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健身房被疯狂双龙BL: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2022-05-11 15:37:5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知道是什么人偷的吗?”客房部长瞥了一眼站在夏清欢身边的夏星臣,暗淡无光的眼神立刻明亮了起来。激动的用手指着夏星臣的鼻子,斩钉截铁道:“我刚才看监控了,

“你知道是什么人偷的吗?”

客房部长瞥了一眼站在夏清欢身边的夏星臣,暗淡无光的眼神立刻明亮了起来。

激动的用手指着夏星臣的鼻子,斩钉截铁道:“我刚才看监控了,就是他偷偷溜进去偷的钥匙!”

当场被指控的夏星臣:…………

“没错,就是我偷的房卡,然后带着一个女人溜进来,就是想要污蔑你傅锦辞的!”

夏清欢侧眸看了一眼夏星臣,有种想要当场把这蠢蛋给掐死的冲动。

“很好,这可是你亲口承认的。”傅锦辞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将录音笔拿了出来,得意的扬了扬。

夏清欢伸手要去抢录音笔,男人却迅速的往后一躲将手抬高。

“怎么,心虚了?”

看着男人那张带着几分戏谑的脸庞,夏清欢轻笑了一声站稳了脚跟,意味深长的看着男人说道:“怎么会,您可得收好了。”

说完,她就踩着高跟鞋从男人身旁大步的走了出去。

夏星臣斗不过傅锦辞,所以也就恹恹的从房间离开了。

阿正走上前看着似笑非笑的男人:“爷,您就这么放过他们?”

“不然呢?”

傅锦辞将手中的录音笔放进西装的袋子里,而后就迈着大长腿离开了。

乐动会所大门。

“不行,我得去把那家伙手里的录音笔拿回来!”

夏星臣越想越气不过,他咬着牙转身就往回走。

夏清欢赶紧跟上去抓住他的胳膊:“夏星臣你是不是傻?你现在去抢,你就不怕到时候他去爷爷那儿告状让我跟着你一起受累吗?”

“那怎么办?”

“你放心,那东西不会出现在爷爷面前的。”她红唇微微一动,灵动的双眼也深沉了几分。

傅锦辞来到停车场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他拉着车门的指尖紧了紧,目光犀利的看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旁的夏清欢。

他将车门关上,整个人慵懒的倚在车上。

“夏小姐是来找我的?”

“把录音笔给我!”夏清欢的目的很明确,她将手直接伸到了傅锦辞面前。

男人嗤笑了一声,将兜里的香烟掏出来直接当着她的面点燃。

随后缓缓地吐出一团烟雾,冷睨了一眼态度有些强势的小女人。

他抖了抖烟灰,说话的嗓音沙哑了几分,像是被香烟浸染了般。

“如果我说我不给呢?”

夏清欢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你觉得有意思吗?我哥他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我,如果你实在看不惯我,你可以直接和我爷爷说退婚!”

顿了顿,她红唇一勾便冷笑道:“没必要用一支录音笔来威胁我!”

“退婚?”

男人听到她的话就直接笑了,他将烟头丢掉,抬起穿着皮鞋的脚将烟头给碾在鞋底。

“巧了,我就觉得你挺适合做我傅锦辞的妻子的,所以你觉得我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说退婚?”

夏星臣出现在他房间的原因,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他倒是没想到夏清欢居然会为了逼他退婚,不惜污蔑他。

“我才不要嫁给你!”

“录音笔明天会送到夏老爷子手里,我想二少往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过吧。”

男人那双狭长的眼眸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夏清欢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抬起手就要揍他。

结果她的拳头还没有落下,就先被傅锦辞给攥住拳头,反身抵在车上。

夏清欢看着挨得很近的男人,气红了眼睛,她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正认真的打量着她的男人。

傅锦辞伸手扼住夏清欢的下巴,逼迫她抬头迎上自己的目光,

“夏清欢,这个婚我和你结定了。”

“是吗?”

被他困在怀里的小女人淡然的一笑,随后一扬手上的东西。

傅锦辞盯着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手里的录音笔,眸色顿时沉了下来。

夏清欢趁着他愣神,一把推开他,将两人的距离拉开,迅速摁下了录音笔的播放开关。

迟迟没有声音传来,录音笔里压根就没有录下任何音频。

夏清欢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你耍我?”

夏清欢攥紧手中的录音笔,看着两手揣进兜里,脸上带着得逞笑意的男人。

“嗯哼。”男人挑了挑眉:“我刚才也是随口一说吓吓你们,谁知道你信了?”

“呵…呵呵。”夏清欢气到不行,可最终只是冷笑了一声,直接将手中的录音笔用力地往男人身上砸去。

录音笔砸在男人胸口的刹那就‘啪嗒’一声,直接掉在地板上,摔得四分五裂。

傅锦辞面无表情的看着满脸愠怒的小女人。

夏清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傅锦辞盯着女人的背影,扬起唇拉开车门坐上了车。

夏清欢是他这二十多年来,见过最目中无人却又高傲得让他激起了征服欲的女人了。

第二天晚上。

某夜总会。

包厢的门口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抹胸裙,身材火辣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手上拿着一瓶红酒,径直走向卡座里的中年男人。

“杨老板。”女人娇滴滴的喊着,

叫杨总的中年男人看着走过来的女人。

往旁边挪了挪,给女人腾了位置。

“你就是苏瑶?”

“是啊。”

女人挨着杨老板坐了下来,伸手给他倒了一杯红酒,笑得一脸妩媚的将红酒递到他嘴边。

杨老板盯着苏瑶打量着,那双豆粒般大小的眼睛笑得都快消失了。

男人粗粝的手落在了苏瑶的细腰上,还狠狠的摸了一把。

苏瑶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她侧眸瞥了一眼落在她腰间的手,面不改色的继续和男人眉目调情。

半个多小时之后。

苏瑶搀扶有些醉得迷糊的杨老板,在几个保镖的护送下往会所顶楼的套房走去。

一到房间,杨老板就直接对苏瑶肆意妄为的动起了手。

苏瑶一把攥住他的手,娇笑道:“杨老板您先去洗澡啊,人家就在这儿等你。”

“好!好!”杨老板冲着苏瑶打了一个酒嗝,他松开搂着苏瑶的手,笑得一脸下流的往浴室走去。

苏瑶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望无际的冰冷。

她的目光落在了放在茶几上的电脑上。

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之后,苏瑶赶紧走过去,将电脑打开。

不到一分钟她就将电脑的密、码破解了。

她将包里的U盘掏出来插进电脑的接口。

快速的查找到了电脑里面的加密文件,随后快速将文件拷贝进U盘。

将所有文件都拷贝好之后,苏瑶红唇扬了扬,她的指尖在键盘上不停的跳跃着,随后电脑直接黑屏了。

苏瑶刚把电脑合上将U盘拔出来,浴室的门口就忽然打开了。

“宝贝儿!”

杨老板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苏瑶侧眸瞥了一眼向她走来的男人,一脸的急不可耐,浑身上下,就腰间裹了一条浴巾。

“你在干什么?”

杨老板的目光在苏瑶和电脑间来回扫着,脸色当下就沉了下来。

苏瑶迅速的将U盘塞进包里,淡定如斯的站起来,趁着杨老板还没有走过来,就迅速的超房间门口跑去。

杨老板虽然醉了酒,但是反应却没有迟钝。

他一把抓住了苏瑶的胳膊,用力将人往他面前一拉,便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苏瑶。

“你个小娘们偷了我的东西,就想这么容易的走吗?”

苏瑶紧紧的咬着牙,挣扎了一会儿,抬起胳膊肘子,用力的往杨老板的胸口撞了下去。

杨老板吃痛的皱了皱眉,抱着苏瑶的手松了几分。

苏瑶动作迅速的掰开男人抱着她的手,一个转身就直接一脚将男人踹倒。

守在门外的保镖听到房间里传来动静,为首的保镖立刻掏出房卡。

门口就快要被推开的刹那,苏瑶的眼睛微微一眯。

不到三秒房间的门口就被粗鲁的撞开,两个保镖一闯进来就看到了摔倒在地板上果着上半身的男人。

“抓…抓住她……”

杨老板吃痛的咬着牙,用手指着躲在门后面,伺机开溜的苏瑶。

保镖将杨老板扶起来后,立刻拔腿追了出去。

女人踩着高跟鞋慌忙的从杨老板的房间跑出来,保镖们也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所以苏瑶不敢松懈半分,只能拼命逃跑。

她快速的超拐角处跑了过去,保镖追过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苏瑶的影子了。

洗手间内。

妖艳的苏瑶迅速的卸着脸上的妆容,镜子里赫然出现夏清欢的脸。

直到此时,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两只手撑在洗手台上,微微喘着粗气。

她那双氤氲着水汽的眼睛,看着镜子中脸颊泛红的自己。

洗手间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夏清欢迅速将放在洗手台的包给拿起来,跌跌撞撞的往洗手间门口走去。

“给我站住!”

夏清欢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被杨老板的手下给叫住了。

她脚步一顿,握着包的指尖紧了紧,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男人快步走到夏清欢面前,打量着夏清欢,夏清欢抬起脸,迎上男人审视的目光。

男人将目光收回,随后就提步离开了。

夏清欢这才松了一口气,拎着包脚步蹒跚的继续往前走。

她微微喘着气,浑身都难受得厉害。

夏清欢将手抵在墙壁上,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她这才发现她刚才喝的酒里掺进了别的东西。

耳边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夏清欢咬了咬牙,赶紧站直身子往前走去。

她刚走没两步,差点迎面撞上了一人。

夏清欢抬头,看着忽然出现的傅锦辞。

傅锦辞见夏清欢满脸潮红,狭长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

夏清欢避开他的目光,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胳膊忽然被人攥住,夏清欢侧眸看向了攥着她胳膊的男人。

“放…放手…”

夏清欢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傅锦辞的手中抽出来,可她浑身早就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因为挣扎的幅度太大,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往傅锦辞的怀里倒了下去。

傅锦辞顺势圈住她的腰,夏清欢微微喘着粗气,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被傅锦辞给抱了起来。

“啊?!”

夏清欢惊叫出声。

站在一旁的左楚怀一脸震惊的看着抱着夏清欢直接走掉的傅锦辞。

“天呐!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左楚怀一脸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这是铁树开花了吗?”

傅锦辞抱着夏清欢,将她带到了自己常住的套房。

夏清欢站了起来,用力拽住傅锦辞的胳膊。

男人垂眸看着眼神迷离的小女人,他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女人抓着他胳膊的手上。

她的手心很热,体温也是高得惊人,这分明不正常。

夏清欢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就直接吻了上去。

深夜,傅锦辞从女人身上起来的时候,不经意间瞥见了她胸口上的刺青。

他的眸色忽然深沉了几分,嘴角向上,挑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翌日。

夏清欢一睁开眼睛,脑海划过了昨天晚上的一幕。

她抓起放在一旁的衬衫穿上,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走了下去。

浴室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声响,穿着一件松松垮垮浴袍的男人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喂饱了,就打算这么走了?”

男人带着几分揶揄的话在身后响起。

夏清欢脚步一顿,她咬牙看着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傅锦辞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夏清欢的脸庞,他伸手捏住她的小脸,逼着她看向自己。

“夏小姐,我想你该为了昨晚的所作所为,对我负责吧?”

想到昨天晚上傅锦辞对她做的事情,夏清欢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她用力攥住傅锦辞的胳膊,想直接把他给放倒。

却没想到反被男人给圈进了怀里,下一秒,脖子被傅锦辞用胳膊肘子扼住,整个人都被控制住了。

男人凑到她耳边,声音沙哑道:“怎么,想对我动手?”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夏清欢的脖子上,让她觉得痒得难受。

她磨了磨牙,用力抓住男人的胳膊,将没有一丝防备的傅锦辞给甩到了床上。

“傅锦辞你个混蛋!”夏清欢气急败坏的跨坐在床上,伸手去掐傅锦辞的脖子。

“吱嘎”的一声。

套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天呐!”

一道苍老而又带着几分惊讶的声音,从房间门口传了过来。

夏清欢身体一僵,她目光凌厉的看向门口。

傅老爷子讶异的站在门边。

还有被傅老爷子用手给捂住了眼睛的……傅礼之。

半个小时后。

某餐厅。

“欢欢多吃一点。”

傅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的给夏清欢夹菜。

夏清欢点了点头,乖巧的吃着傅老爷子给她夹的菜。

“姐姐你真的是我爸爸女朋友吗?”坐在对面的傅礼之抬起眸,一脸天真的看着夏清欢。

夏清欢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

刚才被傅老爷子撞见那一幕,说她和傅锦辞没有关系,谁会信。

“爷爷之前一直以为你看不上我们家锦辞,可没想到你们私底下发展那么快,你爷爷要是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

吃完饭后。

傅锦辞又在傅老爷子的交代下,开车将夏清欢送回了家。

车子刚停,夏清欢就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还不忘用力的将车门给关上,发出一声闷响。

傅锦辞坐在车内,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他握着方向盘的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方向盘。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让他觉得惊艳啊。

夏清欢回到房间,迅速将包里的U盘插进自己的电脑。

看着这些文件,夏清欢红唇一勾,全部打包匿名发给了监管局那边。

下午,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榜上,就挂满了杨老板压榨工人,欺骗业主首付的钱逃跑两年,如今已经回黎城的新闻。

很快,相关部门就宣布,已经将杨老板缉拿归案了。

夏清欢慵懒的坐在沙发里,盯着电脑看。

敲门声传来。

夏清欢漫不经心的往门口走去,刚将房门打开,还没有弄清楚什么回事,她的脸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夏清欢你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这都还没过门呢,你就这么不争气的把自己送到了傅锦辞的床上,你可真是丢尽了我夏西城的脸!”

男人用手指着夏清欢的鼻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夏夏清欢白皙的脸上泛起了手掌印,她用舌头舔了舔牙齿,目光缓缓地转到了男人那张气急败坏的脸上。

她伸手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冲着他笑道:“反正我最后也要嫁给他,我早晚都得上他的床,这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而已!”

“你这个恬不知耻的丫头!”

“我再怎么恬不知耻也没有你厉害吧?”夏清欢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夏西城从夏清欢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嘲讽的意思,他气得抬起手又要打夏清欢。

夏清欢面无表情的看着就快要落下的手掌。

一只手忽然攥住了夏西城的手腕,随后夏星臣冲了过来,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夏清欢。

夏西城歪头看着攥住他的手,是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大儿子夏漠北。

夏漠北见夏星臣护住了夏清欢,他才松开了夏西城的手。

“你没有必要一回来就来找欢欢不痛快吧?”

“夏漠北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你爸。你说话的语气给我放尊重点!”

“你还记得你是我们父亲呀?”夏星臣咬着牙,狠狠的怼了夏西城一句:“我还以为你只有夏斯元一个儿子!”

夏西城眉头一皱,看向了满脸敌意的夏星臣。

他正准备开口,夏老爷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夏西城你回来干什么?”

“爷爷?”

夏星臣一听到夏老爷子的声音,他立刻走过去向夏老爷子告状。

“爷爷您可一定要为欢欢出一口气,他一回来就打了欢欢!”

“爸,我打她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一点都不懂得矜持。都还没有嫁过去,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送到了傅家那小子的床上!

果然是乡野长大的野丫头,难怪再怎么培养,都养不出那种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

夏西城说得振振有词,他看不上傅锦辞,是因为傅锦辞是傅家的私生子。

夏清欢若是跟了傅锦辞,以后肯定什么也捞不到。

而且夏清欢是当年他和前妻生的女儿,后来走丢了。

直到四年前才找回来认祖归宗。

所以夏西城并没有多疼爱夏清欢。

夏星臣还有夏漠北听到夏西城的话之后,都神色凝重的将目光落在了夏清欢的身上。

夏清欢脸上倒是没有过多表情,可她越是这样,就让兄弟俩越心疼她。

听到夏清欢挨打了,而夏西城这个做父亲的又对夏清欢这般的刻薄。

夏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凝重,他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随后拿起拐杖就直接往夏西城身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你个畜生!立刻给我从这儿滚出去!”

夏西城被自己的父亲给揍得不敢还手,最后只能狼狈的逃跑。

客厅内。

“爷爷您别气了。”

夏清欢给夏老爷子倒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

夏老爷子盯着夏清欢肿起来的脸颊:“那个畜生打你,我能不心疼?”

“我没事。”夏清欢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和锦辞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既然这样,你就嫁过去吧,这样也能保住你的名声。”夏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着,夏清欢那天的态度那么坚决,却没想到还是和傅锦辞走到了一起。

“欢欢你告诉我,是不是傅家那小子强迫你的?!”

夏星臣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过去将傅锦辞拉过来一顿毒打。

夏清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夏星臣,她总不能告诉夏星臣,是她强了傅锦辞最后反被吃干抹净吧?

夏漠北淡然的拉住了夏星臣的胳膊,开口道:“她如果不愿意,你觉得傅锦辞能动得了她?”

夏星臣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夏清欢,结巴道:“你…你是自愿的?”

“……”

动漫关键词:健身房被疯狂双龙BL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