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浪妇…呻吟嗯啊

2022-05-11 15:36:4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留下这句话,金哲就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站在一旁的江柔也立刻跟了上去。  金哲和江柔不在这儿,其他两个同门也就没有对夏清欢动手。  因为在他们眼里,夏清欢就是他们的

留下这句话,金哲就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站在一旁的江柔也立刻跟了上去。

  金哲和江柔不在这儿,其他两个同门也就没有对夏清欢动手。

  因为在他们眼里,夏清欢就是他们的小师妹,所以定不会在没人逼迫的情况下对她动手。

  金哲刚走没一会儿,地下室的门口再次被人推开。

  夏清欢看着将地下室里其他两个同门支开的男人,她咬了咬牙。

  男人忽然伸手替她将捆住她手的绳子给解开了,夏清欢一脸的愕然。

  “银九离你干什么?”

  “放你走,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没命!”银九离迅速的替她将绳子给解开,他就是前两天那个和夏清欢通话的男人,也是她的师兄。

  他迅速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夏清欢身上,搂着人快步的往门口走去。

  银九离将夏清欢送到了后门,他从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递给她。

  “车子就停在老地方,车上有屏蔽器还有药以及衣服,你赶快走。”

  “你帮了我,你怎么脱身?”

  “你放心,只要我不承认,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况且监控室里的人都是疼爱夏清欢的师兄们,自然也会将这段监控抹去。

  “我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夏清欢攥紧银九离给她的钥匙,眼底划过一抹精光。

  半个小时后。

  保险室内。

  夏清欢将储放在一个保险柜里的一小瓶特效药药粉放进兜里,也顺手拿走了保险箱里的配方。

  将东西拿到手后,她就立刻从保险室里离开了。

  两天后。

  夏清欢回到小镇已经是晚上了,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夏清欢将越野车停在门口就从车上下来。

  “奶奶我回来了!”

  夏清欢推开家的门口时一股腐烂的气息扑鼻而来,家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奶奶!奶奶!”

  夏清欢心里慌了,她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应。

  她从兜里掏出手电筒急急忙忙的向屋里跑了进入。

  当看到床上腐烂到生蛆虫的尸体时,夏清欢的眼泪瞬间决堤。

  “奶奶……”夏清欢哭喊着扑过去抱住腐烂的尸体。

  她本以为,奶奶会安然无恙的等着她把药拿到手。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还是晚了一步。

  她的奶奶患有胃癌,她知道赏金组织的掌门手里有一种特效药可以治疗所有不治之症,所以她就加入了赏金组织想要将药拿回来给奶奶治病。

  可没想到一拖就是三年,直到她将药拿到,奶奶却没了。

  夏清欢哭得泣不成声,房间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夏清欢立刻停止了哭泣,她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门口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人。

  *

  四年后。

  黎城。

  亿豪国际赌场度假山庄。

  “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十几个穿着黑色制度的保镖追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往楼下跑去。

  女人瞥见了楼下那些往楼上赶来的保镖,她扭头看了一眼就快要追上她的那些保镖,脚下步伐再次加速。

  她今天会来这里,是为了把她那个不争气的二哥输掉的钱都赢回来的,结果她是赢了一个盆满体钵,但是那些人却不让她走了。

  甚至还要对她动手动脚,夏清欢一气之下,直接打了对她动手的那个老男人。

  也就是这家赌场的大老板马老板。

  导致这会儿被这些保镖追杀。

  夏清欢推开一扇窗户,窗户下面就是一个草坪,从这里跳下去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回头瞥了一眼马上就要追上来的保镖,她的手撑在窗台上,纵身一跃,稳稳的到了地上。

  她站起身来,正准备拎着装钱的箱子往前面跑时。

  小腿传来一阵剧痛,回头,为首的保镖满脸得意之色,又掏出一把制作得很小巧的飞刀瞄准了夏清欢的另一条腿。

  她咬牙拔出扎的不算特别深的飞刀,顾不上腿上的伤痛,咬着牙忍着痛拼命的往前面的别墅跑去。

  穿过一个小花园,夏清欢就翻墙跑进了一座别墅内。

  别墅一楼的灯都亮着。

  夏清欢忍着疼慢慢的向前面的门口走去。

  刚洗完澡的男人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动静,他赶紧抓起架子上的浴巾围在腰间,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夏清欢被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给吓了一跳。

  眼底满是震惊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傅锦辞!”

  夏清欢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傅锦辞。

  一想到四年前的那个夜晚,她现在就恨不得把傅锦辞给杀了。

  男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正波澜不惊的看着忽然出现在他房间里的女人。

  正准备开口说话时,客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粗暴的敲门声。

  傅锦辞侧眸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在客厅里的阿正听到敲门声就立刻起身去开门。

  门口一打开,就见到了刚才用飞刀将夏清欢打伤的寸头男。

  寸头男目光凶狠的往客厅里瞟了几眼,粗着嗓子向阿正开口质问道:“有没有人跑进来?”

  夏清欢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她赶紧冲过去拽住傅锦辞的胳膊将他拖到了浴室。

  ‘嘭!’

  浴室的门口被夏清欢重重关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站在门外听到动静的几个保镖立刻推开挡在门口的阿正冲进了客厅直奔浴室。

  脚步声越来越近,夏清欢紧张得心都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傅锦辞看着满脸慌张的小女人,他低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夏清欢瞪了他一眼,她赶紧上前用力捂住了傅锦辞的嘴巴。

  “闭嘴!”脚步声越来越近,夏清欢连动都不敢动。

  她和傅锦辞离得很近,近到她都能够听到傅锦辞胸口的心跳。

  男人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伸手将花洒拧开,温热的水从头顶上淋了下来。

  夏清欢抬起眸看着头顶上不停往下浇水的花洒。

  捂着傅锦辞嘴巴的手心忽然被傅锦辞的舌尖给添了一下。

  “你!”

  夏清欢恼怒的将自己的手从傅锦辞嘴巴上收回。

  男人轻笑着把食指放在嘴角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夏清欢立刻把嘴巴闭上,可看着男人的眼神却充满了厌恶。

  “你们干什么?”阿正的声音传来,紧跟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那些人来了?

门外,阿正追了过来,拦住了那几个保镖前进的步伐。

  “这里可是傅爷休息的地方,你们要找的人这里没有。请立刻出去,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

  寸头男已经发现了地板上的血迹,他刚才用飞刀伤了夏清欢,那么她很有可能就藏在这里。

  “这都还没有找呢,怎么知道这里没有我们想要的人?”寸头男目光凶狠的看向了浴室的方向。

  “你们可以进来找找,到时候你找不到人,你就以死谢罪。”

  傅锦辞清冷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寸头男不甘心的扫了一眼内庭。

  这里是傅家傅锦辞临时休息的地方,如果他们真的因为一个女人得罪了傅家。

  到时候就是把他们都杀了都无法弥补。

  “走!”

  寸头男再三思量,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领着自己的小弟们离开了。

  浴室内

  傅锦辞将水给关上,浴室里氤氲着一层浓浓的水汽。

  夏清欢的头发被水打湿紧紧的贴在头皮上。

  她咬着牙,狠狠的瞪着傅锦辞。

  水珠顺着傅锦辞的下颚滑落到了脖子,往下是精壮的肌肉……

  “看够了没有?”

  傅锦辞揶揄的声音忽然传来,夏清欢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他的腹肌看了那么久。

  傅锦辞伸手抓起一旁的浴袍,直接丢在了夏清欢的脸上,将她的视线给遮挡住。

  夏清欢气呼呼的将盖在她脸上的浴袍给拿下来的时候,傅锦辞身上已经披上了干净的浴袍,拉开浴室的门口走了出去。

  “傅爷。”

  阿正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傅锦辞伸手将门打开。

  “还躲在里面干什么?赶紧出来。”

  让人不容置喙的声音传来。

  夏清欢将手里的浴袍丢在一旁,这才一撅一拐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阿正瞠目结舌的看着浑身湿透的夏清欢。

  “傅爷,这个女人……”

  “给她找一身干净的衣服。”

  “是。”

  “不用了!”

  夏清欢开口拒绝。

  她不想和傅锦辞再有任何纠葛。

  傅锦辞垂眸看着她的右小腿上不停往下低落的血:“你确定你现在能走?”

  夏清欢咬着唇,阵阵刺痛传来,她脸色灰白,却依旧倔强道。

  “那也不用你管!”

  她下巴一扬,提着箱子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傅锦辞轻笑一声,开口道:“他们还在外面,你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夏清欢停下了脚步,她缓缓转身看着身后的男人,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了茶几上,湿掉的风衣脱了下来,随手丢在一旁。

  “我可以借用一下你家二楼的浴室吗?”

  “当然可以。”傅锦辞一步一步的向她逼近。

  最后两人的距离不足五厘米,他低头,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满是粗粝的指尖轻轻的摩挲着她的下巴:“只不过你该怎么报答我?”

  夏清欢红唇微扬,她的指尖落在了傅锦辞裸露的胸膛上,缓慢的画着圈圈。

女人的指尖很凉,让傅锦辞浑身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她笑得一脸妩媚的看着傅锦辞,伸手揪住他浴袍上的腰带将男人用力往她面前一拉。

  娇笑道:“傅爷想要什么?”

  “我要你。”

  傅锦辞目光灼灼的看着夏清欢那张美艳的小脸。

  “那傅爷您可无福消受。”

  夏清欢一把甩开傅锦辞挑起她下巴的手,提起箱子径自的往二楼走去。

 

傅锦辞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都是兴味的神情。

  “这个女人,有趣。”

  他傅锦辞活了那么久,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也是唯一一个让他一眼就觉得惊艳的女人。

  夏清欢从傅锦辞的衣橱里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就立刻进了浴室,换好衣服后夏清欢来到窗前将窗子打开。

  傅锦辞果然没有骗她,刚才追杀她的那些人现在还依旧守在门外。

  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若是想跑恐怕有些困难了。她迅速将窗子关上,转身看向了办公桌上的电脑。

  如果想要离开也不是没有办法。

  她立刻走过去将电脑打开。

  指尖不停的在键盘上跳跃着,随后夏清欢黑进了马老板的手机里。

  她快速的写了一条短信发布了出去。

  不一会儿,守在傅锦辞别墅外面的那些保镖就走了。

刚刚,他们收到了命令,立刻离开这里前往赌厅。

  夏清欢将电脑合上,她起身来到窗前时,楼下的人已经全部撤离了。

  她抓起放在一旁的箱子就直接往二楼的露台走去。

  五分钟后。

  “傅爷那个女人跑了!”

  阿正从楼上找不到夏清欢,这才意识到,人不见了。

  傅锦辞将手中的ipad关掉,往身后的沙发靠了下去。

  嘴角忍不住扬了扬。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他觉得眼前一亮呢。

  ……

  夏清欢从赌场离开后,就立刻开车回了家。

  她翻窗跑进了她二哥的房间,吓得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夏星臣惊叫起来。

  “啊!夏清欢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房间干什么?”

  夏清欢将手里的箱子放在柜子上。

  “我受伤了,你赶紧去…去帮我把大哥叫来。”夏清欢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瘫坐在了沙发上。

  夏星臣走近一看,才发现夏清欢的脸色格外的苍白,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大哥叫来!”

  夏星臣立刻叫来了大哥夏漠北。

  夏漠北替夏清欢将小腿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然后替她将伤口包扎好。

  “大哥,臭丫头没事吧?”

  夏星臣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夏清欢,脸上满是焦急。

  “没事了,只不过这两天她就只能在家里养伤了。她受伤的事情最好不要让爷爷知道,否则……”

  “我懂了。”

  夏星臣愧疚的点了点头,他走到床边,拉开被子盖在了昏睡过去的夏清欢身上。

  都怪他,不然夏清欢也不可能去冒险。

  一周后。

  慈善拍卖会现场。

两人一进场,夏星臣就瞥见了站在不远处,身上穿着一条淡粉色小礼服的漂亮女人。

夏清欢顺着他直愣愣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

“你自己去玩啊,我先走了!”

夏星臣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向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经过摆放着各种水果点心的桌子时。

他还停下脚步从花瓶里拿了一朵红玫瑰。

夏清欢淡然的看了一眼已经和美女搭上讪了的夏星臣,提起裙摆往右边的门口走去。

她快速的从一个保险箱里拿出她昨天放在这里的衣服换上。

五分钟后,夏清欢拉开更衣室的门,走了出来。

此时的她,全身都是黑色,她习惯性的将风衣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把整张脸捂得严严实实的。

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夏清欢警惕瞥了一眼墙角里的监控。

抬起手将黑色鸭舌帽的帽檐压低,随后从兜里将手机打开。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监控室内的监控画面上便转接了新闻联播。

夏清欢顺着通风口,爬到了储放今天拍卖品的保险室的通风口上。

她动作利落的将通风口的窗给拆了,随后直接从足足五米高的通风口上直接跳了下去。

夏清欢站起身来,目光犀利的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报警器。

这里的所有安保系统,在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给弄瘫痪了,所以现在不管她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人知道是她干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立刻平静了不少,快速的往前面的保险柜走去。

今天,她来参加拍卖会,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将今天晚上压轴拍卖的绿宝石项链偷走。

翻了一个又一个珠宝展示台,才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放置最贵重珠宝的展示台里的那一条绿宝石项链。

夏清欢从兜里掏出一副白手套戴上,随后便拿出钥匙将保险柜打开。

将绿宝石项链取出来后,夏清欢动作迅速的将她早就准备好的另外一条高仿的赝品给放了进去。

“偷东西可是不好的哦。”

夏清欢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声音忽然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她脚步一顿,侧眸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很快,一个穿着黑色背带裤白T恤的小男孩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夏清欢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三岁大一点的小男孩,皱了皱眉头。

小男孩无辜的看着脸色严谨的夏清欢,那双如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小姐姐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要偷东西啊?”

“你个小鬼年纪不大,反倒知道蛮多嘛。”

小男孩走到夏清欢面前仰起头看着夏清欢。

“偷东西可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哦,我是目击证人,到时候警察叔叔问起来我就说我全都看到了。”

夏清欢忍不住笑了,她完全不把一个小孩说的话当一回事。

她迈着大长腿准备离开的时候,小男孩忽然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夏清欢低头看着抱着她腿的小男孩。

“我可以不告诉警察叔叔,你可不可以带我从这儿离开呀?”

与此同时。

拍卖会5楼VIP休息室内。

一个穿着黑西装,头发有些花白,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满脸焦急的闯进了休息室里。

“傅爷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拍卖物品信息的傅锦辞闻言,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抬眸,眼神冰冷。

李叔心内直打鼓。

“小…小少爷说他要去洗手间,不让我跟进去,所以我就在洗手间外面等着。然后我见小少爷久久没有出来,我进去找的时候,才发现小少爷不见了……”

李叔说完立刻低下了头,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

傅锦辞站起身来,大声命令道:“阿正赶紧带人去找!”

“是!”

一个多小时后。

黎城商业街。

夏清欢手里拿着一个冰激凌向前面的花坛走去。

快走到花坛时,就看到了拽着小男孩胳膊的高大男人。

小男孩一脸不情愿的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手中挣脱。

可小孩子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

“我不跟你回去!”

“你不跟我回家,你是想要流落街头吗?”男人的声音格外清冷还带着一丝愠怒。

“我不要跟你走!”

即使是被男人给拽着胳膊,小男孩也依旧不屈不挠的反抗着。

“靠!”

夏清欢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她将手手中的冰淇淋往地上一丢,走过去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男人一个过肩摔直接放倒了。

“你没有听到他说不跟你走吗?!”

夏清欢用手摁住男人的胳膊,当看到被她放倒的男人时。

震惊了。

“怎么是你?”

“爸爸。”

小男孩见自己的父亲被夏清欢给摁在地板上,他赶紧走过去看着傅锦辞那张阴沉得像是能把人给吃了一般的脸庞。

“他是你爸?”夏清欢一脸震惊的看着小男孩问道。

“嗯。”小男孩点了点头。

夏清欢像是碰到了烫手的山芋一般立刻松开了摁着傅锦辞的手。

傅锦辞赶紧站了起来,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夏清欢。

“原来就是你把我儿子给拐跑了。”

“什么叫做我把你儿子给拐跑了?”女人两手插在腰间,一脸无奈的看着强词夺理的傅锦辞。

“如果不是你把他拐到这儿,我儿子好端端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请问你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贩子?”

“还嘴硬不肯承认是吧?”

傅锦辞一把攥住了夏清欢的手腕,狭长的凤眸冰冷无比的看着夏清欢。

夏清欢淡然的看着傅锦辞:“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儿子就是我拐跑的?”

他薄唇一勾,冷笑道:“巧了,我这儿还真有你拐了我儿子的证据。”

动漫关键词: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