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班长让我坐在那个地方教我作业,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2022-05-13 16:02: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洛惊澜,给你一次机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向我汇报?”凌近南双手随意的搭在座椅上,冷着脸质问。 重要的事儿? 洛惊澜敲了敲脑袋儿,忙活儿了一天,此时她的脑袋就是一团

“洛惊澜,给你一次机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向我汇报?”凌近南双手随意的搭在座椅上,冷着脸质问。

 

重要的事儿?

 

洛惊澜敲了敲脑袋儿,忙活儿了一天,此时她的脑袋就是一团浆糊,盯着文件看了好一会儿,仔细回忆着。

 

重要的事儿……

 

凌近南刚才在电话里受到女人的责备,这可是少有的事儿,他心里不悦的很,也少了几分耐心,冷漠的打断洛惊澜,“怎么,又故技重施?”

 

故技重施?

 

洛惊澜完全没明白。

 

她不知道,她的神情在凌近南看来是在佯装,男人双眸中的冷意又多了几分。

 

“同样的把戏,玩第二次就没意思了,滚!”

 

从凌近南口中说出的话是那般冰冷,没有丝毫情感,配上他冰冷的表情,简直可以用冷血无情来形容。

 

洛惊澜的心冷了几分。

 

明明近在咫尺的爱人,昔日对她呵护备至,今日却冷眼相对,如此疏离,比陌生人还不如,叫她心痛。

 

难受归难受,她却不能怪他。

 

他不记得她了,而她不能离开他,如果离开,就连待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想着,便要为自己据理力争。

 

“凌近南,你就算给死刑犯判刑,至少也要让他死的明明白白。”

 

心里虽说不怪他,说出的话却也不那么客气,意思清楚明白,必须让她知道让她离开的理由。

 

“你给我……”凌近南抬头对上洛惊澜那双清澈的眸子,到了嘴边的“滚”字突然就说不出口。

 

这双眼睛……

 

眼神那样坚决,坚定,他竟不忍心说出让她难过的话。

 

该死!

 

什么时候,他的思绪会被她左右?

 

凌近南挪开视线,从口袋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微微扬起下巴,轻轻张嘴,吐了出来。

 

凌近南不是第一回在洛惊澜面前抽烟了,她也见了不止数次,可以说是掰着手指数都数不过来。

 

他的动作还是那般优雅,让人不忍挪开眼球。

 

再次沉沦。

 

一根烟抽完,凌近南心中的波动被抚平,他察觉到洛惊澜的视线,没有打断,也没有不悦,反而有淡淡的喜悦。

 

正是这样的怪异,搅得他有些烦躁。

 

掐了烟,起身穿上外套,看着她吩咐道:“明天晚上,包下帝都酒店,你去布置,向人道歉。”

 

帝都酒店,莫霜。

 

等洛惊澜想起来时,哪里还有凌近南的身影。

 

她看着房门发呆,莫霜的事儿,在他心里是最重要的事儿。

 

近南,你真的忘了我,爱上莫霜了,是吗?

 

胸口像是被人插了一刀,好疼!

 

帝都酒店。

 

平日吵吵嚷嚷的酒店显得异常的冷清,原因是被人给包了下来,只为了向一个女人道歉。

 

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儿。

 

而这,在洛惊澜看来,只有满满的苦涩。

 

她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布置好的会场,这是她亲自监督,别人来准备的。

 

讽刺的是,这是她为自己的丈夫准备的,来向另一个女人道歉用。

 

世上估计再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了。

 

然而,当她亲眼在会场看着两人你侬我侬时才发现,还有比准备会场更让人可悲的。

 

她站在那儿,亲眼看着她的丈夫和莫霜亲亲我我。

 

而她,却是受虐似的,非要站在这里看,明明双眼刺痛,心口鲜血直流,双脚却是挪不开。

 

“我去趟卫生间。”

 

“嗯,我等你。”莫霜浅笑。

 

凌近南放下酒杯,朝卫生间走去。

 

洛惊澜见他突然走开,双脚就像是不受控制似的,跟了过去。

洛惊澜失魂落魄的跟在凌近南身后,看着他推开一个房间的门进去。

 

她如同着了魔似的,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

 

“砰”门摔在墙上,蹦了蹦。

 

男人被突兀的打扰,忘了正事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提着裤子愣在原地。

 

看清门口闯进来的女人,一张俊脸顿时布满了黑线,双眼危险的眯起来。

 

“近南……”看见某个东西,洛惊澜脸色微红,没底气的背靠着门。

 

暗暗唾弃自己:洛惊澜,你又不是没见过,不要这么没出息!

 

“出去!”凌近南阴鹫着一张脸,不由分说的转过身,挡住门口的视线。

 

洛惊澜惊呼了声抱歉,转身出去了,背靠着房门大喘气,心里直忐忑。

 

过了一会儿,房门从里面被拉开,毫无防备的她一个趔趄,直直摔了进去。

 

尼玛要不要这么倒霉!

 

她闭起双眼,等待疼痛的降临。

 

过了一会,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砸在一个有些熟悉又坚硬的怀里,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张倒过来的俊脸。

 

清明透彻的双眼扑闪着,在他的怀里愣了好一会儿。

 

男人没了耐心,“你还要在这里躺多久?”

 

嗯?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

 

更何况还是在卫生间说这话,更别扭!

 

她麻利地从凌近南的怀里爬起来,整了整凌乱的衣服。

 

凌近南洗着手,视线忍不住落在镜中女人的身上,他本可以推开她的,可刚才他心里完全没有这念头。

 

看见她即将摔倒,他竟然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就伸手过去接了,好像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接住你会后悔的。

 

在会场时,他就感觉到一道视线,那里没什么人,只有几个服务员,他们没那个胆子盯着他看。

 

那道紧盯着他的视线是属于这个女人的。

 

凌近南抽了张纸,擦干手上的水,靠在洗手台旁,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姿态优雅的抽了起来。

 

吸了一口,透着烟雾,看着站在那儿的女人。

 

淡淡的烟雾笼罩下,她原就漂亮的脸,又多了几分朦胧美,甩甩头,将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甩出去,又狠狠吸了一口,“为什么你还留在这儿?”

 

洛惊澜悄悄的翻了个白眼,一时很无语。

 

MMP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说是为了亲眼看他和别的女人调情?

 

还是说因为她不甘心?

 

抬头回望着他,刚才他和莫霜调情,亲亲我我亲密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伤心攀上眉梢,蹙了蹙眉,红唇微启。

 

“近南。”

 

“嗯。”凌近南应这一声完全是无意识,本能的。

 

洛惊澜张了张口,“近南你……你爱莫小姐吗?”

 

凌近南挑眉,不知为何,从她口中听见这话,心里很烦躁,不悦的黑了一张俊脸,“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与你有何干系?”

 

有何干系……

 

是呀,她的老公忘了他,现在的她于他而言,只是个陌生人。

 

陌生人!

 

他是爱莫霜的,凌近南不是一个愿意应付无关女子的人。

 

洛惊澜小脸一白,苦笑着转身,扶着门,无力的向外走去。

 

那他们的曾经到底又算什么?谁来给她一个解释呢?

 

看着她的模样,凌近南的心里划过一抹心疼,下意识的叫住了她,“等一下。”

 

洛惊澜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BOSS对会场的布置可还满意?莫霜小姐可还满意?BOSS还有何吩咐?”

 

凌近南对她突然变冷的态度很不满,狠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语气莫名,“你留下,就为了问这?”

 

洛惊澜苦笑,她问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她扭头,笑得一脸灿烂,和虚假。

 

“我刚才说了什么?不好意思BOSS,这两天看了太多文件,脑袋抽了,说错什么还请您见谅!”

 

说完,还十分恭敬的来了个四十五度弯腰敬礼。

 

凌近南愣了一下。

 

洛惊澜抓住这空档,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得意道:“BOSS,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我的工作时间结束。如果您对会场还算满意的话,尽情和莫霜小姐享用,我这等小人物先告退,明天见。”

 

转身,关门,脚底抹油,麻利地溜了。

 

凌近南从卫生间出来时,走廊和会场上,哪里还有洛惊澜的身影。

 

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口,唇角微微扬着。

 

阳台那边,莫霜手持红酒杯,握着酒杯的手恨不能将酒杯捏碎,双眼充满了嫉妒,仿佛下一秒就能喷出火。

 

刚才从那个门口跑出去的是洛惊澜?那个女人又来勾搭近南了。

 

她走后,近南看着门口轻笑,他记起她了吗?

 

不可能!

 

刚才他还在和自己喝酒。

 

而且就算他想起她又怎样,他是她的,只能是她莫霜的。

 

这么想着,莫霜脸上堆笑,拿着酒杯,踩着十寸高跟,一摇一摆的朝着凌近南靠近,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近南,饿了,我们吃饭吧。”

 

凌近南将手中未吸完的烟掐灭,没有接话。

 

莫霜见他没有反对,往他手臂上靠了靠,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抓着凌近南西装的衣角,低头,娇羞的脸上多了一抹妩媚,“早就在朋友圈里听朋友说,帝都酒店是云海市观看夜景最好的地方,近南。”

 

莫霜欲言又止,男人漫不经心。

 

“嗯?”

 

莫霜抱住他的手臂,白皙的脸上多了抹红润,“近南,今晚……你留下来陪我看夜景,好不好?”

 

这哪是要看夜景,分明是明面的邀请呀!

 

莫霜在云海市也算得上是个数一数二的美人,容颜姣好,身材高挑。

 

这样的美人主动送上门,没几个男人能抗拒得了。

 

凌近南将烟头扔进烟灰缸,用拿烟的手擒住莫霜的下巴,抬起,让她那张脸暴露在自己眼前。

 

莫霜垂下眼睑,心中一喜,太好了,他总算动心了。

 

看着她这张脸,凌近南莫名的想起离开的洛惊澜,眼底没有丝毫欲念,反而多了一分冷意。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冷的甩开。

 

一切来得太快,莫霜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摔在旁边的桌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推开我?”她修整得好看的指甲紧揪着红色的桌布,语气伤心。

 

凌近南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西装,周身被一股冷漠包围。

 

莫霜被这样的他刺痛了双眼,泪水浮出眼眶,楚楚可怜的望着他,“近南……”

 

“你要看夜景,凌掣会为你订好房间。”

 

他说完,转身就走,任凭身后的莫霜如何叫唤,都没有回头。

 

何其残忍!

 

帝都酒店门口

 

“BOSS,房间订好了。”凌掣的办事效率杠杠的,凌近南回到车上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办好了。

 

“嗯。”

 

后座的男人扯了扯领带,从洛惊澜在卫生间问出那个问题,他的心里就一阵烦躁,久久不能平息,“去月色酒吧。”

 

“是。”

 

月色酒吧里,吧台上早有一个女人喝的昏昏沉沉,分不清东南西北。

 

纤细白皙的脖子仰起,又是一杯烈酒进了肚子。

 

洛惊澜脸上画着浓妆,换了个模样,不同于白天的素净,此刻看上去很是惊艳。

 

“再来一杯。”她将手里的空酒杯往吧台上一放,又问服务员要了一杯。

 

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裙,长度刚刚好可以遮住膝盖,红火的衣裙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几近完美,纤细的腰肢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尽情的摇摆。

 

今夜,她想要买醉,尽情的释放。

 

从前,她偶尔也会和朋友来酒吧玩玩,后来和凌近南结婚了,也就去的少了。

 

今天是因为被凌近南和莫霜那个女人给刺激的。

 

凭什么他凌近南可以肆意的玩女人,而她还要因为他不喜欢她来这种地方而不来。

 

她偏要来!

 

不过那也不代表她会随意勾搭其他男人。

 

这点她还是分得清的。

 

洛惊澜在吧台喝了大半瓶烈酒,在酒吧这种地方,像她这样漂亮的单身女子买醉,吸引了不少男人的注意。

 

上来搭讪的不少,但都被她给赶走了,她只想静静的喝喝酒。

 

又一个色胆包天的男人凑了上来,“美女,喝一杯?”

 

“滚!”她连看一眼都没有,直接赶人。

 

男人脸色不好看,正要发作,旁边走过一个女人,上来勾搭,将人给带走了。

 

洛惊澜乐得清闲,又喝了起来,只是喝了两三杯,又有人上来打扰。

 

“洛特助。”

 

洛惊澜虽然喝的迷糊,听到这称呼也猜到是公司的人,再不情愿被打扰,也还是转了身,微眯着眼,认出了来人,“施……施海默。”

 

酒喝多了,说话有点大舌头。

 

被认出的施海默有些难以置信,“真的是你呀,洛特助,我还以为自己眼花,认错了呢!”

 

这两天洛惊澜都只是画了点淡妆,也难怪施海默一时没认出浓妆艳抹的她。

 

洛惊澜现在是总裁身边的特助,施海默想和她搞好这层关系,以便日后能从她口中探听到总裁的消息。

 

于是就拉了张凳子在洛惊澜身边坐下,见她喝了不少,试探性的问道:“洛特助,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洛惊澜拿着酒杯,看着杯中酒,嗤嗤的笑了两声,低声喃喃,“我爱他,我们在一起生活这么些年,他怎么能忘了我……怎么能忘了我?”

 

他?

 

一起生活好些年?

 

施海默从前台口中听说过这事,洛惊澜第一次出现在集团时,就说是总裁的妻子,莫非……

 

她真的是总裁夫人?

 

可是不应该呀,莫霜才是众所周知的总裁认定的女人。

 

那……洛惊澜说的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施海默看洛惊澜喝的差不多了,老话不是说酒后吐真言,不如……

 

她笑着靠近洛惊澜,推了推她的手臂,“洛特助,上次吃饭就想问你了,你说的这个男人是谁?是我们总裁吗?”

 

“总裁?”洛惊澜就听见了这俩字,说起总裁,她就想起凌近南,鼻尖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猛然起身,抓起桌上的酒杯,转身摔在地上,伤心道:“混蛋!臭混蛋!大混蛋!居然当着我的面儿和其他的女人勾三搭四,亲亲我我,丧尽天良,败坏风俗……”

 

洛惊澜借着酒意破口大骂,全然没有注意到,她的酒杯砸在谁的身上,骂的方向更像是对着那个男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口中骂的就是他。

 

施海默看到男人凶神恶煞的神情,吓傻了,惊恐的捂住嘴巴。

“宋经理您有空吗,1088房的客人说空调制冷坏了,我这走不开,您能去看一下吗?”

 

宋星辰刚清点完仓库的货物回来,前台同事看见她就喊了一声。

 

“好,我这就去。”宋星辰回道,拿去对讲机上楼。

 

到了1088房间前,宋星辰礼貌叩了两声:“客人,是您房间——”

 

她话还没说完,房门猛地被拉开,伸出一只结实的胳膊将她给拽了进去,脚下一转,宋星辰就被迫双手撑在墙壁上。

 

眼前是一片黑暗,加上姿势太被迫,宋星辰本能有些慌。

 

“先生……您……”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接着宋星辰感觉男人贴了上来。

 

男人的呼吸拂过她耳边,然后狠狠吻住她的唇。

 

“唔唔!”

 

宋星辰几乎晕眩,被迫承受这个吻,简直要疯了。

 

客人骚扰酒店员工的事情不少,但是她没想到这客人这么无耻!

 

这个混蛋!

 

宋星辰又气又怒,用力咬了男人一口,打算等男人松嘴就大声尖叫把外面人吸引过来。

 

男人是松嘴了,却用手掌盖在她嘴唇上,声线绷紧紧地,“帮我,我会报答你的。”

 

“不……唔唔!”宋星辰拼命摇头,她才不想帮忙,更不想要什么报答。

 

男人似乎忍耐到了极限,不等宋星辰回答,用手将她的腰扣住……

 

他是到酒店后才发现水有问题,药效发作的快,他根本来不及去会所找人,只好打了前台电话,随便拉了一个进来。

 

男人附在宋星辰耳边沙哑地说,“我不会伤害你。”

 

宋星辰崩溃了。

 

他都已经对自己这样了,还敢说不会伤害自己?

 

“你要是不按我说的做,我真的可能会因为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你!”

 

这话从他嘴里吐出来一点都不违和,反倒是让宋星辰双颊越来越发烫。

 

那儿是留给未来老公的,宋星辰当然不可能让男人侵犯,现在这么被迫,她只好听从男人的。

 

许久后,男人抓着她的手狠狠一收,从她的身上离开。

 

宋星辰此时趴在墙上,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她她她,她竟然被这男人那样玩弄了?

 

“谢谢。”

 

男人‘很贴心’的替宋星辰将衣裤整理好,声音沙哑性感,“你要多少?”

 

要多少?

 

这男人让她做了那样的事,还想用钱……

 

宋星辰恨得咬牙,刚想脱掉高跟鞋往他脸上甩去,外面传来纷乱的脚步声,越近越清晰,跟着有人用力拍门。

 

“简先生!简先生您是在这个房间吗,麻烦开门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外面有人大喊道,更用力捶着房门。

 

记者?

 

宋星辰刚想问男人为什么会有记者在这里,胳膊却被拽住。

 

简言之瞥了一眼咚咚作响的门,果断的抓住了宋星辰的手腕,拉着她往里快步走去,推开落地窗,然后将她塞了出去。

 

“你爬到隔壁房间躲躲,这先押你那。”

 

他将沉甸甸的物件塞到她手上,回去关窗子拉窗帘,动作一气呵成,宋星辰连他模样都没瞅着。

 

宋星辰:“……”

动漫关键词:班长让我坐在那个地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