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粗长挺进新婚人妻小怡

2022-05-09 15:29:3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凌瑶小心的将绢布放到一边,然后拿来那块砚台。 这是块蝉形砚台,上头还有层厚厚的泥土杂质,凌瑶清理了半个小时才将真个砚台给清理干净。一个古拙厚重,透露着一股粗狂感觉的砚台

凌瑶小心的将绢布放到一边,然后拿来那块砚台。

 

这是块蝉形砚台,上头还有层厚厚的泥土杂质,凌瑶清理了半个小时才将真个砚台给清理干净。一个古拙厚重,透露着一股粗狂感觉的砚台呈现在了眼前。

 

颜色是那种类似于橘黄的颜色。

 

她拿来手机打开浏览器查找了一下,看着,这颜色有点像网上找到鳝鱼黄澄泥砚的颜色啊。

 

凌瑶仔细浏览着自己查找到的消息,一边又去观察自己买到的这块砚台。

 

从形,到态,越看越像是鳝鱼黄澄泥砚。

 

“少夫人,这也是古董?”

 

“应该是。”这点凌瑶说的很肯定,这砚台上面有光晕,结合刚才古书的经验,她觉得这光晕肯定只有在真正的古玩上面才会有。“这好像是元代的澄泥砚,而且是鳝鱼黄,这可是捡到大漏了。”

 

“澄泥砚,鳝鱼黄?”这什么啊,小林表示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我们只需要知道这块砚台很贵就行了。”凌瑶笑着说,“今天可真的是大丰收啊。”

 

有透视眼就是强大,她仿佛已经看到金山银山在和她招手了。

 

小林不明所以,但是听她这样说,也是跟着高兴。少夫人也是厉害啊,不仅找到了藏宝图,还有这个砚台,就是不知道少夫人嘴里说的贵,是贵到什么程度了。

 

“少夫人,二先生来了。”杨树新进来说道。

 

刘毅还在养伤,现在是由杨树新暂时代理管家这个位置。

 

“让二叔进来啊。”凌瑶说,“小林,你先把这些东西收好,这绢布,小心点。”

 

“我知道了少夫人。”不用少夫人吩咐她也知道,这可是藏宝图啊,要是真的有宝藏,那他们不是发了?到时候可不可以让少夫人分给她一点?

 

凌瑶要是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被逗笑。不过如果真的有宝藏的话,找到后分给她一些也未尝不可啊。

 

晋捷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里正在把玩砚台的凌瑶。

 

说真的,有那样一瞬间,晋捷以为坐在沙发上的人,是别人。

 

只是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侄媳妇真的变了,变得很多。

 

“阿瑶什么时候对砚台有兴趣了?”晋捷走了过来,笑着说,他分了一些视线到那个砚台上,只是一下就收回了视线。可马上的,又有些不确定的看了过去,“这个砚台。。。”

 

“二叔也认得这个砚台?”凌瑶说,“这是我才从潘家园那边淘来的,二叔知道这是什么砚吗?”

 

“什么?”

 

“澄泥砚,可能还是元代的澄泥砚。”凌瑶略微有些显摆的说,“这砚台保存的十分完整,二叔,你说我要是把这澄泥砚拿去拍卖,能拍出什么价?”

 

晋捷人到中年了,也是学很多老爷子一样,对古玩十分的感兴趣。特别是在字画上面,也因此,他对砚台也略有研究。此时听到她说这是澄泥砚,还是元代的,顿时一阵惊讶。

 

他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阿瑶,可以让二叔看看吗?”

 

凌瑶也是知道晋捷这几年十分喜欢收藏,在这方面比较有研究,所以大方的将砚台递了过去。

 

晋捷接过砚台仔细的研究了起来,越看,他就越惊喜,这还真的像是澄泥砚。

 

记得之前有一块澄泥砚就拍出了上千万的价格,虽然也有使用者的身份在其中加持,但澄泥砚因为本身制作工艺的繁复,其价值也摆在那里。

 

要知道,澄泥砚的制作工艺可是有几百年断层。

 

现在市面上的老澄泥砚少之又少,像凌瑶这块品质上上乘的,更是少。

 

晋捷越看是越喜欢这块澄泥砚,心说这侄媳妇的运气也太好了。

 

“阿瑶是多少钱入手的?”

 

“这个没花钱,是我让老板当做添头得来的。”

 

添头?

 

晋捷虽然是长辈,但是现在也忍不住的酸了。

 

“这澄泥砚应该是真品,不过我对砚台不是很了解,如果是真的,不管价值多少,都是赚到了。”晋捷实话实说,“阿瑶的运气不错。”

 

凌瑶笑着,“我也这样觉得。”她说,“对了,二叔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晋捷将砚台还给她,神情也认真了起来,“我是为了你二婶来的,之前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你二婶会做的那样过分。”他说,“听说你二婶还去找孙家了。”

 

凌瑶点头,“孙少爷约我出去见面,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她说,“二叔,我只是一个晚辈不好说什么,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外面传的多难听。二婶这样做,不就是坐实了流言么?不说别人怎么看我,别人会怎么想晋家的?”

 

晋捷认同的点头,“所以我今天过来,就是专程找你道歉的。”他说,“是二叔的错,没有及时发现,让你二婶做了错事。她也是被孙家人给蒙蔽了,阿瑶不要和她计较。”

 

是不是蒙蔽大家心中都清楚的很,凌瑶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不然早在昨天就该让二叔公他们出面了。

 

“二叔放心,大家都是一家人。”凌瑶好脾气的说,“只是以后二婶还是离孙家这样的人家远一点吧,别到时候自己惹了一身骚,那可真得不偿失。”

 

“你现在是比以前懂事很多了啊。”晋捷有些感慨,“这样很好,长戈醒来之后,也会很高兴的。”

 

这关晋长戈什么关系。

 

感觉晋二叔话里有话啊。

 

凌瑶当做听不懂,和晋捷你来我往的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直到晋捷可能也觉得从她这里得不到什么了,这才结束谈话。

 

送走晋捷,凌瑶拿着那块澄泥砚上了楼。

 

晋长戈依旧在睡着,看他睡的也挺滋润的,凌瑶稍微有些嫉妒。

 

其实她有个梦想,就是能够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嗯,应该是有这样的梦想的。

 

晚上的时候,老夫人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二叔公他们准备安排她进入远东,想要问问她的意见。

 

二叔公的电话打到老夫人这边的时候,老夫人别提有多惊讶,特别是说要将凌瑶安排进公司的时候。

“你年纪也不小了,虽然大房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但年轻人总是要有自己的事业和工作。”老夫人是支持凌瑶进入远东工作的。

 

其实她现在也有些后悔给凌瑶那百分之二的股份了。这百分之二的股份,对凌瑶来说,就像是背着一个宝石招摇过市,让凌瑶变成猎人眼中的猎物。

 

如今远东内部也不是很太平,她不要求凌瑶有什么作为,只是想着凌瑶能够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能够坚守本分。

 

“你的意思呢?”

 

这当然再好不过了。

 

“奶奶,我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凌瑶说道,“可我就这样进入公司,家里其他人能够同意吗?”

 

进入远东当然是再好不过,她可以在工作的时候去学习怎么管理一个公司,怎么处理工作上的任何问题。这样一来,以后就算离开了晋家,那自己也能够在社会上立足。

 

现在比较让她糟心的是,她忘记了自己以前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本事。忘记这些,想要大展拳脚都没有办法。

 

“既然是你二叔公提起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老夫人说,“只是你到公司之后,势必会有很多人不服你,看不起你,甚至,孤立你,这些,你能坚持下来吗?”

 

“奶奶,我现在的境况,好像是那样,所以没有差别。”凌瑶在晋家可不就是被孤立、被否认的存在么?两年了,凌瑶挺过来了,而她,会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彻底闭上他们的嘴。

 

老夫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因为凌瑶的话而有些感触。

 

“那好,等下个月你就可以到远东上班了。”老夫人说,“趁着还有些时间,你要多学学,多看看,如果有需要的话,跟奶奶说,奶奶来安排。”

 

“好。”

 

之后老夫人又和她说了些体己的话,这才挂了电话,整个过程中,也就稍稍提了晋长戈一嘴而已。

 

老夫人这尺度是真的把握的很好,很明白人的心。

 

凌瑶将手中的书放下,看向晋长戈。

 

这两天她都是习惯没事就来找晋长戈说说话,不是对晋长戈有意思,而是对着这个活死人,她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能说出来。而且美男如画,看书看累了,还可以看看美男,多惬意啊。

 

当然了,她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机。想着晋长戈醒来的时候能第一眼看到自己,让他感受到她这个当冲喜新娘的老婆,对他到底有多上心。

 

电视上不是都这样演的吗?受伤后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伤者对其的感情都是很微妙的。

 

嘿嘿,到时候。。。

 

凌瑶滋溜了一下。

 

“你家这二叔公很上道,可惜不能暂时代表你,不然我就帮你处理掉那些虫子了。”凌瑶说,“也没关系,我这样厉害的人,就算是从小职员开始做起,也能把这趟水给搅浑。”

 

说到这里,凌瑶不仅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她的眼珠子转着,似乎在计划着什么阴谋诡计一样。

 

之后她说,“其实我第一步就走错了啊。当时想着拿晋家当踏板根本就是错的,我有那百分之二的股份,离开晋家一样可以啊。”她十分的扼腕,“不知道奶奶的话现在还算不算数。。。算了算了,到时候咱们不能和平相处,就放各自自由,你给我钱,我还给你整片森林。不错不错。”

 

凌瑶真心觉得这样很不错。

 

别问她为什么喜欢钱,因为就目前为止,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

 

“话说回来,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么?那可是你以后的心头好啊,确实很漂亮,不过比起我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女主都已经出现了,那男主也不远了。

 

顾老的寿宴吗?

 

。。。

 

顾文博婚礼这天,凌瑶带着杨树新来到了玩古斋。曹老板一早就在店里等候着她,看到她过来,态度比上次多了几分慎重在里面。

 

“曹老板,我看着没那样恐怖吧?”凌瑶玩笑到。

 

“自然没有。”

 

“那曹老板这样慎重做什么?”她说,“弄得我觉得自己是个大反派。”

 

见凌瑶这样玩笑,曹老板也松了口气,而后很是好奇。

 

“大少夫人和传闻中的很不一样。”

 

现在有很多传闻,一个比一个荒唐。

 

这传闻太过荒唐了,相信的人不多,但看热闹,看笑话的却很多。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晋家少夫人的名声更臭了。除了任性没脑子,红杏出墙之外,她现在还有胆大妄为,不择手段的名声。甚至,还有传闻说,晋级大少夫人在外面其实已经养了好几个男人呢。

 

这自然不是曹老板对凌瑶态度改变的原因,而是因为凌瑶的身份。

 

“曹老板都说那是传闻了。”凌瑶毫不在意。

 

“大少夫人很豁达。”曹老板竖起大拇指,这份心性,至少真的很让人佩服。

 

凌瑶笑了笑,两人说了一会话之后,曹老板也有事情要忙,凌瑶和他说了任放的事情,这才去后院找任放。

 

任放在第二天就给凌瑶回复了,可在回复之后,就有些患得患失。他生怕只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又怕凌瑶会后悔,特别是凌瑶一直都没有找自己。

 

今天已经第三天了。

 

“任先生,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啊。”凌瑶含笑走了过来,“不会是因为太过激动,所以没睡好吧?”

 

“凌小姐。”任放猛的起身,那颗悬着的心,也在这刻放了下来。

 

凌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跟我走吧,我已经和曹老板说了,不过他现在有些事情要忙,所以你的工资会晚点再打到你账户上。”

 

“好。”

 

凌瑶还要去参加顾文博的婚礼,也没有在这里耽误太久,带着任放就离开了。

 

路上,凌瑶将先前准备好的银行卡给了任放。

 

“这里面是一千万,你先拿去找店铺,装修,还有就是进货。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或者是钱不够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拿着银行卡,任放又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凌小姐,你就这样相信我?”

 

凌瑶驻足,回头看向任放,脸上扬起一抹笑容。

 

“我相信你啊。”

离开潘家园,杨树新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少夫人,你就真的这样相信任放吗?”

 

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少夫人却是能够这样相信任放,一千万说给就给了,就不怕任放拿钱跑路吗?

 

凌瑶笑着。

 

任放的可信度摆在那里,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

 

小说中可是有这样一个桥段,说舒渺在遇到一次财务危机的时候,任放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存款都拿出来给舒渺补漏的。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值得信任的?

 

不过这些事情她当然不会说。

 

“不过是一千万,如果他真的拿钱跑路,就当做是一个教训咯。”

 

杨树新。。。。知道你的钱都是拿的分红,在家中坐着就有钱,但也不能这样任性吧?

 

见他这样无语,凌瑶笑了出来。

 

“行了,我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再说了,人在那里呢,还能被他跑了不成?”凌瑶说,“还是说,你们连一个任放都抓不住。”

 

“不可能。”杨树新说的很是肯定,“除非任放能够上天入地。”不然只要有线索,他们都能找到人。最多,就是时间问题。

 

“这不就得了。”不过她觉得自己可以坐等发财。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酒店。

 

顾家在京城的地位也摆在那里,虽然顾文博这一家不是嫡系,但顾文博的父亲在顾氏也担任着十分重要的职位。不过顾文博他们的爷爷早些时候已经去世,生前又犯了个大错误,所以他们这一房在顾家的位置也有些尴尬。听说也就只有过年过节或者有事,他们才会去顾家老宅。

 

这些都是凌瑶后来了解到的。

 

顾长宁和几个顾家的子弟在宴会场地入口处接待来客,看到凌瑶,他顿了顿,然后才走了过来。

 

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也注意到了凌瑶,顿时投来好奇的目光,好奇这个过分美丽的女子到底是谁,看着穿着打扮都十分讲究。

 

“你还真的来了。”顾长宁对凌瑶向来都不知道客气,“我以为你门都不敢出。”

 

凌瑶很想递一个白眼给他,不过这场合也不合适,并且十分影响自己的形象。

 

“顾少爷都亲自送请柬到晋家了,我不来不是很不给面子。”凌瑶从杨树新手中将礼盒接过来,又递给顾长宁,“恭喜你大哥,祝他新婚快乐。”

 

顾长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但还是将贺礼接了过去。

 

“多谢大少夫人了,里面请吧。”

 

就是不知道凌瑶能准备什么好东西,能不能看。

 

如果让凌瑶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会一巴掌糊过去。白拿的东西,还挑。

 

走进宴客厅,来的人还真不少,一个个看上去都是上层社会中贵人们。让凌瑶有些意外的是,她竟然在其中看到了凌夫人和凌宝珠。她好奇的又找了一下,发现凌振华也在。

 

这一家子原来这样坚强。

 

身为晋家的大少夫人,不管怎么样,她的身份都摆在那里,顾俊河夫妇带着顾文博亲自过来招呼她。一家子对凌瑶丝毫一点都没有轻待的意思,毕竟他们知道的比别人多的多。

 

这种时候顾俊河他们也不能一直陪着凌瑶,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先去招待别人了。凌瑶也落得清净,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只是在一开始就已经是被人所瞩目的存在,尽管没有人过来,但是宴客厅里的人,话题基本都是转移到凌瑶身上。

 

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凌瑶,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凌瑶的传闻。此刻见了觉得凌瑶和传闻中到底还是有所出入的,至少这一身气质不是可以装出来的。

 

听说,晋家这大少夫人虽然在凌家被养了二十年,但礼仪教养,性格各方面都不尽人意,连才被找回来两年的凌家真正的大小姐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听说这晋家大少夫人还红杏出墙,晋大少爷还没有死,就着急着找下家。

 

也听说,这晋家大少夫人胆大妄为,枉顾人伦,为了得到孙家少爷不惜下药,结果被孙夫人给吃下去了。

 

更听说,这晋家大少夫人在外面养了不知道多少个小白脸呢。

 

“这不是晋家的那个少夫人吗?”凌宝珠和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不过说话的不是凌宝珠,而是那个女人。

 

女人身上穿着一件橘红的荷叶连衣裙,这衣服并不是很招眼,但是从她的头饰,到耳饰,手饰,凌瑶有的不认识,但无一不是精品。她手里拿着的包包,凌瑶记得前天才在杂志上看过,是KingQueen的限量版。

 

KingQueen是这个世界是十分顶级的名牌,当季的新品基本都是限量的,而且每一款都是十个。可就算是这样,世界各地的有钱人都对KingQueen十分喜欢,因为KingQueen不仅是款式好看,质量也是没的说。

 

根据介绍,KingQueen的每一个包包都是手工制作,从皮料到点缀用的珠子等,用的都是顶级材料,并且都是纯手工制作。

 

不过人家也不是不批量生产,只是批量生产的都是往季的产品。但就算是这样,KingQueen都也能够保证质量。

 

能够拿到当季限量款,这个女人有点东西。

 

“你是?”

 

“凌瑶,你还坐着做什么,这可是高家的小姐,高雯高小姐。”凌宝珠说,“还不赶紧起来和高小姐打招呼。”

 

高雯微微扬起下巴,尽是高傲。

 

凌瑶却没动,只是觉得凌宝珠可能是脑子哪根筋搭错了。

 

她看向高雯,“原来是高小姐,有事吗?”

 

高雯傲慢不变,只是脸上多了不满和鄙夷,“晋少夫人果然和传闻说的那样,一点礼数都没有。”她说,“也难怪,毕竟晋少夫人也不是真正的豪门出身。听说晋少夫人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卖早点的。”

 

这件事倒不是秘密,所有人都知道。只是在说出来,还是有不少人偷偷笑了出来,看着凌瑶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上层社会就是这样,凌瑶很是理解。

 

在上层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越感。说不出哪里优越,可能是他们的出生,让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所以哪怕是一个纨绔,面对普通人的时候,优越感也是十分明显。

 

但是想要在她这里找优越感,他们可能想错了。

动漫关键词:粗长挺进新婚人妻小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