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娇妻两根一起进3p

2022-05-09 15:31:0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南弦启唇,声音干脆的道:“因为她没我好看!” 连氏:“……” 她家这小子还想不想要媳妇了! 她没他好看? 她没听错吧? 苏暖暖眼睛瞪得老大。

南弦启唇,声音干脆的道:“因为她没我好看!”

 

 

连氏:“……”

 

 

她家这小子还想不想要媳妇了!

 

 

她没他好看?

 

 

她没听错吧?

 

 

苏暖暖眼睛瞪得老大。

 

 

连氏感觉到田氏的不爽,忙出声打圆场:“田妹子,我家这小孙子他向来臭美得很,你们别跟他计较,他有口无心的。”

 

 

“不管他是无心的,还是有心的,在我心里我家乖宝才是最好看的。风儿你们接着敬酒,乖宝饿了娘先去给她喂点吃的。”

 

 

田氏笑着说完转身就走了,摆明的是生气了。

 

 

“好的,娘。”

 

 

苏风和云香齐齐应道。

 

 

相比田氏,他们倒是没在意这些,左右觉得是童言童语,敬完酒后他们就回了主桌吃饭。

 

 

今天不仅村里人都来了。

 

 

苏家几房媳妇的娘家人也来了。

 

 

苏风和云香过来才坐下,就听到云香的娘江荷花笑意盈盈的夸着苏暖暖:“姥姥的乖宝,长得还真是水灵呢,这十里八乡我都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

 

 

田氏笑呵呵的附和:“那可不,我家乖宝可是小仙女呢。”

 

 

“吃。”

 

 

苏暖暖望着桌上的菜,口水都流出来了,偏偏自家奶奶一个劲的跟人吹牛,她这么会儿了才吃上一口东西。

 

 

“好,好,好,吃。奶奶给乖宝扯个鸡腿!”

 

 

田氏伸手就扯了个鸡腿给苏暖暖拿着。

 

 

苏暖暖啊呜一口就咬了下去,入嘴的香味让她安逸的停不下口,也亏得牙齿现在长得还不错,鸡腿又软和不然哪吃得下。

 

 

田氏怕她噎着,忙说道:“慢慢吃,慢慢吃,不着急啊。”

 

 

总共就两个鸡腿。

 

 

大房媳妇袁氏的侄儿袁金龙眼下正啃着一个,忽见田氏将鸡腿给了苏暖暖,他不满的哭喊了起来:“奶奶,我的鸡腿,她竟然给那赔钱货吃了!”

 

 

赔钱货?

 

 

竟然骂她是赔钱货?

 

 

苏暖暖的眼睛微眯了眯。

 

 

这小子挺欠揍啊!

 

 

“说谁赔钱货呢?你才是赔钱货!这么说我孙女,还想吃我们家的鸡腿,你做梦!”田氏心里一阵火冒,伸手就拿走了袁金龙还没啃完的鸡腿。

 

 

江荷花本来也挺生气的,但见田氏出手她就没有动手了。

 

 

鸡腿没了。

 

 

袁金龙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王秀最是宝贝自己这孙子。

 

 

见他哭得稀里哗啦,心疼得不行。

 

 

她对着田氏就道:“亲家,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家龙儿呢!不是我说你,就一个丫头片子,你对她这么好干啥?这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有这功夫不如给我女儿他们,多找几个大夫看看,指不定明年你就抱上大孙子了!”

 

 

苏暖暖在家里的地位怎么样,袁氏是很清楚的。

 

 

见自家娘如此说。

 

 

袁氏急忙出声说道:“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哪里胡说了?这不是应该的吗?”

 

 

王秀越说越来劲,对着袁氏的脑袋就是一顿戳:“也就是你一天天的这么老实,累死累活的干,不是供你小叔子读书,就是替别人养娃!”

 

 

“娘,这家里大家都有干活呢,你这说的什么话呢。”

 

 

袁氏都快被自家这娘给气死了。

 

 

她如此说,家里的人会怎么想她呢!

 

 

王秀不满的叫嚣道:“我说啥话?我说的实话,我…”

 

 

啪!

 

 

田氏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把讲得正使劲的王秀吓了一跳,苏暖暖倒是没吓到,因为田氏动手前她已经看到了。

 

 

田氏一把将苏暖暖塞给苏风,插着腰对着王秀就是一顿怂:“王秀,你家住海边呢?管这么宽?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乖宝是我的孙女,我愿意宠着,你怎么的?还有你问问她们,我找没找大夫?找了多少大夫?”

 

 

“就是,娘你别闹了,我婆婆她真的给我们找了不少大夫了。”

 

 

袁氏忙说道。

 

 

杨梅可没客气:“亲家娘,你不知道我们家的事,还是别要乱说的好。你管好,你们家的事就好了。”

 

 

苏树也出来证明:“亲家娘,我娘可是每年都给找了好几个大夫看,听人说哪里好就带着她们一起去看,你这要是不信大可以四处问问,眼下这镇上哪家大夫都知道我们了!”

 

 

“你们还得意上了是吧?”

 

 

王秀撇了撇嘴,不甘心的继续说:“看了那么大夫都没怀上,你们家这祖坟是没埋好吧?依我看从新找个道长看看,全部挖了重新埋过!”

 

 

这话着实刺激到了田氏。

 

 

抓起一边的扫帚就朝着王秀打了来。

 

 

“祖坟没埋好?”

 

 

“你们家的祖坟才没埋好呢!”

 

 

“不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东西呢!”

 

 

田氏也没管她眼下是自己的亲家,动手那叫一个不客气,不管王秀怎么躲,这扫帚都打到了她身上,打得她嗷嗷直叫。

 

 

袁金龙吓得哭得更厉害了。

 

 

苏暖暖却看得很是起劲,一个劲的喊:“打,打,打…”

 

 

“小祖宗小声点。”

 

 

苏风在苏暖暖耳边小声说道。

 

 

他家这小丫头似乎有些暴力呢。

 

 

“哦。”

 

 

苏暖暖果真小声了些,不过嘴里的词还是没改。

 

 

听得苏风有些哭笑不得。

 

 

袁氏虽然有些不待见自己亲娘,可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不管,叫着苏玉就跟她一起上前拉开她们。

 

 

“我不活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王秀被甩开袁氏的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田氏见她还没完没了,对着苏玉就道;“老大,你放开我,听到没!”

 

 

田氏发火。

 

 

苏玉还是怕的。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她。

 

 

本以为自家娘还要跟王秀打,却不想她转身就走。

 

 

正在他松了口气的时候。

 

 

竟然看到自家娘,拿着刀这些走了过来。

 

 

“不是不活了吗?”

 

 

“你选一样?”

 

 

“刀,绳子,老鼠药!”

 

 

田氏说着,随手就将手里的东西丢到了王秀脚边。

 

 

王秀吓得一抖,整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你才不想活了呢!”

 

 

也不过如此。

 

 

田氏冷哼了声说道:“想活就给我离开,我们家以后都不欢迎你来!”

 

 

王秀可不想走,这么丰盛的饭菜她还没尝到呢。

 

 

“女儿,你就这么看着你娘被你这婆婆欺负?”

袁氏是个拎得清的。

 

 

听自家娘这么说,她开口就道:“娘,若非你口无遮拦胡说八道,我婆婆怎么可能这样对你呢?好了,你就别要再闹了!”

 

 

一听她这么说。

 

 

王秀瞬间就炸毛了,瞪着她就是一顿骂:“我闹?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我这都是为了谁呢,你还这么说我,真是没天理啊!”

 

 

喊叫着王秀又坐到了地上。

 

 

这老太婆还真是吵闹呢。

 

 

来个人收拾她就好了。

 

 

苏暖暖皱着眉想道。

 

 

才这么想,外面就忽然走进来一个人,这人不别人,正是王秀的相公袁江。

 

 

“今天这样的日子,你闹什么闹,给我起来!”一进来袁江就不由分说的将王秀从地上扯了起来,手法很是暴力。

 

 

王秀没敢闹了。

 

 

因为把袁江惹火了,他可是要打人的。

 

 

袁江见她没在闹,才对着田氏一脸歉意的说道:“亲家,今天这事真是对不住,我在这里给你们赔罪了。”

 

 

“做错事的又不是你,我要你赔什么罪呢。”

 

 

田氏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

 

 

王秀才想骂田氏,袁江就瞪了过来:“道歉!”

 

 

“对,对不起。”

 

 

王秀不情不愿的小声说道。

 

 

田氏撇了撇嘴说道:“你这声音说给谁听呢,我耳朵不好使都没听清楚你说的。”

 

 

“对不起!”

 

 

王秀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

 

 

这下不光田氏他们听到了,外面的人也听到了。

 

 

田氏见有人来张望,也没在不依不饶了:“好了今天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可别怪我不客气。”

 

 

话落,她招呼着袁江入座。

 

 

可出了这样丢脸的事,袁江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呢,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叫着王秀抱着袁金龙就走。

 

 

袁金龙也怕袁江。

 

 

自然没敢再闹腾。

 

 

他们这一走,主桌瞬间清静了下来。

 

 

苏暖暖见气氛这么清静,张着小嘴就道:“奶奶吃,姥姥吃,你们都吃。”

 

 

“好,好,还是我家乖宝知道心疼人。”

 

 

田氏心里的那点不痛快瞬间就消失不见了,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就吃了起来。

 

 

袁氏才吃了没两口。

 

 

心里就一阵恶心。

 

 

她忙捂住了嘴,但还是忍不住打干呕。

 

 

一旁的苏玉瞧见担心的问了起来:“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想恶心上了?”

 

 

田氏眼睛一亮。

 

 

抬手就拍了他一下:“你这傻孩子,人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吐呢,你媳妇她指不定是有了呢?”

 

 

“啥,有了?这,这不可能吧。”

 

 

苏玉盯着袁氏的肚子,激动得说话都结巴了。

 

 

有她在怎么没可能了。

 

 

苏暖暖手舞足蹈的就喊了起来:“弟弟,弟弟。”

 

 

“你说你大伯母肚里怀的弟弟?”

 

 

苏风听女儿这么喊,低头就问。

 

 

“嗯。”

 

 

“还有二婶。”

 

 

苏暖暖眼下吐字已经很清楚了,不过喜欢长话短说。

 

 

杨梅摆手就道:“我,我这不可能吧,我好吃好睡的,一点也不觉得头昏,恶心什么的?”

 

 

苏树却是很激动。

 

 

“不管有没有,找王大夫看看就知道了。”

 

 

想着王大夫今天也来吃饭了的,苏树拔腿就往外跑,速度可比苏玉迅速多了。

 

 

没多会儿外面就传来王大夫的声音。

 

 

“苏家后生,你慢点。”

 

 

“没事,我走得可稳了。”

 

 

苏树的声音才落下,众人就见他扛着王大夫从外面走了进来。

 

 

田氏有些哭笑不得。

 

 

他家这憨憨哦,这才几步的路,竟然把人就这么给扛进来了。

 

 

在苏树将王大夫放下后,田氏走上前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王大夫,你别见怪啊,我家这小子就是太激动了。”

 

 

“无妨,无妨,这是谁要看病呢?”

 

 

王大夫环视他们一眼问。

 

 

苏树张嘴就道:“我大嫂和我媳妇都要看,你先给我大嫂把脉吧,把了再给我媳妇看。”

 

 

虽然他心里急切的想知道。

 

 

但还是想着长幼有序。

 

 

王大夫不由得看了他一眼,随后来到桌边坐下,给袁氏认真的把起了脉。

 

 

一个个都紧张的看着王大夫。

 

 

倒是苏暖暖悠闲自得得很,抱着未吃完的鸡腿继续啃着。

 

 

“咦,这…”

 

 

王大夫惊喜得不行,又换了只手把脉。

 

 

袁氏见王大夫把了把,不由得说道:“王叔,我哪里不好你直接说吧,我能承受的。”

 

 

她这一说弄得苏玉也担心了起来。

 

 

才想问,王大夫就笑眯眯的讲了起来:“恭喜,贺喜啊,田妹子你家大儿媳妇,这是有喜了!如今啊,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

 

 

苏玉得知真的有了,高兴得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太好了,王大夫真是谢谢你了。”

 

 

田氏盼了那么多年,如今有了自然也是很高兴的。

 

 

“说啥客气的话呢,这是我该做的。”

 

 

王大夫才说完,苏树就拉着他给自己媳妇看:“王叔,还有我媳妇呢。”

 

 

杨梅怕会失望。

 

 

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来。

 

 

“滑脉,如珠走盘。”

 

 

王大夫才把上就缓缓道了出来。

 

 

云香以前怀孕的时候把脉就是这样的,苏树不用问都知道自己媳妇是怀孕了,高兴得他伸手就将杨梅抱了起来:“太好了,媳妇你有了!”

 

 

“嗯。”

 

 

杨梅激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天知道她盼有个孩子,盼了多少年了。

 

 

田氏见苏树抱着转个不停,忙喊道“老二,你媳妇才怀上呢,可得小心点,快把她放下,放下!”

 

 

苏树一下反应过来。

 

 

小心翼翼的将杨梅放了下来。

 

 

想着自家大嫂已经怀孕两个月,苏树不由得问道:“王大夫,我媳妇她怀孕多久了呢?”

 

 

“也是两个月左右,跟你大嫂前后差不了几天。”

 

 

王大夫捋了捋胡子笑意盈盈的讲道。

 

 

田氏伸手就拿出一锭银子递给王大夫,语气里藏不住的高兴:“王大夫这是诊金你拿着,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你这也给得太多了。”

 

 

王大夫一看田氏竟然给自己这么多,推着就拒绝。

 

 

“应该的。”

 

 

田氏又推了回去。

 

 

王大夫见她坚持,也没推拒了,收下钱交代了他们几句后就走出去了。

 

 

他们才走。

 

 

田氏就从苏风手里抱过了苏暖暖,声音柔柔的道:“乖宝,你真是奶奶的福宝,自从有了你我们家真是越来越好了!”
 

是呢。

 

 

苏暖暖就是他们家的福宝。

 

 

没苏暖暖的时候他们家各种倒霉。

 

 

种什么什么不好。

 

 

卖什么什么都卖不掉。

 

 

打猎半天也才一两只野鸡野兔,有时候甚至什么都没有。

 

 

苏临更是倒霉,每次参加科考,眼看通过了县试、府试、可一到最后一关院试就出问题,怎么都考不上秀才。

 

 

而且袁氏她们一个个明明身体好,却没一个怀上孩子的,这说出去都没人信。

 

 

如今有了苏暖暖。

 

 

他们家种啥啥好,卖啥都比别人卖得多钱,打猎更是没一次差了的,不是野鸡野兔好多只,就是猎着野猪狐狸这些。

 

 

而本来已经放弃科考的苏临。

 

 

也在今年受他恩师的一番劝解,辞了茶楼的活,回了书院读书,眼下已经通过了县试、府试,去参加院试了。

 

 

之前的事加上今天的事。

 

 

袁氏和杨梅他们越发觉得田氏说的话没错,苏暖暖就是个福宝。

 

 

作为亲家的江荷花他们亦是如此觉得。

 

 

尤其江荷花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那是,我们家乖宝一直就是个有福的,一出生就带来雨,一下就是数天…”

 

 

田氏感慨的说道:“是呢,要不是这雨眼下的我们怕是已经在逃荒的路上了。”

 

 

“娘,你们快别说,再说这菜都冷了。”

 

 

苏风见她们还有要说的意思,不由得出声提醒道。

 

 

田氏一下反应过来:“对,对,你们大家快坐,今天真是对不住了。风儿你快去厨子那,给他加点钱,让他再给整些热菜来。”

 

 

“好的,娘。”

 

 

苏风转身就出去了。

 

 

这顿饭虽然不怎么如意,但一个个还是挺高兴的。

 

 

毕竟出两件喜事。

 

 

王大夫是个嘴严的,没把袁氏她们怀孕的事说出去,村里人自然也就不知道,要是知道此刻怕是早已经跑了进来东问西问了。

 

 

晚上宾客都走后。

 

 

苏玉想着老是恶心的袁氏,凑上前就跟田氏说道:“娘,我娘子她现在怀孕了难受得很,我看她老是想吐,想明天去给她买点酸的干梅子吃。”

 

 

田氏一口就答应了:“行,我也正想去镇上置办点布料给乖宝和未来的孙子们做衣服,如此明天就一起去好了。”

 

 

“谢谢娘。”

 

 

苏玉憨厚的笑道。

 

 

田氏出口就道:“你这孩子,还跟娘说上谢谢了呢,咱们可是娘俩可不兴这些的。”

 

 

“娘,我知道了。”

 

 

说了会儿话,苏玉就帮着去热洗澡水了。

 

 

翌日天大亮后。

 

 

他们才坐着村里人的牛车出发去镇上。

 

 

他们这镇叫青云镇,地处边界地带,与大月国相邻,贸易往来甚多,故而很是繁华。镇上不仅能看到他们这的人,还能看到大月国的人。

 

 

苏暖暖虽然已经来过几次镇上了,但对于镇上的一切还是很好奇。

 

 

一进镇,就东张西望的四处看了起来。

 

 

瞧着自家孙女那好奇的小模样,田氏喜欢得不行,抱着她轻声问:“乖宝,有什么想要的不,想要奶奶给你买。”

 

 

“我不要,给大伯母她们买。”

 

 

苏暖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声音软糯糯的说道。

 

 

她这话。

 

 

听得袁氏和杨梅感动不已。

 

 

这孩子也太懂事了。

 

 

田氏也是如此,抱着她就是一阵呢喃:“你这小丫头,都让奶奶不知道说你啥好了。”

 

 

说着话没多会儿牛车就停了下来。

 

 

田氏给钱后。

 

 

苏风第一个跳下马车,伸手将苏暖暖接过后,一手抱着她扶着田氏和云香下了马车。

 

 

苏玉和苏树更是夸张。

 

 

两人直接用抱的。

 

 

弄得袁氏和杨梅都不由得红了脸。

 

 

下牛车后。

 

 

田氏就带着大家伙朝着她平时买布的冯记走了去。

 

 

不过两条街的距离。

 

 

但却走了好一会儿,因为田氏一路上时不时的就给苏暖暖买东西,不是买玩的风车,就是买吃的点心,穿的鞋子这些。

 

 

一个个都已经习惯田氏对苏暖暖这么好了,倒也没说什么。

 

 

袁氏她们更是帮着一起选。

 

 

因着是早上,冯记并没有什么顾客,他们才来铺子的老板就热情的迎了过来,得知他们是来布给孩子做衣服。

 

 

老板回头抱着几匹布就放到了他们站的柜台前:“老夫人,你们看看,这可是我们店里上乘的细棉布,给孩子做里衣什么的都很是不错。”

 

 

田氏她们都拿起看了看,的确是挺不错的。

 

 

看完田氏才准备说来两匹粉红的湖蓝的,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就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一个丫鬟和一个抱着孩子的婆子。

 

 

视线相对,田氏他们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谁。

 

 

谢美好也认出了他们。

 

 

见他们竟然来买细棉布,她上前就拍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在柜台上,一脸豪气的道:“老板,这几匹细棉布我要了,全给我包起来。”

 

 

田氏可没惯着她,出口就骂。

 

 

“谢美好,别以为你嫁了个老男人,就能在老娘这耀武扬威了。我还告诉你了,今天我们先来的,你就算要买也得等我们挑过之后!”

 

 

谢美好?

 

 

这名字苏暖暖可没少听自家奶奶念叨。

 

 

她正是苏临和离了的妻子。

 

 

跟苏临和离后没多久就改嫁给了一有钱的老男人。

 

 

老男人这三个字刺激到了谢美好。

 

 

她厉声就道:“我嫁老男人又怎样,至少他对我好,至少他让我怀上了孩子。而你儿子呢,一直名落孙山也就罢了,还让我连个孩子都怀不上!”

 

 

话落谢美好接着挑拨道:“袁氏,杨氏、云氏念在我们妯娌一场,我劝你们赶快和离,说不定还能找个男人生个孩子呢。跟着他们,你们这辈子就等着断子绝…”

 

 

啪。

 

 

田氏抬手就给了谢美好几巴掌:“小贱人,给你脸了。断子绝孙,你们家才断子绝孙呢!”

 

 

田氏的力气可不小。

 

 

几巴掌下来,谢美好的脸都被她打肿了。

 

 

看得苏暖暖直叫好:“奶奶,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她哇哇叫!”

 

 

“死丫头!”

 

 

谢美好怒火蹭蹭往上冒,扑过来就想打她。

 

 

这女人太可恶了。

 

 

竟敢打她。

 

 

摔倒!

 

 

摔倒!

 

 

摔掉一颗牙!

 

 

苏暖暖不过默念了几句,谢美好就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一颗带血的牙掉落了出来。

 

 

苏风都准备动手了,却不想谢美好自个脚下一绊摔倒了,看得他一阵痛快:“还敢打我女儿,遭报应了吧!

 

动漫关键词:娇妻两根一起进3p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