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黄文,女主都和男二he 古代深山公憩高H

2022-05-12 15:48:3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他不想看到这么没精神又心事重重,一点儿也不开心的她,她的脸上应该一直写着灿烂自信的笑容,就像她认真画设计图的时候,美的好像一幅画,让他不愿意放下相机。但现在的情况顾明朝也

他不想看到这么没精神又心事重重,一点儿也不开心的她,她的脸上应该一直写着灿烂自信的笑容,就像她认真画设计图的时候,美的好像一幅画,让他不愿意放下相机。

但现在的情况顾明朝也知道,就算自己问了,也不会得到什么答案,只好把强烈的好奇压下去,温和的微笑道:“一会儿我带你们去置地公园,那里有很多侏罗世纪的恐龙化石,说不定小时去了,还会有什么灵感呢。”

这话纯粹是开玩笑的。

面对一堆动物骨头,谁会有灵感设计衣服?

虽然是个冷笑话,但还是把简思弦逗笑了,“那就借你所言了。”

早餐之后,三人就打车出发了,一直到下午天快黑了才回到酒店。

今天这一天,总的来说收获不小,至少简思弦发现自己在玩的时候,不会想起厉景川这个人,还算不错。

回到房间,她拿起睡衣准备去洗澡,路过套房客厅的沙发时,眼睛忽然看到了一样东西,脚下的步伐立马停下了。

这是……

捡起一看,简思弦瞪大眼睛,“这不是厉景川机长制服的帽子吗?”

她想起来了,前晚他走的时候,只穿着制服走的,没戴帽子。

简思弦捏紧帽子眼神不住的闪烁,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喜忧参半,喜的是这顶帽子给了她一个可以去见他的理由。

忧的是怕到时候看到他和江清同进同出甜蜜恩爱。

一时间,简思弦洗澡也没有心情了,抱着帽子坐在沙发上发呆,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最后她还是咬牙决定了亲自去找厉景川还帽子给他。

当然她也有私心,她想见他。

简思弦拿出手机拨通了厉景川的私人号码,放在耳边后心跳加快的等待听到他的声音。

然而下一秒她的期待就好像被一盆冷水泼来,浇的她浑身发凉,因为电话被挂了。

“这个时光是谁?”美轮美奂的公寓里,江清捏着一部男式手机轻声低喃,因为怀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这名字,一看就是专门设置的备注,她了解厉景川,如果不是这个时光在他心里有特殊意义,他是不会存这样的备注,哪怕他的家人,他都备注的中规中矩,而这个时光……

盯着这两个字,江清下意识感觉这个人对自己有一种威胁感,这是女人的第六直觉,也就是说,这个时光,是个女人!

江清脸变得扭曲了一瞬,刚想把这个号码存在自己的手机里,准备找时间把这个时光找出来,身后就传来厉景川那冰冷到了极点的声音,“谁准你动我手机的?”

“景川……”

厉景川长腿一跨,两步跨到江清跟前抢回手机,“你做了什么?”

“我……我没做什么,刚才我就是看到有一个电话打进来,看你在安排明天的行程,不想打扰你,就给你挂了……”

电话?

厉景川连忙点开通话记录,看到第一个记录时,心里突兀升起淡淡的雀跃,但下一秒,他就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掐着江清纤细修长的脖子像恶鬼一样狰狞愤怒,“你是什么东西敢随便挂我的电话?我说过让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你是听不懂吗?现在拿着你的东西赶紧滚出去,不然我真的对你不客气!”

“景川……”江清此刻只剩下害怕了,眼眶红红的,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厉景川啊,整个人都懵了,什么时候被丢出了门都不知道。

厉景川去浴室把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洗了一遍,铁青冷漠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然后拿出手机给简思弦打了过去。

简思弦本来就在为电话被挂断而耿耿于怀,想直接关掉手机睡觉算了,但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认为厉景川或许会重新给她打回来。

于是就这么一直盯着手机看,盯了半晌,电话居然真的打了过来。

简思弦屏住呼吸,手指颤抖的点上屏幕,“喂……”

“是我。”

“我知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话一问出来,简思弦就懊恼的抚上额头,暗骂自己是个笨蛋,明明是自己先打电话过去的,却问别人有什么事,不是犯傻是什么?

手机里传来男人低低的闷笑声,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这话应该我问你。”

简思弦脸一红,急着为自己辩解,“我……我是想告诉你,你帽子忘了带走。”

“嗯,我知道。”

那晚他离开酒店上飞机的时候就发现了,故意没有告诉她,就是想看看她发不发现得了。

高兴的是,她发现了,也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过来。

“那帽子你还要吗?”简思弦问着。

厉景川反问,“你觉得呢?”

咬了咬下唇,简思弦吸了口气,“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快递给你吧。”

当即,厉景川面色一冷,她就这么不想见他,这么想躲着他吗?

既然如此,那他就偏偏不如她愿!

“我什么时候都没有时间,你明天送到机场去就行了。”说完这话,厉景川毫不留恋的就挂了电话。

留下简思弦举着手机在风中凌乱着,他又生气了?

还有机场?她要送到哪个机场去?

是他启程的机场,还是终点的机场?

对了,他似乎说过明天要换行程,飞Y市的,那么……

看着腿上的机长制服帽子,简思弦不由得轻叹一口,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与此同时,江清站在厉景川公寓门外吹了一阵冷风之后,刚才面对厉景川的那股惧怕才逐渐消散,然而看着面前这扇紧闭的房门,她又愤愤不平的跺脚。

任谁被丢出门,都是一种无法接受的事吧!

江清想敲门,但又不敢,一想起刚才厉景川那可怖的模样,她就打心里害怕,她竟然不曾知道他还有这样可怕的一面。

曾经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都是风度翩翩淡定优雅,而不像现在这般冷如冰霜性格不定。

所以最终江清决定还是先回自己的住处,暂时不纠缠厉景川了,那种窒息死亡的感觉,她可不想再承受一次,等到明后天他的气消了,她再去找他就是了。

不过那个时光……

江清拢了拢衣服,眯着眼睛思索,如果她所料没错,厉景川刚才之所以那么对她,就是因为她挂了这个时光的电话!

这个时光在他心中分量不低啊!

如果是个没有威胁的倒还好,以后打发了就是,但如果是个威胁,那就不要怪她狠辣无情了。

思及此,江清眼中闪过一道危险锐利的精芒,只要谁挡她的路,她都一定会下手除掉,绝不留情!

……

“小时,真的要今天走吗?不是说了在Y市多玩两天的么?还有好多景点没有去过呢。”赵雨霏抓住简思弦的手臂撒娇的摇晃,乞求闺蜜改变心意留下来。

但是这次简思弦心意已定,非走不可了。

“不行啊雨霏,我跟人约好了的,你自己留在这里玩吧,反正离下期跟拍还有几天,难得的假期你可以多玩玩。”一边说着,一边往行李箱收拾东西。

赵雨霏松开了手,狐疑的看着她,“你跟谁约好了?”

“我……你不认识啦……”简思弦眼神心虚的闪烁,就是不看赵雨霏。

到了这一步,赵雨霏哪里还不明白,“是厉景川对吧?”

知道瞒不过精明的闺蜜,简思弦干脆也承认了,点头嗯了一声。

赵雨霏气得不行,食指用力的戳着她的额头,“你要气死我啊简思弦!是谁这两天信誓旦旦的对我说要和厉景川那个渣男结束这种尴尬的关系的?现在才过了多久你就又要凑上去,你到底怎么想的啊你?”

“你误会了,不是你说的这样……”

“那你说是怎么样的?你最好可以说动我,不然我绝不放你走。”赵雨霏气呼呼的朝简思弦喘着粗气。

看着闺蜜这铁了心不给一个说通她的理由就不放人的态度,简思弦无奈,也只能坦白自己非去不可的原因了。

“其实是那天晚上厉景川的帽子落我房间里了,没办法我只能给他送过去,顺便和他说清楚结束这段关系。”

前两次厉景川根本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结束关系的答案,更甚至这两晚都通了电话,那就说明这段关系还没有结束,所以她必须要说清楚。

赵雨霏听懂了,“你就不能在电话里说吗?还有这帽子,现在快递行业那么发达,非得你亲自过去啊。”

“你不了解他。”简思弦苦笑,“厉景川那个人一向霸道,电话根本讲不到重点就被他挂了,而且我相信我就算把帽子给他快递过去,过不了多久他又会给退回来。”

“好贱啊!”

“……”简思弦倒是觉得自己挺贱的。

“那你提前离开要给老顾说一声吗?”赵雨霏问。

简思弦摇摇头,“你去帮我说吧,人是你叫来的。”

最终向顾明朝道别的事,还是落在了赵雨霏的身上。

听到简思弦因为一些事已经离开了,顾明朝说不失落是假的,毕竟是自己暗恋了许久的女孩儿

“啊!”

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妇幼保健医院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乔小姐,用力!用力!”

这场生产已经持续了十三个小时,乔初浅躺在病床上,汗湿的发一缕缕紧贴在脸颊,眼角溢出盈盈泪花,虚弱得连呼吸都断断续续。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乔小姐,用力!憋着一口气用力!小家伙等不了了!”产科大夫急得红了眼,若是再耽误下去,只怕是一尸两命。

乔初浅狠狠闭了闭眼,揪紧了身侧的床单,凝着一口气,忽地用力——

“啊!”

宝宝,你一定要活下来!

……

七年后,汕北市,机场——

一个粉雕玉琢的七岁男孩,站在机场大厅的中央,不停的冲着身后推着行李的女人招手,然后他实在耐不住性子了,干脆跑了过去,像个小大人似的从女人手中抢过了箱子,费尽了力气的往前推。

“妈咪!你走快点啦!不是约了陆祁叔叔一起去逛游乐场的嘛?”小家伙提起‘游乐场’三个字,眼睛都在冒光。

乔初浅穿着一身玫瑰红色的职业套装,七分长的牛仔裤外搭米色的高跟鞋,衬得一双美腿修长。

她摘下墨镜,将小男孩搂到怀里,好言好语的道,“景言!飞机坐太久了,妈咪有点累了,我们先不要去游乐场了好不好?等陆祁叔叔来了,我们就一起和陆祁叔叔吃个饭?”

“妈,咪!”男孩不依,“你说话不算数!”

乔初浅笑了笑没说话,搭着他的肩膀,二人一起走出机场,一辆宝蓝色的宝马SUV适时的停在了母子二人的面前。

车门打开,身穿休闲西服的男人迈着笔直的长腿下车,削短的黑发衬的面庞帅气无二。

“初浅!”他唤她。

“祁。”乔初浅微笑。

乔景言的小脸立刻浮现出喜悦,飞跑过去,“陆祁蜀黎!”

男人弯腰,将他肉呼呼的小身子抱了起来,举的高高的,“景言长高了嘛?”

“不长高怎么保护妈咪!”小家伙皱起眉头,鼓起腮帮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一句话逗的乔初浅哑然失笑,她送了耸肩,快步走到陆祁身边。

“最近还好吗?”陆祁看向她。

乔初浅故作轻松的点点头,“很好!你就放心吧!走吧?一起吃饭去?”

“好!”男人充满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越过她去拿上行李,唯有他怀里的小景言发出不满的抗议,嘟哝道,“明明答应人家一起去游乐场的!”

陆祁弹了下他的小脑袋,“叔叔不是和你说了么,一切要听妈妈的话!”

景言眼中的小火苗一丢丢的湮没下去。

“嗯……”最后闷闷的回应了一声。

……

塞纳左岸西餐厅——

服务员刚把菜单递上来,乔景言肉呼呼的小手就抢了过来,连续的翻了几页之后,眉头皱的和小蚯蚓一样。

“妈咪,为什么这里还是牛排沙拉酱鹅肝酱……可是伦家在美国都吃腻了瓦!”

“……咳。”乔初浅尴尬的瞟了一眼陆祁,将菜单从乔景言怀里拿出来,“还是你来点吧,景言不懂事,别和他计较。”

陆祁面带温和的笑意,“没事,和我之间不用计较这么多,你知道的,对我来说,景言就是我的孩子。”

这番话戳人心窝,旁边站着的服务员忍不住面露羞赧,偷偷的瞟了男人一眼。

乔初浅脸上亦是一红,不敢直视陆祁的目光,匆匆的将菜单递交给服务员,“两份法式牛排,一份儿童套餐,加一份鹅肝酱,谢谢。”

“好的,稍等。”

服务员走了以后,陆祁斟了一杯茶,推到乔初浅面前,问她,“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

“总部安排我入职M&R公司,做首席秘书。”乔初浅深吸了一口气。

陆祁皱眉,“M&R?那不是一家即将倒闭的小型影视公司么?”

她不置可否,“是,他们用最后的一笔资金,投了我们美国总部,要求派遣一个有声望的团队到汕水来做支柱,我刚好被选中了,巧不巧?”

乔初浅正说着,服务员又端了热饮上来,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一点位置。

就在这时,不远处安静的走廊里,忽然走来了几道身影,夹杂着皮鞋摩擦地板发出的‘沙沙’声,铿锵有力。

还有高跟鞋的声响。

“沈先生,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们这个项目么?像妃儿这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女演员,我们一定会砸重金包装的,这个电影也是我们所看好的呀!”一名身穿西装,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快步的跟在后头。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价值的大IP口碑电影,而不是一个空有噱头和华丽外表的卖肉片。”

沈北川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指间夹着一只点燃的雪茄,旁边挽着他臂弯的是当今娱乐圈的四小花旦之一林妃儿。

浅浅的黄色光影打落在她如玉的脸蛋上,沿着娇俏的鼻梁和潋滟的唇色往下,羽睫在眼睑处留下了浓密的阴影。

她面带微笑,俨然身边挽着这全汕北市最优秀的男人,于她而言是一种骄傲。

“我们这怎么能称为是卖肉片呢!沈先生!这剧本里的确是有几个床戏部分,但是现在大家不都是无肉不欢的吗?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啊!”中年男人依然在滔滔不绝。

沈北川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唇线微张后,吐出一丝薄絮状的烟雾,倒是林妃儿停了下来。

她侧了侧头,颇有些好笑的道,“王总,您难道还没有明白北川的意思么?我和北川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让我拍有床戏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呢?”

‘北川’二字亲昵无比,倒是一下子把中年男人给说懵了。

这难不成,林妃儿和沈北川之间,是那种关系?

动漫关键词:女主都和男二he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