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公交车挺进朋友人妻的身体里

2022-05-13 16:11: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只是陈家有多少钱,陈汉文不清楚,殷蝶却清楚的很,按照她们家现在的情况,能撑起门面来就不错了,哪里有钱做新衣服啊! 殷蝶随便找了一身半新的杏色散花裙,套在身上,又让扣儿给自己梳了

只是陈家有多少钱,陈汉文不清楚,殷蝶却清楚的很,按照她们家现在的情况,能撑起门面来就不错了,哪里有钱做新衣服啊!

 

殷蝶随便找了一身半新的杏色散花裙,套在身上,又让扣儿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就跑到长公主府了,看着身边绫罗绸缎的小姐们,扣儿有些心疼地看着殷蝶。

 

“唉,可惜了我们家小姐这等容貌了。”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小姐要是能穿上些好看的衣服,一定能艳压群芳。

 

“你们家小姐要是艳压群芳了,也就到众矢之地了。”听着扣儿在身边嘟囔,殷蝶在她耳边轻声提醒一下,顺手拉着不明所以的扣儿往园子的西北角楼走。

 

最近殷蝶出门都会带着小蛛一起出来,刚刚在给长公主和云阳公主请安的时候,躲在她肩膀里的小蛛,告诉殷蝶,云阳公主身后有黑巫控制的鬼童在,要她小心些。

 

自己也是黑巫,鬼童这种东西,在娘亲留给她的扎记中也曾见到过,但是这种有违天理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就不知道蓄养这些鬼童的人是谁了。

 

“小姐你看那不是云阳公主吗?”就在殷蝶按照小蛛的指示,寻找鬼童踪迹的时候,远远地就见到云阳公主被一个穿着侍卫服的男人,楼在怀里往角楼走。

 

“扣儿,你赶紧去找长公主身边的人到这里来。”看着云阳公主被扶着进了角楼,不用小蛛在指示,殷蝶也知道,那个男人肯定不是好人。

 

“可是小姐,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扣儿有些不放心地拉着殷蝶衣袖,不安地问道。

 

“只要你能快些回来,我就不会有事的。”拍了拍扣儿的肩膀,殷蝶不在犹豫地起身,往角楼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侍卫把云阳公主放到软榻上。

 

接下来的戏码,不需要里面的人在演了,这种事她在话本子上见过,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的美女,都是有英雄来救的。

 

今天她只能充一次英雄了,殷蝶推开门,站在屋内的侍卫听到门被被推开。

 

先是一惊,在看清来人不过是一个小丫头之后,脸上的恐惧神色变得狰狞起来,。‘小蛛弄晕他,顺便消除他的记忆。’

 

看着握着匕首冲着自己扑过来的男人,殷蝶用腹语告诉小蛛,而后一脸淡然得看着对面,五大三粗的男人瞬间跌倒在地上。

 

刀子掉落的那一刻,殷蝶清清楚楚地见到一丝青烟,自侍卫的身体游荡出来,殷蝶迅速地伸手,抛出自己早就画好的灵符,口里念着咒语,灵符化成一道金光,追着青烟而去。

 

“啊!”的一声惨叫后,殷蝶拿了一个手指大小的白色玉瓶出来,念着咒语收回了那个鬼童。

 

而后在看向床上的云阳公主,三两步走到床边,看着面色红润的云阳公主,“小蛛,你能让她醒来吗?”

 

殷蝶的话音刚落,小蛛就从殷蝶的袖子上爬下来,在云阳的额头上停顿片刻,重新回到殷蝶的袖子上,躺在殷蝶怀里的云阳,皱了皱眉,如扇的睫毛轻轻地颤抖两下,而后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是你,凌川呢?”见到殷蝶后,云阳挣扎地坐了起来。

 

殷蝶扶着云阳公主起身,“公主是看到了凌公子才到这里来的?”有些疑惑地问到。

 

“你不也是看到凌川才跟过来吗?”坐直身子的云阳,一脸孤傲地瞪着殷蝶。

 

见云阳露出这种仇恨的目光,殷蝶的脑子里飘过姜晟冰冷的声音,‘因为我已经放出风声,说凌川经常往陈府跑了’,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一个八品芝麻官的女儿,为何能得到长公主的青睐。

 

有机会参加这种名门闺秀们的宴会了,这冰山男的心机,当真是深的她想都不敢想啊!可明明是该生气的,为何想到那张硬邦邦的脸后,她的唇角是忍不住上扬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物极必反。’

 

“公主我想您是误会了!”瞧着云阳恨不得砍了自己的目光,殷蝶很是严肃地坐直了身子,准备自救。

 

“呵!你当本公主和你这个村姑一样笨吗?”身为皇族人,自带傲气是应该的,殷蝶不打算和她计较,还是先化干戈为玉帛比较好。

 

“公主说的是,殷蝶出身草莽,身份地位,对凌公子一直以恩人相待,绝对不敢有半分非分之想。”

 

如果自贬可以自救的话,殷蝶不介意用自贬的方式,换取自己的小命。

 

“虽说凌川救的人不是你,但若你愿意为兄报恩,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何况嫁给凌川你可是一点都不亏,凌川在你身边那么久,你当真就不曾动过心。”

 

云阳眼神犀利地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殷蝶,那眼神好似再说,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本宫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公主说的是,凌公子玉树临风,温润如玉,的确是许多女子的春闺梦里人,若是殷蝶在没有遇到心爱人时,很可能会喜欢上凌公子,但现在,殷蝶已是心有所属,实在容不得其他人了。”

 

对于眼前这位不知恩图报的公主,殷蝶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云阳周旋。

 

“哦,本宫到不知这世上,还有谁能比过凌川的。”半信半疑的云阳,依旧紧盯着殷蝶追问。

 

“古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不清楚他是不是比的过凌公子,但在我心里,姜晟已是我此生不可替代的唯一。”

 

说道这里的时候,殷蝶很是庆幸,刚刚自己未曾吃什么东西,不然此刻一定会吐出来,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若殷蝶说自己喜欢的是别人,云阳当真不会相信,可她说了姜晟,云阳的面容稍微的缓和了些许,

 

“那个冰雕有什么好的,你竟然会喜欢他!”

 

不屑的语气里透着嫌弃,听的殷蝶莫名其妙的。

 

“公主说的是,姜晟的性格的确冷淡了些,但当日若不是他出手相救,或许我已经葬身在马下了。”

 

殷蝶回答的虽恭顺,但语气里已经有了些许的不满了,那口气绝对是少女护情郎的姿态。

 

云阳斜睨了一眼殷蝶,对她这口气到也没说什么。

 

“原来那日拦住姜晟车的人就是你。”一个女人能豁出名声,去拦一个男人的马车,还因此受伤的

“嗯!”做戏要做全套,殷蝶很努力的憋了憋气,把自己的脸憋的泛红些,看着像娇羞的样子,才学着小女人的动作点头应了一声。

 

“既然你喜欢姜晟为何要跟我来这里,还有凌川呢?”说到这里的时候,云阳才想起来,自己是和凌川一起来的。

 

扫到仰躺在地上的侍卫,似乎也发觉了有些不对的地方,忍不住蹙眉看向殷蝶。

 

“实不相瞒,殷蝶自小跟着娘亲学的一些,歧黄之术,虽说没有上天入地的本事,却也能通的鬼神,今日会跟着公主来此,只因见公主身边,有鬼童作祟,担心公主出了意外,才会跟来。”

 

说话的时候殷蝶掏出自己袖子里的小瓶子,轻轻地摇晃一下,贴到云阳耳边,让她听到里面的嘶哑喊叫声。

 

“公主可知是谁要害你?”见云阳的面色虽然不好,到也没有惊恐,殷蝶在心底暗暗地佩服,到底是皇家人,见过大世面,不像扣儿那般大惊小怪的。

 

“哼,还能有谁,这宫中最想让本宫出丑的就是皇后,也只有她会动这些心思,你既然会歧黄之术,可有办法治一治她。”

 

云阳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阴寒的光芒,冰冷地口气比姜晟还要冻人。

 

“我未曾见过皇后娘娘,也不清楚这鬼童是何人所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殷蝶也只能顺着台阶往上走,到宫里去找画了。

 

“这个简单,过会我就去和姑母说一声,我身边缺一个侍读,就让姑母送你到我身边当侍读吧!”

 

扫了一眼不卑不亢,神色平静的殷蝶,云阳到也有几分欣赏的意思,自小在宫里长大,见惯了勾心斗角,阿谀奉承,能遇到一个不卑不亢的人,也让她觉得新奇,到是可以留一留。

 

“一切听从公主安排!”这边两人事情说完,去搬救兵的扣儿终于回来了。

 

不过回来的扣儿没能带来长公主身边人,却带着云阳公主的侍女,二皇子赵旭和五皇子。

 

看到云阳没事,二皇子对着殷蝶说了些许感激的话,并告诉她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他,当做今日的答谢。

 

殷蝶恭恭敬敬地行礼,心底却觉得这二皇子当真会做人,之后听到消息的长公主也赶了过来了,得知事情经过后,长公主咬着银牙冷哼一声,‘她果真还和当年一样狠毒。’

 

今日若云阳要是在她这里出事,她必定会受到牵连,皇后这一步棋下的很高,却被殷蝶给误打误撞地破坏了,长公主也顺着云阳的话,允她入宫去侍读,照看着云阳。

 

得罪了皇后,殷蝶估摸着到宫里也没有啥好日子过,听到命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回到家后,殷蝶把瓶子中的鬼童放了出来,让灵彩和扣儿守在门口,才做法与鬼童对话。

 

殷蝶盘膝坐在床上念着咒语,看清楚对面是一个蜷缩着的女人后,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一直在哭的女人哽咽了一声。“万嬷嬷……不要毁掉我的魂魄……不要杀我!”惊恐吼叫的时候,身影已经脱离了殷蝶的掌控,自她眼前的墙壁往后缩去。

 

殷蝶赶紧凝聚心神,想要把这魂魄给收住,奈何自己的修为不够,不仅没能收住眼前的鬼魂,还被对方给伤了元神,喷了一口黑血。

 

守在门口的扣儿和灵彩听到屋内的动静,立刻进屋来,扶着殷蝶躺下,经历过几次危险的扣儿,也不像当初那般胆小了,虽然担忧,却没有哭出来,殷蝶安慰了她几句,交代灵彩到范家去打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来,自己就去睡了。

 

睡前殷蝶想着去范家时,替范夫人送礼给自己的万嬷嬷皱了皱眉,当真是人不可貌相,看样子,她需要找机会带着小蛛到范家去看看了。

 

这事没有让她等太久,第二日殷蝶到宫里去给公主请安,算是走流程,公主带着她去见皇后的时候,恰好遇到太子到宫中给皇后请安,不能打扰人家母子团圆,殷蝶只是给皇后叩了个头,就被云阳带走了,云阳也说来日方长。

 

在有一个月就是太皇太后的寿辰了,到时候殷蝶也可以趁机在宫中查看一下,这些日子就先熟悉一下宫中的情况。

 

殷蝶都一一地应了下来,随后就被红菱送出宫了,回到家脚还没有站稳。

 

扣儿就拿着范欣送来的帖子,请她明日到范府去做客,看着手中的帖子,殷蝶淡淡一笑,未曾说什么,只是心底有些许的沉重。

 

昨天才发生那样的事,向来不善于和人交往的范欣,竟然送请柬给她,怎么就这么巧呢!

 

当晚殷蝶把这事说给小黑听的时候,顺便跟它说了一句。“小黑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他赢了,明天我们一起出来谈谈婚事吧!”

 

趴在床上的小黑,和往常一样抖了抖耳朵,继续睡,殷蝶也没有理会它,躺到一边自顾自去睡了,毕竟明天要去赴鸿门宴啊!

 

不出殷蝶所料,时隔一个月,在见到范欣的时候,眼前的范家四小姐,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而且已经和太子订了亲,在也不是那个娇羞害怕见人,总是贴在她身边撒娇的小丫头了。

 

上次被当做要饭的打发走了,这次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范家的当家人,她自然是见不到的,但是范海却出现在她身边,还有范家久不归家的大少爷,范疆也来了。

 

四个人坐在花园里赏了一会春花,范欣很是帖心地让下人端了殷蝶,很喜欢吃的凤梨糕,说是她自己做的。

 

看着范欣递过来的糕点,殷蝶含笑说了一句。“表妹真是越来越有心了,你亲手做的东西,我都有些舍不得吃了。”

 

“表妹若是喜欢四妹做的东西,日后大可以常来府中做客,就可以常常吃到了。”说话的时候,范海对着旁边的范欣使了个眼色,殷蝶把两人的目光看在眼底,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表姐难得来一次,要不这样,我在到厨房去给表姐准备些糕点,你走的时候戴上。”收到范海眼色的范欣,施施然地起身,眉眼含笑地望着殷蝶,温柔地说着。

 

“好啊!那就有劳表妹了。”不清楚她们要做什么,但殷蝶可一点都不介意看一下她们要做什么。

 

范欣起身的时候,很是自然地就把坐在一边紧锁眉头的范疆给喊走,两人一走,坐在一边的范海就肆无忌惮地坐到殷蝶身边。

“听爹说表妹已经许配了人家,到不知是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得表妹的青睐。”说话的时候,范海打开手中的折扇,故意对着殷蝶扇了两下。

 

闻到扇子上的味道,殷蝶就知道这扇子里必定藏着些什么,暗暗地告诉小蛛。“小蛛见机行事,弄晕她。”

 

随后殷蝶捏着刚刚从范欣手里接过来的凤梨糕,递到范海的跟前。“我爹不过是一个八品官,我又哪里敢高攀富贵人家,就是一个无官无职的平民罢了。”

 

殷蝶笑吟吟地望着范海,说完把自己手中的凤梨糕递到范海的跟前。“表哥尝尝这凤梨糕,看看它是不是很甜。”

 

合上手中的折扇,瞧着主动靠过来的殷蝶,范海只以为是自己手中的药起作用了,也没想其它的,往前靠了靠身子。

 

“若是表妹亲手喂我吃,哪怕是毒药,我也会吃的甘之如饴。”说话的时候一直手已经抓住殷蝶的手,旧着她的手,把殷蝶手中的糕点吞了下去。

 

被范海握住手的殷蝶强忍着恶心,让小蛛从自己的衣袖里爬到范海的身边,在他身上下了毒。

 

看着范海倒在桌子上,殷蝶用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才起身往外走,谁知道才走了两步,就觉得整个都昏沉沉的,而后身子一软,只觉得眼前有黑影晃过,就晕了过去。

 

等到她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坐到姜晟的马车上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抬手揉了揉还有些晕的头,殷蝶有些疑惑地问道。

 

“不然你希望在范家二少爷的床榻上?”闭目养神的姜晟睁开眼睛,冷冰冰的声音好似夹杂了些怒气。

 

回忆一下自己晕倒前遇到的事情,殷蝶已经明白姜晟话里的意思了,虽说眼前的人说话毒舌了些,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和范海那个毒蛇比起来,殷蝶觉得自己更喜欢和这个冰山在一起。

 

“姜公子说笑了,我可是个正常人,谁愿意和禽兽在一起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瞪了一眼,眼神滴溜溜转的殷蝶,姜晟依旧冷着一张脸,冷淡地哼了一声。

 

殷蝶当真想要问一句,‘姜公子,你是走的那条路,可以恰好路过范家。’不过瞧着眼前这人冰山的样子,估计也不懂的说笑,还是先说正事比较好。

 

“我让小黑带给你的话,你知道了吧?”虽说是互惠互利的事,好歹也是终身大事,殷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不拘小节,还是觉得别扭。

 

“嗯!”对面的冰人冷淡地应了一声,声音里的怒火已经消失了。

 

扫了一眼对面的冰人,殷蝶故作淡定地道。“那这事就定了吧!”

 

“好,我去和你爹提亲。”早就知道殷蝶会答应自己,见她松口之后,姜晟为防夜长梦多,想着快点解决这件事。

 

“别,等我和爹说完了,选好了时间,我让小黑告诉你,你在来提亲。”

 

虽说爹因范海的事情,一直希望自己能快点成亲,但她也得回去和爹说清楚的了事情的原委才行,万一姜晟动作太快吓到了爹。

 

弄巧成拙可不就麻烦了。

 

“嗯!”向来很少被人质疑的姜晟有些不悦地应了一声,只是他开心不开心都是一张冰块脸,就算是不开心,外人也看不清。

 

见对面的殷蝶不吭声了,姜晟拿了一个哨子给殷蝶。“这个给你!”

 

“做什么?”殷蝶伸手接过姜晟手里的哨子,有些疑惑地看向姜晟。

 

“这个哨子是召唤暗卫用的,有危险的时候,就吹这个哨子。”看着殷蝶摆弄着哨子,姜晟淡淡地开口。

 

“姜公子是担心自己不能每次都这么恰好的‘路过’。”有了灵彩这个好帮手,对姜晟在送人给自己,殷蝶是很开心的笑纳了。

 

“我叫姜晟。”扫了一眼捧着哨子眉开眼笑的殷蝶,姜晟冷淡地开口。

 

“哦!”收起哨子殷蝶压低了声音。

 

“小姐我们到家了!”就在车内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被丢在外面的扣儿,对着车内喊了一声。

 

“好,那姜……姜晟,你就等小黑的消息吧!”原本想要叫姜公子的,被姜晟冰凉凉的目光扫了一眼后,殷蝶赶紧改口,话音落就去推门。

 

“我以后不会在娶别人。”殷蝶出车门的瞬间,猛然地听到身后人开口,在她想回头看一眼的时候。

 

下车的扣儿握住了殷蝶的手,而后扶着她就下了车,身后的车帘在她下车后,垂落下去,阻隔了殷蝶的目光。

 

驾车的裕丰对着殷蝶行了一礼,驾着车子就走了,目送着车子远去,扣儿看着站在门口的殷蝶,晃了晃她手臂,疑惑地问道。

 

“小姐,人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什么?”

 

“我在等爹回来,有事要和他说。”

 

握紧手中的哨子,殷蝶唇角含笑地应了一声。

 

回府后,先吩咐了灵彩到范府去盯着,而后才做好了晚饭,等着陈汉文回府,吃过晚饭后,殷蝶捧着茶到陈汉文的书房。

 

把她和姜晟的事情和陈汉文说了,问他什么时候修沐,好让姜晟来家里提亲。

 

“你们还私下通信?”陈汉文立即瞪大了眼睛。

 

“不是,是他家的一只黑猫会常来宅子里串门!”殷蝶瞟了一眼她爹的神情,支唔地说道。

 

“他家的猫还成精了不成,那么远都能跑这来串门?”陈汉文一脸不信。

 

“真的,可能跟我有缘吧。”殷蝶嘻皮笑脸地道:”不然,哪天让它也来拜见下你老。”

 

“行,哪天我也见见这成了精的猫。”陈汉文恨恨地说道。

 

“爹,你到底几时休沐。”殷蝶又追问道。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后日休沐,你让他来吧。”陈汉文摇头说道。

 

殷蝶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不该交待的一样也没交待,谈了快两个时辰终于从陈汉文的书房出来时,背着手,踱着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进内室,就见黑猫趴在床上,舔着爪子,”你家主人没让你带什么话吗?”殷蝶踱了进来。

 

“你给你家主人带句话吧,让他后天来拜见我爹爹。”殷蝶挨着黑猫坐下,戳了戳它的耳朵说道。

 

黑猫抬头看了看,甩了下尾巴,“不知你家主人会不会被我爹爹修理的一翻。”殷蝶偷偷地笑了起来,"你说我爹爹和你家主人谁会赢?”

 

黑猫白了她一天,翻了个身,用背对着她了。

 

殷蝶站起身,哼着小曲,去洗漱去了。

动漫关键词: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