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说说晚上怎么玩老婆 一夜强开两女花苞

2022-05-11 15:34:0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殷楚咬唇,朝着唐迦临萧索的背影,不停说着“对不起”。   这辈子她因为任性,亏欠了祁冀,种下恶果,然后因为心软,亏欠了殷诺,最后,她欠了唐迦临。   也许她该先去把小诺

殷楚咬唇,朝着唐迦临萧索的背影,不停说着“对不起”。

 

  这辈子她因为任性,亏欠了祁冀,种下恶果,然后因为心软,亏欠了殷诺,最后,她欠了唐迦临。

 

  也许她该先去把小诺的后事办好,再寻个荒凉僻静的地方离开这个世界,就算被列为失踪人口,也好过让唐迦临遭罪。

 

  可是殷楚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小诺的死讯猝不及防,彻底击垮了她,悲哀如洪水决堤,她根本抵挡不住死亡的诱惑。

 

  满心满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结束这条命。

 

  认命吧!这就是你的归宿,注定的,逃不掉的!

 

  你还不死,接下来又会害死哪个?

 

  殷楚再也不想有人因为自己而死,她极度厌弃自己,觉得多呼吸一丝空气都是浪费!

 

  楼下,救护车开走了,不少邻居还在议论纷纷。

 

  殷楚如梦初醒,自己还要去找小诺呢!

 

  然后她惊恐地发现,学长带走了自己的尸体,但她的灵魂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隔膜给禁锢住了,根本离不开这栋房子。

 

  所以她是见不到小诺了吗?

 

  “为什么会这样?”殷楚试过无数次,崩溃地朝着空气喊道:“有人吗?牛头马面呢?有没有我的同类?带我走啊!”

 

  这是对她自杀的惩罚,还是自杀的人只能留在原地打转?

 

  如果只能被圈禁在这个充满了悲伤回忆的房子,她后悔在这里自杀了!

 

  灵魂还能再死一次吗?

 

  殷楚想去拿美工刀,根本拿不住。

 

  “我不想这样……谁来带我找到小诺……”

 

  她就这么缩在角落里,直到窗外暗了下来,楼下传来开门的动静,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无比熟悉的脚步声。

 

  祁墨戎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口,脸色因为震惊而苍白……

 

  “被吓到了吗?你不应该是怕见血的人。祁墨戎,我们姐弟两条命啊,你赚到了。”

 

  殷楚知道他是个利益至上主义者,知道他听不到,还是忍不住讥讽。

 

  “或者是你怕贺曼不敢住这里?你不缺钱啊,再买个新居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再多,祁墨戎也听不到,她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唇瓣紧紧抿起来。

 

  “殷楚……”

 

  听到他又叫自己,殷楚下意识的看过去。

 

  祁墨戎嗤道:“不就是我不让殷诺出国吗?你至于吗?跟我玩儿是吧?我已经给殷诺联系好了慕城最好的重点高中,那里成绩排最后的学生都能考上一本。”

 

  说到这里,他皱眉,不耐地妥协。

 

  “如果殷诺争气,考上了国外的名校,我也可以考虑,让他出国就读。不过你就别想着跟过去陪读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暖黄的灯光照耀下,是难耐的静谧。

 

  祁墨戎怀念起那个畏畏缩缩的苍白身影。

 

  有那个令他憎恨的女人在,也好过这样令人发寒的死寂。

 

  殷楚气得浑身发抖,咬牙道:“你还会有底线这种东西?你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骗我,把小诺赔给我!”

 

  她冲到他面前,朝着那张可恶的脸挥过去,一遍遍的打在空气里。

 

  灵魂似乎没有疲累的感觉,可祁墨戎也毫发无损。

 

  殷楚停下手,唾弃自己何必做这种无用功?

 

  可她就是个无能的人,除此以外,还能做什么?

 

  “我恨你,更恨我自己。”

 

  恨自己心软,恨自己无能,无能到,死了都不得解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祁墨戎喊完,空荡的房屋似乎还隐隐有回声。

 

  他受不了这种令人无端发慌的死寂,转身大步离开。

 

  殷楚下意识跟过去,依然被无形的壁给阻隔在屋内。

 

  她急得要发疯,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么折磨她?

 

  祁墨戎开车朝医院狂飙而去,修长的手指紧紧攥住方向盘,用力到发白。

 

  忽明忽暗的光线下,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回暖,依旧冷漠苍白。

 

  “殷楚,不管你玩什么……你都休想逃离我!”

 

  对,她一定是诈死逃离自己,呵,阵仗闹得还挺大。

 

  来到医院,祁墨戎下了车就拨打了唐迦临的电话。

 

  “你在哪?”

 

  “太平间。”

 

  他手一紧,差点忍不住摔了手机。

 

  何必知道唐迦临在哪,重点是殷楚才对!

 

  忍住突如其来的心悸,祁墨戎继续问:“殷楚呢?”

 

  “太平间。”那边依旧是不变的答案。

 

  “你……”祁墨戎咬牙,用最后的耐性说道:“唐迦临,我很忙,没空跟你玩!”

 

  “你下来,亲眼看看,你造的孽。”

 

  唐迦临说完这句,就果断挂了电话。

 

  殷楚身上的血渍已清理干净,曾经雪白的肌肤失去了光泽,泛着死白。

 

  那双琥珀色的明眸,本来死不瞑目的,他不忍再看曾经璀璨得像是宝石、如今真的成了没有生命力的石头般的眼珠,替她合上了眼皮。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殷楚,是在大学的迎新晚会上。

 

  幕布拉开,一束光打在场中央,只见她身穿汉服,侧坐着,弹奏着冷门的古典乐器——箜篌。

 

  乌黑如瀑布的发,披散了半身,侧脸的眉眼唇鼻,精致温婉。

 

  现场不由寂静下来,屏住呼吸聆听,那见都没见过的空灵音乐。

 

  唐迦临身边的哥们未雨绸缪,带了个望远镜,看得啧啧称奇。

 

  这家伙特地来“猎艳”的,看有没有可爱的小学妹,摩拳擦掌的等着下手。

 

  殷楚上场以前,只要是女生表演的节目,他都会立马举着望远镜看,不一会儿就失望地放下。

 

  “想要有心动的感觉怎么就这么难呢?都是些随处可见的小美女,半点都没让我心跳加速。”

 

  唐迦临忍不住泼冷水:“你也是随处可见的屌丝。”

 

  对陌生女孩评头论足的,当自己是皇帝在选妃啊?

 

  哥们瘪瘪嘴,“我当然比不上你了,堂堂医学系的系草。”

 

  这样的皮囊居然整得像是清心寡欲的和尚,哦不是,美其名曰绅士,唐迦临对待任何女性生物,不管老的小的,美的丑的,都是一视同仁,温和有礼。

 

  搁在古代就是唐僧,勾得各路妖精想扑上来吃干抹净。

 

  可现在没有妖精,而那些对他有意思的姑娘被温和的拒绝后,很少有锲而不舍的。

 

  似乎,唐迦临这样的男人就该是属于大家的,不能专属一个人。

 

  同寝的几个哥们一致觉得,唐迦临要么被个绝世妖精征服,要么是基佬。

 

  拿着望远镜的那位看到殷楚出场,望远镜就不想放下来了,嘴巴半张,赞道:“不是凡品啊!”

 

  尤其是她的古装打扮,这不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尘嘛!

 

  不不不,也许不是仙女,而是……

 

  哥们深觉唐迦临命中注定的妖精出现了!

 

  忍痛把望远镜塞到他手里,催促道:“快看!”

 

  这要是还不心动……

 

  那这小子绝对不是直男了!

 

  唐迦临好笑地看了看,这一看,整个人就顿住了。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所感觉,殷楚微微转头,朝着望远镜的方向瞥过来。

 

  那忽闪如小蒲扇的浓密睫毛下,眼波流转。

 

  唐迦临觉得自己看到了两颗世界上最美的宝石。

 

  他清晰感觉到了自己心跳加快的感觉。

 

  晚会最后,主持人宣布最受欢迎的节目,正是殷楚的箜篌独奏。

 

  唐迦临在望远镜里看到,她抬起娇俏的下巴,眼眸熠熠生辉,对结果并不意外。

 

  是个骄傲的小公主呀!

 

  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亲眼看着它们彻底失去光彩。

 

  “砰——!”

 

  门被大力推开。

 

  唐迦临垂眸,“楚楚,祁墨戎来了。”

将殷楚的尸体安放在太平间后,唐迦临就去附近的彩妆用品卖场。

 

  他也不是太懂,直接跟导购说要最齐全、最好的。

 

  导购欣喜有这么豪爽干脆的客人,还这么帅,不由艳羡道:“您送女朋友的?”

 

  “算是吧。”唐迦临点点头,送给她,此生只用一次。

 

  他离开后,还能听到几个导购围在一起说着好羡慕他送的那个女孩。

 

  唐迦临心里的苦涩涌到嘴里,阵阵发苦。

 

  接着他又去了女装店,买了一条嫩黄的裙子。

 

  这样青春靓丽的颜色才适合她。

 

  人啊,要多穿颜色鲜亮的衣服,心情是会被影响的。

 

  楚楚这三年,总是穿得暗沉,仿佛觉得自己不配好的,不配打扮。

 

  唐迦临给殷楚擦干净血迹,拜托相熟的护士给她换上了裙子。

 

  他拆开彩妆的包装,看了使用说明,弄清楚用法和顺序,亲手给她化妆。

 

  可能是用心,又或者是学习能力强的人,学什么都很快上手,即使是第一次给女孩化妆,唐迦临也是像模像样。

 

  殷楚躺在那里,乍一看,像是沉睡。

 

  “好好休息吧,睡美人。”

 

  这次没人再打扰你了,不管是诅咒你的巫婆,还是能吻醒你的王子……

 

  唐迦临拉上白布,将脸掩盖,就这样,沉默着坐在一边,任由时间流逝。

 

  直到祁墨戎过来。

 

  “唐迦临,殷楚到底……”

 

  看到白布下人形的轮廓,祁墨戎的喉咙像是被什么掐住,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她在这里。”唐迦临指了指。

 

  祁墨戎不去看,视线在四周搜寻。

 

  “殷楚,别玩了!听到没?”

 

  回应他的又是余音回响。

 

  太平间面积不小,但却是一览无余的,根本藏不了人。

 

  “你该不会以为那些冷冻柜里能藏个大活人吧。”唐迦临木然开口。

 

  这里是地下二楼,却跟外面仿佛两个世界。

 

  就连两个活人置身其中,也感觉没什么人气。

 

  因为这里死人更多。

 

  “你如果不看,以后就看不到了,尸体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我会尽快火化……”

 

  祁墨戎眼里弥漫着血丝,死死盯着唐迦临,试图找出做戏的痕迹。

 

  他心里恐怕憋不住想笑了吧。

 

  他们是想看自己狼狈的样子,在乎殷楚的样子吗?

 

  “你怕了?反正你对殷楚是做戏,她死了,不是正合你意吗?”

 

  祁墨戎血红的眼移到白布上,想找出哪怕一丝起伏。

 

  不过是唐迦临配合殷楚来吓唬他罢了,他喜欢她,多么荒唐的事情也肯跟着做。

 

  殷楚曾经最喜欢的就是确认自己对她的爱意。

 

  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

 

  恋爱的时候,她就很没安全感,总喜欢一遍遍确认。

 

  不管是言语还是行为。

 

  祁墨戎忍着厌烦,极尽可能的对她好。

 

  当一个男人别有目的的时候,演技能有多好,自己都意外。

 

  直到新婚当晚,他残忍地揭穿自己是做戏。

 

  殷楚不信,执着地一次次的追问、试探,找他爱过的证据。

 

  “就算是为了报复,你对我,一点点心动都没有吗?哪怕只有一分钟……”

 

  每次祁墨戎都决然地否认,冷眼看着殷楚痛苦,崩溃,自我厌弃。

 

  有一次,殷楚打车发生了车祸,撞破了头,接到医生状似沉重的电话,他急忙赶去医院。

 

  她头上包着纱布,见到他第一句就是:“墨戎,你还是在乎我的,我就知道!”

 

  祁墨戎冷冷丢下一句“我只是不想你死得太快”,转身离开。

 

  殷楚哭着喊道:“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他冷笑,“你在我这里,判了死刑。”

 

  不想她再抱有无聊的幻想,祁墨戎开始带贺曼回家。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殷楚再也不问,也不会玩幼稚把戏。

 

  她不是不会玩,是玩大的,想看他的反应,想得到他哪怕半点的在乎。

 

  呵,休想我会在乎你。

 

  “殷楚,躺在这种地方,你也不嫌晦气?”祁墨戎说着,掀开白布。

动漫关键词:一夜强开两女花苞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