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车上乱肉合集乱500小说

2022-05-13 16:10: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这些年陈汉文和陈定总是因为读书的事情,弄的家里鸡飞狗跳的,难得陈定能如此恭敬地对着陈汉文说话。 瞧着陈定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陈汉文压下心底的担忧,唇角跟着上扬,看到爹和哥哥

这些年陈汉文和陈定总是因为读书的事情,弄的家里鸡飞狗跳的,难得陈定能如此恭敬地对着陈汉文说话。

 

瞧着陈定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陈汉文压下心底的担忧,唇角跟着上扬,看到爹和哥哥能正常表达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了,殷蝶也跟着笑了。

 

当晚殷蝶帮陈定收拾了行礼,第二天陈汉文和殷蝶都到西城去送陈定,站在西城门口,瞧着眼前百十来人的商队,殷蝶在终于明白为何这姜家人在朝中,无官无职,却得到文武百官,甚至是皇族人的看重了。

 

这样大的阵势还被灵彩叫做一小搓商人,可见姜家的产业在大夏是何等根深错杂了,也难怪姜晟能轻易地摸到自己的身份。

 

想想之前姜晟说十日后西城外的青莲亭之约,估计他当时就做了这样的打算,这人当真不是用‘奸商’两字就可以形容的。

 

陈定还不知道姜晟与殷蝶早就见过,特意给两个人做了介绍,顺便告诉了殷蝶当初那副画的纸,就是眼前的人送的。

 

虽说和姜晟只见过两面,但是最近遇到的事,大多出自这安排,设计,在听到这些的时候,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这次陈定虽说是随着姜瑜去做生意,实际上只是随着姜瑜的副手走,根本就没有看到姜瑜本人,但是有姜晟在这里送行,叮嘱,陈定在商队中,肯定会得到很好的照顾,陈汉文目送着商队离开后,很是感激地对着姜晟拜了几拜。

 

姜晟那张少情绪的脸,也不懂的变换表情,嘴上到没让陈汉文唱独角戏,与他寒暄了几句,陈汉文说衙门里还有事,要回衙门,姜晟刚好趁机说送殷蝶回府。

 

按照常理来说,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是不怎么好听,可陈汉文也是从,民风淳朴的曲水而来,对这些礼仪到也不怎么讲究了,加上今天凌川也跑来凑热闹,陈汉文对姜晟不熟悉,但是对凌川这位治好自己儿子腿的人,到很是感激。

 

也就随着他们去了,陈汉文离开后,姜晟和殷蝶,还有不请自来的凌川,就一起到了青莲亭,到亭子里的时候,已经有了小厮在这里放好了茶点。

 

“啧啧,难不成当真是阳春三月,这冰坨子也开始融化了,竟然知道我起的早,没有吃东西,还给我准备了点心。”

 

坐在两人中间的凌川捏起一块凤梨糕,边吃边感叹着。

 

“裕丰去宫里通知一声云阳公主,就说今日的凌少爷很闲,可以进宫给她请平安脉了。”斜睨了一眼跑来看热闹还不肯闭嘴的凌川,姜晟喝了一口茶,冷淡地来了那么一句。

 

“是!”站在旁边的对姜晟唯命是从的裕丰,听到自家主子吩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去做事。

 

“咳,咳!”坐在一边的凌川被嗓子里的凤梨糕给呛的直咳嗽,手还没忘拉住裕丰的袖子,用另外一只手抹掉眼眶溢出的泪水,又灌了一口水,把自己那一口气给顺了过来,才瞪向姜晟。

 

“好歹我也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你这往火坑里推我的时候,就不能手软些吗?”凌川一脸痛心疾首地望着姜晟,说话的时候,拉着裕丰的手却不敢松开。

 

他太清楚这对冰山主仆了,裕丰的死脑筋和他的外表一样,要是姜晟说,‘你去把皇上给杀了。’

 

这死脑筋也会扛着剑跑到皇宫去,在自己咽气之气先杀了皇上,不然绝对不肯死,这要是松开他,接下来的日子他还能消停的了。

 

“我没有伸手,只是动口。”面无表情的姜晟,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扭曲事实的样子,让对面的殷蝶忍不住笑出声。

 

“你们狼狈为奸,这都是什么人啊!过河拆桥的本事都这么炉火纯青,以后有事不要来求我。”

 

听到殷蝶的笑声,凌川那张斯文儒雅的脸上,露出交友不慎的表情,有些咬牙切齿说了一句,松开裕丰的袖子,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青莲亭外下的山坡上。

 

望着远去的人影,脸上带着无辜的殷蝶,挑了挑眉,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瞅瞅这一个个的,可都是高手啊!

 

“裕丰到亭子外去守着吧!”对面听到殷蝶笑声的姜晟,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随后收回目光,看向身侧的裕丰。

 

“是!”凌少爷那个碍眼都走了,裕丰也不会不识好歹地杵在姜晟身边,碍眼,应了一声就到停在外面。

 

殷蝶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灵彩和裕丰,心底好笑,这样的地方能守着什么,还不如告诉他,去外面欣赏风景吧!

 

“你怎么看?”等到亭子里只剩下殷蝶和姜晟的时候,姜晟突然开口,拉回殷蝶的神色。

 

看什么?对姜晟这莫名其妙的话,殷蝶也不清楚他在问什么,神色淡然地应了一句。“风景很美!”

 

话音落就见对面的姜晟,端着茶的手颤抖一下,也不知道是被手中的茶水给烫到了,还是有啥不可告人的隐疾,总之殷蝶是不会承认,他是被自己的话给惊到的。

 

“凌川的狼狈为奸的确不大好听,我们换成夫唱妇随如何。”淡定地放下手中的茶杯,见对面的殷蝶正往口里送茶,姜晟温温和和地加上一句。

 

说话的时候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殷蝶,虽说他眼里没有啥表情。

 

可被他一句话吓的开始咳嗽,手中茶水都泼出来的殷蝶,就是觉得对面的人,是在报复自己,隔着眼中的泪珠,殷蝶似乎见到对面的人,唇角扯动了两下,好似是在笑。

 

“姜公子您我不过有两面之缘,何况我爹只是一个八品的小官,您姜家这样的高门望族,哪里是我这种小人物可以攀的,您就不要在说笑了。”

 

咳嗽了半天,好不容易把自己一口气给顺过来的殷蝶,不敢在开口逗弄对面的冰山脸,忙正了神色,语气真诚地道。

 

“我们姜家人娶妻,只娶合适不看门第,你不用在我跟前自卑,我不嫌弃你。”

 

依旧冻着三尺深冰的姜晟,无论是正经口气,还是不正经口气,都是那么一个调调,殷蝶也听不出他是不是在说笑。

 

也就没有办法判断,他这不要脸的话,是真的是假的,总之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话落到她耳朵里都很不顺。

 

“呵呵!”假笑了两声已示不满的殷蝶,正襟危坐地望着姜晟。“那姜公子是如何觉得我们就适合呢?”

这男人已经自恋到无药可救了,殷蝶可不大算和他一起发疯。

 

“因为你是黑巫继承人,而我们姜家的诅咒需要你来解开。”这就是选中她的原因,望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丫头,姜晟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着,就是要让对方看出自己的真心。

 

“诅咒?”自从得知自己是黑巫之后,殷蝶已经淡定多了,在听到姜晟说诅咒的时候,也没有太惊讶,只是想要知道,这诅咒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嗯,姜家百年前,曾为开国皇帝阻挡过黑巫的诅咒,之后每过十几年姜家就会有一人应这诅咒而生,不得善终,我不希望这个诅咒在继续。”

 

说道这里的时候,殷蝶终于听出眼前冰山脸的声音,有些许的起伏,就好似初春炸裂开的冰缝,若不是仔细听来,你觉对感知不到。

 

“你说这诅咒是我黑巫族人下的,那我为何要帮你解开呢?”这不等于让她欺师灭祖吗?日后,她要是到地狱见到黑巫族的列祖列宗,还不被那些人给吃了。

 

“因为这不仅是帮我,也是帮你自己,你们黑巫一组分为两派,刚好你和我们站在一面,不然我如何能知道,能画出《月夜荷花图》的人,就是可以解除诅咒之人。”

 

早就猜到了殷蝶的想法一般,对于她的质疑姜晟对答如流,望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一样,在殷蝶的心底激起一圈涟漪,这次不是气的,而是某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

 

“难怪小黑会对那副画如此的执著,是你让它去找那副画的?”不到片刻殷蝶就想起来,这眼神从哪里见过了,可不就是总往她哪里跑的小黑身上吗!

 

听他这么说完,殷蝶也就不奇怪,为何小黑会在她画完荷花图的时候出现了。

 

“不仅是我在找那副画,还有你们黑巫族另外一波人也在找那副画。”姜晟没有正面的回答的殷蝶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

 

“我说呢!我们陈府都快穷的家徒四壁了,还会有贼往我们家里跑,难不成就是为了那荷花图。”说道这里的时候殷蝶猛然想起来。

 

家里进贼的那一日,小蛛告诉她,随着飞贼一起来他们陈家的还有鬼童,当时殷蝶还在奇怪,为何会有鬼童往她们家跑,原来她还有一个死对头,难怪娘亲在去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时她以为娘亲担心自己吓到别人,如此看来娘亲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不让自己说的。

 

姜晟扫了一眼对面陷入沉思的殷蝶一眼,对于陈家兄妹诉穷的行为,已经不想发表意见了,“所以要你和我成亲,不仅能帮我们姜家解除诅咒,也是在帮你。”

 

“你知道怎么解开诅咒吗?”不清楚姜晟为何总纠结在成亲的问题上,殷蝶蹙眉想着,自己就一个人,在这京城里的确是人单力薄的。

 

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存在了,估计也不会放过自己,要是有姜晟的帮忙,那自己和爹的安全也就有保障了,还有哥哥,现在都随着姜家人走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眼前的人翻脸。

 

既然不能翻脸,就只能合作当伙伴,做朋友喽,反正多条朋友,多条路,姜家还是富可敌国的人家,有他们家人罩着,也不是坏事。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和《月夜荷花图》是解开这个诅咒的最好办法。”说道解开诅咒的办法,姜晟的声音里蹦出些许的恍惚来,虽说一瞬即逝,却足够对面的殷蝶乐呵了。

 

“还好,我还以为姜公子无所不能,原来这世上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这样殷蝶的一颗心也可以稍微的平衡一下,脸上露出些许轻柔的笑容。

 

瞧着殷蝶展颜欢笑的样子,姜晟不想发表意见,这么傻的行为他也懒得去管。“你是同意我的说法了。”

 

他最关心的是自己身上的诅咒什么时候可以解开。

 

“姜公子我想我可以和你合作,你们姜家是做生意的,肯定知道互利互惠的方法有很多种,成亲这事还是日后再谈吧!”和和气气地望着眼前的冰山,殷蝶学着他的样,子淡定地开口道。

 

“我尊重你的想法,你不点头,我绝不强求。若是你那天想好了,可以随时告诉我!”姜晟点了点头,很是好说话的答应了。

 

最后还给殷蝶留了一根杆,告诉她只要你想往上跑,随时都能爬上来。

 

殷蝶扯了扯唇瓣笑了笑,很想说一句,我谢谢你,不过本姑娘还没有那么愁嫁。

 

“既然需要荷花图和我一起才能解开你们姜家的诅咒,现在的荷花图在哪里?”按照姜晟的能力,要找一副在京城里被卖出去的画,应该不难吧!殷蝶捧着手中的茶问着。

 

“我的人只查到那副画被送进宫了,剩下的就需要你到宫里去找一找了!”在得知画被卖掉的第一时间,姜晟就去找那副画,谁知他还是晚了一步,虽说宫里也有他的势力。

 

可毕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而且宫里也有黑巫族的人,若是他的动静太大,难免不会打草惊蛇,只有让殷蝶去,她是黑巫族的继承人,《月夜荷花图》又是出自她的手,她与那副画之间是能相互感应的,让她去最为合适。

 

“这事我恐怕是有心无力了,我爹只是一个八品小官,他连进宫的机会都没有,我有怎么能进的了宫呢!”

 

捧着茶喝了一口,殷蝶把空掉的杯子放到桌子上,觉得今天的事已经聊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等着姜晟去找那副画。

 

然后看看怎么帮他解了诅咒,顺便拐个人情,让他保护自己一家人。

 

“你有机会的!”见殷蝶有离开的意思,姜晟信守端起自己手中的茶,把最后一口茶饮尽,也打算回去了。

 

“为何?”见对面人又露出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殷蝶有了一种自己变成鱼肉的感觉,很是不爽地问着。

 

“因为我已经放出风声,说凌川经常往陈府跑了。”看着眼前玄衫,墨发被春风掀起,明明是一张冰块脸的男人,面上没有什么神色,可那周身却泛着无尽的风雅,让殷碟皱了皱眉。

 

“既然姜公子不想说,那就算了,但日后你我要如何联系呢!不如就让小黑帮我们送信吧!”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地留小黑在自己身边了,虽说小黑的神态与眼前的人很是相似,但殷蝶就是觉得,小黑比眼前的人可爱

姜晟对殷蝶的这个说法并没有吱声,就像之前她提起小黑的事情一样,遇到这样脾气古怪的冰山,要是什么都要听到他说好在去做,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

 

所以殷蝶见姜晟不说话,就自动以为他是默认了自己的说法,等到晚上小黑来自己这里的时候,殷蝶很是开心地和小黑说了这事。

 

“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跟着那样的冰山在一起,你这性子都被他影响了,跟着我混,以后一定会让你更招人喜欢。”给小黑喂牛肉的殷蝶,很是开心地与小黑吐槽。

 

对上小黑嫌弃的目光后,殷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黑的毛,通过这一个月的努力,小黑已经不那么抗拒她了,已经允许殷蝶摸摸它,搂搂它了。

 

“不过他脑子也是真有病,竟然说要和我成亲,虽说他人长的很好看,家里也很有钱,这么算也是不错的夫君人选,可是我想嫁的人,是要和爹一样。”收起盘子,把小黑抱上床殷蝶又和小黑嘟囔一句。

 

‘呵!’趴在床上的小黑,从嗓子里嘟囔了一声,落到殷蝶的耳朵里,觉得这声音很像是在嘲笑她。

 

“我知道你很聪明,你一定是在嘲笑我,像我爹这么一个只懂得读书,性格耿直,不懂为官之道,还把我们家弄的家徒四壁的人,有什么好的。”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的殷蝶想着陈汉文的样子,忍不住勾唇。

 

“但是爹爱娘啊!娘说过,能遇到一个‘一心一意一双人’的男人,嫁给他才会幸福啊!”说完殷蝶唇角扬起了笑意,像姜家那么大的一个家族,怎么可能给她这样的生活,所以她们只能做合作伙伴,不可能成为夫妻。

 

然儿这样的想法,还没有过三天就被一个连着一个的意外给打破了。

 

最先来的是两天后,从衙门回来的陈汉文,带来的爆炸性消息。

 

之前陈汉文回来总会兴冲冲地和她讲一些衙门里遇到的事情,今天回来,确是一脸的无奈。

 

“爹,你丢银子了?”坐在餐桌前的殷蝶瞧着对面,食不下咽的陈汉文,很是好奇地问着。

 

“你爹我是那种贪财之人吗?”实在是没有食欲,陈汉文索性放下筷子,忍不住叹息一声,望着从小被自己疼到大的女儿。

 

“对,爹心胸宽广,性子豁达,今日是遇到什么大事了,连您的心胸都被堵住了。”见陈汉文放下筷子,殷蝶也跟着放下筷子,一脸崇拜地望着陈汉文,很是好奇地问着。

 

“这事在咱们家当真是比天还要大”瞅着眼前要为自己排忧解难的殷蝶,陈汉文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很聪明,也只能和她吐吐苦水。

 

“嗯?”殷蝶睁着一双如水的大眼睛,认真地望着陈汉文,准备做一个很忠实的听众。

 

“唉,还不是范瀚,也不知道范了什么病,非说要让范海娶你为妾,都是爹不好,要是爹有点本事的话,也不用让你被人如此的侮辱。”

 

虽说自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殷蝶可是他的掌上明珠,怎么可以随便的给人家做妾氏,想起来陈汉文心口就堵得慌。

 

“那爹你拒绝了?”殷蝶小心翼翼地看着陈汉文,轻声地问着,脑力已经把可能发生的情景勾勒出来了。

 

“这是当然,我说你已经许配人家了。”觉得自己很聪明的陈汉文,有气无力地叹息了一声。

 

“爹你是回答的很英明,可这事也只能是一时的,万一哪天让他们家人知道了,他们一定会为难您的。”刚刚只有陈汉文吃不下饭,现在殷蝶望着眼前的饭菜,也是食之无味了。

 

“那爹也不能看着你进狼窝吧!”就是担心范家人知道实情之后,会旧话重提,陈汉文才会食不下咽啊!

 

“不过爹能想起这个办法拖得一时,也是很明智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大的事,也要填饱了肚子才能去解决,爹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给陈汉文盛了一碗汤后,殷蝶嘴上劝慰着陈汉文,心底一想起范海那轻佻的样子,就觉得恶心,晚上回到房间的殷蝶,看着趴在自己床上的小黑。

 

和小黑念叨完这件事,最后说了一句。

 

“说实话,就算是嫁给你,我都不要嫁给范海。”有小黑在她身边,殷蝶会觉得安心,一想到范海,就会让她恶心。

 

趴在床上的小黑听了殷蝶的话,抖动一下自己的耳朵,明亮的眼中划过一抹光芒,好似再说,算是你有眼光。

 

只是闭上眼睛的殷蝶未曾看到小黑眼底的光芒,而是闭着眼睛去想心事了,一晚上翻来覆去,没怎么睡好的殷蝶,晨起的比以往有些晚。

 

以往守在门口的扣儿,都是等着她起床才进来,今天竟然在外面拍打她的门,嘴里喊着“小姐,小姐。”听这话跟家里要着火了似的。

 

殷蝶蹙眉看了一眼旁边被吵醒的小蛛,抬手摸了摸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小蛛。“时间还早,你在睡会吧!等我吃过早饭在来练功。”

 

说完才打开门,放扣儿进来。“一大早是家里又招贼了,还是米缸里的米都被老鼠给吃光了,你这是火急火燎的在喊什么。”

 

“比这事还要严重,是……长公主下了帖子,请你去参加樱花宴。”望着对着窗外朝阳伸展手臂,做这拉伸运动的殷蝶,扣儿把手中请柬递给殷蝶,眼中流动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到此刻她都不敢相信,小姐竟然能得到长公主的邀请,去参加樱花宴。

 

接过扣儿手中的请柬,殷蝶眯起眼前,都不用刻意去想,听到这么高高在上名字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就是姜晟。

 

那日姜晟在青莲亭边,冷着一张被风雪封印没有表情的脸,说过,自己是有机会进宫的,这就是他给自己制造的机会,瞧着手里的请柬。

 

殷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底暗自庆幸,好在自己够明智,当初选择了和姜晟合作,没做他的敌人,不然那一天,她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晚上殷蝶和陈汉文说这件事的时候,陈汉文露出激动的神色,拉着殷蝶再三叮嘱,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万一那家夫人看上了她,可不要掖着藏着的,一定要回来和他说。

 

看着陈汉文兴奋的样子,在想一想范家的那头色狼,殷蝶和陈汉文打趣的兴致都没有了,只能点头说好。

动漫关键词: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