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与熄完整版HD高清播放AV网 我的好妈妈1中文字幕

2022-05-13 16:11: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范家这几天却是整个笼罩在愁云惨雾这中,范二少爷要么就是晕睡不醒,一旦醒来就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叫得听到的人都毛骨悚然、肝胆俱裂,只能用药让他一直晕迷不醒,活活地等着变

范家这几天却是整个笼罩在愁云惨雾这中,范二少爷要么就是晕睡不醒,一旦醒来就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叫得听到的人都毛骨悚然、肝胆俱裂,只能用药让他一直晕迷不醒,活活地等着变成一具枯骨。

 

唐欣缩在屋里,用被子蒙着头,一听到范二少爷的惨叫她就浑身发抖,一连几天都没有出过房门。

 

万嬷嬷终于在第三天晚上上门来了。

 

万嬷嬷让丫环都退出了院子,离得远些,自己径直走进屋内。

 

“你到底一辈子就这样了吗?"看了看还倦缩在床角的唐欣,走回桌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阴沉地说道。”你现在这是在自责吗?”

 

唐欣听见万嬷嬷的声音,便从被子里伸出头来,一张小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嬷嬷,二哥的叫声太可怕了。”

 

“这不是你做的吗?如果换成是那丫头,你听到她的叫声会如何?”万嬷嬷冷笑着说道。

 

“可是!我没想过。”唐欣支唔着说道,”你说只是用来控制人的心神,我没想到会这样。”

 

“既然你已想好要做了,最后变成模样有什么分别吗?虽然我没有告诉范老夫人这盅是谁放的,不过我相信她很快也能查出来。”万嬷嬷冷冷的说道。

 

“那怎么办,老祖宗一定不会饶了我的。”唐欣惊慌失错地道,跪着慌乱地在床上打着转。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人不敢小看你,不敢惹你。”万嬷嬷阴声道。

 

“对,不敢小看我,不敢惹我。”唐欣慌乱点着头无意识跟着说道。

 

唐欣从床上爬了下来,冲到万嬷嬷的面前,紧张地道:“嬷嬷,我该怎么办。"

 

“那盅下就下了,范二少爷现在死了反而是他的解脱,况且他要是不动那般心思,这盅本来也是能解的。”万嬷嬷看了看唐欣,缓声道,”我们黑巫之人做事,做了就做了,就算是错了也犯不着自责,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罢了。”

 

“是他们咎由自取“唐欣眼神茫然地重复着。

 

“对,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我教你的东西用心练,总有一天你能比那丫头强的。”万嬷嬷拍了拍唐欣的手说道,站起身走了出去。

 

“能比她强!我一定能比她强的。”唐欣喃喃自语道。

 

夜深人静的时候,范疆站在了范海的窗前,”大少爷,天气凉,你别站久了。”小厮在旁边说道。

 

“二弟还有多少日子了?”范疆平静无波地问道。

 

“听大夫说,就这一两天了。”小厮轻声地答道,“大少爷你可得多注意身体,后面的事还有得忙呢。”

 

“恩,回吧。”范疆淡淡地说。

 

“大少爷,你这几日都早出晚归,也不跟老祖宗,老爷夫人请安,只怕!”小厮在后面跟着,忍不住轻声说道。

 

“他们说什么了?”范疆满不在意地问。

 

“这到没有,不过老祖宗道是责骂了几次。”小厮低头轻声说道。

 

“随她吧,她还是忙二弟的事要紧,我也就不去跟前烦她。”范疆一边说着,一边饶过二进的假山,往前院去。

 

这时只见远远的在东北角上有一团小小的火光,火光印照下一个人影蹲在那里,仿佛是在祭拜点蜡烛、烧纸钱,范疆瞟了一眼,想转身离开,又停了下来,对小厮说道:“你在这等我。”然后轻轻地住那边火光处缓步走了过去。

 

“菩萨保佑,愿你能早些投胎转世,重新做人,别再来找我了,我也没有办法。”范疆走近了一些,只听到一个女人碎碎叨叨的低语。

 

“给你烧点纸,不管你能不能收到,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你可千万别再来找我了。”范疆站了一会,便打算离开,刚抬起脚准备迈脚,就听见:“苑娘,我知道你去的不甘心,可这!哎,如果能投胎转世,你就好好去吧,别再想这着这些了。”范疆立马立在了当场,转头快步往那女人走去。

 

“你是谁,你在给谁烧纸?”范疆低声喝道。

 

“啊!”那女人吓得一声惊叫,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范老夫人身边的玉香。

 

“大少爷,我!我这是烧给红菱的。”玉香忙起身答话。

 

“你撒谎,我明明听到你提起苑娘。”范疆厉声斥责道。

 

"没有,真没有,大少爷,你一定听错了。”玉香坚决的摇头。

 

“你!当真不是?”范疆又再一次厉声问道。

 

“不是,不是,大少爷你听错了。”玉香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坚持地说道。

 

范疆看玉香是绝意不肯承认,恨恨地说:“我一直会有办法让你说实话的。”然后甩了甩袖子,快步转身而去。

 

玉香见他走远,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前一片茫然。

 

第二日,范疆一早起来,用过早饭就准备进门寻朋访友,谈诗论道,只听见二院里有些丫环仆妇们匆忙奔走,忙唤来小厮,“发生何事,如此吵闹?”

 

“大少爷,今早有人发现玉香在屋里上吊了。”小厮压低声音说道,“老祖宗说她是去给二少爷陪葬的,还说要再选两个丫环去陪少爷,这会正人心愰愰呢。”

 

“胡闹,老爷也不管吗?”范疆大怒道,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爷一早出门上朝了,还不知道呢。”小厮回道。

 

“这府里就没有王法了吗?没人能管吗?”范疆气愤地一拳打在了桌面上。

 

“大少爷,你小心手。”小厮忙劝道。”只有等老爷回来吧。”

 

没多久,殷蝶这边就收到了范珍托人偷偷送出来的信。

 

殷蝶拿着信读了半晌,然后轻叹一声,放在了桌上。扣儿端着点心和热茶进来,把托盘放在桌上,转身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问道:“三小姐说什么了?不太好的事吗?”

 

“范二少爷估计就这两天了吧。”殷蝶用手指敲着桌面说道:“珍表姐说,她看见一个老嬷嬷去见四小姐,我猜想一定是万嬷嬷,我想四小姐的盅也是从她那里得到的。”

殷蝶转过头看了看,说道:“那蜜荷色和青玉色吧,让她们别做得太复杂了,简单些就就好。”

 

“奴婢知道了。”扣儿风风火火地抱着两匹布出去了。

 

这时,只见灵彩匆匆忙忙从外面走了进来。

 

殷蝶忙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小姐,昨晚后半夜有个人披着黑色的斗蓬从范府出来了,身形象个女人,她上了停在外面的一辆马车,东拐西拐后来出了城,天太黑,跟得人又不敢跟太近,后来就敢丢了。”灵彩有些气恼地说道。

 

“可知她是往哪去的。”殷蝶摆手笑了笑,问道。

 

“往西南方去了,那个方面有几个小村子,再后面就是座山,其他没有什么了。”灵彩想了想说道。

 

殷蝶沉吟了片刻,急声问:”那边可有墓地?”

 

“墓地?有,离村子不远山上,是几个村子共有的一块墓地,再往里走,还有一片是圈出来的宗氏墓地,都里都是皇族宗近所有。”灵彩点头说道。

 

“那她肯定去那里了,有找两个人去寻两处墓地找找,看看有没有哪个坟头上插了一根枫木枝的。”殷蝶正色地说道。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办。”灵彩立马转身又飞快去走了。

 

“要如何让你们也尝尝这种滋味呢?”殷蝶用手指继续敲着桌面,陷入了苦想之中。

 

隔了一日,殷蝶又要进宫去了,这次锦红没有再来接她,宫门口的守卫见了她的手令就放了行,殷蝶孤身一人站在若大的宫殿门口,不禁的觉得有些落寞。一眼望不到的层层叠叠的飞檐,一边是宽阔平整的广场和石栏,雕龙画凤的石板,人就如蝼蚁般渺小。

 

殷蝶照着记忆,沿着青石甬道往前走,偶尔会有几个宫人从走边忽忽走过,倒也不曾拦阻于她。快走了坤宁宫附近的时候,就见第一次遇完的桂姑姑走了过来。

 

“陈姑娘吧。”桂姑姑笑着道。

 

殷蝶福了福声,含笑道:”桂姑姑吧,上次忽忽见过,殷蝶还在想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没想到今日真巧就见到了。”

 

“陈姑娘真是会说话,皇后娘娘最喜欢会说话的姑娘了,她想请陈姑娘去坤宁宫坐坐。”桂姑姑笑容更甚,亲呢地说道。

 

“真是有劳皇后娘娘挂念了,殷蝶这就随姑姑前去。”殷蝶福了福道。

 

“陈姑娘果然知情识趣,随奴家这边走吧。”桂姑姑笑着点点头,转身往前走去。殷蝶跟在她身后,一步一趋地往坤宁宫走去。

 

今日皇后没坐在大殿上的凤椅之上,倒是斜倚在偏厅里的方塌之上,一身白色的貂皮小袄紧裹玉体,下身一条金色撒花罗裙,头绾简单的堕马髻,青丝垂肩,一支玉簪斜斜地插着,面如满月,脸如娇花初开,双眸如星流转,正是娇颜一展花先落,红唇未启蝶先飞。

 

听见脚步声,双眸微抬,看清来人这后,微微一笑,柔声道:“陈姑娘,原来是你啊。”

 

殷蝶心里一万不愿意也得躬身跪下,轻声道:“皇后娘娘千岁,民女斗胆进见。”

 

“恩,你也过宫里几日了,觉得这宫里如何啊?”皇后淡淡一笑、唇畔勾出似有似无的思虑,凤仙染红的指甲在身侧绕了一圈挥了挥,凤眼微抬,看着殷蝶问道。

 

“民女没有什么见识,这宫里自然都是好的。”殷蝶低头恭敬地答道。

 

“本宫可没觉得这宫里有什么好,公主也觉得这宫里好么?”皇后笑了起来,又道。

 

“草民什么身份,哪有资格敢与公主谈论。”殷蝶呈惶呈恐地说道。

 

“那我要是把你从公主身边讨要过来,你可愿意。”凤目微转,闪过一丝凌厉。

 

“谢皇后娘娘抬爱,只是民女什么也不懂,在公主身边还能当个玩伴,替她解解闷,来了皇后这反而就是个累赘,公主说不定无端误会了娘娘的抬爱之心,糟蹋了娘娘的心细,反而不美。”殷蝶盈盈俯身,淡淡地说道。

 

只见皇后冷眸一转,只觉里面寒光一闪,眼神冷冽的看着殷蝶,有充满着威压的声音道:“你这就是不愿罗?也罢,听说你是范夫人的远房侄女?”

 

“不曾,探望过表妹,殷蝶就回了宅子,未曾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发生。”殷蝶挺直着脊背,自若地道。忽地想到什么,惊慌地问道:”娘娘,难道范府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我表妹出了什么事?”

 

“本宫在这深宫之中,哪里会比你知道得更多呢。”皇后微眯起了双眼,道:“对了,你来本宫这还没有赏你呢,你看本宫真是太健忘了。”

 

“玉峨,拿那盘杏仁佛手给陈姑娘尝尝。”皇后娘娘抬了些声量唤道。

 

“是,奴家这就去拿。”身后一个宫女应声道,便又退了出去。

 

不一会,一个宫女就端了一碟点心走了过来,走到还跪在地上的殷蝶跟前,把拖盘递到殷蝶面前,轻言细语的说道:

 

“陈姑娘,尝尝吧,这里是外面吃不到的,也只有娘娘这才有。”

 

殷蝶轻声说:“谢娘娘赏。”说完便拿起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轻嚼慢咽,细细品尝了一翻,嘴角莞尔一笑,恭声道:“果然香甜滑软,味道极好,谢谢娘娘。”

 

皇后冷着一双眼眸,淡淡的说道:”你跪安吧,公主怕是等急了。”

 

殷蝶恭身俯地道:”民女告退。”,盈盈起身退了出去。

 

从皇后宫里出来,殷蝶觉得那后背的衣服都打湿了,宫门外的宫女和内待都忙着自己的事,也没人搭理她,殷蝶定了定心神,继续往公主的凝微殿走去。

 

“小蛛,有你在我才敢放心地尝啊。”殷蝶边走心里边念道。之后这一路到是安然无事了。

 

来到公主的寝宫时,宫门口的锦红忙走上前道:”陈姑娘你可来了,公主都等了半响了。”

 

“皇后娘娘招民女去问了几句,所以耽搁了,我这就进去。”殷蝶福了福身,淡然地说道,就抬脚走出了宫门。

 

“听说,你被皇后娘娘招去了。”公主倚在方塌上,继续读着话本子,看到殷蝶进来,翘了翘嘴角问道。

 

"禀公主,民女是去皇后娘娘的宫里呆了一会。”殷蝶福了福身,说道。看着长得桌上放着的点心和茶水,径直走过去倒了杯茶,一口气喝光了。

 

“娘娘没赏你水喝?”公主看着笑道。

 

“没,只最后赏了块点心。”殷蝶摇摇头,在桌子边的凳上坐了下来。

"噢?不错,看来你还没被吓破胆。”公主放下话本子坐直了身子,笑盈盈地道:“她还说什么了?”

 

殷蝶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大致地讲了一遍。

 

公主大笑了起来,“她大概被噎得够呛,你胆子挺大,没被那块点心吓破胆啊。”

 

“民女哪有公主这样的胆子啊,这心里可真是七上八下的,哪能不担心受怕。”殷蝶拍着心坎,一脸惶恐的说道。

 

“恩,说来也是奇怪,皇后娘娘对宫外的消息了灵通的紧,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风声。”公主眉头微结,沉吟道。

 

“或许有什么人经常来传递消息吧。”殷蝶说道。”公主,民女这几日还是不进宫来了,等太后寿筵那日再早进宫吧。”

 

“也好,规距你自己回去练吧,本宫可懒得教你。”公主点点头,又转身拿起话本子看了起来。

 

殷蝶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姜晟正在前厅和陈汉文大眼瞪小眼坐着。

 

“姜公子,你为何要求娶小女?”陈汉文一板一眼地问道。

 

“仰慕”姜晟冷声答道。

 

“!姜公子,令尊和令慈可知道这些?”陈汉文顺了下气,又问道。

 

“还不知,他们不会有任何意见。”姜晟转过头来,认真地说道。

 

“你这!你这般没有诚意,老夫不会同意将小女嫁给你的。”陈汉文气不打一处来。

 

“陈世伯,我求娶之心是真的。”姜晟一双黑眸定定看着陈汉文,一字一句地说:”我发誓这辈子我身边就只有殷蝶一个女人。”

 

陈汉文本打算一拒到底,听到这句犹豫了。”你真能做到。”

 

“大丈夫一言九鼎,我保证不会让殷蝶吃苦。”姜晟坚定的说道。

 

“看你这样子,也不象有花花肠子里,这也罢了。”陈汉文摆摆手,说道:“那你打算让谁来提亲?”

 

“我会请凌尚书亲自来向陈世伯提亲。"姜晟道。

 

“凌尚书!。”陈汉文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汗。

 

“姜公子,小女跟老夫提起这桩婚事,定然是她心里已应允了,只是做父母的总是要为她操心一二,怕她日后受苦,可否再容老夫考虑几日。”陈汉文犹豫不决地说道。

 

“陈世伯,在下明白世伯的心情,只是这事宜早不宜迟,殷蝶姑娘一日不出嫁,后面就不知还会发生何事,多一个人照应她总是好的。”姜晟直言不讳地说道。

 

“这!”陈汉文心里也是一动,这总拖着也是万一夜长梦多,再出个什么事,可如何是好。于是转头看着姜晟,认真地说道:“姜公子,老夫就暂且信你一回,我就等着你上门提亲。不过婚事本该由内眷操持,可殷蝶她娘出去的早,这婚事我应该如何操持我也全然不知,还得再寻为嬷嬷来才好。”

 

“陈世伯放心,我会去求长公主跟前的姚嬷嬷来帮殷蝶姑娘的。”姜晟毫无表情的脸上一双黑眸倒是透着几分急热。

 

陈汉文听到姜晟提得几个人都觉得头大,挥了挥手说道:“好吧,贤侄,这后面的流程你让姚嬷嬷来帮小蝶打点打点。”

 

等殷蝶回到宅子,姜晟已经告辞离开了。他直接去了凌府凌尚书的书房。

 

凌尚书早年跟随皇帝,一直是朝中的重臣,可至从两年前皇帝开始沉迷丹药,政事都大多都交于太子之手,便开始闲赋在家,并不得重用,朝中已然换了天下。

 

“贤侄,今天忽忽赶来所谓何事?”正站在书房里吟诗作画的凌寒凌尚书,瞟了一眼进来的姜晟地问道。

 

“凌叔,小侄有一个事要麻烦您老。”姜晟站在他面前恭敬地说道。

 

“噢,难得,说说吧,有何事要老夫帮忙的。”凌寒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丝帕擦了擦手,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靠着椅背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想让您老去帮我提亲。”姜晟依然是那般冷冽的声音。

 

“你说你能好好说话吗,听你这口气,不知道你是要结亲还是要结仇了。”凌寒调侃道,”这是谁家姑娘那么有幸被你小子看上了。”

 

“大理寺陈评事的女儿陈殷蝶。”姜晟的语气缓和了些。

 

“那只是个小小的八品,他的女儿美若天仙?不过你小子好象对美人没什么反应啊,这位陈姑娘有何特别之外?”凌寒笑着问道。

 

“不知"姜晟想了半天,挠了挠头说道。

 

“哈哈!看来你小子还真是动了心啦,情不知所起呀。老夫就为你这小子的大事走一趟吧。"凌寒大笑说,又叹了气道,”哎,就不知我家那小子什么时候才肯安安份份地成亲生子。”

 

“多谢,世叔。”姜晟忙拱手谢道。

 

殷蝶听说姜晟不光请了凌尚书来提亲,还请长公主跟前的姚嬷嬷来操持婚事,忽然觉得原来她真的是要成亲了,有些惶恐了起来,”扣儿,你说我是不是太心急了,这亲事真的合适?”

 

“小姐,奴婢今日才知道姜公子要来提亲呢。”扣儿不满地说道。

 

“我自己都没觉得要成亲,感觉就象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游戏呢。”殷蝶不好意思地朝扣儿笑了笑道。

 

“小姐觉得姜公子可靠吗?你们是看对眼了吗?”扣儿好奇地问道。

 

“什么看对眼?你家小姐我就是觉得他还算可靠。”殷蝶脸有些微红,慌乱地大声说道,”好了,扣儿你也该回屋歇息了。”

 

说完,逃一般地奔回去内室。

 

“小姐,奴婢怎么觉得你有些心虚。”扣儿看着殷蝶的背影偷偷笑着,轻声说道。

 

第二日,殷蝶还要梳洗,灵彩就匆匆走了进来,”小姐,昨日我们的人去那边坟地上查看过了,有两个坟头上各插着一根树枝。”

 

“恩,你们先记着地方,“殷蝶沉吟着:“也不知她弄那么多鬼童来做什么?”

 

“还有范府那边传来消息,那个叫玉香的仆妇上吊死了,范老夫人还想找两个丫环给范二少爷陪葬,后来范大人回府后,关着门谈了两个多时辰,这才算作罢了。”灵彩继续说道。

 

“玉香上吊了?怎么在这个时候,范老夫人现在是快疯癫了吧,这样也好,她越心疼她那宝贝孙子,我才越好做事。”殷蝶冷哼一声说道。

 

这时候门房的福叔来报,姚嬷嬷来了。殷蝶忙起身迎了出去,“真是有劳姚嬷嬷。”见到已经跨进大门的姚嬷嬷,殷蝶福了福身道

“她为什么要去*,四小姐柔柔弱弱的,根本就和她们不一样?”扣儿气呼呼地说道。

 

“灵彩最近回来了吗?”殷蝶问道。

 

“没有,这两天都没见到人,说不定今晚就能回来了。"扣儿把箱子里的布料拿了出来,说道:“小姐,你打算用哪块料子做去参加寿筵的衣裳,可没几天了,再不做怕来不及了。

动漫关键词:我的好妈妈1中文字幕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