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极品偷香村医全文免费阅读,一扣满手都是水

2022-05-13 16:01: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莫霜气极,咬牙切齿的警告,“洛惊澜,就凭你那点姿色和手段就想接近近南,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近南身边的女人,从来就没少过,你不是第

你……”莫霜气极,咬牙切齿的警告,“洛惊澜,就凭你那点姿色和手段就想接近近南,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近南身边的女人,从来就没少过,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不是最美的,也不是最聪明的,我劝你还是识相点,早日离开,否则别怪到时候太难看!”

 

面对莫霜赤裸裸的威胁,洛惊澜只是打了个哈欠,轻飘飘道:“既然如此,莫小姐到底在害怕什么?是因为连你都发现我是特别的,所以害怕了?”

 

电话那边静默了好一会儿,许久,莫霜才开口,语气也恢复了几分冷静,“来日方长,走着瞧,让近南听电话。”

 

“抱歉,BOSS很忙!”

 

利索的说完,洛惊澜径直挂断电话,末了,还将电话假想成莫霜,狠狠的瞪了一眼。

 

哼,走着瞧就走着瞧,谁怕谁!

 

凌近南推门进来时,就感觉房间里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情绪。

 

洛惊澜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留意到进来的凌近南,正拿着筷子,狠狠地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

 

小嘴巴被塞得满满的,鼓鼓的。

 

她这副模样在凌近南看来,有几分可爱,还有……几分熟悉。

 

伸手捏了捏太阳穴,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

 

自从洛惊澜无端闯进他的生活之后,才几天的功夫,这种熟悉感就不断浮现。

 

难道他和她之间真的相互认识?他是她的老公?

 

不可能!

 

这个念头才刚冒头,就被他给否决了。

 

“BOSS,你不舒服?”洛惊澜率先发现站在门口的凌近南,见他又是摇头,又是捏着太阳穴,一副很疲惫的样子,顿时有些担心。

 

凌近南没有理会,转而问起刚才的来电,“谁的电话?”

 

“莫小姐。”洛惊澜据实汇报,刚好点的心情瞬间又不美丽了。

 

提起莫霜就来气,电话里张牙舞爪的口气,用两个字可以形容——欠扁。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大大方方坐下,继续吃饭。

 

凌近南微微蹙眉,分不清是因为洛惊澜不屑的态度,还是因为来电之人。

 

“说了什么?”

 

洛惊澜咬着西蓝花摇头,除了那几句陈词滥调的狂妄之词,还没来得及说。

 

“没有?”男人眉头紧锁,显然不信。

 

洛惊澜伸长了脖子,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嗯,没有,莫小姐见不是BOSS本人接电话,所以什么都没说。”

 

锐利的视线盯着她看了两眼,他什么都没说,走到办公桌旁,从椅背上拿起外套,转身作势要走。

 

洛惊澜见了松了口气,扭头又纳闷了,奇怪,她又没说谎,怎么跟做贼似的心虚呢?

 

下一秒,她的心又悬了起来,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准备离开的某人突然改变方向,又回到办公桌旁,关节分明的手指在电话上按了两下,然后面无表明的看着洛惊澜,“第一日上班就学会隐瞒上司,洛特助,这就是你的职业操守?”

 

What?

 

“扣除半个月奖金。”凌近南的口气不容分辩。

 

聪明如洛惊澜很快就明白,他刚才是在查看通话记录,凭借时间猜测莫霜并不是什么都没说。

 

可是那些话……

 

“BOSS,我已经下班了,您这么做……不合理!”

 

虽然她也不在意那点钱,可也不愿为莫霜背了这黑锅。

 

凭什么!

 

凌近南抬手指向她桌面的饭盒,“饭还没有吃完,你还没有下班。”

 

狡猾!奸商!

 

“不,我已经吃饱了!”她迅速改变口风。

 

“是吗?”凌近南突然抬脚向她靠近。

 

洛惊澜本能的瑟缩了一下身体,“你要干吗?”

 

凌近南猿臂一伸,手指从她脸上划过,“那就该处理干净咯。”

 

嗯?

 

洛惊澜没明白,脸上被他摸过的地方还酥麻着,凌近南将手往她跟前一放,白花的米粒就立在他的手上。

 

我去!

 

这老脸……丢大发了!

 

“扣半个月奖金,若有再犯,走人!”

 

“……是。”洛惊澜心里那个不悦,只能看着凌近南嘚瑟的背影,一脸哀怨。

翌日早上,洛惊澜带着两份早餐走进公司。

 

电梯里,她来的早,人不多,看着镜子里的人影,虽说不上红光满面,脸色瞧着也不错,白皙红润。

 

相比她找凌近南的那些日子,脸色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她微微扬了扬唇角。

 

他现在虽不记得她,可她能以特助的身份日日见着他,于她而言,也算是一种恩赐了。

 

早上习惯性的买了两份早餐,一份是她的,还有一份自然是凌近南的,是他爱吃的。

 

一想到他吃早餐时的满足神情,她嘴角的笑容愈加洋溢。

 

出了电梯,笑着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总裁的座椅上空着,人还没来。

 

便将早餐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只是到了上班时间,办公桌上的早餐都凉了,还不见他来,洛惊澜略显颓废的靠在座椅上。

 

终于,一直紧闭的玻璃门被推开,洛惊澜唰的一下惊喜的坐了起来,那双明亮的眼睛紧盯着门口。

 

尽管她已有所收敛,不想被凌近南看出端倪,但脸上的期待却难以掩饰。

 

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摞高高的文件。

 

文件?

 

那这人就不是他。

 

“砰”来人讲文件往她桌上一放,总算露出那张脸。

 

“凌助理。”

 

凌掣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长舒了口气,这叠死文件,折腾的人够呛。

 

他指着那叠文件,“今日BOSS要去邻市一趟,这些是交给你的工作,务必处理好。还有下面天天会送一些文件上来,都由你来处理,重要的急件,给我打电话,我会请示BOSS。”

 

原来是去出差了。

 

洛惊澜有些泄气的回答:“好的,我会处理好。”

 

“好好做。”

 

两人又闲聊了两句,凌掣转身要离开时,不经意看见总裁的办公桌上,紧了紧眸,走过去将早餐拿了起来,双眸更紧了。

 

他跟在凌近南身边那么久,自然知道他的喜好。

 

这都是BOSS爱吃的。

 

“这是你买的?”

 

是呀,特意买的,就这样糟蹋了!

 

洛惊澜点头,“买早餐时顺手买的。”

 

顺手?

 

多年的职业操守让凌掣没有多问,只是说道,“我早上还没吃早餐,马上就要陪BOSS去出差,洛特助不介意吧?”

 

“凌助理随意。”反正人也不来了,洛惊澜不以为意。

 

凌掣道了谢,拿着早餐下楼了。

 

一辆黑色布加迪停在凌氏大门口,冷峻的男人端坐在后座,手上拿着文件,双眼紧盯,窗外的行人丝毫不能影响他。

 

凌掣拉开副驾驶的门上来时,一进来,凌近南的狗鼻子就闻到了一股异味。

 

他闻出来了那股味道来自什么,是他爱吃的紫菜包饭,还有蔬菜三明治。

 

虽都是他爱吃的,可还是忍受不了狭小的空间里,充斥复杂的气味儿。

 

他皱了皱眉,头也没抬,“吃完了再进来。”

 

凌掣为难的不敢合上车门,一只手还搭在车门上,这早餐在手里就像个烫手山芋。

 

他知道早餐是洛惊澜特意买的,而且BOSS也还没吃,他才拿下来的。

 

凌近南虽没有抬头,但那气味还在,脸色顿时黑了三分,“扔出去!”

 

“BOSS,这是洛特助为您买的。”凌掣壮了胆儿才说出来。

 

凌近南抬头看了眼凌掣,视线又落在他手里的早餐上,心中多了几分疑惑。

 

“扔出去!”

 

“是。”说明来意,BOSS还要扔掉,凌掣也没办法了,推开车门就要下去。

 

“等等。”

 

凌掣半蹲着,还有一条腿没有迈出去的时候,后座的男人叫住了他。

 

最终,那份早餐还是落入正主的口中,男人吃的相当满意,却没有表现出来,只在吃完的时候说了句,“冷了。”

 

凌掣:“……”

 

BOSS,您吃完了才说这话,虚伪!

凌近南吃着某人精心买的早餐,心满意足。

 

洛惊澜在公司里,忙的那可是不可开交。

 

原以为凌掣搬来的那些文件已是大部分工程了,结果,那只是个前菜而已。

 

她忙的连喝口水,上厕所都没有功夫。

 

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人前来打扰,似是觉得她还不够忙。

 

洛惊澜埋头忙着看文件,吵闹的电话声弄得她烦躁。

 

她干脆拿起话筒,靠着椅背,闭着眼睛,捏着人中接听电话,“您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请问您哪位?”

 

“是我!”狂妄的口气。

 

这声音昨晚才听过,洛惊澜自然知道对方是谁,睁开了眼睛,冷笑道:“莫小姐,有事吗?”

 

“自然不是找你,我找近南,让近南来听。昨晚近南可是告诉我了,是你故意不让他听电话的。”

 

尼玛,凌近南居然打小报告,有这样坑老婆的吗!

 

洛惊澜再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五年的相处时间可不是说说而已。

 

顿时心里有了底,说话也有了底气,“是吗?原来在莫小姐的心里,近南是个小人!”

 

电话那头的莫霜霎时气绿了脸,愤愤的道:“洛惊澜,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对自己的上司品头论足,不想干了是不是?”

 

我去,真特么能颠倒是非!

 

洛惊澜惊叹着,心里对莫霜又有了新的认识。

 

“是呀,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助理,莫小姐又何必跟我一般见识呢,你说是不是?”

 

事情还有一大堆呢,哪有那个闲工夫和你斗嘴。

 

洛惊澜的主动示弱,在莫霜这儿很适用,她冷哼了一声,“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算你识趣!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

 

又来,洛惊澜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莫小姐说的是,还有事?”

 

莫霜又恢复了她的趾高气昂,“让近南听电话。”

 

“抱歉,BOSS不在,去邻市出差了!”

 

“出差?洛惊澜,你不会又在骗我吧?”

 

“没有,绝对没有,不信您打电话给凌助理,凌助理跟着BOSS一起去的。”

 

求求你了,就给凌助理打电话吧,她都快忙死了!

 

莫霜似乎信了她的话,“就信你一次,告诉近南,晚上七点,我在帝都酒店等他。”

 

说完,不等洛惊澜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洛惊澜嗤之以鼻,啧啧,帝都酒店,本市最受情侣欢迎的酒店。

 

来不及多想,埋头又苦干了起来。

 

苦逼呀!

 

也就是因为忙,洛惊澜忘了做笔记,当天最后忘了此事,结果就为她招来麻烦。

 

下午五点,接近下班时间,凌近南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女人的头几乎埋进了文件里。

 

他微微蹙了蹙眉,上楼的时候就听见员工议论纷纷,都在说洛特助才进集团第二天就忙疯了,巴不得饭也不吃,水也不喝。

 

听完那些话,他不由自主加快脚步,想不通这么做的理由,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想要上前的脚步又转了向,回到他的专属座椅上。

 

他的桌上也有一叠文件,是洛惊澜挑出来的,抬头看了眼忙活的女人,然后也低头忙了起来。

 

洛惊澜工作得入迷,全然没有察觉到凌近南回来,两人就这样各做各的。

 

直到助机响起,她才发现凌近南回来了,讶异的瞪大双眸,“你回来了!”

 

忘了身份,忘了称呼,只一句“你回来了”。

 

凌近南听着并不排斥,反而很受用。

 

助机还在跳跃,洛惊澜起身准备去接,凌近南已经接了起来。

 

她诧异的挑眉,昨天不是还说这事儿不该他做,今天就能做了?

 

男人呐男人!

 

“嗯……好,知道了。”

 

“啪”听筒重重的摔在电话上,洛惊澜吓了一跳,抬头就看见凌近南那张黑如墨的脸。

 

这丫的又抽什么风?

动漫关键词:一扣满手都是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