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2022-05-11 15:34:3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殷楚娇艳如花的容颜露出来,祁墨戎有些恍惚,她已经很久没有化妆了。   他承认,无论是清透素颜还是浓妆艳抹,她都美得很引人注目。   “别玩了,起来吧。”祁墨戎推了

殷楚娇艳如花的容颜露出来,祁墨戎有些恍惚,她已经很久没有化妆了。

 

  他承认,无论是清透素颜还是浓妆艳抹,她都美得很引人注目。

 

  “别玩了,起来吧。”祁墨戎推了推殷楚的肩膀,“你装尸体一点也不像。”

 

  我都识破你的把戏了,但我不怪你吓我,不跟你计较。

 

  你睁开眼,我会假装被吓到。

 

  他这么想着,微微俯身凑近察看。

 

  半晌得出结论,祁墨戎有点好笑地看向唐迦临。

 

  “这个蜡像做了多久?有那么点逼真。”

 

  难怪这具身体有种异样的僵滞,胸口没有一丝起伏。

 

  唐迦临冷眼旁观,看着这个不敢面对现实的男人,眼里莫名浮现出奇异的怜悯之色。

 

  祁墨戎像是被针扎到,恼羞成怒地低吼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他在可怜他?

 

  唐迦临问道:“祁墨戎,事到如今,你对楚楚的感情还是假的吗?”

 

  祁墨戎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可笑。

 

  “当然是假的!怎么,她值得被认真对待吗?”

 

  怎么,他像是有一点在意殷楚的样子吗?

 

  别说她是在装,就是真的死了,也是死有余辜,他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也是,出了名冷血无情的祁大律师,奉行睚眦必报,怎么可能假戏真做?”唐迦临没有揭穿他不同寻常的激动,继续说道:“你觉得不值,她也说是她的错,自从祁冀死后,她就活在内疚和忏悔中。是你的出现,让她看到一点曙光。”

 

  “曙光?”祁墨戎嗤笑道:“那可真是不太美的误会。”

 

  “是啊,快要掉下悬崖的时候,那双拉住她的手,将她推入了更深的地狱……”

 

  听着唐迦临的低语,祁墨戎皱眉,比起他弟弟年轻的生命,殷楚受的算什么?

 

  唐迦临将白布掀开更多,露出殷楚的手臂。

 

  “还觉得逼真吗?这个蜡像,连疤痕都一起做了。”

 

  上面凌乱交错的疤痕,像是一把把利刃,刺得祁墨戎眼睛剧痛,红得滴血。

 

  他恍然想起,很长一段时间,即使是最炎热的夏天,殷楚都是穿长袖。

 

  唐迦临呢喃道:“伤口有新有旧,就像是那个柜子里,那些玻璃瓶的血液……”

 

  祁冀坠楼,满地的鲜血,破碎的肢体,成了殷楚终生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傻瓜是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偿还他流的血?

 

  “自那以后,她就整夜整夜的做噩梦,没多久就确诊,患上了抑郁症。我陪她去看心理医生,我为了她选修精神科,从国外买来最好的药。就这样勉强把情况维持在了不好不坏的状态,她的病稳定下来,没有再恶化,但她再也不是以前的殷楚。”

 

  唐迦临眼中浮现一丝怀念,以前的殷楚,性子可不像演奏箜篌的时候,所有人以为的文静温婉。

 

  她简直就是“恃美行凶”的最佳注解,天之骄女,高傲任性,但所有人都觉得,她就该活得如此,那么的生动鲜活。

 

  年少轻狂的一次玩笑,任谁也没想到,造成严重的后果。

 

  殷楚在祁冀死后,有一段时间像是魔怔了一般,在寺庙一跪就是一天。

 

  不为自己好过,而是祈求菩萨让祁冀下辈子投个好胎。

 

  “如果他能活过来,我马上死去都可以。”唐迦临听到她不停这么说着。

 

  “楚楚曾天真地跟我说,以后不用吃药了,因为她找到了解药。而她的状态的确在好转,她说很久没有做噩梦,不用吃药也能吃得下东西……哪知道,解药是包着糖衣的毒药,很快就吃完虚幻的甜,你这颗慢性毒药,慢慢浸入她的脏腑。”

祁墨戎只觉得一阵阵发寒,是这里的温度太低了吧。

 

  殷楚到底躲在哪里?

 

  等到自己有一点动容,就会马上出来吧,得意地说他还是在乎她。

 

  “什么抑郁症?什么解药毒药?我一个字都听不懂,继续玩下去就没意思了。”

 

  唐迦临不疾不徐道:“跟你结婚后,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出现自残的行为,我也是前不久无意中发现的。她答应我,不会再自残,求我不要告诉你。那次在医院,我忍不住要说出来,还是被她阻止了。”

 

  “她都病入膏肓了,还是不肯告诉你,为什么呢?恐怕就是知道,你会觉得她在卖惨吧?其实告诉你,还能让你痛快,她怎么就是不懂?她越惨,你祁墨戎越高兴。”

 

  “我开的药对消化道有副作用,吐血不可避免,想必你也没有发现吧。这个女人说她不爱你了,她留在你身边,是为了祁冀赎罪,你信吗?”

 

  唐迦临看着祁墨戎苍白呆滞的面容,倏地拿起旁边的一把手术刀,在殷楚伤痕累累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霎时有暗红的血液流出来。

 

  “你做什么?!”这一幕令得祁墨戎狠狠颤抖了下,心口同时传来刺痛,仿佛割在了他的身体。

 

  他猛地推开唐迦临,捂住那处。

 

  可那节手臂传来的冰冷僵硬似乎跟着一起传到了他身上,掌心沾染的血液,没有一点温度。

 

  “反应这么大干嘛?她已经没有痛觉了啊,死的时候就没了吧,你瞧瞧……”唐迦临翻过殷楚的手腕,“她两只手腕,划了不知道多少刀……要不是那仅仅是把美工刀,我毫不怀疑她的手都会断掉。”

 

  “反正疤痕这么多,也不在乎多一条……不,我说错了,这里永远愈合不了,成不了疤痕。就像我把她打扮得再美,她始终都要化成灰烬。”

 

  祁墨戎拿开手,看着那手臂上翻开的皮肉,视线移到那张浓艳的小脸上。

 

  除了脸部肤色因为化妆而正常,她身上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一种泛着青的死白。

 

  这真的是殷楚……

 

  殷楚是真的死了……

 

  这个认知一冒出来,心脏像是被人猛地朝着打了一拳,痛得祁墨戎差点窒息。

 

  “你要是还不信,再过一会儿,她身上就要出现尸斑了。”唐迦临拿过毛巾,将刚才割破流出来的血液给擦拭干净。

 

  祁墨戎攥紧拳,手心沾染的殷楚的血,骤然发热,灼烧得钻心。

 

  “为什么?”他艰难地开口。

 

  知道抑郁症的人会有自杀倾向,但也太突然了,她昨天还跟自己说了话,还好好的呢。

 

  她怎么舍得丢下殷诺?

 

  “这要问你了啊。”唐迦临慢条斯理地替殷楚盖好白布。

 

  殷诺在拘留所的遭遇,不是他指使,还有谁?

 

  他要装傻到什么时候呢?

 

  祁墨戎看向殷楚脸的位置,锐利得像是要穿透白布。

 

  殷楚,你这就受不了了,不过才三年。

 

  你问我多少遍,我都是同一个答案,我对你,从来都是假的。

 

  你死了,就当是扯平。

 

  你没赢,我没输。

 

  祁墨戎沙哑的笑道:“她要是不去招惹我弟弟,她要是对他有一分真心,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唐迦临觉得自己就是在等他这句,等他提起祁冀。

 

  “是不是犯了个错,就永远不得翻身?那如果当你发现,她没有犯错呢?”

祁墨戎还是那句:“除非祁冀活过来。”

 

  谁能让时间倒流吗?

 

  唐迦临认真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祁墨戎,你真的从来都没爱过殷楚吗?”

 

  “我说爱她,你信吗?”祁墨戎露出一抹讥笑。

 

  殷楚活着他都不可能爱,谁不知道他冷血,这辈子他要爱也只爱钱。

 

  “我当然不会信,只有殷楚这个傻瓜会信。”唐迦临摇摇头,“我没说错,她可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祁墨戎,你对她是假的,她对你是真的,她从不会骗你。”

 

  就殷楚那脑子,怎么可能骗得到他!

 

  祁墨戎不屑,旋即怒道:“她骗了我弟弟!”

 

  “不,殷楚骗了你一次,也骗了我。”唐迦临从口袋里拿出那封即将把眼前男人打入地狱的信。

 

  这个复仇者肯定想不到,这封信会给他的报复对象加倍的痛楚。

 

  “我信了她说的不爱你,哪知这个骗子,直到你快要了她的命,她还在为你着想!这封信是我在她房里发现的,她居然连这个也瞒着你,这可是她悲剧的根源啊!你说这个傻瓜多可笑!”

 

  说罢就将那封信砸在祁墨戎身上,他没有接,任由它掉在地上,却也看清了信封上的“复仇者”三个字。

 

  “这是什么?”

 

  还复仇者,写封信能复仇?

 

  祁墨戎知道自己得罪了很多人,败在他手下的同行、败诉的当事人以及他们的家属……

 

  那些人明里暗里不知道诅咒了他多少次。

 

  他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唯利是图,几句诅咒根本就不痛不痒。

 

  只要钱给得到位,他可不管当事人是人是鬼还是狗。

 

  动手的也不是没有,就比如今天那样的扔臭鸡蛋。

 

  就算真的报复,也轮不到他来应付,自有那些有钱有权的当事人搞定。

 

  “你的弟弟祁冀,因为你,而死于谋、杀!”

 

  唐迦临轻飘飘丢下个炸弹,炸得祁墨戎肝胆俱裂。

 

  一直以来的认知被推翻,什么都没有阿冀的死亡真相让他胆寒!

 

  祁墨戎咬牙道:“阿冀跳楼,那么多眼睛看到,唐医生,你似乎有什么臆想症?”

 

  “祁律师用词怎么这么不严谨?那么多眼睛看到的是祁冀‘坠’下楼,有谁看到是他自己‘跳’下来的?”

 

  唐迦临说得祁墨戎哑口无言,可他心里没有一丝高兴。

 

  这谁能想到?

 

  害得楚楚被误会了多年。

 

  这话让祁墨戎的瞳孔骤然剧烈收缩,高大的身形踉跄着退了几步,脑子袭上一股强烈的晕眩。

 

  他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抖着手拿起那封信。

 

  “赫赫有名的祁大律师,看到你这些年风光无限,我只能感叹老天无眼!

 

  你又替多少渣滓洗脱罪名,怎么还没遭到报应?

 

  反而我这个受害者的家属,要走在你前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这个我毕生做过的最不得了的事情!

 

  我本以为我会捂很久,不过现在就告诉你,也够了,你是时候受到良心的折磨了!

 

  你那个跳楼自杀的弟弟,其实是被我扔下楼的,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恨你的人那么多,你不可能知道我是谁,就算知道也没辙,因为我不久于人世,法律管不到我了!

 

  最最厉害的祁大律师,司法界的不败神话,不能为自己弟弟报仇,恨吗?

 

  那个书呆子死了个明白,我告诉他,我就是为了报复你,你猜他会不会恨你?”

动漫关键词: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