姝眉一挑,笑了笑,“我跟傅总离婚没几天,你就跟傅总在一起了,不知道还以为你一直觊觎他,迫不及待的想当傅太太呢!”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

 

“还有顾小姐,我可没抢的意思。”顾漫音还没说几个字,又被容姝打断了,“是你非要给我答谢礼,而我看中这条湛蓝之心而已。”

 

“……”顾漫音被呛的说不出话,咬着唇站那,脸色越发苍白,像朵要凋零的小白花似的。

 

陆起看着这一幕幕,心里特爽,就差给容姝鼓掌了。

 

“傅总,你倒是说句话啊,别不吱声。”陆起冲傅景庭叫道,“难道堂堂傅总也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傅景庭眼眸沉了沉。

 

沉默片刻后,他将装有湛蓝之心的珠宝盒递向容姝。

 

顾漫音一看,急了,拉着他的袖子,“景庭,这是你要向我求婚的项链,不要……”

 

“今天是伯父为你康复出院特意举办的宴会,气氛被破坏不好。”傅景庭沉声安抚她,“一条项链而已,以后我让张助理再找挑更好的,拿来向你求婚。”

 

众宾客一听,纷纷羡慕起来,“还是顾小姐有福气,再难得的珠宝,傅总都有办法买回来送你!”

 

夸完顾漫音,又去把容姝讽刺了一顿。

 

顾漫音见傅景庭这么说,脸色才好转,乖巧地点点头,“我都听你的。”

 

听着他们的谈话,容姝只觉得讽刺之极。

 

跟傅景庭结婚六年,别说珠宝首饰,连件衣服,他都没替自己买过,结婚时的对戒,还是她买的。

 

如今再看看他对顾漫音,更觉得自己活的像个笑话。

 

容姝压下心里的心酸难过,接过珠宝盒,嘴角露出明艳的笑,“这么难得的珠宝,傅总说给就给,看来傅总真对顾小姐宠爱有加,一点委屈她都受不得。”

 

女人阴阳怪气的话,让傅景庭听着不大舒服,淡淡道,“湛蓝之心给你了,顾总也给你道歉了,容姝,视频的事不要追究了。”

 

“行!”容姝爽快的答应。

 

她从桌上拿起一杯红酒,杯子朝傅景庭那点了点,“我祝傅总跟顾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完,仰头把红酒一饮而尽,撂下杯子,转身就走。

 

“傅总,我也得谢谢你。”陆起咧嘴笑了笑,“要不是你的冷漠,我家宝贝还醒悟不了呢!谢谢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家宝贝,她值得最好的。”

 

黎川拿起桌上的蝴蝶手包,是容姝忘记带走的,温声道,“走吧。”

 

“走走!”陆起揽着黎川的肩膀,一起离开这,还吐槽道,“这里空气太污浊了,多呆一秒我都觉得恶心!”

 

目送他们离开,傅景庭眉头拧的更紧,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烦躁感,怎么都挥散不去。

 

容姝看着不声不响,没想到还有这么优秀的追求者。

 

……

 

容姝刚到车上,闭目休息没到一分钟,陆起跟黎川也回来了。

 

“宝贝你刚刚表现太棒了,啧,你看顾漫音那脸色,恨不得吃了你。”陆起上驾驶座,系安全带,一边哈哈大笑,“我看的太爽了,都想给你鼓掌!”

 

黎川进后座,将蝴蝶手包递给容姝,“你刚刚放桌上,忘记拿了。”

 

“我刚刚走的快,没注意。”容姝接了手包。

 

黎川瞥了眼被放在座椅旁的珠宝盒,问容姝,“姐,你是不是……还在乎傅景庭?不想看到他跟顾漫音在一块,才要了这串湛蓝之心?”

 

陆起开着车,却也从后视镜看容姝,等她的回答。

 

“我跟傅景庭都离婚了,还在乎他干嘛?”容姝笑了笑,“我没想到顾漫音脑子转那么快,借着送我答谢礼,转移大家对视频的关注度。”

 

她说着,把珠宝盒打开,给黎川看:“我查过,这条湛蓝之心,是珠宝界鼎鼎有名的“k”设计的,估价已经超过一个亿,送上门的钱,我怎么能不要?你说是不是?”

 

陆起卧槽了一声,“一个亿的项链?宝贝你牛逼啊,薅了傅景庭一大块羊毛!”

 

“我牛逼我当然知道。”容姝哼哼着,把珠宝盒盒上,扔给他,“找个好渠道帮我卖了,一亿,多余的钱当我给你的幸苦费。”

 

“好勒!”

 

黎川见容姝神色无常,不像说谎话糊弄自己,紧皱的眉松开,“看姐你这样子,我放心了。”

 

“宝贝,要不我再给你找个男朋友吧!”陆起笑嘻嘻道,又从后视镜看了容姝一眼,“说说你的要求,或者你跟我也行,反正我妈挺喜欢你的……”

 

“不行!”他话还没说话,就被黎川打断。

 

“怎么不行了?”陆起翻了翻白眼,自夸道,“小爷不仅帅,还多才多艺,跟小姝青梅竹马,我是她老公的不二人选!”

 

黎川薄唇抿了一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些冷,“你不顾家。”

 

“不是,我顾不顾家,你知道?你又没跟我住过啊!”陆起从后视镜看黎川那副样子,突然坏坏一笑,“哎哎,是不是你也喜欢上小姝了?”

 

容姝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伸手去捶陆起,“闭嘴吧,他才二十二,是个孩子!”

 

“二十二岁,是个男人了,跟孩子这词不沾边。”陆起又坏笑的问,“黎川你说话,你是不是处男啊?”

 

饶是黎川再温润,也被陆起问的有些窘迫,咳了咳,“是……”

 

“你是不是对小姝有想法?”

 

“……”

 

容姝看陆起越说越荡,没闭嘴的意思,看到放中排扶手箱上巧克力后,马上撕开,一整条塞陆起嘴里。

 

陆起吃着一大块巧克力,呜呜咽咽,差点没被噎死。

 

“他就这样,说话不着边际。”容姝跟黎川说,“你别理,那些话也别放心上。”

 

黎川嗯了一声,视线还锁定在容姝脸上。

 

犹豫了片刻,他刚想跟容姝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摸出来手机看了眼,黎川神色微变,他往车窗另一侧挪了挪,声音放低不少,“什么事?”

 

打完电话后,黎川跟陆起说,“我有事要处理,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就行。”

 

“经纪人的电话吗?”容姝问,“要不让陆起送你过去吧。”

 

黎川淡淡一笑,嗓音温润好听,“没事,保姆车在来的路上,我想让陆起送姐你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见青年这么说,容姝也不勉强,点了点头。

 

很快,黎川下了车。

 

车子再开走时,容姝微微探出头,看到站路边的黎川身姿挺拔,侧颜轮廓分明……

 

她看着看着,眼里的那个人仿佛变成了八年前的傅景庭。

“宝贝,别看他,看我行不行?”陆起努力把容姝的视线从窗外拉回来,“我比黎川帅多了好吧?还是说,你更喜欢他那种处男?”

 

容姝思绪被打断,又气又笑,白了他一眼,“小时候觉得你自恋,没想到长大更疯了。”

 

“我这是对自己的帅有自知之明!”陆起嘿嘿着,“真的,宝贝儿你要不嫁给我吧!湛蓝之心算什么,我一定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戒,来跟你求婚!”

 

容姝跟陆起一起长大,经常互相串门,亲的不行,她知道陆起是发现自己不开心,想逗自己开心。

 

而她确实,被他这番话逗的开心不少,也想起被忽略的事。

 

容姝打开手包,从夹层里摸出一枚戒指,在车内极暗的灯光下,钻石依旧璀璨耀眼。

 

这是她跟傅景庭的婚戒。

 

容姝看着手上的婚戒,今晚发生的一切切在她脑海里飞速掠过。

 

傅景庭跪地向顾漫音求婚的场景,近乎溺爱似的,维护顾漫音的场景……才平静的心,又泛起波澜。

 

陆起从后视镜也看到那枚戒指,他难得没开玩笑,“宝贝儿,你知道有的人看着是人,却不配当人,以后再见面,你得绕道走啊。”

 

“嗯。”只是几十秒而已,容姝心里已归于平静。

 

她把那枚婚戒放在中控扶手箱上,语气也很平静,“这婚戒,也帮我卖了吧,卖的钱都捐给贫困山区。”

 

说完,容姝靠回椅子里,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景色,整个人变得很淡然。

 

八年了,一腔情愿的喜欢终于走到头,她也解脱了。

 

……

 

酒店这边,宴会依旧,宾客们热热闹闹的,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傅景庭跟一个又一个的公司老总,合作伙伴打招呼,好久才找到喘气的空隙,眉宇间带着疲惫之色。

 

他刚坐下休息,顾漫音就过来了。

 

“景庭,你还好吧?”顾漫音贴心的问,倒了温水给他,还绕到后面帮男人捏肩。

 

手法到位,不过傅景庭心头还是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烦躁。

 

傅景庭按住顾漫音的手,嗓音沉沉的,“今晚你陪着顾伯父一直跟人打招呼,挺累的,坐吧。”

 

“好。”顾漫音浅浅一笑,在男人手边坐下。

 

她剥了橘子,递给傅景庭,傅景庭却没接,只看着她,“漫音,当年车祸怎么发生的,你再跟我说一遍。”

 

男人眼神深沉又锐利,好似能洞察人心,顾漫音对上时,手一颤,差点把橘子扔地上。

 

“我在医院睡了太久,好多事不记得了。”她勉强稳住心神,努力回忆着,“当时的车祸具体怎么发生的,我也不记得,只隐约记得我被撞了。”

 

顾漫音又道,“今晚容小姐就是带人来捣乱的,景庭,你不会信陆起的话,以为车祸是我自己策划的吧?”

 

“……”

 

见傅景庭沉默,顾漫音抓着他的手,语气慌乱又带着委屈,“景庭你信我,我跟容小姐不熟,害她干嘛?我也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见她说的眼睛都红了,傅景庭心里那点疑虑也烟消云散,只剩心疼。

 

傅景庭拉着她的手吻了吻,道,“既然你已经康复了,车祸的事就到底为止,这事在你心里留了阴影,我也不想你为它再难受了。”

 

“嗯。”顾漫音心里一松,浅浅笑着。

 

顾漫音又剥了橘子递过去,看了眼男人冷峻的侧颜,“景庭,我知道容小姐跟你结婚六年,替你跟傅家付出不少,我也很感激她。我想改天请容小姐吃饭,再准备一份礼物,好好谢一下她。”

 

“没必要。”想起半小时前的事,傅景庭眼眸沉了沉,语气有些冷,“容姝是当时唯一可以给你献血的人,她拿这事要挟我,我才娶了她。她今晚拿走的湛蓝之心,也值不少钱。”

 

见男人对自己忠心不二,一直站自己这边,顾漫音彻底放心了。

 

她靠过去揽住男人的腰身,嘴角露出舒心的笑,“景庭,谢谢你一直等着我,我已经康复了,以后会有很多时间陪你,还有伯母。”

 

两人亲密无间,傅景庭嗅到她身上的玫瑰香,淡淡的,他好像闻不习惯,眉头皱起。

 

还想起容姝也用香水,他数次嗅到,却没觉得鼻子不习惯。

 

“漫音,你注意点。”顾夫人跟顾耀天也过来了,看顾漫音抱着傅景庭,脸上带笑,嘴里却责备着,“周围都是宾客,让客人看见不好。”

 

顾漫音被说的脸都红了,赶紧松开傅景庭,坐了回去。

 

顾耀天却不以为意,说,“本来漫音跟景庭就在交往,这有什么关系?要不是容姝那丫头……”

 

气冲冲的说到一半,顾耀天意识到什么,停了停,笑着问傅景庭,“听说你上周跟“佳偶”的老总吃了饭,有意想收购“佳偶”?”

 

“我跟谈总只是吃饭,随便聊聊。”傅景庭道,“谈总好胜,自己的公司再落败,也不想被人收购。”

 

顾耀天点点头,“这几天我听说他四处找人投资,都碰壁了。”

 

两人聊着生意上的事,都是顾耀天在说,傅景庭摆出一副晚辈的姿态,聆听着,偶尔附和两句。

 

见侍者端着果汁在人群穿梭,送到另一桌上,傅景庭想起什么,把侍者喊了过来,“要一壶鲜榨芒果汁。”

 

“好的,您稍等。”

 

顾漫音见傅景庭跟侍者要芒果汁,脸色一僵,但也不好问什么。

 

很快,鲜榨芒果汁被送过来。

 

傅景庭倒了一杯递给顾漫音,唇边露出淡淡笑容,“我记得以前通信时,你写过很爱吃芒果,有次去奶奶家一口气吃了三十个小芒果,你也不怕撑着。”

 

“小芒果而已,肉少。”顾漫音说,她接过芒果汁紧握着,却没有立刻喝,脸色似乎更苍白了。

 

“怎么了?”傅景庭问,“你喜欢吃芒果,不喜欢这种喝的?”

 

顾耀天没听懂傅景庭跟顾漫音说的那句话,但他知道顾漫音对芒果过敏,很严重那种,一点都沾不得。

 

顾耀天急忙开口,“景庭,漫音她不能……”

 

“芒果我喜欢吃,芒果汁我也喜欢喝,以前在家,妈妈经常榨芒果汁给我喝。”顾漫音打断父亲的话,还悄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了。

 

顾漫音看着手里的芒果汁,狠狠一咬牙,很快把一杯都喝完了。

动漫关键词:婆岳同床双飞呻吟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