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2022-05-13 16:09:2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要是真的担心我,今晚上就留下来陪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眼前的小家伙就觉得它很亲切,很安心,收拾好自己,殷碟转头看向抖动着耳朵,似乎在蹙眉思索这件事合不

“你要是真的担心我,今晚上就留下来陪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眼前的小家伙就觉得它很亲切,很安心,收拾好自己,殷碟转头看向抖动着耳朵,似乎在蹙眉思索这件事合不合理的猫咪。

 

“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去睡觉了!”见猫咪蹲在桌子上发呆,殷碟踱步回到床上,把自己外衣脱掉,蹲在桌子上发呆的猫咪看到她脱衣服。

 

竟然猛地转身,用尾巴拍打了一下桌子,看着它的举动,殷碟忍住笑出声。

 

“你还不是一般的聪明,竟然会害羞啊!”殷碟说话的时候,是含这笑意的。

 

听在猫咪的耳朵里就像是被人嘲笑了一般,背对着她叫了一声,纵身一跃竟然跑掉了,坐在床上的殷碟是彻底的傻眼了,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直到第二天晨起,看到桌子上的荷花图依旧带着猫爪印的时候,她才确定昨晚上,自己当真遇到了一只聪明到会害羞,会鄙视人,嫌弃人,还很傲娇的猫咪,遗憾的是,她马上就要进宫了,想必以后都见不到这只猫咪了。

 

谁知就在她住到京城陈府的第二天,那只猫咪竟然又出来了,看着蹲在自己眼前的猫咪,殷碟心中有好友久别重逢的兴奋,特意让扣儿去厨房给他弄了些小鱼干来。

 

这小鱼干可是扣儿的拿手菜,殷蝶把炸的金黄,散发着香味的小鱼干,推到猫咪的跟前。

 

“上次是在外面,没有办法给您准备吃的,你既然也到京城了,以后也可以常来我这里,我给你准备吃的,你陪我聊天好不好。”很是开心地和它说道。

 

蹲在她跟前的猫咪,撇了一眼盘子里的小鱼干,理都理,目光开始四移,那目光分明是在找寻着什么。

 

想起上次猫咪来时,盯着她那副荷花图看的样子,殷碟想着他是在找那副画。

 

“你是在找那副画吧?”果然她问完了这句话,蹲在跟前的猫咪终于肯赏赐她一眼,就差点头说是了。

 

“那副画我第二天就给哥哥了,哥哥说那纸是一个人送给他的,他要把那副画,给朋友看看,不过我们第二天走的时候,哥哥好像没有找到那个人,就把画给带回来了。”

 

瞧着眼前猫咪眯了眯眼睛的动作。

 

殷碟又忍不住勾唇笑了,越来越觉得和眼前的小猫咪说心事是件不错的事情,盒子里的小蛛还是睡得时间多,醒的时间少。

 

和它说话它没都没有表情,不如和眼前的小猫咪聊天有意思,每次看到它摇头,歪脑子,鄙视人,嫌弃人的目光,不仅不会让她厌恶,反而会觉得可爱。

 

听殷碟这么说,对面的猫咪,抬起尾巴在她手上扫了扫。

 

“你是在担心我的伤口吗?那么一点小伤口,早就没事了”

 

见猫咪主动亲近自己,殷碟伸手摸了摸它的猫头,蹲在自己跟前的大黑猫,抖动了一下自己的小头,又露出了嫌弃的目光,对殷碟这亲密的举动很是不爽。

 

“你这算什么,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你可以碰别人,却不允许别人碰你,总是被一只猫咪鄙视,也是有些伤人自尊心的好不好,对着眼前的大黑猫皱了皱眉鼻子,殷碟对着眼前的小家伙抱怨,加撒娇。

 

“喵呜!”仰着下颚,一点都不愧疚的大黑猫哼了一声,又盯着殷碟看。

 

“你是想看那副画吗?”知道眼前的猫咪和普通的猫咪不一样,想要收复这个小家伙不能用普通的办法,只能跟它慢慢地培养感情了。

 

“喵!”终于肯平时她的猫咪叫了一声,收起了高傲的神色,很是乖巧地蹲到她的跟前,告诉殷碟自己就是想看那副画了。

 

“抱歉哦,你要是想看的话,我在给你画一张吧!”

 

见对面的大黑猫如此乖顺的蹲到自己跟前,殷碟就忘记眼前的大黑猫不是寻常的宠物了,又抬起手摸了摸它的头。

 

这次对面的猫咪竟然没有躲闪和嫌弃,殷碟觉得这家伙是在讨好她,绝对不是把她的话给听进去了。

 

“喵呜!”听殷碟说见不到了,难得温顺的猫咪,不安地叫了一声。

 

说完给它在画一张看,但殷碟也觉得这话有点不靠谱,那晚上画的荷花图,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画出来的,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在画一张一模一样的。

 

“你还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吧!我爹虽然是当官的,但他一直是芝麻小官,俸禄不高,我小的时候,娘亲就会偷偷地接一些秀坊的私活,或是绣一些手帕,丝巾之类的东西,偷偷的拿出去卖,贴补家用。

 

后来娘过世了,我也不会绣那些东西,只能找些帮人画丹青的私活,或是自己画些画,让哥哥拿出去卖,才能养活我们这一家人。”

 

说话的时候殷碟趴到桌子上,盯着眼前的小鱼干出神。

 

蹲在她跟前的猫咪,也很安静地听着她说话。

 

“我们刚到京城,身上也没有什么盘缠,哥就把那副画给卖掉了,换了些钱,确保我们这一家人不被饿死。”

 

说到这的时候,殷碟抬头看向蹲在自己眼前的大黑猫,很是无奈地和它解释着,不清楚眼前的猫咪懂不懂,人情冷暖。

 

想着人情冷暖,殷碟又忍不住叹息一声,想起昨天去范家看范欣的事情,范欣自小就被范家人送到曲水。

 

和自己一起长大,按照她们家的情况,多一口人就是多一张嘴,可不像那些大户人家,多一口人,就是多添一双筷子一样简单。

 

那可是关系到她们正家人命运的事,可在看到姨母送来的书信后,娘亲二话不说就收留了范欣,这么多年,一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照顾着,向来是自己有什么,她就有什么,偶尔只有一样东西的时候,娘亲都会告诉自己要让着妹妹,把最好的给她,

 

可是这人啊!尤其是有钱人家的人,向来只懂利益,只看金钱,从来不会把情谊放到眼里,殷碟去范家看范欣的时候,很自然地就给放到了打秋风,乞讨的行列,别说热情招待一下,就是亲人间的表面寒暄都没有。

 

除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表妹范欣之外,也就范家的三小姐,范珍还算是有些人情味,拉着她说了一会话,告诉她不要介意家里的人,范家看着兄友弟恭的,实际上,各个都心怀鬼胎,各有各的小算盘,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等到殷碟离开的时候,范家的老夫人和范夫人打发了一个叫万嬷嬷的人出来,送了她些不是太贵重的东西,算是打发了她。

 

一项胆小的范欣回到家之后,范夫人也未曾多照拂她,范欣跟殷碟说回来之后,对她最好的人是二哥,范海。

 

看着眼前依旧胆怯含羞,娇柔温婉的范欣,殷碟心底是有些放不下,听她说范海对她还不错,也算是稍稍地放了些心,谁知道这心还没有落地,她就见到了范家的二少爷,也就是后来和陈定起了冲突。

 

还把陈定的腿给打断的范海,第一眼看到范海的时候,殷碟心底就升起了一股警惕,尤其是看到范海满是轻佻的目光,风流的模样,就知道这人非我族类,结果也不出她所料,后来陈定就在大街上遇到了这范家二公子,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

 

在得知事情经过后,殷碟力挺自己的哥哥,陈汉文才半信半疑地,没绑着陈定去范家谢罪,在后来范家二少爷得到的结果,在殷碟看来也算是恶有恶报,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刚到京城的殷碟,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卷到什么样的旋涡里,此刻她只想和眼前的大黑猫解释清楚,那副荷花图被卖掉的原因。

 

蹲在殷碟跟前的大黑猫眯了眯,精光流转的眼睛,听着殷碟说完自己的故事,开始在桌子上来回转悠。

 

“你别这样吗?就是一幅画,你要是喜欢我在给你画。”搞不懂眼前大黑猫,怎么会如此的躁动不安,殷碟拿起碟子里的小鱼干,递到大黑猫的嘴巴。

 

“尝尝看,真的很好吃!”想要用鱼干来讨好一下它,而眼前的大黑猫完全不买帐,不仅不买帐,还抬起爪子拍了一下殷碟手上的小鱼干,明确地告诉她,这么一根破鱼干是满足不了他的。

 

见手中的鱼干收买不了眼前的大黑猫,殷碟有些泄气地叹息一声。“好吧!你这傲娇的小黑。”说完起身樱唇直接落到大黑猫的额头上。

 

原本是想要安慰一下桌子上,躁动不安的大黑猫,谁知道自己的唇刚落下,在桌子上转悠的黑猫,又炸毛了,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看的殷碟都傻眼了,眼睁睁地看着那抹黑影,从窗子钻了出。

 

殷碟怔了半响才回神,有些沮丧的呢喃了一句。

 

“我有那么面目可憎吗?你这节操不保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啊!”

 

我也会受伤的,逃走的黑猫心里是万马奔腾,毕竟自小到大还没有被一个女人,这么抱过,亲过,要是过去,遇到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他早就把她丢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偏偏眼前的女人他丢不得,哪怕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看着她耍白痴,也不得不一次次地自投罗网,听着眼前人嘟囔,黑猫不屑地撇了她一眼,完全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趴在床上看着小黑的殷碟,无奈得叹息一声,“你呀!还真是忠心,什么都不肯说,和外面的灵彩也差不多,不过至少灵彩让我知道,你的主人是姜晟,你呢?”

 

除了能听她诉说心事之外,什么都不会告诉她。

 

“你要是能开口和我说话就好了!”有些困的殷碟,迷迷糊糊地对着眼前的小黑呢喃了一句,就去会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殷蝶起床的时候,身边的小黑已经不见了,门外的扣儿,正守着等着她起床,日前殷蝶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扣儿,告诉她如果害怕的话,可以送她回老家曲水,顺便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当时被殷蝶黑巫身份吓的有些瞠目结舌的扣儿,一听殷蝶要送她回曲水,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拉着殷蝶的手,委屈又可怜的望着殷蝶说。

 

‘自己从小就跟在殷蝶身边,家里已经没有亲人了,要是殷蝶再不要她,赶她走,她当真是没有活路了,这辈子是跟定殷蝶了。’

 

瞧着扣儿哭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殷蝶心底也是不忍,只是自己对未来会发生什么都不清楚,有些担心地告诉扣儿,她说送她回曲水是担心她被卷进不必要的麻烦里,黑巫这个身份在大夏王朝并没有什么特权。

 

在开国的时候,还与开国皇帝起过冲突,她们此刻在京城,她爹又官低言轻的,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呢?

 

在加上一个神秘莫测的姜晟,殷蝶的这颗心,总是悬着难以安放啊!

 

听殷蝶这么说,扣儿泪眼婆娑地拉着殷蝶的袖子,说道。“小姐我这辈子是跟定小姐了,哪怕小姐不要扣儿了,扣儿就是死也要死在陈府里。”

 

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殷蝶还能怎样,当下只能伸手点着扣儿的额头告诉她。“你别胡说八道,小姐我是那么阴狠的人吗?

 

虽说黑巫可以操纵人的鬼魂,懂的巫术,但也分好坏的,我还等着看你出嫁呢?你可别想着赖在家里一辈子,你也知道老爷的俸禄就那么多,多你一口人,可要花费好些银子呢?”

 

听殷蝶这么说,刚刚还泪流如雨的扣儿,也被殷蝶给逗笑了,信誓旦旦地告诉殷蝶,往后她一定会多干活,少吃饭,把自己那份钱给赚回来。

 

当初自己知道这个身份的时候,也消化了好久,那天扣儿还被姜晟给吓的不轻,怕她一时缓不过来,殷蝶特意让扣儿休息了几日,她刚好带灵彩在身边,一来看看灵彩留在自己身边的意图,二来是想看看灵彩这个人如何,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她才明白,什么叫强将手下无弱兵。

 

灵彩不仅脑袋灵光,反应机敏,还有一身武功,灵彩自己说,她的武功也就是自保用,在她们家少爷手里,都过不了三招,算是废柴级别的。

 

殷蝶也就以为那样了,谁知事情没过两天,陈家突然来了飞贼,看到黑暗里,灵彩身影翻飞,三下五除二就把飞贼给拿下,殷蝶才明白,灵彩的话有多谦虚,而姜晟的武功有多变态。

 

“妹妹,我来跟你说我已经想好了,我要随着姜家的大少爷,姜瑜从商,你可得帮我和爹爹说话好话。”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陈定,一大早就钻到殷蝶的院子里,大大咧咧地抓了一个包子往嘴里塞,趁着空隙时间和殷蝶说道。

 

“你要和姜家的商队一起去外地。”手里拿着勺子,在喝粥的殷蝶微微地挑眉,目光落到陈定的腿上。

“你放心吧,我这腿已经好了,要说这京城里的人就是厉害,以往我就是擦破一块皮,都要个十几天才能好,这次有凌公子在,我这断了的腿,不过八九日就好了。”

 

见殷蝶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腿上,陈定抬了抬已经接上骨头,只是行动还不是太利索,但已经无大碍的腿给殷蝶看。

 

殷蝶的目光落到陈定的腿上,未曾说,这次陈定的腿能好的这么快,凌川这位神医陈定需要感激,但是姜晟送的草药更该陈定拜谢,这些日子小蛛的身子已经越来越好了。

 

平时也可以和殷蝶聊聊天,据小蛛说,姜晟那日送来的药理,有昆玉上百年难得的,凝脂玉山参,有这一味药在。

 

别说陈定的腿并没有完全折断,就是被彻底的折碎了,有了这凝脂玉山参在也可以重塑,当然小蛛还告诉她,若是她的巫术够强大的话,陈定的腿都不用敷药,她也可以直接给他接上。

 

听了这话殷蝶暗暗地咂舌,想着自己的巫术最近是有些长进,要真是抬手就能把人骨头给接上,还能操控鬼魂的话,也有点惊世骇俗。

 

这事还是不要告诉别人的好,至于哥哥身上的伤,反正他打小就习惯了,大伤小伤满身了,就让他慢慢愈合吧!

 

瞧了一眼陈定的腿,殷蝶当然是不怎么担心的,只是跟着姜家的商队出发,当真没有什么事情吗?

 

姜晟那个人心机似海,深沉的探不出个低来,让哥哥跟着他们家的人外出,殷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你是怎么认识姜家人的。”放下手中的勺子,殷蝶好整以暇地问着陈定。

 

见殷蝶露出认真的神色,陈定把手中的包子直接塞到嘴里,端起旁边的粥喝了一口,算是把肚子给填饱了,擦了擦嘴才笑呵呵地来了一句。“当然是你哥我神通广大,人品高尚啦。”

 

见陈定露出不正经的模样,殷蝶有些好笑地瞪了他一眼。

 

“是,我哥哥的人品是最高尚的,既然你这么神通广大,就自己去和爹说咯,干嘛还要我这养在深闺,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女子帮忙,我有能帮的上你什么忙呢?”

 

拿起手中勺子,殷蝶垂下眼脸,委委屈屈地口气,比范欣那种娇柔又容易含羞的小家碧玉,还要娇柔的扶不上墙壁。

 

站在身边伺候着两人吃饭的扣儿,瞧着殷蝶的样子,掩唇偷笑,含笑的目光落到比吃了苦瓜,还要痛苦的陈定脸上,心底是一点都不同情这位大少爷。

 

明知道自己脑子没有小姐好用,还偏要跑到小姐这里来,自讨苦吃,简直就是为了娱乐她们这些丫头。

 

“行,我错了,我说还不行吗?妹妹你就高抬贵手帮帮我吧!”见殷蝶露出这幅楚楚可怜的小女孩模样,陈定能说什么,只能从实招来。

 

陈定会认识姜家人,据说是凌川介绍的,前几日陈定腿稍微好些后,就请凌川到洪福楼吃饭。

 

然后凌川就说可以介绍姜家人与他认识,后来陈定就见到了姜家的少爷,见面之后才发现,这位姜少爷就是当初送他笔墨纸砚的人。

 

当初说好要给人家看画的,现在画被陈定给卖了,当时陈定都想钻到桌子底下去,谁知道这姜少爷看着是有点冷冰冰的,可人还挺好,不仅没有怪陈定,还问陈定愿不愿意随着姜家商队一起出行,学着做生意。

 

听陈定这么说,殷蝶的脑子里就冒出姜晟的脸,按照陈定说的,估计这姜家人都长了一幅同样的面孔,冰冰冷冷的也是应该,但是对方这话说的还是很委婉的。

 

分明是听出她们家经济比较困难,才会想着带陈定去经商,如此也可以赚钱补贴家用,若是哥哥真的从商了,以后家里的日子,也不用过的这般拮据。

 

而且哥哥和范家人结了仇,在这京城里说不准那日又会遇到麻烦,让他离开京城,到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么想着殷蝶也就点了点头。

 

“男儿志在四方,我这做妹妹的,也只能在这深闺之中,等着哥哥一飞冲天,我沾光喽。”

 

“说什么沾光,你可是我最疼的妹妹,我们这叫荣辱与共。”

 

听殷蝶答应了,陈定自然是开心的,说话的时候拉住殷蝶的手,很是认真地和殷碟说道。

 

自从陈夫人去世,他们父子三人就在曲水相依为命,这些年也是殷蝶想尽了办法贴补家用,陈定这个做哥哥的是又羞愧,又心疼,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与妹妹分担了,他自然是不肯错过的。

 

晚上陈汉文回来之后,兄妹两人就去和陈汉文说了这事,听完两人的话,陈汉文坐在椅子上沉默地望着自己的一双儿女。

 

都说知子莫若夫,陈定是什么性格,陈汉文很清楚,陈定自小就不是读书的料,每次让他读书。

 

陈定不是偷溜出去玩,就是躺在书房里睡觉,带着家里的仆人斗蛐蛐,时间久了陈汉文对这个儿子考功名的事情,也不抱希望了。

 

只是要跟着商队天南地北的跑,他还是有些担心的,坐在一边的殷蝶看出父亲已经开始动摇了,转身绕到他身后,伸手帮他按着肩膀,讨好地道。

 

“爹,哥哥是男人,您也不能总留他在家里是不是,何况这京城里的富家子弟那么多,各个都被养的和斗鸡似的,以哥哥这种嫉恶如仇的性格,留在这京城,您当真觉得合适吗?”说话的时候,殷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到陈定的腿上。

 

“就是爹,把我放在这满是脂粉味的京城里,当真是要把我给熏死了。”难得能规规矩矩地站在陈汉文跟前的陈定,神色严肃地和陈汉文说道。

 

“而且古人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次哥出去是随着姜家人,有这样的名师在他身边,让他去学习,我相信哥哥一定不会给咱们陈家列祖列宗丢脸的。”

 

说话的时候殷蝶给陈汉文捧了一杯茶,递到他手中,顺便看了看陈汉文的神色,见陈汉文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

 

殷蝶瞄了一眼身后的陈定,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陈定暗暗地对着殷蝶竖起了大拇指,陈汉文押下一口茶,悠悠地输出胸口压着的一口闷气。

 

“好!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想要去做,就去吧!”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陈汉文有些怅然地叹息一声。

 

“谢谢爹。”站在陈汉文跟前的陈定,喜笑颜开地对着陈汉文恭恭敬敬地道了谢。

动漫关键词:嗯啊边走边做 h楼梯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