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乖女好紧H 丝袜好紧…老师我要进去了

2022-05-11 15:33:1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平缓跳动的心脏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揪住,瞬间痛得祁墨戎面上血色全无。   他像是僵住了,机械地转头,问那个门卫。   “你说什么?!”   一定是他耳朵出了问题,没

平缓跳动的心脏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揪住,瞬间痛得祁墨戎面上血色全无。

 

  他像是僵住了,机械地转头,问那个门卫。

 

  “你说什么?!”

 

  一定是他耳朵出了问题,没听清楚。

 

  “白天的时候救护车来了,说是有个女人自杀……你那栋的方小姐亲眼看到,说是从你家抬出来的……怎么,你竟不知道?”

 

  “我家?你确定?”

 

  门卫点点头,这里是慕城高档住宅区,寸土寸金,每一位业主都是非富即贵,他们都记得。

 

  祁墨戎喉咙滚了几下,生平第一次词穷,干干的挤出一句:“开什么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他踩下油门,一口气开到自己那栋楼下,车还没停稳就打开车门。

 

  随着电梯的上升,心跳越来越快。

 

  到了家门口,抬手去按密.码锁,简简单单几个数字,手竟有些颤抖。

 

  按下最后一个数字之前,祁墨戎蓦地想到自己关机前那个陌生来电……

 

  他拨回去,那边一直无人接听。

 

  应该是无意打入的,他何必当回事?

 

  正要挂断,终于接通了。

 

  “祁墨戎,祁大律师,真是大忙人。”

 

  听着有几分熟悉的声音,祁墨戎皱眉,“唐迦临?”

 

  他知道殷楚拜托这男人给殷诺申请国外的学校,她口口声声喊着“学长”,但自己看得很清楚,唐迦临可不止当她是学妹。

 

  祁墨戎忽略心里的不舒服,问:“殷楚在你那里?”

 

  “对。”

 

  被唐迦临的理直气壮哽到了,他咬牙道:“叫她听电话。”

 

  说罢,凝神听着那边的动静,安静得有些诡异。

 

  殷楚还真能忍,身边还有殷诺吧。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祁墨戎越想越觉得堵得慌。

 

  唐迦临将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一边,戴上干净的手套。

 

  “这个我办不到。”

 

  “告诉她,马上回来,否则……”

 

  “否则让殷诺坐牢?”

 

  唐迦临猛地打断,想起自己跟警察了解到的情况,再联想到同事的闲谈。

 

  “新鲜了,竟有人皮外伤还花钱住ICU,简直是浪费医疗资源。”

 

  “这里面水深着呐,咱小医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

 

  祁墨戎就是用这招要挟殷楚。

 

  唐迦临扯了扯嘴角,“殷诺也不劳你费心了。”

 

  祁墨戎眉头越发紧蹙,那女人跟她的学长还真是无话不谈。

 

  “你在哪?”

 

  “太、平、间。”

 

  操!真晦气!

 

  祁墨戎语气僵硬道:“不打扰你工作了。待会我就来医院,接殷楚。”

 

  他今晚要跟一位重要的客户要开视频会议,本来想说明天的,但凭什么放殷楚在唐迦临那里过夜?

 

  唐迦临抚着冰冷工作台上冰冷的身体,他是真的在太平间,他从不骗人的。

 

  “祁墨戎,楚楚有个问题要我替她问你。”

 

  “有什么不敢当面问,需要唐医生做传声筒?她还想离婚?”

 

  眉心沟壑渐深,眼里有怒气聚集,她以为找别人来说会有改变吗?

 

  尤其这是个觊觎她的男人,无异于火上浇油。

 

  唐迦临眼睛湿了,离婚?

 

  这段源于报复、错误的、悲哀的婚姻,已经自动解除了。

 

  “楚楚要我替她问你:她偿了阿冀的命,她把阿冀流的血都还给你,你能不能把小诺还给她?”

 

  祁墨戎瞳孔骤缩,唐迦临的每个字像是针,一齐密密麻麻扎在他的心上。

 

  心底冒出莫名的恐惧,挟着冷得人慌乱的寒气,流窜向四肢百骸!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电话被急匆匆挂断,唐迦临听着忙音,自言自语道:“能逃避多久?但愿他没有假戏真做,否则我真有些可怜他了。”

 

  看到手边那张惨白的小脸似乎不满地皱了下,他忙改口:“对不起,我说错了,是他活该。”

 

  唐迦临慢慢解开尸体身上的血衣,拿过热毛巾擦拭。

 

  “这还只是开始,反噬,谁也别想逃。”

 

  祁冀死亡的真相,你要知道。

 

  这具从此以后怎么也温暖不了的身体,你要亲眼看看。

 

  然后,黄泉碧落,形同陌路。

 

  祁墨戎僵立在门口,好半晌才恍然回神,自己还是在家门口,而不是置身于冰天雪地。

 

  应该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竟然出现可笑的幻觉。

 

  他重新按下开门密.码,门开了。

 

  祁墨戎深吸一口气命令自己冷静,什么都是殷楚的新把戏。

 

  待会儿就去把她抓回来。

 

  推开门,打开灯,客厅顿时亮亮堂堂,落地窗外,慕城最繁华地带的夜景一览无余,视野很好。

 

  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异味。

 

  对祁墨戎来说,并不陌生。

 

  从小生长在贫民窟,印象中第一次见血,就是他那个暴虐的生物学上的父亲,殴打那个不敢离开的女人。

 

  最初的慌乱过后,祁墨戎看着所谓的母亲自己给自己擦拭被打破的头,上药,呜呜呜的哭泣,小小年纪的他没有如弟弟阿冀那样抱着她哭,而是异常冷静的说道:“你走吧。”

 

  有手有脚,去哪里不能活?

 

  走得远远的,去大城市当保姆也好,洗碗工也好,都好过被酒鬼家暴。

 

  那男人虽然暴力,无能,但从不打自己的儿子。

 

  没了她,他可以照顾自己和弟弟。至于所谓父亲,能给生活费就好。

 

  那个涕泪横流的女人当是大儿子心疼她,越发哭得凄惨,口口声声“妈妈舍不得你们”。

 

  祁墨戎觉得疑惑,她的舍不得就是把他们兄弟俩带到这个世界上,让他们看这样的世界么?

 

  他想他继承了父亲的冷血,于是不再浪费口舌,当母亲再被打的时候,眼里只剩下厌烦。

 

  成年人被家暴,丢人的是挨打的那个。

 

  阿冀哭过几次后,对这种三五天就来一次的熟悉场景,也趋于麻木漠然。

 

  那男人动手一次比一次严重,终于,死都不肯走的女人没能再醒来。

 

  警察带走他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说着令周围邻居气愤的话:“我怎么知道这婆娘这么不经打?”

 

  祁墨戎垂眸,眼里闪过讥讽,很经打了。

 

  社区要将成了孤儿的兄弟俩送到福利院,他让一个远方亲戚出面说收养,自己带着弟弟生活。

 

  少了那对愿打愿挨、制造污染的男女,家里的空气都好了不少。

 

  再后来,血腥味在他自己身上频繁出现。

 

  不过很快,受伤的就成了别人。

 

  祁墨戎甩甩头,抛开不适时的回忆。

 

  他循着血腥味迈步,越走越心惊,地板上皆是血渍,似乎是一路滴落。

 

  越往内走,血腥味就越浓厚,让他止不住心颤。

 

  循着血迹和味道,走到殷楚那间房。

 

  在新婚之夜撕破伪装后,她就自觉搬离了主卧。

 

  祁墨戎像是被那味道给冲到,不自觉退了一步,旋即觉得好笑,这样都不像他了。

 

  自己在害怕什么?

 

  他大步上前推开房门,看到地上大滩的血迹,还没干透,血泊中有把美工刀……

 

  祁墨戎顿时眼前发黑,身子差点站不稳,扶着门框的手抖得几乎要抓不住。

 

  这些是殷楚的血?

 

  怎么可能?

 

  为什么?

祁墨戎有些踉跄的进屋,蓦地看到一旁柜子里摆放的玻璃瓶。

 

  这是什么?

 

  他揭开一瓶,血腥味迎面扑来,令他几乎是逃避般的放下,盖好。

 

  这些玻璃瓶里面的液体颜色不一,如果都是血,那显然是因为时间不同导致的……

 

  祁墨戎脑子乱成一片,不敢去想这些是殷楚的血。

 

  他倏地转身,看向房内,眼睛似乎被大片的红色浸染,红得有些狰狞。

 

  “殷楚……”

 

  房内的身影一僵,他看得到她?

 

  怎么可能?

 

  “你在搞什么?”祁墨戎哑声说道:“有人说你自杀……你会自杀?为什么?”

 

  开什么玩笑,她分明在唐迦临那里。

 

  殷楚忍不住攥紧拳,可她已没了实体,只抓到一片虚无。

 

  他还有脸问她为什么自杀?

 

  在赶尽杀绝之后!

 

  殷楚转身,目露痛恨,为什么她还能看到这个男人?

 

  她以为自己会陷入永远的黑暗,没想到还有睁开眼的机会——以灵魂的模样。

 

  还记得灵魂被狠狠抽离身体,撕裂的剧烈痛楚过后,她就站在了自己的尸体旁边。

 

  殷楚无力地看着唐迦临失声痛哭,想去安慰,手却穿过他的身体。

 

  她听到学长说自己后悔了,他应该好好守着她……

 

  殷楚拼命摇头,唐迦临是最无辜的,怎么可以有“后悔”这样的情绪?

 

  怎么办?她不后悔以死亡来解脱自己,但很难不心疼学长被自己拖累。

 

  好抱歉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离开,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诺以外,她唯一的温暖。

 

  生命的最后一刻,是他陪着自己,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

 

  殷楚这辈子,除了亲人外,被三个男人抱过。

 

  一个怀抱长满了刺,如同荆棘丛,让她鲜血淋漓。

 

  然后他还嫌她不够痛,把她推入到另一个男人怀里,感觉只有恶心欲吐。

 

  殷楚不想痛下去,不想被他当作个物件,为了小诺勉强支撑着。

 

  当小诺也没有了,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

 

  “学长,我很抱歉,也很高兴,弥留之际是你给了我温暖。你不要难过,不要介怀,好吗?”殷楚含泪笑了。

 

  窗外的风吹进来,殷楚感觉不到,顺着唐迦临的目光,看到柜子里露出来的东西。

 

  眼睁睁看着唐迦临拿出那封信,她捂住眼,害怕看到学长的失望。

 

  唐迦临嘴硬心软,气她自残,但更理解和心疼她的病,从没真正生过她的气。

 

  听到他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殷楚颤抖着蜷缩起来,喃喃道:“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出息啊……我不该对祁墨戎心软的,我居然错上加错,害死了小诺……”

 

  她真的好恨自己,自以为是,明明是个无能的人,还敢心疼祁墨戎……

 

  他怎么整她都无所谓,怎么可以去动小诺?!

 

  殷楚万念俱灰,只能用死来赎罪,她要赶紧找到小诺,跪着忏悔。

 

  不知道去到九泉之下还能不能见到父母,他们会气她没有保护好小诺,会不认她吧?

 

  唐迦临将那封信放进口袋,打电话叫医院的救护车过来。

 

  他艰难地忍住哽咽,说:“只要派车,不需要救护人员跟来。”

 

  十分钟后,救护车呼啸着而来。

 

  唐迦临开了门,两个男人抬着担架跑进来,看到失血过多,没了生命特征的女人,愣住了。

 

  他们以为唐医生说错了,没想到,患者确实不需要他们。

 

  唐迦临将殷楚抱上担架,翻出一条床单,将她盖得严严实实。

 

  “走吧。”

 

  “唐医生,节哀。”

动漫关键词:乖女好紧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