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边啃奶头边躁狠狠躁

2022-05-11 15:40:4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要出门办点事,你晚上早点休息。”说罢,他就立刻拽住左楚怀,拉着他就往客厅大门走去。左楚怀还一脸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夏清欢,夏清欢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

“我要出门办点事,你晚上早点休息。”说罢,他就立刻拽住左楚怀,拉着他就往客厅大门走去。

左楚怀还一脸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夏清欢,夏清欢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立刻僵了下来。

傅锦辞坐在车里准备离开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瞥见了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他们这边的小女人。

左楚怀忽然开口道:“阿辞你觉得她喜欢你吗?”

“怎么,你想撬墙角?”一想到左楚怀看着夏清欢羞红了脸的一幕,傅锦辞看着左楚怀的目光都冰冷了几分。

“我…我就算想,也没有那个胆儿啊。”左楚怀倒是毫不遮掩自己内心的想法,虽然他说出这句话后挨了一顿揍。

房间里。

夏清欢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红唇禁不住的向上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

黎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场所外面停满了豪车。

棋牌厅内。

傅锦辞将最后一张牌打了出去,他的牌刚打出去,坐在他右手边的罗老板就立刻将自己手中剩下的一张牌打了出去。

傅锦辞薄唇一扬,他将压在一旁的钞票递给了罗老板:“罗老板您又赢了。”

“哈哈哈,待会儿请大家喝酒!”罗老板高兴的将赌桌上的钞票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兜里。

傅锦辞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他示意站在一旁的阿正把他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过来。

“罗老板我知道您喜欢研究药材,这根上好的人参是我专门让人从Y市的深山里找到的,专门送给您。”

傅锦辞将装着人参的盒子打开,推到了罗老板面前。

罗老板的眼底立刻绽放了一抹光亮,他将人参从盒子里取了出来,仔细的观摩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将人参给放了回去。

“傅爷您真是有心了。”

“您喜欢就好。”

坐在一旁的左楚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他们都在这儿陪着罗老板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牌了,罗老板也没有开口提合作的事。

与此同时。

走道上。

一个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匆忙的往傅锦辞他们所在的那间棋牌厅走去。

一个男人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沓钞票递给他:“帮个忙。”

服务生盯着男人手中的那沓钞票,看了一会儿,他扭捏道:“这不好吧?”

男人勾起唇轻笑了一声,又掏出一沓递到他面前。

服务生偷偷的瞥了一眼,确认周围没其他人之后,他立刻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那一沓钞票。

“你…你快点。”

男人迅速的将准备好的东西洒在了食物上掺进了酒水里。

几分钟后。

逃生通道的拐角处。

林余生刚从逃生通道里走出来,就听到了一个男人谈话的声音。

他脚步一顿,直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听着男人的谈话。

“先生您放心,我已经将那东西全部撒进傅锦辞的食物里了。不用到半个小时他必死无疑。”

林余生眉头皱了皱,他迅速的转身,脚步轻快的往前面的走廊走去。

五分钟后。

棋牌厅内。

林余生拿了一杯香槟坐在距离傅锦辞座位的不远处喝着酒,他微眯着眼睛看着给傅锦辞倒酒的那个服务生。

他抓起吧台上的酒倒进酒杯里,随后起身摇摇晃晃的向傅锦辞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林余生脚下一崴,整个人都扑在了餐车上,他手中的那杯酒不偏不倚的尽数泼在了傅锦辞身上。

“!!!”

站在一旁的阿正见傅锦辞被泼了一身的酒水,他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傅锦辞垂眸看着被酒水浸湿的衣服,他抬起眸眼神冰冷的看着醉眼朦胧的林余生。

林余生盯着傅锦辞看了一会儿,他伸手夺过傅锦辞手边的酒杯就用力往地板上一丢,随后将桌面上的那些酒水还有糕点纷纷打落在地板上。

酒杯砸在地板上立刻碎得四分五裂。

棋牌厅里听到动静的人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他们这边。

“看森莫看?”林余生用手指着傅锦辞的鼻子莫名其妙的就骂道:“你们让我喝不了酒,我也不让你们痛快!”

“……”

傅锦辞还是第一次被人在公共场合用手指着鼻子无缘无故的骂,而且明明被砸酒的是他们。

而林余生却说得振振有词,他的脸色就如同覆上了一抹寒冰一般阴冷。

“傅爷我现在就立刻把他拖走!”

阿正见傅锦辞脸色阴沉,他赶紧上前将林余生给拉住往外拖。

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看着棋牌厅里发生的一切,他的目光看向了被阿正拖走的林余生。

阿正拽着林余生从棋牌厅里出来就松开了他。

林余生忽然冲着阿正干呕起来,阿正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林余生捂着嘴巴,脚步踉踉跄跄的往旁边的垃圾桶跑去。

阿正看着趴在垃圾桶上干呕的男人,他迅速将视线收回转身进了棋牌厅。

趴在垃圾桶上干呕的林余生听到阿正的脚步声走远后,他立刻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他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丝毫没有刚才的那般狼狈。

与此同时。

“先生计划有变。”刚才站在棋牌厅的那个男人攥着手机给电话那头的男人拨通了电话。

“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不能让傅锦辞活着从那儿离开,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道沙哑的男声。

“是。”

男人将电话挂掉之后,立刻匆忙的离开了楼道,往会所的供电站走去。

不一会儿,整个会所都停了电。

刚走到电梯口的林余生脚步一顿,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制作得很小巧的手电筒,随后快速的向棋牌厅跑去。

忽然停电,弄得整个棋牌厅里的女人们一片惊叫。

现场也瞬间一片混乱。

阿正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他看着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傅爷这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

男人神色凝重,他看了一眼眼神里透露出慌张的罗老板。

他低声开口道:“你护着罗老板先离开。”

“可是……”

“快去!”

“是。”

阿正不敢忤逆傅锦辞,所以不得不带着罗老板先走了。

“这怎么忽然停电了?”左楚怀走到傅锦辞身边,他的目光扫了一眼有些昏暗的棋牌厅。

因为大家都拿着手机打着光,所以也没有那么黑了。

“这电停得实在有些诡异,我们还是先走吧。”

傅锦辞说完,立刻迈着大长腿往棋牌厅门口走去,左楚怀也赶紧跟了过去。

还没走两步,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就迎面向他飞了过来。

傅锦辞眉头一皱,赶紧推开跟在他身旁的左楚怀,随即动作迅速的避开了向他飞过来的刀。

那把刀直直的插进了傅锦辞身后的桩子上。

有女人吓得尖叫了起来。

原本就惴惴不安的人群立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一般四处逃开。

有人从傅锦辞身边跑过去的时候,还狠狠的撞到了他的胳膊。

傅锦辞皱了皱眉,面无表情的看着慌乱逃跑的人。

“阿辞你没事吧?”左楚怀赶紧走到傅锦辞面前。

“没事,我们赶紧离开!”傅锦辞拽住左楚怀的胳膊,拉着他跟着人群一起逃跑。

傅锦辞还没有跑两步,好几把制作小巧的飞刀就从各个方向超他这边飞来。

傅锦辞目光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切,赶紧拉着左楚怀躲在了一旁的柜子下。

“我去把他们引开,你照顾好自己!”

傅锦辞说完,立刻站了起来,往棋牌厅右边的侧门跑去。

躲在阴暗处里的几个黑衣人也立刻追了上去。

因为光线比较暗的原因,傅锦辞跑起来也十分的吃力。

他看不清楚前面会不会有人,又或者那些人是不是早就已经埋伏好了在等着他。

傅锦辞往露台的方向跑去,光透过露台的磨砂门透了进来,才让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走道里有些微亮。

他刚推开露台的门口跑出去,一把飞刀就向他飞了过来。

傅锦辞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他整个人就被从露台旁边的窗口跳出来的林余生给一把推开了。

飞刀划伤了林余生的胳膊,他吃痛的皱了皱眉,看着扎在他胳膊上的那把飞刀。

他迅速将飞刀拔了出来,往地板上一丢,就赶紧将被他给推倒在地板上的傅锦辞拉了起来。

“跟着我从这儿跳下去!”

傅锦辞点了点头,爬到护栏上跟着林余生一同跳了下去。

那些人追过来的时候。

傅锦辞和林余生已经落在了二楼的露台,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赶紧追!”

为首的男人立刻让手下们从二楼将两人包抄。

林余生带着傅锦辞跑到了二楼的一间仓库里,他透过门口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情况。

他一回头就对上了男人那双阴鸷的目光。

林余生比傅锦辞还要矮了半个头。

而且在傅锦辞面前,林余生的个头显得格外娇小。

他将手里的手电塞给傅锦辞:“你把外套给我,我去把他们引开。”

傅锦辞神色凝重的看着莫名其妙又救了他的林余生,想开口询问。

林余生直接不耐烦的上手就脱他衣服。

“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把衣服给我,要不然咱俩今儿都得死在这儿。”

林余生将傅锦辞的衣服扒了下来就直接穿上。

傅锦辞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能不能告诉你,我不想看到有人死在这儿?”

林余生将他的衣服穿上随后将自己的手电筒塞给他。

“我去把他们引开,等安全了你再离开。”

林余生说完就立刻拉开门口跑了出去。

仓库的门口被关了起来,傅锦辞皱了皱眉他看着手中的那把小巧的手电筒。

林余生刚出来就碰见了那些追杀傅锦辞的人。

他眼眸一眯立刻拔腿往后跑去。

他一回头才悲哀的发现他身后也站着几个黑衣人。

林余生头一低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小皮鞭。

几个黑衣人立刻向他围了过来。

林余生抬起眸瞥了他们一眼,手里的皮鞭一甩。

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是什么回事,就都被林余生的皮鞭给狠狠的抽在了腿上,疼得嗷嗷叫了起来。

林余生手里拿着的皮鞭上面可全都是采用某种锋利的材料制成的小刺头。

一鞭子下去那些人都被打得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的。

这些人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所以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

他们扑过来的时候,林余生趁机半蹲下身直接从一旁溜了过去。

那几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让林余生给溜了。

他们赶紧转身向林余生逃跑的方向跑了过去。

几分钟后。

傅锦辞从仓库里走了出来,他迅速的往逃生通道的方向跑了过去。

刚走没几步楼道里的灯就立刻全部亮了起来。

“傅爷。”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叫住了他。

傅锦辞脚步一顿扭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男人勾起唇冲着傅锦辞冷笑,他从兜里掏出一把伸缩的匕首快速的想要偷袭傅锦辞。

傅锦辞眼疾手快的往后一顿就避开了他伸过来的刀,男人扑了空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

傅锦辞动作利落的将他控制住。

“说,谁派你来的?!”

男人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傅锦辞的话,反而从傅锦辞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两个男人扭打了起来。

娱乐场所楼下停了好几辆警车。

阿正领着警察找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瘫坐在地板上,嘴角留着一抹血丝的傅锦辞。

阿正赶紧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傅爷您没事吧?”

“我没事,只可惜让他给逃了。”

傅锦辞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刚才和他交手的那个人身手十分厉害,也幸好他之前学过一些防身术。

这才能够勉强应付。

十分钟后。

林余生站在角落里看着上了车的傅锦辞,见傅锦辞上车后。

他才将帽檐压低转身立刻从这儿离开。

景苑。

房间内。

洗手间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夏清欢迅速将洗手台上的那些沾了血的纸巾丢进马桶里,用水冲掉。

又迅速的将洗手台擦干净,随后喷了一点香水,确认没有血腥味儿后,才拉开洗手间的门口出去。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男人赤果着上半身对着她。

夏清欢脸色有些苍白,她从男人身边走过去,将手中的小袋子放进了梳妆台的抽屉里。

傅锦辞将沾了血的衬衫往垃圾桶一丢,夏清欢才瞥见了垃圾桶上沾了鲜血的衬衫。

“傅爷,您这是大晚上出去和人打架了吗?这衬衫怎么脏了血?”

傅锦辞从衣橱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转过身看着她:“你是在关心我?”

“是吧。”

女人走到桌子前背对着男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动作迅速的将手心里的药丢进水杯里摇晃了一下才仰起头喝了一口水。

“这血不是我的。”好像是怕她担心,所以傅锦辞回答完之后就进了浴室。

夏清欢盯着男人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她将水杯放在了桌面上,就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傅锦辞一进到浴室就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可他在浴室里认真的打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夏清欢已经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他拿了一件外套就离开了房间往书房走去。

傅锦辞一走,夏清欢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

客厅。

傅锦辞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他修长的指尖里夹着一支香烟。神色凝重的冷睨着被阿正逼着跪在他面前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服务生。

“傅…傅爷您就饶过我吧,”

他一脸欲哭无泪的爬到傅锦辞的面前,伸手拉了拉傅锦辞裤脚。

“我当时也是…被财迷心窍,所以…所以才做出了那种事情。傅爷您饶了我吧……”

傅锦辞垂眸冷睨着吓得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的服务生,薄唇一勾抬起脚将他踹开。

“傅爷这是今天晚上监控视频拍摄到的画面。”阿正赶紧将手中的ipad递给傅锦辞。

傅锦辞看着监控视频里给了服务生钱的男人,他的眉头一拧将ipad递给阿正。

“傅…傅爷……”

服务生被吓得就快哭了,他满脸慌张的看着傅锦辞。

“滚出去。”

傅锦辞挥手直接让他走掉了。

“傅爷您为什么要放过他?”

“他也只是拿钱替人办事而已,而且也已经清楚今天晚上要杀我的那个人了,现在就得想办法将这幕后的指使给揪出来。”

傅锦辞将香烟摁进了烟灰缸里:“马上就要到老爷子的寿辰了,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我听说大少爷这两天也会回来。”阿正顿了顿,道:“到时候……”

阿正说到这儿的时候,直接沉默了。

整个黎城的人都知道傅锦辞是傅家的私生子。

也是最得傅秋山宠爱的孙子,甚至还有人说以后整个傅家的家产都将给傅锦辞继承。

所以傅锦辞几乎是整个傅家亲戚们的眼中钉。

傅老爷子六十岁寿辰当天。

夏清欢和傅锦辞一同回了傅家。

老爷子不喜欢热闹,所以今天到场的都是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人。

夏清欢在院子里转了几圈,最后就翘着二郎腿坐在了鱼池旁边的椅子上晒着太阳。

“你就是夏清欢?”

一道尖酸的声音忽然从她旁边传来,夏清欢睁开眼睛抬起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旁的莫南栀。

她迅速的将视线收回将眼睛闭上:“怎么的,你找我有事?”

除了傅锦辞之外,还真的没有人像夏清欢这样敢无视她莫南栀。

她当下就发起了脾气,她抬起踩着高跟鞋的脚就用力的往夏清欢的腿踢了下去。

夏清欢忽然被踹,她忽的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

“你有病啊?!”

“谁让你无视我?”莫南栀扬起下巴,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看了夏清欢一眼。

“我无视你,也不看你配不配!”

夏清欢这个人就是这样,你横,她比你更横。

她不想继续和这个莫南栀继续在这儿浪费时间,所以就提步往前面走去,打算换一个地方继续休息。

莫南栀咬着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她立刻提起裙摆追了上去。

“给我站住!”莫南栀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夏清欢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女人配不上阿辞!”

“哦,像你这种没事找事的八婆更配不上。”夏清欢冷哼了一声,直接怼了回去。

“你敢骂我八婆?”莫南栀气得脸都绿了,她抬起手就狠狠的往夏清欢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夏清欢白皙的脸颊上就立刻红肿了起来。

莫南栀得逞的笑了起来。

夏清欢的目光慢慢的流转到了她身上,随后一只手扯住莫南栀的衣领直接狠狠的甩了她两个大耳巴子。

莫南栀被夏清欢松开的刹那,脚下一软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板上。

夏清欢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她给打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的女人:“我告诉你,我夏清欢不是好欺负的。你若是再来我面前作死,下一次就不是甩你两巴掌那么简单了!”

夏清欢说完一转身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傅锦辞还有夏星臣。

她停下了脚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正冷睨着她的傅锦辞。

“阿辞!”

莫南栀见傅锦辞来了,她站了起来哭着向傅锦辞跑了过去。

而傅锦辞则是无视莫南栀,提步向夏清欢走了过去。

他的目光落在了夏清欢刚才打了莫南栀的右手上,他抓起她的手。

关心道:“你的手都肿了,没事吧?”

夏清欢的手被他攥在手心里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

莫南栀咬牙切齿的看着关心夏清欢的傅锦辞,她抓着裙摆的指尖深深的陷进了肉里。

“阿辞!”

莫南栀语气里满是委屈的开口叫了傅锦辞一声,她赶紧向傅锦辞和夏清欢走了过去。

“明明是她打了我,你怎么不关心我一下?”

莫南栀说着还硬挤出了一滴眼泪委屈巴巴的对傅锦辞抱怨了一句。

夏清欢当场就忍不住翻了白眼,她想将自己的手从傅锦辞手中抽出来却反被傅锦辞攥得更紧了。

傅锦辞将她护在怀里:“就算是欢欢先打了你,我也心疼她。毕竟她的手也会疼。”

莫南栀的哭声戛然而止,她一脸惊愕的看着护着夏清欢的傅锦辞。

夏星臣立刻走了过来怼了莫南栀一句:“欢欢向来不会主动惹是生非,若不是你先动手,她也自然不会动你。”

动漫关键词:边啃奶头边躁狠狠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