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SAO货叫大声点奶真大&奶头捏得涨大玩弄公交上

2022-05-11 15:39:1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两家很快就定下了婚期。夏家深夜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摸进来夏清欢房间,一把将她拽了起来。“你赶紧跑,后面的事情哥替你担着!”睡梦中的夏清欢吓了一大跳,而后揉着惺忪

两家很快就定下了婚期。

夏家深夜

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摸进来夏清欢房间,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你赶紧跑,后面的事情哥替你担着!”

睡梦中的夏清欢吓了一大跳,而后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来:“你觉得现在能往哪儿跑?”

“难道你真的打算这么嫁给傅锦辞?”

“不然呢?”

“夏清欢你醒醒!哥不希望你嫁过去给人当后妈,我不想喜当舅!”

夏星臣虽然和夏清欢一直互怼,可关键时刻却总是护着她。

“你放心,我嫁过去吃亏的也不是你。”

夏清欢站起来,推着他往外走:“出去吧,明天就是婚礼了,我要休息了。”

夏星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的被推了出来。

名仕台球厅。

球一个个被精准的打进洞里。

男人将手里的球杆丢给一旁的侍者,给自己点了一支香烟。

“阿辞你真的打算明天娶夏清欢?”

左楚怀睨了一眼倚在台球桌旁,姿态慵懒的抽着烟的男人。

“人都睡了,能不娶进门?”男人弹了弹指尖的烟灰。

“话说夏清欢还真是猛,这两年她追她的男人不少。可她这朵野玫瑰却偏偏栽在了你手里。”

左楚怀调侃的笑了笑,随后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想着夏清欢那晚在他身下绽放的模样,男人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扬起了一抹弧度。

他将香烟摁在烟灰缸里:“我得回去休息了。”

说罢,他抓起放在一旁的外套,转身离开了台球厅。

左楚怀无奈的耸了耸肩,提步跟了上去。

第二天,婚礼结束后。

傅锦辞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小女人,他将衬衫的纽扣解开。

夏清欢抬起眸瞥了他一眼,立刻就坐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如同虎狼一般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傅锦辞慢慢向她逼近,夏清欢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跌坐进了身后的沙发里。

男人顺势俯身凑到她面前与她对视。

夏清欢梗着脖子,目光清冷的看着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

傅锦辞的目光落在了夏清欢的右手上,他一把攥住夏清欢的手。

“你干什么?!”

夏清欢气急败坏的,想将自己的手从傅锦辞的手中抽回来。

男人忽然开了口。

“别动。”

男人的手抓着她小小的手,将她刚才丢在桌面上的婚戒重新给她戴了上去。

“这是我和你的戒指,你给我戴上。”

“如果我不呢?!”

夏清欢一脸嫌弃的想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男人攥着她的手的力道加大了几分。

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夏清欢的眼神带着几分阴冷。

“你若是敢把它摘下来,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夏清欢被唬得瞬间无言以对,愣愣的看着冲她笑得一脸邪恶的男人。

她相信傅锦辞有这个能力,毕竟前两次都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只不过第二次那天晚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事后床上依旧有一抹血红。

所以傅锦辞也没有怀疑她是不是第一次。

见夏清欢老实了,男人这才站了起来,从衣柜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往浴室走去。

夏清欢立刻起身抓起放在一旁的外套,拉开房间门口就想跑出去。

刚拉开房间门口,就郁闷的发现房间门外守着保镖。

“大晚上的,你准备跑去哪儿?”

男人清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夏清欢背脊一僵,抓着门把的指尖蜷缩了起来。

她扭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男人。

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笼罩在男人的身上,他逆着光,整个人都像是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夏清欢。”

男人的声音透露着一丝丝清冷,他冷睨着想要逃跑的小女人,

“合着傅爷您将两个保镖安排在门口守着,就是为了防止我逃跑?”

夏清欢比傅锦辞矮了一个头,灯光将男人的影子打在了夏清欢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影中。

“对,就是为了防止你逃跑的。”他附身凑到夏清欢面前,温热的气息都喷洒在了她的脸庞上。

夏清欢赶紧和他拉开距离,随后便大摇大摆的直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站在门口的保镖纷纷把目光看向了傅锦辞。

“跟着她。”

“是。”

得到命令的保镖立刻跟上了夏清欢。

夏清欢直接就进了厨房。

整个别墅,内外都是保镖在巡逻,她不是逃不掉,而是她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逃跑。

傅锦辞难免会怀疑她。

夏清欢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红酒还有两个酒杯,往婚房走去。

傅锦辞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一只手支楞着脑袋,修长的指尖里拿着一杯红酒,姿态妩媚神色勾人的小女人。

她的红唇微张,那双潋滟着微光的桃花眼正盯着他看。

男人薄唇一勾,走到她身旁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顺手拿了一支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夏清欢看了一眼仰起头将红酒一饮而尽的男人,她抿了一口红酒端坐了起来。

“把你安排在楼下巡逻的那些人撤掉。”

“为什么?”

“我不喜欢,我想傅爷您也一定不喜欢我们那个的时候,让别人听墙角吧?”

“所以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他轻轻的晃了晃酒杯,仰起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没什么,我不喜欢家里有其他人。”她将酒杯放下,随后将白皙的脚丫踩在红色的地毯上显得有些刺眼。

傅锦辞盯着她踩在毛毯上的脚丫子看了一会儿,随后他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拿着酒杯的指尖力道都加大了几分。

女人走到他面前,附身直接凑到他面前,伸着修长的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

傅锦辞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调戏,他盯着不知要对他做什么的女人。

“傅爷这酒好喝吗?”女人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轻声的说着。

傅锦辞侧眸看向了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小女人。他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什么回事,眼前一黑就直接晕了过去。

夏清欢接住酒杯放在圆桌上,站直身板,居高临下的睨了一眼晕过去的男人。

刚才她在酒杯上涂了一种能快速的让人睡过去的安眠药。

她一开始也不确定傅锦辞会不会喝酒,所以她也只是赌一把。

现在傅锦辞睡死过去了,她就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迅速的从衣柜里拿了一身方便逃跑的衣服换上,翻窗从楼上直接跳了下去。

翌日。

傅锦辞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夏清欢,他坐起身来,脑海里忽然划过女人那诡异的笑容。

他将整个别墅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夏清欢的人影,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掏出手机拨通了夏清欢的电话,可却没有人接听。

他低咒了一声,将手机攥紧:“立刻给我把别墅内外的监控调出来!”

“是!”

十分钟之后。

傅锦辞神色凝重的看着监控画面里,偷偷摸摸的从别墅里走出去的小女人。

可明明那么多保镖,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她跑出去。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中了夏清欢的圈套。

傅锦辞越想越气,他真的没想到,他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给耍得团团转!

阿正也是第一次见到傅锦辞会因为一个女人这么生气,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爷,要不要我去夏家看看?”

神色凝重的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淡然道:“不用。”

夏清欢能在戒备森严的别墅里逃出去,就已经很让他刮目相看了,她既然能躲过那么多人的视线离开。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找到。

看来还是他太大意了,才会中了夏清欢那只小狐狸的圈套。

与此同时。

275国道上,一辆卡其色的山地车在笔直的路上快速行驶着。

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戴着一副墨镜,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肩上。

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瞥了一眼之后立刻就将视线收回,随后踩下油门快速的往前面的高速路口收费站驶去。

今天是夏清欢和傅锦辞结婚的第一天,俩人本该一同回家去见长辈,再一同去度蜜月的。

却因为夏清欢的逃跑,让傅锦辞左右为难。

如果夏家那边知道夏清欢在他这儿不见了,势必会让傅家很难堪,所以傅锦辞借口说一大早就带着夏清欢一同出国度蜜月了,这才瞒过了两家人的猜疑。

两周后。

L市。

某夜店。

女人身上穿着一条超短裙,还有一件性感的吊带坐在吧台上喝着酒。

过来和她搭讪的男人不少,却都被她给吓跑了。

此时女人周围聚集了很多男人,却没有一个再敢上去和她搭讪。

夜店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随后几十个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便冲了进来。

大厅内原本吵杂的音乐也立刻停了。

就连五光十色的灯光也立刻换成了明亮的白炽灯。

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大厅门口的方向。

不一会儿,穿着黑色风衣,神色有几分凝重的男人,在一群保镖的护航下,从门口走了进来。

夏清欢刚将酒杯放下,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撞上了正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她没想到,傅锦辞居然会找到这儿来。

她稳了稳心神,立刻转身,打算从另一边开溜。

男人却动作迅速的一把抓去她的肩膀,用力的往自己怀里一带。

“都跑了那么久了,这会儿还想逃去哪儿?”

“傅锦辞你松开我!”

夏清欢的后背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胸膛上,隔着衣物她都能感觉到男人的体温。

“咔嚓!”

手腕上忽然被戴上了什么东西,夏清欢垂眸,一脸震惊的看着铐在她和傅锦辞手上的手铐。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裙摆,咬牙切齿的正准备骂傅锦辞的时候。

男人却打断了她的话,冷睨着她,冷笑的威胁道:“你最好听话一点,要不然我不介意当着众人的面把你要了。”

夏清欢咬着牙不敢动,只是狠狠的瞪着他。

“这才乖嘛。”他嘴角一勾,握住和夏清欢锁在一起的手,往大厅门口走去。

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瞬间不爽的骂了起来。

他们都来这儿追了夏清欢几天了,都没有摸到她的手。

傅锦辞一来,人就直接被带走了。

这实在是太气人了!

私人飞机上。

“傅锦辞你给我把这个手铐打开!”夏清欢气急败坏的看着坐在她身旁闭目养神的男人。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后掀开眼皮斜睨了她一眼:“不,你要是再跑。我下次不得追到天涯海角?”

况且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问清楚,怎么可能让好不容易落入他手中的夏清欢再次逃跑?

“开不开?”夏清欢咬牙切齿。

“到了黎城,我自然会帮你把它打开,你现在就乖乖休息。”傅锦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后又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夏清欢盯着又睡过去的男人,男人眼睛底下都是一层乌青,难得露出疲态。

他的呼吸很轻,夏清欢确定他睡过去了,便伸手小心翼翼的往他外套的兜里伸去。

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钥匙,夏清欢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最后目光落在了男人的裤兜上。

她黑白的眼划过一道光芒,将手缓缓向男人的裤兜探去。

夏清欢的手还没有碰到傅锦辞,就被攥住了。

“想干什么?”

“现在在飞机上,你能不能把我放了?”夏清欢用力将被攥住的右手,从傅锦辞的手中抽了出来。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着傅锦辞的眼神都写满了不甘。

见男人不为所动,夏清欢实在无计可施。

过了好一会儿后,男人清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你知道错了吗?”

傅锦辞侧眸看向坐在他身旁板着小脸的女人。

“我错哪儿了?”

“你自己在酒里放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为了找夏清欢,他这段时间可是累坏了。

夏清欢有些心虚,她实在好奇傅锦辞到底是怎么找到她的。

“把衣服穿上。”他伸手将丢在一旁的外套抓过来,丢在夏清欢身上。

夏清欢垂眸看了一眼男人丢在她身上的衣服,不为所动。

傅锦辞的眼眸沉了半分:“你如果不想自己穿,我不介意帮你穿。”

“你总得先把这个给我解开吧?”夏清欢抬起和傅锦辞锁在一起的手:“我说了我不跑,你就不能信我?”

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傅锦辞才将手铐打开。

夏清欢一得到自由,就毫不客气的抬起手攻击傅锦辞。

却被男人给一把攥住了。

他用力一扯,夏清欢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拉到了怀里,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的小女人。

“傅太太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脸是不能打的吗?”

“那你也得先是个男人!”夏清欢挣扎着想要挣脱,却被男人摁得更紧。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

夏清欢用力推开他,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把衣服给我穿上,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夏清欢起身想要离开,男人长腿一伸,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听不懂人话?”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显得有些冰冷,夏清欢被他给盯得背后拔凉拔凉的,最后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把衣服穿上。

回黎城的飞机上,两人一路无言。

不久后,飞机降落在了景苑别墅区的私人机场上。

夏清欢立刻起身从飞机上走了下去。

傅锦辞看着踩着高跟鞋就已经下了飞机的女人,也迅速的提步跟了上去。

夏清欢刚进到别墅大门,就看到了在院子里来回巡逻的保镖。

她停下脚步,心里非常的不满。

男人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怎么不进去?”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些人撤了?”夏清欢看着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她很不喜欢这种被监视的感觉。

“你若是肯乖乖听话,不再逃跑。我就让他们立刻退下。”

“我不跑了。”夏清欢说完,就立刻往别墅大门走去。

傅锦辞挥手让那些保镖通通撤掉。

第二天上午。

夏清欢刚洗漱完,房间门就被人给推开了,夏清欢回头看着站在房间门口的傅礼之。

“你真的变成我的妈咪了吗?”

傅礼之走到她身旁,一脸严肃的问道。

夏清欢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护肤品放下,她伸手捏了捏傅礼之的脸颊。

“我不是你妈咪哦。”

“可是我爸是这样说的诶。”

夏清欢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她嘴角微微一抽:“走吧,下楼吃早饭。”

夏清欢和傅礼之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傅锦辞已经坐在餐桌前等着了。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看着牵着傅礼之从楼上走下来的夏清欢。

两人的目光不经意的撞到了一声,她冷哼了一声,高高的抬起下巴。

早餐结束后,男人对坐在一旁的夏清欢说道:“今天是周末,礼之不用去上幼稚园。我待会儿要去公司一趟,所以就麻烦你照顾他。”

“哦。”

女人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声,她的态度很清冷,像是不太情愿照顾傅礼之。

傅礼之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他皱了皱眉,抬着小脸看着夏清欢。

傅锦辞挑了挑眉,但随后什么都没说,提步离开了。

男人刚走没一会儿,夏清欢就立刻笑嘻嘻的对傅礼之说道:“你爸比最讨厌什么东西?”

傅礼之盯着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夏清欢,板正小脸:“你笑得那么猥琐,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说罢,他就从椅子上跳了下去。

夏清欢:“……”

果然是傅锦辞的儿子,这么小就这么机灵。

不过她还真的很好奇,那个被傅锦辞看上的,生下孩子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傅锦辞刚到公司大门,就被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伸手拦住了去路。

男人脚步一顿,表情清冷的看着拦在他面前的女人。

“锦辞,我有话想和你说。”

“抱歉,我没空听你说。”

男人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女人扭头看着走掉的男人,追了上去,只不过她刚走几步,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莫小姐,请您尽快离开。”

阿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满脸不甘心的莫南栀。

“我就只想和他说几句话而已。”

“傅爷很忙,希望您见谅。”

阿正说话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最后莫南栀还是不甘心的从傅锦辞的公司离开了。

莫南栀是莫家大小姐,这些年她为了追傅锦辞闹得满城皆知。

可傅锦辞却从来都没有赏给她一个好脸色,她倒也不气馁,反而追得更加起劲儿。

就算是知道傅锦辞娶了夏清欢,她也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夏清欢被傅锦辞抓回来后,老老实实的在家待了两天。

傍晚的时候。

夏清欢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坐在傅锦辞对面的左楚怀听到脚步声,便抬起头看向从台阶上走下来的夏清欢。

她穿着一条白裙子,披着一头长发,整个人清纯又美丽。

女人注意到他的目光还扬起红唇对他微笑。

左楚怀的心,立刻就不争气的加速了起来。

傅锦辞见左楚怀一副羞红了脸的模样,他抬起脚,用力的踹了一脚盯着夏清欢发愣的左楚怀。

“噢!”

左楚怀被踹得一脸茫然,他立刻回过神,吃痛的看着坐在他对面,满脸冰冷的男人。

“阿辞,你能不能下脚轻一点?”

“现在就过去吧。”

男人冷漠的将视线收回,他的目光落在了向这边走过来的女人。

左楚怀见夏清欢往这边走过来了,他立刻站了起来,还不忘抚平西装上的褶皱。

“你们这是要出门呀?”夏清欢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傅锦辞,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左楚怀身上。

“对…对呀。”左楚怀不好意思的看着夏清欢,他的耳根都毫无征兆的红了起来。

傅锦辞咬着牙,瞥了一眼红了耳根的左楚怀,他身侧的手紧了紧

动漫关键词:小SAO货叫大声点奶真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