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2022-05-13 16:12: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陈姑娘不必客套,你进宫一事,长公主本也想着要老身来教你些规距,这不刚好,凌公子带着姜家小子求到长公主那了,老身也乐得为你们的好事走这一趟。”姚嬷嬷笑着说道。

“陈姑娘不必客套,你进宫一事,长公主本也想着要老身来教你些规距,这不刚好,凌公子带着姜家小子求到长公主那了,老身也乐得为你们的好事走这一趟。”姚嬷嬷笑着说道。

 

殷蝶不好意思地道:”太麻烦嬷嬷了,我原本只打算简单操持一下就好了。”

 

“那哪成啊,姑娘成亲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姜家小子还算知道点分寸。”姚嬷嬷忙正声道。

 

殷蝶只得吐吐舌头道:”是,嬷嬷说的是,嬷嬷就唤我殷蝶吧,陈姑娘也叫得太生份了些。”殷蝶走到了姚嬷嬷的身边,引着她去了院子里,坐下歇歇。

 

“嬷嬷,不是你要先教什么?”殷蝶想着要学规距有些头痛,纠结地问道。

 

“先从坐开始吧,然后再练走路、行礼,寿筵也就是三日后了,殷蝶姑娘这几日可得辛苦些了。”

 

“还好只有几日。”殷蝶苦笑着说道。

 

“你这坐得就不对,腰挺直,不能靠着椅背,“姚嬷嬷一板一眼地指正着,殷蝶只得挺直了身子,正襟危坐,端庄得体,嘴角保持一抹浅笑,举手投足都得婷婷袅袅,娇如春花,柔似拂柳。

 

扣儿远远地站一旁,捂着嘴偷笑,殷蝶气得时不时的飞几把眼刀过去。

 

范疆这两日一直在琢磨玉香那晚烧纸钱时说的话,可现在这人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透着蹊翘,可母亲现在性子越发古怪,定是不会告诉他真相,这府里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能跟他说实话的人。

 

“哎,也怪我当年!怎么就那般沉不住气呢,说走就走了。”范疆懊悔地自语道。'倒是二弟,不知道他知道多少。”

 

范疆站起身,急步往范海的屋子走去。

 

范海现在瘦得只剩下一付骨架子了,进气多出气少,身边没几个人敢近身伺候,生怕自己也惹上那种吃肉的虫子,范疆进屋去的时候,里面冷冷静静一个下人都没有。

 

范海倒是醒着,粗重的喘息声象在拉风箱,声音早就嘶哑了,眼窝深陷,眼睛蒙着一层白雾,也早已看不清了。

 

“二弟,为兄当兄弟一场,最后来送送你吧。”范疆见到此时的范海,早没有当年纨绔不济,肆意飞杨的少年郎的模样,不由的一阵不忍。

 

“咯!咯”范海从喉咙里费力地发出了几个音。

 

“二弟,下辈子你好好做人,成亲生子,得个善终吧。”范疆声音哽咽地道。

 

“咯!。对。布。及。”范海又发出了几个音,范疆大概能猜出来,缓缓说道:“二弟,过去的事哥不记恨你了。”

 

“咯!嫂。没有!”范海刚说了几个字就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二弟!。”范疆不忍再看,捂着眼睛唤道。

 

突然声音都停止了,四周静得出奇,范疆忙看向床上的范海,只见他双眼紧闭,已没有了呼吸。

 

“二弟!”范疆终于忍不住掩面而泣。

 

灵彩站定,轻声说道:“小姐猜得真准,范二少爷刚去了。现在范府里正哭成一片呢。”

 

殷蝶缓缓站起身,低叹一声道:“虽说他也是咎由自取,只是死得!太惨了些,即使如此,我还是得借他的尸骨一用。”说完站在院子的大树下,背着手静静地望着地下泥土里,四下爬走的蚂蚁,灵彩在她身后也沉默不语。

 

“灵彩,你盯着,注意他们几时出殡,葬在哪里?”殷蝶暗然地说道。

 

“是小姐,奴婢先告退了。”灵彩说完飞快地走了。

 

殷蝶轻叹了一口气,唤了声扣儿,”小姐?”扣儿从屋里走了出来。

 

“去卖些纸钱,给范二少爷烧一烧吧。”殷蝶轻声说道。

 

“小姐为什么要烧给他啊,他那是活该。”扣儿不满地说。

 

“就当为惊扰他尸骨陪罪吧。"殷蝶拍了拍扣儿的臂膀,淡淡一笑说道。”人已死再惊扰尸骨总是有些阴损了。”

 

“小姐!。好吧,奴婢这就去准备。”扣儿点了点,就去了前院,安排了下人出去街上买些纸钱回来。

 

陈汉文今日也早早下了衙回来了,一进门就将殷蝶唤去了书房。

 

“小蝶,范家的二少爷去了,你可知道?陈汉文一脸严肃的问道。

 

“知道了,刚才灵彩来告诉女儿了。”殷蝶点头道。

 

“哎!这下估计仇是结下了,怎么就说去就去了呢。”陈汉文摇头叹息道。

 

“他去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范大人会不会这么想,他要是不这么想,也没办法。”殷蝶无奈地笑着说道。

 

“你的婚事还是尽快办吧,万一范家再想出什么花样,你爹爹我只怕有心无力啊。”陈汉文叹了口气道。

 

"爹你也要多加小心些。”殷蝶担心地望着陈汉文说道。

 

“恩,我知道了,你快去歇息吧。”陈汉文挥了挥。

 

“爹,你也早些歇息。小蝶告退。”殷蝶福了福身,转身走出去书房,抬头望着天上难得露出全脸的月亮。”今天是月圆之夜啊。这几日怎么黑猫没来?”殷蝶不禁嘀咕道。

 

第二日,门上得了凌府送来的拜贴,定好隔日便登门求亲,陈汉文忙去把第二日申请休沐的手续办妥了。

 

姚嬷嬷第二日一早就过来了,拿着一张理好的嫁妆单子,递给了殷蝶,”这里我照着你俩大致情况理出来的,有什么要添减的你跟你家老爷一起商量着办吧。”

 

“真是有劳嬷嬷。”殷蝶忙双手接过,连连谢道。

 

“昨日教你的规距可都会了,先演练一遍吧。”姚嬷嬷坐在院子里的小椅上,让殷蝶把昨日学的行走坐演练一翻。殷蝶一边走,姚嬷嬷边看边不禁的点头,"殷蝶姑娘真是聪慧,这一点就通,我看三日你大面上都能学会了。”

 

“那也是嬷嬷教导有方。”殷蝶躬身谢道。

 

“好好,我们也不用客套了,现在老身给你讲讲宫里的规距。”嬷嬷从椅子缓身站了起来,宫里的称呼礼数事无俱细都细细讲了一翻,殷蝶听得道是津津有味,不停地咂舌道:“这能在宫里呆下去的人都不简单啊。”

 

“太后筹筵那日,你先随公主呆在寝宫,内命妇从上午就开始进宫去给太后磕头,不过大多数都只能在殿外嗑完了事,如果太后召唤,你再随公主去进见,否则你也在殿外嗑头,不得进去。”

 

“殷蝶明白。”

“筹筵开始你就只能坐回宾客席,应该离龙座比较远,太子皇子和公主们会先给太后送贺礼,之后就是为太后献艺,有各家的小姐公子,还有歌舞坊的妓子们。”嬷嬷将往年的安排一一说道。”下午先食些点心垫垫肚子,晚上可是吃不好的,筹筵的饭菜上来也早凉了。"

 

“谢嬷嬷指点一二,殷蝶记下了。”殷蝶点点头,笑着又躬身一礼。

 

“那好,你先练这些吧,老身就回去了,明白凌尚书来提亲,老身再来。”姚嬷嬷起身说道。

 

“这几日只有多劳烦嬷嬷了。”殷蝶一路陪着将姚嬷嬷送上了等上巷口的马车上。

 

范家这两日忙得不可开交,范海入棺收敛,搭建灵堂,向外发丧,又要招待上门吊唁之人,另一边老夫人又急火攻心,晕倒了,这一次却是再无回转之力,真个是中了风,半边身子不能动了。范夫人也病倒一床,一时起不得身,庶务的事情全都交给了范珍,范欣倒是清闲的坐在亭子里发呆,范珍每次忙得双脚不沾地经过花园,都没好气地瞪上两眼。

 

范瀚正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眼睛都熬红了,此刻正坐在灵堂里,背也没有往日那般挺拔了。

 

“爹,你还好吧。要不你先去歇歇吧,这两天你都没合眼。”范疆走上去,轻轻地劝道。

 

“不了,我在这陪陪他吧,平日里我陪他的日子太少了,哎,这也怪我太疏忽他了。”范瀚正不仅悲从中来,丧子之痛令他老泪纵横。

 

“爹,你要多保重身体,老祖宗又起不身,你可不能再出事了。”范疆连忙宽慰道。

 

“恩,爹知道,我这就去歇歇,你去招呼宾客吧,有事去书房叫我。”范瀚正站起身,身体猛然地晃了晃,差点跌倒,范疆忙扶住他,“没事,就是头晕了一下,歇会就好了。"范瀚正拍了拍范疆的手,推开了扶着他的手,脚步有些不稳,踉踉跄跄地往后院去了。

 

好在来吊唁的宾客并不算多,一来因范二少爷的名声不太好,也就是一些和范瀚正交情深厚的的,还有些溜须拍马之辈来灵堂里上柱香,二来太后的寿筵在即,大多人不想来这里找晦气,来的人也是稍坐会也就散了。

 

过二日就是太后的寿筵了,就算自家丧子也得收拾妥当去给太后祝寿,范夫人将养了两日便下了地,还得准备着要给太后去磕头。

 

至于范二少爷的棺木,原本打算停够三七二十一天,可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范老夫人中风在床,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范瀚正最后决定就只停七日,七日后便安排下葬了。

 

凌尚书要亲自去陈汉文家,为姜家大少爷提亲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不少小姐们纷纷四下打听这陈汉文是谁,他家女儿有何不可多得之处?可打听来打听去,只听说是个八品小官的女儿,名不动京城。

 

在”金玉堂“的引凤阁里,一对江南乳窑也被碎在了地上,生生被摔得粉碎。

 

“姜晟,你好!好的很,我到要看看她能不能救你。”孙小小勃然大怒,连连冷笑道。”去,给我盯着陈府,我到要看看那丫头有什么能耐。”

 

''是小姐,不过,要是嬷嬷知道,可又要责罚你了。”旁边的丫环说道。

 

“责罚就责罚吧,又不是第一次了。她那个死脑筋,做十条九条都能被她责罚。”孙小小冷哼一声,转身去了隔间。

 

凌尚书亲自上门这一日,陈汉文一早就把最好的衣服翻找出来,收拾妥当,就来到大门口候着。

 

已正刚过,巷口就驶进了一辆由两匹高头大马拉着得红木马车,马车在陈宅门口停了下来。姜晟骑马跟在车后,此时也将马栓在一旁,走上前来,撩开车帘,扶着一位五十开外的老者下了马车。

 

“让凌大人光临寒舍,下官真是惶恐。”陈汉文忙走上前去,躬身行礼,恭敬地道。

 

“陈贤弟,不必如此,今日我不是官身,我只是个来提亲的。”凌寒哈哈笑道,伸手扶陈汉文起来。

 

“凌大人这!那快请进来吧。”陈汉文忙把人带到的前厅,姜晟跟在两人的后面。

 

前厅里只见姚嬷嬷和扣儿在忙活着茶水点头。

 

“老身给凌大人请安。”姚嬷嬷见到凌寒进来,忙躬身行礼。

 

“想必你说是长公主身边的嬷嬷吧,不必多礼了。”凌寒被引入了上座,本想推辞,可陈汉文执意不肯,也就作罢。

 

“正是老身,此次也是为姜家小子和殷蝶姑娘的嫁娶之事而来。”嬷嬷道。

 

“恩,姜晟的庚贴在这,至于合八字的事,就交于嬷嬷吧。”凌寒把姜晟的庚贴递给了姚嬷嬷。

 

“老身正有此意。”,两人的庚贴也算是换好了。

 

“我看着姜晟也老大不小了,就直接定个日子成亲吧,陈贤弟,你意下如何。”凌寒转头问道。

 

“凌大人,我也有这意思,可是如果太着急,这婚事未免显得太过草率。”陈汉文一脸纠结地道。

 

“也是,姜晟那边要准备聘礼,陈贤弟也要给殷蝶姑娘准备嫁妆,这时间也不能太赶。”凌寒点头道。

 

“聘礼已经准备好了,只差一双大鸟,明日我去抓,嫁妆不必太丰厚。”立在凌寒身边姜晟开口道。

 

“哈哈,陈贤弟,我倒真想见见这位陈姑娘,能让他这般着急的姑娘我还头一回见。”凌寒笑着说。

 

“姜公子有这般心思,我也放心了,让嬷嬷回去算几个吉日,再到时再选个开春的日子吧。姜公子看可好?”陈汉文笑着问道。

 

“陈世伯,姜晟希望能在这两月内完婚,免得夜长梦多。”姜晟清冷的声音道。

 

“哈哈,我就说他着急吧,陈贤弟,就你答应他吧,不然他可是会天天来烦你的。”凌寒哈哈大笑道。

 

“这!嬷嬷这一个多月准备来得及吗?”陈汉文为难的问。

 

“一个多月是紧张了些,不过殷蝶出嫁明面上也不用准备太多嫁妆,赶赶也还是可行的。”嬷嬷也看着姜晟笑着说道。

 

“那有劳嬷嬷看着选个吉日吧。”陈汉文一脸不满地看着姜晟,无可奈何地道。

“哎,要嫁女儿我这心啊!”陈汉文黯然道。”要不大人随我去书房,其他事就交给他们自己看着办”

 

“好啊,我最喜欢书画字贴,倒想看看陈贤弟有何珍藏。”凌寒站起来与陈汉文一道往书房去了。

 

姜晟和姚嬷嬷商量了下送聘礼的日子,定在太后寿筵过后一日,便也起身告辞走了。

 

殷蝶一直都呆在屋里,姚嬷嬷不许她去前厅,说成亲前见面不合礼数。只得闲在屋里,翻着那本已经倒背如流的游记,时不时描一眼坐在旁边凳子上绣花的扣儿。

 

殷蝶的嫁妆里的绣活,姚嬷嬷看了她的绣活之后一脸无奈的表情之后,那些绣花的活计就都交给了扣儿,最多殷蝶画个花样子,殷蝶正乐得轻闲,于是不时地和扣儿斗着趣。

 

现在看着忙着挑线绣盖头的扣儿,殷蝶庆幸地说道:“还好我不会,我看还是笨点好啊。”

 

“小姐你不是笨,你是懒。”扣儿头也没抬地说道。

 

“懒也行,你比我勤快就成了。”殷蝶不介意地点点头。

 

转眼太后寿筵的日子就到了,殷蝶一早起床,梳洗打扮,扣儿把衣服首饰都整理好了,待殷蝶坐在梳妆镜前,扣儿忙走拿起梳子,“小姐,今天梳什么样的,奴婢这手艺可别让你去现丑呀。”扣儿不安地说。

 

“没事,你梳你拿手的吧,你家小姐我不需要出风头。”殷蝶浅浅一笑说道。”不过今日只怕我不需要出风头,都会有人不想随我的愿呢。”

 

“小姐你一进宫,奴婢就担心死了。”扣儿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回,又是谁要害你,皇后娘娘?”

 

“小姐,比那宫里的娘娘都好看。”扣儿满意地说道。

 

“你几时见过宫里的娘娘了。”殷蝶笑着戳了戳她的头问道。

 

“小蛛“殷蝶暗念道,只见小蜘蛛已经趴在了她的肩头,然后一眨眼就爬进了衣服的褶皱处,不见了。

 

说完转身准备往外走,“小姐,你走路的姿势又不对了。”扣儿在后面纠正道。

 

“哎。希望今日我能熬过去,还好就这一日。”殷蝶欲哭无泪地说道,然后裙摆轻移,碎步轻摇,缓步走向了屋外。

 

这时灵彩从院外走了进来,”小姐,你这就要进宫吗?”快步走上来问道。

 

“恩,先在公主的寝宫里呆着。你可是有什么消息?”殷蝶缓步走到椅子边坐下,抬头问道。

 

“范家打算三日后下葬,月圆之夜那个老嬷嬷又出去了,守在坟地的人说,只见她去了那里,把那两根树技取走了。”灵彩细细地说道。

 

“恩,等过两天我们再决定怎么做吧。今天你就休息休息,范家今日也要去宫里,只怕!。”殷蝶微微蹙了下眉。

 

“要我随你去吗?”灵彩问道。

 

“不用,你也进不去。”殷蝶摇了摇头说道。

 

“对了,姜公子让你把金哨子带上,他说万分紧急的时候可用。”灵彩忙说。

 

“这个哨子我还真忘记了。”殷蝶点点头说,“今天你跟扣儿就好好歇息一天吧。”

 

“奴婢们还是先送小姐去宫门吧,小姐今日打扮成这样,可不宜一人出门。”灵彩笑了笑道。

 

殷蝶坐着马车来到宫门前时,那里早已车水马龙,人山人海。

 

有各官员们偕着妻女家眷的,有看热闹的,挤得水泄不通,殷蝶只得提前下了马车,扣儿和灵彩两人一左一右护着她往宫门前挤去。

 

“小姐,今天人这么多,你可要小心点,可得让小蛛机灵着点。”扣儿左右打量着,有点担心地低声说道。

 

“恩,我会小心的。”殷蝶看着她,会心一笑点点头道。

 

好不容易挤到宫门前,今日这宫门前的兵士也增加了一倍,一片铁甲在阳光下闪着光,晃得人眼前一花。殷蝶跟扣儿她们挥了挥走,就随着官眷的人流往宫里走去。

 

进了宫门,殷蝶还是按着前几日进宫的路线往公主的寝宫走去,太后所在的慈宁殿在靠近皇后娘娘的坤宁宫,拜见太后的女眷们还是要先经过那条长长的甬道,在从右边的叉路过去,殷蝶便混在了一群女眷当中,突然觉得背后有如芒在背的感觉,扭头看去,却都是一群陌生的面孔,一群迈着标准的步子,紧闭着双唇,一脸神色紧张的夫人小姐们。

 

殷蝶慢慢的转回头,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殷蝶不再理会那道目光,自顾自地往公主的凝和殿走去。

 

走到殿外,就隐隐听到殿内传出的琴声,似是那《高山流水》》。殷蝶走寝宫之时,公主正坐在殿内的琴凳上,面前一张古琴置于案上,双手轻拂,空灵清远。

 

殷蝶远远地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曲调里无处向谁诉的心事。

 

终于琴声停了,殷蝶躬声说道:”公主安好,没想到公主的琴艺如此美妙。”

 

“那也是当年母妃天天逼着本宫弹琴练出来的,今日为了给皇祖母献艺准备的,到让你先听了去。”公主缓缓从琴凳上站起身来,一旁的宫女忙拿端来热水给公主洗手。

 

“一会随我去给太后请安,晚膳开始你自坐在殿下,想来你自己能够应付了。”公主擦完走,走回了塌边,靠着背枕,懒懒地说道。

 

“姚嬷嬷已大致给我讲过了,今日长公主会来吧。”殷蝶应道。

 

“姑母还真照顾你。”公主斜了一眼,笑着说道:”听说你要成亲了?还是姜家那个冷面神?"

 

“宫里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殷蝶无奈地说道。

 

"你怎么会喜欢他的?那人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冰山似的,你不怕被冻死!”公主咯咯地笑道。”不过你要是喜欢美男子,那他长得的确风神俊朗。”

 

“公主,我觉得凌公子也不错,风度翩翩。”殷蝶眨了眨眼睛道。

 

“哼。小气鬼,说两句还不行。”公主气哼哼地不再调侃下去了。

 

申时刚过,殷蝶就随公主从寝宫出来,拐进右边的小道,往慈宁宫方向走去。一路上宫女内待都忽忽忙忙,人数也比平日里也多了不少。

 

“公主殿下,你这是来给太后请安呀。”忽听见一听娇滴滴的声音,殷蝶觉得浑身一冷,转头看过去,只见一娇小玲珑、楚楚动人的美人正站在身后。

 

“瑶妃娘娘,你这是要去请安还是已经请完了”,公主斜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

 

“奴家也是来给太后请安的,真是巧,遇见了公主。”瑶妃妩媚一笑,梨涡轻陷,娇音婉转,听得人身子都酥了一半。

动漫关键词:娇妻互换享受高潮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