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用棉签玩弄她的尿孔H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

2022-05-11 15:36: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看到最后,祁墨戎已是神魂俱碎。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唐迦临叹道:“最在乎的弟弟是因你而死,你一直报复错了人,滋味如何?楚楚居然将这封信藏了起

看到最后,祁墨戎已是神魂俱碎。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唐迦临叹道:“最在乎的弟弟是因你而死,你一直报复错了人,滋味如何?楚楚居然将这封信藏了起来,我知道她不想你背负这个心理包袱。你那么在乎祁冀,要是知道他是因你而死,该多难过……那个大傻瓜,怎么就没想过,继续承担着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会有多难过?”

 

  “你给她假爱,她回你真情,她就像个泡在苦水罐子里的小孩,嘴里说着不惦记了,其实一直没有忘掉曾经尝过的那点甜。可那明明是假的啊,她怎么就是一头栽进去,不愿醒来呢?”

 

  祁墨戎手里的信纸倏地落到地上,他拿不住这个轻薄而沉痛的真相了。

 

  心脏好像被巨石一下下的反复碾压,痛得令人窒息。

 

  他一时分不清,弟弟死亡的真相,和误会了殷楚,哪种绝望来得更深一点?

 

  “祁墨戎,记住你说的,你从没爱过她。”唐迦临如是说:“这样你会好过点。”

 

  “当然,我从没爱过她……我误会了她,报复错了人,我不过是想补偿,可也没了机会……唐医生,我不懂……为什么她会自杀?”

 

  “楚楚自杀前,发了短信给我,要我将她和小诺葬在一起。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心里有数!”

 

  “我做了什么?”祁墨戎有些茫然,旋即眼底闪过痛楚之色。

 

  殷楚这个傻瓜,怎么会把他“一命还一命”的气话当真?

 

  唐迦临冷笑,“我问过拘留所那边,今天小诺跟人起了争执,哮喘病发作,而他的药被对方故意踩坏!难道不你指使的?”

 

  “我怎么可能搞这种低劣的把戏!殷诺是她唯一的牵挂,我不会拿殷诺的命开玩笑!”

 

  祁墨戎会做的,顶多是不准殷诺出国罢了。

 

  就算用殷诺的前途来要挟,也不会涉及殷诺的身体健康。

 

  “好在及时抢救回来了,现在就在医院,你要不要去看看。”唐迦临皱眉,“我想不通的是,楚楚怎么会舍得丢下殷诺?”

 

  想到那通短信,难不成,楚楚误会殷诺死了?

 

  祁墨戎也想到了这个,眼神倏地冷凝。

 

  “麻烦你替我好好照顾殷诺。”他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那被白布掩盖的尸体,大步离开。

 

  唐迦临喃喃道:“什么替你?你是殷诺的什么人?姐夫吗?”

 

  他轻轻抱起殷楚的尸体,放入黑色塑料袋,将拉链缓缓拉上。

 

  “楚楚,你教我该如何跟小诺说?说你想散心,去环游世界了,那小子会不会信?算了,还是让祁墨戎去说吧,他可是律师啊,能言善辩。”

 

  他将尸体放入冷藏柜,搭乘电梯去病房看殷诺。

 

  那孩子已经睡了,可是眉头一直皱着,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他明天就能出院,到时候没有姐姐来接他了。

 

  祁墨戎连夜赶往拘留所,调出通话记录,那个点给殷楚打电话的人,很快就找到。

 

  那人被所长从睡梦中叫醒,赶过来,在祁墨戎如刀般锋利的眼眸下,无所遁形。

 

  “是谁指使你骗殷诺的姐姐?”

 

  他都不问对方打电话说了什么。

月亮高高的挂在漆黑的夜空中。

月光洒在平静的海面上,泛着冰冷的光。

远处的一艘邮轮灯火通明,甲板上来往的男女衣香鬓影。

一个扎着低丸子头,穿着服务员制服的漂亮女人手里正推着一辆餐车往前面的房间走去。

她伸手调整了一下隐藏在耳朵内的耳机,轻声问道:“确定傅锦辞不在房间了?”

“千真万确,我都盯着监控看了一个小时了。趁他现在还没有回来,你赶紧去把东西拿出来。”

“好。”

夏清欢走到尽头的一间VIP套房前停下了脚步。

她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房间门口,见没有人来开门。

她开口说道:“先生,您订的餐到了。”

“……”

依旧没有人回应,她赶紧将一张房卡掏了出来,放在插槽上。

“滴!”的一声,房间门口就打开了。

夏清欢赶紧推着餐车走进了房间,房间里一片漆黑。

她还没来得及将房间的灯给打开,一个男人就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出于防备就攥住了男人的胳膊,不到三秒男人她就直接被夏清欢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就你还想偷袭我?”

夏清欢用力的摁着被她放倒的男人,男人动作迅速的起来,一把抱住夏清欢直接将她丢在了床上。

被男人丢到床上的刹那,她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还没有搞清楚什么回事,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碎了。

随后男人炙热的吻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将她淹没。

天已经蒙蒙亮了。

海风透过半开的窗子吹了进来,将白色的窗帘吹得浮动。

夏清欢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躺在她身侧的男人。

“傅锦辞?!”

夏清欢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还在熟睡中的男人。

见傅锦辞没有醒过来,她紧绷的心情这才放松了几分。

她赶紧从床上起来,抓起丢在地板上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

将外套穿好后,夏清欢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一份文件袋上。她赶紧走过去将文件袋拿起来打开看了一眼。

看到文件上印着《石油开采项目协议》几个大字,夏清欢赶紧将文件装好。

在傅锦辞醒来之前离开了房间。

两个小时后。

房间内。

高级助理阿正颤颤巍巍的站在客厅低着头向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他的男人汇报道:“傅爷昨天晚上的监控出了故障,所以…就查不到。到底是那个女人进的您房间了。”

傅锦辞将指尖快要燃尽的香烟掐灭,他转过身看着阿正。

阿正被傅锦辞冰冷的目光给盯得有些发怵,他缓缓地抬起头迎上傅锦辞冰冷的目光。

“您昨天晚上放在桌面上的那份文件也不见了。”

傅锦辞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去。他薄唇一勾,眼底带着一丝玩弄的意味轻笑道:“那份文件不见就不见了,反正也是没用的东西罢了。”

与此同时。

公海的一艘轮船上。

“你个笨蛋,我花钱雇你。你就给我拿回了那么个没用的东西?”

穿着白色燕尾服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气呼呼的将手中的文件砸在了夏清欢的脸上。

这个男人就是夏清欢这次的雇主山田老板。

夏清欢一脸震惊她赶紧捡起掉落在她脚边的文件:“怎么会是假的?”

当看清楚文件上的内容时,她整个人都如同被雷给劈中了一般。

她居然偷了一份海洋地质资料报告?!

“我告诉你,我会向你的组织汇报。你就等着去死吧!”山田老板握紧手中的权杖狠狠的敲击着地板发出一阵闷响。

他从夏清欢身旁走过去的时候还带起一阵微风。

夏清欢攥着策划书的指尖慢慢收紧,原本平整的纸面上立刻多出了几条褶皱。

她执行过那么多任务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出过错,现在她不仅将任务搞砸了,还失了身。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药搞到手,要不然她这几年就白在赏金组织待了。

一把锋利的匕首忽然从门外飞了进来,夏清欢动作敏捷的避开了向她飞过来的匕首。

门外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夏清欢目光犀利的看向了门口的方向,随后迅速的往窗口的方向跑去纵身一跃直接从窗口翻了出去。

追进来的男人正起身要追上去的时候就被山田老板给叫住了,山田老板目光深沉的看着窗外的碧海蓝天:“自然会有人收拾她,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傅锦辞手中的文件夺过来。”

.

邮轮。

傅锦辞刚走到走道上就被忽然窜出来的几个黑衣人给包围了起来,傅锦辞黑色的眼眸微微眯了眯警惕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

为首的刀疤男向他逼近了两步:“把东西交出来!”

傅锦辞垂眸盯着刀疤男看了两秒,眉头挑了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是吧?”刀疤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冲傅锦辞笑得一脸的恶寒:“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刀疤男话音刚落,不断向傅锦辞靠拢的几个人,就立刻对傅锦辞发起了攻击。

傅锦辞动作敏捷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即便如此还是输在了寡不敌众,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刀疤男笑得满脸阴险的走到他面前,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傅先生您是聪明人,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自然不会伤害你。如果你执意不给的话,恐怕您今天就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傅锦辞板着一张脸盯着刀疤男看了一会儿,他嘴角一勾:“东西我可以给你,你先让你的人松开我。”

刀疤男没想到傅锦辞会答应得如此痛快,想到傅锦辞很可能会耍什么手段,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下来。

“你们这么多人,害怕我会耍手段?”傅锦辞好像看出了刀疤男的顾虑,所以说话语气里带着几分嘲弄的意味。

双方僵持着,刀疤男想了想,傅锦辞现在就一个人,量他也不敢在耍什么花招,他阴沉的开口:“放开他。”

傅锦辞揉了揉胳膊,从西装外套的暗袋里掏出一份折叠起来的纸递到了刀疤男面前。

刀疤男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他赶紧翻开手中的纸确认是否是他要找的文件。

傅锦辞眼底划过一抹精光,不等众人反应,就一把将刀疤男给控制住了。

  那几个男人见自己的老大被傅锦辞给控制住了,都争先恐后的想要上前营救。

  傅锦辞把抵在刀疤男的腰上的匕首往前送了送,吓得他连动都不敢动了,还举起两只手表示‘投降’。

  傅锦辞薄唇动了动,语气冰冷的威胁道:“如果他们再上前一步,那么你的命就这么没了。”

  “你们给我退下!”刀疤男被抵在他腰间的那把匕首给吓得浑身颤抖,他的额头上挂满了冷汗。

  几个手下得到命令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傅锦辞赶紧拖着人快速的往电梯所在的方向后退。

  而那几个手下也立刻跟了上来,傅锦辞将刀疤男带到电梯门口,让他摁了去邮轮顶层的按键。

  电梯门口一打开,傅锦辞瞥了一眼紧跟上来的那几个男人。

  他押着刀疤男一同进了电梯,就在电梯门口快要关上的时候,傅锦辞忽然抬起脚用力往刀疤男的腿部用力一踹,直接将人给从电梯里踹了出去。

  刀疤男被傅锦辞踹出去的刹那直接扑倒在了地板上,疼得闷声大叫。

  那几个手下立刻冲过来将他扶了起来,等到刀疤男反应过来的时候,傅锦辞已经坐着电梯离开了,

  他吃痛的咬了咬牙,大声训斥道:“追啊!赶紧给我去顶层将人拦下!”

  傅锦辞一到达顶层,立刻上了早就在这儿等待已久的直升机。

刀疤男他们追上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一架慢慢飞远的直升机。

  傅锦辞坐在直升机里,阿正赶紧走过来。

  汇报道:“傅爷,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侧眸透过机舱的窗口看向窗外的白云:“查一下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和刚才追着我的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阿正回答:“是。”

  天空阴沉沉的,时不时的还刮起一阵冷风。

  夏清欢将摩托艇停在岸边,随后立刻起身往前面的小树林走去。

  她刚走没两步就觉察到附近有人埋伏,她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却依旧不慌不忙的往前走去。

  那些埋伏在附近的人见夏清欢没有觉察,便立刻拿出手中的飞刀对夏清欢发起了攻击。

  夏清欢敏锐的觉察到了向她飞过来的飞刀,她红唇一勾侧身躲开向她飞过来的那把飞刀时,还是被飞刀将她白皙的脸给划伤了。

  脸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鲜红的血也瞬间流了出来,她抬起手将脸颊上的血给擦去。

  目光定晴一看就看到了躲在不远处草丛里的那几个人。

  看来那些人是组织派来要她的命的!

  夏清欢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眯,随后立刻拔腿快速的逃跑了。

  “追!”

  为首的男人立刻带着几个同门追了上去。

  夏清欢跑了一路,她正想往前面的跑去的时候一张很大的网就撒了下来将她给捆住了。

  “啊哈哈,夏清欢我看你再怎么逃,不也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梳着大背头的男人领着十几个夏清欢的同门师兄弟将她围住。

  梳着大背头的男人是赏金组织的副掌门,也就是夏清欢的师叔——金哲。

  金哲左手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玉戒,冷笑着走到夏清欢面前。

  “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人给我带回去!”

  是夜。

  阴暗而又潮湿的地下室里,夏清欢被人用绳子绑住手捆在十字架上,她浑身上下满是鞭子留下的伤痕,身上染着鲜血的白衬衫破烂得几乎衣不蔽体。

  “想不到夏清欢你也会有落到我手里的这一天哈哈哈……”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裙,披着长发的女人,将手中的皮鞭往地上一丢,笑得格外的阴凉刺骨。

  夏清欢垂着脑袋,咬着牙隐忍着疼痛抬起头来,她掀开眼皮看着站在她前面的江柔。

  江柔比她进入赏金组织足足早了一年,名义上是她师姐。

  但当时刚进组织一年的夏清欢,却因为晋级的速度很快,整整比江柔高出了几个等级,直接成为了江柔的上司。

  她本来就对此很不服气,再加上半年前,江柔因为勾搭同门师兄弟被夏清欢惩罚后,江柔更是对她无比仇恨。

  刚刚趁着夏清欢昏迷的时候,更是公报私仇,整整抽了她三十鞭子。

  看着女人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夏清欢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冷哼了一声。

江柔没想到她都这样了,还如此不逊,正待发作。

  地下室的门口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随后金哲就走了进来。

  “金爷,您怎么来了?”江柔一见金哲来了,就立刻舔着脸凑了过去抱住男人胳膊。

  金哲有些厌恶的掰开女人抱着她胳膊的手,随后大步向被绑在木桩子上的夏清欢走过去,他那双粗粝的手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抬起头。

  “夏清欢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从了我,我就立刻带你从这里出去。”

  夏清欢盯着金哲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嗤笑出声。

  “你休想。”

  金哲脸上的笑容越发阴险,他松开捏着夏清欢下巴的手,转过身背对着她:“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要知道凡事任务失败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能安然无恙的从这里出去。”

  “那又如何?我既然…回来了,就没想过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这儿。”况且这里还有她想要的东西。

  金哲挑了挑眉,转过身,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衣不蔽体的夏清欢。

  男人忽然上前,用力扣住女人的下巴:“那你奶奶呢?你总要替她老人家考虑考虑吧?”

  奶奶……

  一想到金哲可能会对她奶奶动手,夏清欢就气得恨不得立刻扒了他的皮。

  她屈起膝盖趁男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狠狠的向他下面袭去。

  “啊!”

  男人吃痛的痛呼了起来,立刻松开了扣着夏清欢的手。

  “我呸!金哲你个混蛋若是敢动我奶奶,我一定亲手扒了你的皮!”夏清欢歇斯底里的怒吼着,眼底都是掩藏不住的恨意。

  男人忽的冷笑了一声,抬起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你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我打!不打到她断气就不准停手!”

  那人因为心虚闪烁的眼神,怎么掩饰都逃不过他。

 

  “是、是一个很高很瘦的小姐,长相我不清楚,她戴着口罩和墨镜。”

 

  祁墨戎几乎马上知道了是谁,甚至都不用带这人当面指认。

动漫关键词:用棉签玩弄她的尿孔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