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妈妈突然要上我该怎么办||床震吃乳强吻扒内裤小说

2022-05-14 16:14: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滴答滴答——鲜红从警卫的胸口落下。白思楚惊恐的大叫,踢开了面色死白的警卫。巨大声响,惊动了附近的巡逻的人,大量守卫立即围了过来,看到眼前情形,纷纷警惕,立马大喊:&l

滴答滴答——鲜红从警卫的胸口落下。

白思楚惊恐的大叫,踢开了面色死白的警卫。

巨大声响,惊动了附近的巡逻的人,大量守卫立即围了过来,看到眼前情形,纷纷警惕,立马大喊:“快把她抓起来!”

守卫们涌上前来,几下就将白思楚捆了起来。

“不要抓我,我没有杀人,刚刚的事情,真的是意外……”

“闭嘴!”有人大骂一句,同时一脚重重踹向白思楚,痛得她险些吐出苦水,再没有力气说话。

“直接把她抓进牢里去,看看又是谁派来的!”

可那样的地方,本就孱弱的白思楚若是进去了,哪里还有命能活着出来?

“不要!放开我!”她虚弱的挣扎,可她被踢得太疼了,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放开……”

力量太小了,她还是被拖出了偏僻的花园。

就在此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少帅,夫人好!”

一群人停下脚步,纷纷抬手敬礼。

“叶定权……”白思楚看到了希望,连忙抬头,穿过人群缝隙,努力往外看,“定权……”

她用尽全力的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叶定权询问的声音传来,“那人是谁?”

“一个杀手,还杀了我们一个兄弟呢。”有人回禀,“我们这就要带她去审问。”

叶定权没什么反应的点点头,不再多问,揽着柳轻眉继续往府邸里走。

“不要走,定权……”白思楚深吸一口气,挪动着身体,不甘心的又往前凑。

“嘿,你还不老实!”旁边人又两脚踢下来。

叶定权回头冷冷瞥了一眼,他瞧见白思楚那凄惨的面容。

脚步,猛然停下了。

守卫们一左一右的将白思楚架起来,,往远处走去。

“怎么了,定权……”柳轻眉疑惑的出声询问,也跟着叶定权的视线往外看。

她没认出白思楚的脸,但认出了那身破旧的衣服。

表情猛然一变,那个女人,竟然找回来了!

柳轻眉预感不好,急忙去看叶定权的反应,只见他果真往前走了半步,叫住了他的属下们。

“等等。”

“是,少帅。”拖着白思楚的人,立即停下了脚步,回头等候吩咐。

叶定权垂下眸子,紧盯着奄奄一息的白思楚。

“白思楚,原来是你。”他的嗓音,依旧听不出半分情绪。

白思楚动了动手指头,艰难而缓慢的,抬起那张破碎凄惨的脸,眸色黯淡的望着叶定权。

“定权……”她哑声开口,“救救我……”

叶定权只是垂着眼睛,好半响,没有给出反应。

白思楚疼的眼前发黑,没能坚持多久,便虚软的晕了过去。

两个保卫驾着她,不知该怎么反应。

叶定权又只是沉默难测的站在前面,更让人猜不出他的意思。

情况,一时僵持。

柳轻眉美眸转了转,随即温柔一笑,急忙上前来,挽住叶定权的手腕,柔媚的对着两个守卫说:“把她送到客房去。”

两个守卫看了一眼叶定权的反应,见他没出声,这才立马动身,将白思楚拖上了楼。

叶定权还垂着眼睑,眸子幽深似海,窥不见半丝波纹。

柳轻眉试探的软声说:“思楚这么坚持的回来找你,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你就听听她的解释吧,或许,当初她离你而去,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柳轻眉衣服善解人意的模样。

叶定权嗓音幽寒:“她的事情,我查得还不够清楚吗?她那种人!死不足惜!”

柳轻眉拍拍他的胸口:“别生气,不值得。你不想见她,等会我就叫人把她送走。”

等把她送出去,必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不必。”但出乎意料的,叶定权竟然拒绝了柳轻眉的提议,“等她醒了,我要亲自审问她,看看,她到底还有什么借口!”

柳轻眉心口一紧,急忙说:“定权,你何必呢?过去的那些事情,难道你还放不下吗?”

叶定权皱眉,脸上明显流露出不悦之色。

他不喜欢任何人,提起过去,包括柳轻眉,也不行。

柳轻眉知道自己说错话,心思一狠,干脆又说:“她这次,是跟那个男人一起回来的!”

叶定权的眼神,瞬间阴沉,唇边却勾起了笑容:“那我更要好好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他说完,气场凛冽的转身,大步进屋。

柳轻眉在他背后,盯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翘了翘嘴角。

白思楚昏迷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才醒来。

她身上的脏污都被洗掉了,躺在一间干净宽敞的房间里,柔软的床铺,木雕家居,茶几上还摆着鲜花,这房间,雅致又漂亮。

白思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自从流亡开始,她就再没住过这样好的房间了。

最艰难的时候,连透风的桥洞,他们都没得睡。

这时,屋子的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女佣探头进来看了一眼,随即又啪的一声关上门,什么话也没留下。

白思楚心中奇怪,起身下地。

她身上穿了一套西氏的长袖睡衣,料子舒服,样式宽松,但看着,像是别人穿过的。

难道是……柳轻眉?

这个猜测,让白思楚觉得浑身难受,她想换下衣服。

四处找了找,在柜子里找到了崭新的裙装,刚解开扣子,准备换下,房间门就碰的一声,直接被人粗暴踢开。

白思楚惊慌的急忙将衣服拉好,回头一瞧,来人,是叶定权。

叶定权勾唇,笑容锋利:“白思楚,你还真是急不可耐啊,一进我家里,就忍不住了?”

他一个反手,将卧室门直接锁住。

白思楚紧张的后退半步,后背紧紧贴着衣柜。

“定权……”

不管之前这个男人怎么对她,他终究,还是她爱了十年,又日夜思念了三年的男人。

白思楚脸上发热,血液涌上脸颊,那些红肿的伤口,便鼓胀的涩痛起来,她这才想起,自己脸上全是巴掌印,现在的模样,一定丑极了。

白思楚不想被叶定权看见这样的自己,她侧开头,想要回避叶定权的视线。

可叶定权却一伸手直接掐住了白思楚的下巴。

“怎么不敢看我?”他嘲讽出声,“你昨天死缠烂打纠缠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脸?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装?恶心!”

白思楚脸色瞬间一白,无意识的攥紧了手指。

“定权……”她喃喃开口,视线对上叶定权凛冽的眼神,心口瞬间被不安和疼痛包围住,她顿了好一阵,才艰难出声,“你能不能别这样跟我说话……”

叶定权勾唇:“哦,那你想我怎么跟你说话?”

白思楚睫毛微颤:“像过去那样……”

叶定权只是垂眼盯着她,唇边挂着嘲讽的笑意,“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白思楚越发不安,避开他的视线,低着头道:“我哥哥生病了,你不能帮帮我,送他去医院治疗?”

话音落下,整个屋子都陷入了寂静。

叶定权没有说话,只有尖锐阴冷的视线,宛如实质一般的刺在白思楚的身上。

她心中疑惑,刚想抬头,就被叶定权用力掐住了脖子。

强烈的窒息感,让白思楚满脸涨红。

“白思楚,你拼命回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救他吗?”叶定权字字咬牙,仿佛含着刀子似的,愤怒又尖锐。

白思楚说不出话来,只本能的拼命拍打叶定权的手腕。

叶定权眼睛发红,好似真的要就这么掐死她。

“白思楚,当初你敢跟他走,就别回来找我!”他神色狰狞的盯着白思楚,“如今你还敢让我救他,白思楚,你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能一次又一次的算计我!”

白思楚没办法说话,只能拼命摇头。

眼前发黑,她真的快要死了……

叶定权反应过来,松开了手指。

白思楚脱力的滑倒在地上,捂着脖子,不住咳嗽。

好一会之后,她平静下来,含着眼泪的看向叶定权:“定权,你在胡说什么啊,白城南是我哥哥,亲哥哥!”

叶定权冷笑起来,毫无感情的垂眼盯着白思楚。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那点腌臜事情吗?白城南,根本不是你哥哥,他是你母亲养的小/白/脸!白思楚,你还真是不挑剔啊,这样的男人,你也不嫌脏。”

白思楚彻底茫然,叶定权,这到底是在说什么?

白城南明明是她哥哥,怎么在他这里,就变成那样不堪的人了?

动漫关键词:床震吃乳强吻扒内裤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