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师上课跳d突然被开到最大:老师的小兔子好软真好吃视频

2022-05-13 16:08:4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嘶~~’低低的抽了一口气,殷碟握着扣儿的手还是未曾放开。 “小姐,让我来吧!”看出殷碟吃力地扶着扣儿,跪在她身边的灵彩,伸手扶着扣儿的身子,让殷碟抽身。

‘嘶~~’低低的抽了一口气,殷碟握着扣儿的手还是未曾放开。

 

“小姐,让我来吧!”看出殷碟吃力地扶着扣儿,跪在她身边的灵彩,伸手扶着扣儿的身子,让殷碟抽身。

 

“还有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解开扣儿穴道后,坐在车上的姜晟,看了一眼站在车下的凌川淡淡地开口。

 

“喂,现在是你们耽误时间,可不是我,那个陈姑娘,你赶紧下车吧!不然我这次的出诊费可就要没了,赶紧的吧!来日方长,你们有的是时间,花前月下。”

 

说话的时候凌川拿着手中的药箱子就往陈府里走。

 

坐在车上的殷碟听着两人的对话,就算是白痴也明白这两个人是相识的,刚刚在家里,哥哥说给他看病的凌川是他很崇拜的人。

 

在这京城里,除了凌川这儒雅斯文的浊世公子之外,还有一个气度非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姜家二公子,让他钦佩,而这两个人也被京城人称为,“绝世双壁”。

 

“陈姑娘若是不担心令兄长,我们也可以趁现在好好的聊聊。”

 

站在车下的凌川像一股旋风似地刮回了陈府,端坐在车子上的姜晟,安静地望着面色沉静,眉宇轻皱的殷碟。

 

“今日之事多谢公子了,十日后,殷碟再去拜会公子。”

 

收起身思,殷碟谨慎地望着眼前,一身黑衣,面色冰冷,眼神深邃,瞧不出情绪的男人,脸上露出轻柔的笑容。

 

“嗯!”靠坐在车上的姜晟淡淡地点了点头,未曾多说什么,目送着殷碟带着扣儿,捎上灵彩,下了车。

 

下车后殷碟对着姜晟微微地福身行了行礼,而后就转身回到府里去看陈定,有了姜晟送的尚好药材,还有凌川这样的神医在,陈定被范海打断的腿,肯定是能愈合的。

 

在这期间殷碟一直留在家里照顾着陈定,凌川也会三五不时的到陈家来看看陈定,每次看到殷碟的时候,都会露出一抹趣味的笑容,看的殷碟心底发毛,总觉得凌川的笑容里带着看好戏的意思。

 

不过凌川的性格很好,没有富家子弟的骄纵霸道,站在他身边,总有沐浴春风的感觉,时间久了两人也就成了朋友,殷碟在他跟前也就随意了不少了,两人聊天的话题,也是天南海北得。

 

但是每次说到姜晟的时候,凌川都会刻意的避开,或是转移话题,殷碟知道想要了解姜晟只能靠自己,还有身边的灵彩,这丫头性格古板的和姜晟那个冰块一样。

 

刚到陈府的时候,就跟皮影是的,自己问一句,她就答一句,从来不会多话,就更不会开口八卦她前主子的事情的。

 

“小黑,你说,你们家主子到底在想什么,还有他到底有多大的势力,站在他跟前,总觉得自己是个透明人,好像什么东西都逃不出他的眼睛,你说他干嘛要见我?”

 

趴在床上的殷碟与躺在她床边,浑身黝黑,通体修长,闭着眼睛的大黑猫呢喃着。

 

“哎!怎么你也要应我一声吧!好歹我也喂了你一个多月的美食了,你还装什么酷啊!”见蜷缩着身子,假寐的小黑,殷碟伸出纤纤玉指,戳了戳小黑的背脊,有些不悦地嘟囔着。

 

自己的好眠被打扰了,小黑睁开眼睛,金黄色的瞳孔里流转着清冷的光芒,与眼前皱着小脸,一脸不甘的殷碟对视了一眼。

 

瞧着眼前的小黑睁开了眼睛,殷碟勾唇笑了笑,小黑是她来京城的路上遇到的。

 

哪天他和父亲,哥哥走到阜阳县城外的荷月湖边,由于是胜春时节,还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可观赏。

 

陈定就突发奇想地让殷碟画上一副荷花图,瞧着清清冷冷,只有几只野鸭子,趁着春来冰消水暖,在河里游玩。

 

殷碟站在二月春风剪裁的垂柳绿丝下,点了点头。

 

可当时一家人正在赶路,笔墨纸砚都放到了行礼里,车上也只有几本闲书,是殷碟在路上用来打发时间的,想要提笔画荷花,也没有东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殷碟只能对着身边的陈定,摊了摊手,告诉他。

 

‘手中无纸笔,兴致再好也画不成。’

 

站在一边的陈定摸着下颚盯着眼前的春水,思索了片刻,伸手拍了怕殷碟的肩膀,转身就往不远处的小集市跑去。

 

在曲水县的时候陈定也总喜欢到外去玩,很少在家里待着,殷碟和陈汉文都习惯了,画荷花的事情也就被搁置了。

 

等到月上柳梢头的时候,在外面跑了半天的陈定,手里抱着笔墨纸砚跑了回来,当时还兴冲冲地和殷碟说,他今天遇到了一个风度气韵天成的公子,这笔墨纸砚都是那人送的,只是那人说,等到月夜荷花图画成的时候,一定要给他看上一看。

 

望着坐在自己对面椅子上,握着水杯,双眼发亮的陈定,殷碟忍不住勾起唇角,心底清楚,哥哥性格直爽,善良,在曲水县的时候,就说过今后一定要走遍大夏河山,结交天下有志之士,做一个惩奸除恶的侠士。

 

“哎!看来我今夜也只能舍身为哥哥,熬夜给你画上这么一副月夜荷花图了。”单手托腮,殷碟故作委屈地叹息一句。

 

“我的好妹妹,我哪里舍得让你熬夜作画,送我笔墨的那位公子,也是往京城去的,他说了,等到画成的时候拿给他看看就好,不急于一时的。”

 

望着对面一脸委屈的殷碟,陈定赶紧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殷勤的安慰着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的殷碟,甩掉被殷碟叩到身上的孽妹黑锅。

 

“是哦,那时间不早了,哥哥忙了这么一天,也该回去休息了吧!”见陈定故作镇定的模样,殷碟心底偷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地望着陈定,那感激不尽的口吻,把陈定催促的话给堵的死死地,不给他继续催促自己的机会。

 

“呵呵!好,那妹妹你也早点休息,等你画好的时候,给哥哥看看就好,呵呵!”话都说出去了,陈定也不好意思在开口说什么,只是明天要跟爹说一声,晚走半天了,他明天上午要到望景楼去找那位公子,说一声,免得对方以为自己在骗人,这种有损信誉的事情,他可不能做。

嗯,哥哥晚安!”望着面色尴尬的陈定,殷碟笑意盈盈地送他出门,等到门关上,站在一边的扣儿忍不住笑出声。

 

“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竟然敢笑自家的主子,你小心点,明天我就去哥哥那里告状。”陈定离开后,殷碟起身去拿桌子上的笔墨纸砚,刚打开装笔墨的盒子,就听站在身边的扣儿笑出声。

 

回头撇了一眼掩嘴偷笑的扣儿,故作严肃地威胁着。

 

“小姐你就饶了扣儿吧!实在是少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样子太好笑了。”

 

自小就跟在殷碟身边的扣儿,和殷碟在外人眼里是主仆,私下里殷碟却把扣儿当做自己妹妹一样看待,在曲水的时候,她待扣儿和范欣都是一样的。

 

平时在外面的时候,扣儿还能守个规矩,在私底下就放松的很。

 

“行啦,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今天你说大哥坏话的事,我就不告诉他了。”殷碟把桌子上的紫檀木雕花盒子打开,就有一种清冽的花香,散在屋中。

 

“哇,少爷当真是找到了好东西,小姐这盒子里的东西好香啊!”原本还有些疲累的扣儿,在味道这清冽的香气后,顿觉心神舒畅,精神都抖擞起来了。

 

“是荷花香!”说话的时候,殷碟拿出雕花盒子里的宣纸,淡黄色的宣纸,轻如蝉翼,落在指尖还有些许微凉,凝视着手中的纸张。

 

殷碟的脑子里,若隐若现地浮现起,月色荷景,月色下荷叶随风浮动,若碧波翠浪,含苞待放的莲花摇曳生姿,凝雾成珠的水滴滚动在粉白的荷花与碧色的荷叶之上。

 

沐浴在如练的月辉之下,像极了天空的碎玉星光,鼻尖的清冽荷香,已经分不出是脑中的月色荷花,散发出的清冷香气,还是自己指尖宣纸上散发的清香了。

 

“小姐,你这画,画的太美了,我这种不懂诗情画意的人,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听到扣儿的声音,一直沉浸在思绪里的殷碟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宣纸已不在是一片空白,宣纸上已经有了脑子中的月色荷花图,自己手中还握着毛笔。

 

狼毫笔下的墨汁,低落到旁边的石青燃料中。

 

“这是我画的?”凝视着眼前的荷花图,殷碟发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缥缈,好似从遥远的地放传来。

 

“当然了,难怪曲水县的那些秀才,官老爷,都说小姐才华横溢,这样的画要是卖出去,怎么也值百金,不对是值千金?”眉眼含笑的扣儿盯着画,很是骄傲地评价着。

 

“你少夸张了,咱们曲水不过是个穷乡僻壤,能有几个秀才,已经是了不得了,等到了京城,你就知道,什么叫龙潭虎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说话的时候殷碟放下手中的毛笔,拿过一边的手帕擦了擦自己白皙的双手,心底是越发的奇怪。

 

以往她作画,就是在小心,手指上也会沾染上墨色,染料,今日的手到是干净的很,还有这画画的过程,她怎么一点记忆都有。

 

好似这画不是出自自己的手一般。

 

“那小姐就是从咱们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到哪里都会耀眼发光的。”京城是什么样子,以前她只是听,到曲水的流浪的说书人说过,说书人说,京城的人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富家小姐和公子们,都如年画上的人一般,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家小姐到这些人之中,也是最美的。

 

“金凤凰,你可知想要做凤凰的人,都必须经过地狱之火的焚烧啊!”放下手中的帕子,听着窗外传来梆子声,殷碟淡淡地笑了笑,看向自己随身带着的首饰盒。

 

“啊!”只听身边人说过‘山沟沟里能飞出金凤凰。’没有听过什么,‘欲火焚身’的扣儿,疑惑地望着殷碟。

 

“行啦,时候不早了,赶紧去睡觉吧!明天我们还要去赶路呢!”说话的时候殷碟把眼前的扣儿推出房间,实在没有时间进行扫盲活动。

 

“小姐,你屋里的东西还没有收起来。”被殷碟推出门的扣儿,回头望了一眼桌子上散落的笔墨纸砚,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做完,这么走,有点不负责。

 

“这些东西你们家小姐我自己能做好,你赶紧走吧!”说完不在给扣儿说话的机会,直接把门给栓上,目光落到自己随身携带的盒子上,疑惑地挑眉,往前走了几步。

 

“小蛛你是睡醒了吗?”说话的时候殷碟伸手打开眼前的漆木盒子,露出里面一个纯金雕刻的小盒子,这个东西是殷碟母亲去世前留给她的。

 

当时娘亲说这里的东西是她的守护者,随着她沉睡了百年,需要她用心照养一段时间,才能醒来。

 

她都养了这只小金蛛好几年了,盒子里的小金蛛都没有醒,要不是它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帮着自己喷射些毒液出来,保护自己,殷碟都会以为娘亲在骗自己。

 

这东西不过是娘亲留给自己的固定财产,打开盒子,瞧着里面的小东西,伸了伸自己的抓子,慢半拍地睁开金灿灿的下眼皮,露出了一双黑黝黝,好似葡萄一样的大眼睛。

 

“呵!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在睡下去,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打算长眠了。”

 

“哼~~”趴在盒子里的小金蛛,从嗓子眼里咕囔了一声,换做旁人必定是听不到这声音的,而殷碟已经与小蛛相处几年了,加上这小蛛本就是她的守护者,她们之间自然是有默契的,哪怕眼前的小家伙没什么表情,殷碟还是看出小蛛的激动。

 

“你现在的身子还比较虚弱,就好好休息,娘亲有给我留下修炼的口诀,你放心吧?日后我一定会勤加修习,让你强壮起来。”

 

瞧着眼前激动的小家伙,殷碟伸出自己的手指,在小蛛的脑袋上摸了摸。

 

“嗯~~吱~~”硬撑着眼皮的小蛛又咕囔了一声,眨了眨眼睛就把眼皮给闭上了。

 

虽说手里的小东西只是睁眼这么一会,殷碟的一颗心却激动的和看到铁树开花了一般,这些年自己的事情只能跟自己讲,别说能听她说话的人,就是能听她说话的物都没有

现在好了,眼前终于出现一个活的,她当然开心了。

 

然儿让她开心的还不止这些,捧着小蛛练了一刻功的殷碟一睁眼,就对视一双明亮如星辰的猫眼。

 

“额……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望着蹲坐在桌子前,盯着自己的大黑猫,殷碟伸开盘坐的双腿,穿上鞋子下床走到黑猫身边,盯着眼前的黑猫笑吟吟地问着他。

 

盯着她看的黑猫对上她的目光后,看了片刻一扭头,看像自己眼前的月色荷华图上。

 

“咦!”瞧着荷花图上多出来的梅花印,殷碟疑惑地看了一眼跟前,仰着下颚,一副高傲模样的大黑猫。

 

“是你做的。”嘴上这么问着,手上也没有闲着,伸手就去拉眼前的黑猫爪子,殷碟的手还没有碰到大黑猫的爪子。

 

“喵呜!”蹲在桌子上的黑猫,动作迅速地躲开殷碟的手,身子一缩叫了一声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明亮的眼睛闪着波光,谨慎地盯着殷碟。

 

“你这是在嫌弃我?”望着躲开自己的猫咪,有些好笑,又有些惊讶地望着它。

 

“喵呜!”蹲在椅子上猫咪,斜着眼睛盯着殷碟。

 

瞧着蹲在椅子上猫咪,殷碟有些好笑地瞥了瞥唇,回想以前在曲水的时候,她的猫猫狗狗缘还是不错的,怎么眼前这个小黑猫这么抗拒自己,而且这个猫咪与她以往遇到的都不一样。

 

被眼前的猫咪引起好奇的殷碟,坐到猫咪的对面。

 

“你是从哪里跑来的,是饿了吗?”手指敲打着桌子的殷碟,很是有耐心地望着眼前的大黑猫。

 

坐在对面的大黑猫,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到眼前的荷花图上。

 

“你也对这幅画感兴趣?”瞧着眼前盯着荷花图出神的猫咪,殷碟心底有些诧异,想着这猫咪应该是养在大户人家,估计还是一个书香世家的,或许是被自己的主人耳濡目染久了,才会对这字画起了兴趣,可见这环境对外物影响有多大。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把这幅画送给你的主人。”

 

看眼前的大黑猫目光闪耀的样子,像极了以往她在曲水时,看到对着冰糖葫芦,糖人流口水的小孩子,这眼神应该叫垂涎,只是一个猫不是该垂涎鱼和老鼠吗?

 

怎么眼前这个小东西会对一副画露出,垂涎的目光呢!以为自己看错了,殷碟忍不住出言试探。

 

“喵!”谁知她试探的话音刚落,眼前的大黑猫竟然抬头看向了她,金色的瞳仁里划过一抹亮亮的光芒,比晴空下的日头还要耀眼。

 

坐在对面的殷碟撑着脸颊的手,瞬间放了下来,眼中也露出激动的光芒,她眼中的光芒和对面的大黑猫一样,都是发现了让自己垂涎的东西。

 

“真是了不得,都说这京城人杰地灵,想不到这猫咪都变得有灵气了,你竟然这么聪明,当真是可以听懂我说的话。”

 

一脸惊喜的殷碟望着眼前的猫咪,是打心底里喜欢上眼前的大黑猫了。

 

“呜。”蹲坐在椅子上的猫咪,从自己的嗓子里呜咽了一声,高昂起的头,绝对是对眼前人的鄙视和嫌弃,好似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这个世上有才华的人都会傲世,有才华的猫咪也有资本傲人,殷碟是可以理解的。

 

“我在跟你说真的,你要是觉得这幅画好看,你的主人也一定会喜欢它的,你可以带着你主人来看这幅画,如果你主人喜欢,我就把这幅画送给你的主人,然后让你的主人,把你送给我!”

 

这么聪明的猫咪,放在自己身边,以后的生活肯定会很有趣,殷碟很是愉悦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兴冲冲地和眼前的猫咪谈着条件。

 

“喵呜~~”这次的声音有些大,已经不是嫌弃了,似乎带着些恼火了,身上黝黑的毛已经往起炸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愿背主做叛徒,我就是和你说笑的。”见对面的大黑猫开始炸毛,殷碟赶紧伸手去抱它,嘴上也开始安抚小黑猫。

 

这一次对面的猫咪没有躲过殷碟的双手,身子被她抱到怀里,纤纤玉手抚摸着他身上要炸起来的黑毛。

 

“喵~~呜~~”被殷碟抱到怀里的猫咪,浑身一颤,反应的比刚刚还要激烈,对着殷碟大叫了一声,猛地从她怀里跳出来,尖锐的猫爪子擦过殷碟白嫩的双手,留下两道红色的痕迹。

 

最重的地方,被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个小孔,从里面渗出了黑色的血液。

 

“都说有其主才有其仆,你这应该叫物似主人型,你这防心也太重了些。”看着对面盯着自己手背上流出的黑色血液看的猫咪,殷碟有些无奈的开口,拿过旁边的手帕压住了自己的伤口。

 

“喵!”盯着殷碟看的猫咪,瞧着殷碟压着伤口的手帕,压低了嗓音叫了一声,抬起来前抓,在她跟前晃了晃。

 

“你是在担心我。”拿开手帕看着伤口上的血已经消失了,殷碟把手中的手帕拿到蜡烛前,点燃了手帕,而后把烧掉血迹的手帕,丢到旁边的洗漱盆子里。

 

她的血是黑色的,不能让外人看见,这是娘亲告诉她的,当时还是小女孩的她,看着自己的黑色血液,很是害怕地问娘亲。

 

“为什么我的血液和别人不一样。”

 

当时娘亲摸着自己的脑袋,半喜半忧地说了一句。

 

“因为我家小蝶是身负重任的人啊!”当时殷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重任,很是好奇地问娘自己到底有什么重任。

 

娘亲给她包扎完伤口才慎重地告诉她。

 

“等你长大了,娘亲在告诉你,你现在只要记住,在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自小就觉得娘亲很厉害的殷碟,脑子里有些不明白。

 

“爹和哥哥也不可以知道吗?”

 

为什么不能告诉第三个人,爹和哥哥很疼她的,告诉他们,爹和哥哥也不会伤害她呀!

 

“嗯,不可以,这是为了保护好你爹,和你哥哥!”

 

想着当初娘亲慎重的样子,殷碟摇了摇头,到现在为止她都搞不不懂,娘亲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明白自己身负什么重任。

 

不过好在看到自己流血的是只猫咪,不是会说话的人,就算它在聪明,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给人听吧!

动漫关键词:老师上课跳d 突然被开到最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