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带仙女棒去上学的感受

2022-05-09 15:28: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凌瑶淡淡的看了那摊主一眼。 “老板,虽然我看上去很有钱,事实上也是很有钱,可你也不能这样忽悠我吧?”凌瑶说,“这上面还有XX厂的名字呢。” 摊主看了一眼,顿

凌瑶淡淡的看了那摊主一眼。

 

“老板,虽然我看上去很有钱,事实上也是很有钱,可你也不能这样忽悠我吧?”凌瑶说,“这上面还有XX厂的名字呢。”

 

摊主看了一眼,顿时尴尬不已。

 

“姑娘真的是好眼力,我这不是和你开个玩笑,给姑娘你提个醒吗。”

 

我信你个鬼啊。

 

凌瑶放下手中的茶壶,又从一堆东西里扒拉出一本破书,这书看着就真的有些年头了。

 

“姑娘,这本书真的是老物件了。”摊主这下不敢再忽悠凌瑶了,这本书确实有些年头了,也是他才收过来的,本来是想自己留着的,不知道怎么就带来这里了。“我从一个老太太手中买来的,那老太太都九十多岁了,说这本书是她太奶奶留下来的。”算起来,肯定也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

 

凌瑶拿着书翻了一下,书的字体是篆体字,所以她也看不懂。

 

“很好,这个还不错。”她说,“多少钱?”

 

摊主一喜,“就收你两千吧,虽然这不是什么大家之作,稀世珍宝,可好歹也是老物件。”

 

两千,也算是公道价。

 

凌瑶点点头,而后又挑了一块砚台,让他当做添头。

 

摊主得了个开门红,很是高兴,也没有拒绝,不过是一块破石头而已,用来垫桌脚用的。交易成功后,谭树很是高兴,还跟凌瑶说,欢迎下次再来。

 

凌瑶笑着应下,带着那本古书和砚台走人了。

 

摊主可能不知道,凌瑶看中这两样东西,完全是因为这两样东西太过特别。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两样东西上面,都看到一层浅浅的光晕。但是这两个光晕又不一样,砚台的光晕很是显眼,但是古书就弱了一点。可其他东西上面,凌瑶并没有发现这种光晕。

 

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两样都是真品,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现象。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真的就开挂了。

 

走了一会儿,杨树新提醒她到地方了,然后引着她进了一家古玩店,杨树新和伙计说了一下,那伙计就带着他们到了古玩店的后院。

 

后院和前堂完全是两个世界,前堂都是古玩,但是这后院,都是石头。

 

可显然,这里比前堂热闹。

 

看到有人过来,这里的人也不意外,依旧自顾自的挑选着自己想要的原石。

 

伙计将人引来后院之后就离开了,之后又有个伙计过来,说他们如果需要杂工的话,可以挑一个人跟着。他们这里的杂工也和外面的不一样,这里的杂工,多少也有赌石方面的知识。一般如果是新手的话,可以由他们带着了解赌石这方面的问题。

 

凌瑶手握金手指,又有杨树新这个手下在,不过她也没有拒绝,挑选了一个看起来顺眼的杂工。

 

“是小姐您要挑选原石?”任放看了眼杨树新之后,就将注意力放在凌瑶身上了。

 

“没错。”凌瑶点点头,“我听说赌石挺有趣的,刚好有些钱,你帮我介绍一下吧。”

 

关于赌石,其实凌瑶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说过一句,神仙难断玉。但是她现在有金手指啊,所以想过来这里看看。

 

在现实世界中,她也看过一些新闻,说谁谁谁用几千几万的钱买到了一块价值几百万几千万的翡翠,一.夜暴富,简直堪比中奖。所以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赌石。

 

任放专业知识十分过硬,头头是道,可以看出来,他不仅仅有知识而已,也有经验。

 

“你叫什么名字?”凌瑶好奇的问道。

 

“我叫任放,您喊我小任就行了。”任放说。

 

“你叫任放?”凌瑶惊讶了。

 

任放这个人,可是书中女主一个挺有力的助手啊。

 

小说里女主也十分的有事业心,大学就开始创业,但是不是和翡翠有关,她学的是金融。但是女主却是意外帮了一个叫任放的人,并且还投资任放开店。

 

后来任放的店成了玉石行业里数一数二的龙头,给女主带去的财富不知凡几。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任放,记得小说里对任放的介绍是,落魄的玉石店富二代,因为染上赌瘾将家里的钱都给败光。最后被人做套,把家里的玉石店都给输掉,任家从此落魄,雪上加霜的是,任放的父亲还患了癌症。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任放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惊讶。

 

凌瑶摇头,“我只是很惊讶。”

 

“惊讶?”任放更不明白了。

 

“我听说过妙玉轩。”

 

听到这个名字,任放神情也变了,懊悔,自责,愧疚一股脑的涌上头,最后,可最后剩下的也只有一声叹息。

 

“听说任少爷很是张扬,和现在我看到的,很不一样。”

 

任放苦笑一声,他知道凌瑶不是在嘲笑自己,可还是觉得有些丢脸。“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我,也没有张扬的资本。”他曾经多张扬,多自负,现在就有多后悔。

 

若不是自己,任家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连给他爸治疗的钱都要一分一分的挤。

 

“也不用灰心,说不定几年后,你又有了这个资本呢?”凌瑶笑着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最不能预料的,就是自己的未来。”

 

任放愣怔了一下,有被安慰到,但是想到安慰自己的是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姑娘,又觉得有些烧脸。

 

“多谢这位小姐。”

 

凌瑶摆摆手,让他不用这样客气,然后让他继续介绍,而她呢,则是一边假装认真听,一边仔细的看着这些原石。

 

自己的透视眼果然在原石上面也有用,透过原石表面,凌瑶能够看到藏在里面的翡翠,颜色,大小都能够看得到。

 

这真的是最强大的作弊利器。

 

最后,凌瑶挑选了两块原石,一块是让任放选的,一块是自己选的。不过这两块原石里面都有料就是了。

 

任放最后有那样的成就真不是靠运气,他是有实力的。

 

来到解石机器前,正好这个时候机器是空闲的,凌瑶就让解石师傅先将任放选择的那块原石解开。

 

看到有人要解石,不少人都是围了上来,没一会儿,师傅就开了一个窗口出来,人群中也有些骚动。

 

“出绿了出绿了。”

 

出绿是解石中的一个说法,出绿了,就说明这块原石里面有翡翠。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完全松懈,因为翡翠没有完全解出来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头的翡翠个头到底有多大。

赌石,除了赌原石是不是能开出翡翠,也是一些收藏者和珠宝玉石商们的赌博。

 

来这种地方的,除了玉石商,就是收藏爱好者,一般来猎奇的很少。

 

一旦开出翡翠,他们感兴趣就会开始出价。

 

就好比如现在,才开出一个窗口来,就已经有人询问凌瑶这块翡翠出不出手。而他们喊的价也都非常高。这里面也包含赌的成分,全靠他们的经验和运气了。

 

也有不少人在这个环节上栽了跟头,便宜了别人。

 

任放选的这块原石从窗口上来看,是一块冰糯种的秧苗绿。冰糯种是介于冰种和糯种之间,算是中高档价位的翡翠了。

 

而且别人看不到,凌瑶却是能够看到,这块翡翠个头还算不错,能有脸盆大小,这绝对是大涨了。

 

凌瑶这块没有留着,最后以两百一十万的价格买了出去。

 

杨树新站在一边看着,觉得自己有些酸,这来钱也太快了吧。

 

之后凌瑶又让解石师父去解自己挑的那块,这一块原石比任放选择的那块个头小好几圈,但是皮却薄的很,价格也十分便宜,才一千块。

 

这是从一堆废料里挑选出来的,一般来猎奇练手的,都是从废料里进行挑选。因为便宜。

 

怕伤到里面的翡翠,凌瑶直接让是师傅用擦的,说是擦,其实就是用磨的。

 

“又出绿了。”

 

“这颜色好正。”

 

“老黄,赶紧的。”

 

人群中已经有人迫不及待让解石师傅先停下手来,将窗口擦拭干净。

 

解石师傅也是激动的,他比谁都看得清楚这块原石里面的翡翠是什么货色。赶紧拿来湿毛巾擦拭了一下,那让人眼前一亮的绿色就呈现在众人眼前。

 

“没看错吧,这是冰种。”

 

“还是正阳绿,这是什么运气。”

 

“这块没看错的话,是废料区捡来的吧?”

 

因为每块原石上面都有编号,这是为了方便结算。

 

“我之前就在废料区看到过这块。”有人如此说道,语气里满是懊悔。

 

他到底是错过几个亿了啊。

 

“凌小姐,不知道这块翡翠你出售吗,我愿意以八百万的价格买下这块翡翠。”刚才和凌瑶交易的男子赶紧说道,他就是一名珠宝商,平时也喜欢赌石,没想到今天能遇到这样的惊喜。

 

冰种难得,又是正阳绿,就更难得了。

 

冰种正阳绿,这可是上等玉石。再看这块原石,皮薄,解出来个头也不算小,八百万不多。

 

“我出八百五十万。”有人高声喊着,然后挤开人群跑了过来。

 

他是这家古玩店的老板,姓曹。刚才在招待一个贵客,要不是伙计过来通知,他还不知道有人在他这里开出冰种正阳绿呢。他一边让人去放个鞭炮,一边赶了过来。“老于,八百万你也拿得出手。”

 

于正新无语,你不也只加了五十万上去吗?

 

“凌小姐,我出九百万。”他说,“这个价格绝对是公道的。”

 

凌瑶知道赌石比炒股疯狂多了,但是真正体验了一下,才知道能疯狂到这种地步。

 

一千变九百万,炒股都不敢这样。

 

不过。

 

“很抱歉于先生,这块翡翠我不想出手,想留着。”凌瑶淡笑着说,“正好一个朋友马上要结婚了,就想用这块翡翠做个东西送礼过去。”

 

听到凌瑶这样说,于正新和曹老板都有些可惜,但却没有强求。

 

“凌小姐想要做镯子还是什么,我这里可以代为加工。”曹老板说,“我们这里的师傅手艺都很不错。”

 

“我下礼拜一就要用,时间上来得及吗?”凌瑶问。

 

那加上今天,不就只剩下四天?“如果凌小姐的要求不复杂的话。”那加班加点还是可以的。

 

“我要求向来很低。”凌瑶说,“因为是结婚礼物,希望师傅能用心一点。”

 

曹老板笑了笑,这不是应该的吗?何况这可是正阳绿,师傅对玉也是了解喜欢的,如果时间来得及,恐怕会先欣赏上几天才开始加工呢。

 

凌瑶让解石师父继续解石,而曹老板和于正新则是和凌瑶攀谈了起来,得知凌瑶竟然才刚接触赌石,两人都很意外。

 

“凌小姐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于正新说。

 

凌瑶失笑,“于先生说笑了,赌石看的还是运气,我就是运气好了一点。”她说,“再说了,之前那块翡翠,是这位任先生帮我挑选的,于先生可不要再说什么天赋了。”我就是比你们多了一双透视眼而已。

 

听到凌瑶这样说,于正新和曹老板都是很意外的看向任放。

 

于正新可能对任放不熟悉,但是曹老板却是知道的,也是看在任放父亲的面子上,他才会让任放在他这里当个杂工。

 

“任放,不错啊。”曹老板拍了拍任放的肩膀,想着要不要给任放提一提职位,但是他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像样的职位。

 

任放谦虚的笑了笑,“我这也是碰了运气。”

 

运气吗?这当然也是需要的,但也需要眼光。

 

周围的人看任放的眼神已经有些不一样了,想着下一次是不是也找这个任放帮着掌掌眼?

 

说话间那块翡翠已经全部解出来了,就和于正新他们想的那样,这块翡翠外面的皮真的很薄,解开之后,个头也就缩小了一小圈而已。凌瑶将翡翠交给了曹老板,又说了一下自己的几点要求,交付好定金,曹老板这才将翡翠拿去交给加工的师傅去加工。

 

凌瑶回头找到任放要了他的账号。

 

任放懵了一下。

 

“好歹那块秧苗绿是你挑选的,让我白赚了几百万,当然是要给好处费啊。”凌瑶说的理所当然,“也不多,我把零头给你吧。”

 

零头?

 

两百一十万,哪里来的零头?

 

任放赶紧拒绝。他是缺钱,但是原则还是有的,只是凌瑶坚持,任放想了想,才将自己的账号报给了凌瑶。

 

很快,银行就发来短信,自己的账户上多了十万。

 

“凌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

 

“没弄错啊,零头不是十万吗?”凌瑶说,“这是给你的好处费,你就安心手下吧。”

任放看着凌瑶,又是懵逼又是无语。

 

这是哪里来的大款,他以前有钱的时候都不敢这样大手大脚。零头十万?他都不敢这样操作。

 

“凌小姐,这真的不行,我还是还给你吧。”任放觉得这十万有些烫手,虽然,他也需要这些钱。可他怕了,这天下从来都没有从天而降的馅饼。

 

“别。”凌瑶说,“我给你这个好处也是有事想要和你说说的。”

 

“凌小姐请说。”任放神态认真。

 

“我看你在玉石这方便知识和见识,眼光都很不错。”凌瑶说,“所以我打算投资你。”

 

“投资,我?”任放蹙起眉头,不明白凌瑶这是什么意思。

 

“正确的说,是合作。”凌瑶说,“我想开一家玉石店,正好你在这方面也有能力,所以咱们来合作怎么样?我出钱,你出人,除了固定工资,每个月的盈利你都可以拿到一定的份额。怎么样?”

 

有这样的好事?

 

老实说,任放第一反应就是凌瑶在给自己下套,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好事,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他任放头上。

 

可是看着凌瑶,他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可能是真的。

 

凌瑶怎么看都不像是缺钱的人,有必要给他这个落魄的富二代下套吗?没必要。

 

可凌瑶说的又太轻而易举了,感觉就只是说说而已,过家家的样子。

 

他的犹疑凌瑶看在眼中,也知道他的顾虑。

 

凌瑶继续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这个人眼光向来都是很不错的。”她脸上带着笑,“所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你也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吧?”

 

“当然不想。”没有人想要平凡一生,只要有那个能力,那个机会,谁不想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

 

任放也是如此,他只是还没有走出现在的困境,只是,还没有等来属于他的机会罢了。

 

“这不是正好吗?”凌瑶笑着说,“这是我的电话,考虑清楚后给我打电话。不过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毕竟我想要找一个和任先生差不多的人,也不是难事。”

 

留下电话号码,凌瑶就带着杨树新离开。

 

任放拿着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

 

这,是不是他的机会?

 

。。

 

凌瑶带着杨树新不紧不慢的离开古玩店,在门口的地方,两人和一男一女擦肩而过。

 

“渺渺,玩古斋的古玩都是有保证,应该能挑选到顾爷爷喜欢的。”男子说。

 

女子笑着点头,“嗯。”

 

双方擦肩而过,凌瑶目不斜视,对方却是忍不住朝凌瑶多看了一眼,眼中浮上了惊艳。

 

走出去了一段距离之后,凌瑶这才回头往玩古斋这里看了一眼。

 

“少夫人,怎么了?”杨树新问。

 

“没什么。”凌瑶笑着,只是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渺渺啊,似乎是这本小说的女主,舒渺。

 

记得舒渺就是在给顾家老爷子挑选寿礼的时候,遇见的任放,并且在任放的帮助下开了一块原石,同样是冰种的,虽然带有天然裂痕,但也是大涨。

 

没想到是今天啊。

 

真的是巧的不行,还好自己先动手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舒渺还会不会遇到任放,还会不会在任放的帮助下开出翡翠。

 

回到家里,凌瑶将自己买来的那些小玩意都给丢方在地板上,然后就这样席地而坐。

 

她最好奇的还是那本书和那个砚台。

 

小林跪坐在一边帮忙整理,看她研究着那本古书,小林也是好奇的。

 

“夫人,这是真的古书吗?”

 

“应该是。”凌瑶说,这上面有光晕,但是这会仔细看的话,却发现这光晕有些奇怪,似乎这光晕是在某一页纸上面的。

 

她用透视眼看着,然后一页一页的翻过去,越到后面,光晕越明显。

 

就是这张了。

 

“都黏在一起了,看来真有些年头了。”

 

小林抬头看过来,正好看到凌瑶翻到那张真正散发着光晕的一页,只是这一页,纸张有些厚。

 

凌瑶摇摇头,“你帮我拿个镊子过来。”

 

小林应了一声,起身去将镊子拿了过来。

 

凌瑶拿着镊子小心的将那张纸给挑开,果然,里面有东西。

 

她忍住心中的激动,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将纸给分开,而藏在里面的东西也一点点的露了出来。

 

小林在旁边看的惊讶不已,原来是这张纸里有夹层,这也太厉害了。这纸张看着也就比普通纸张厚了一点点,没想到里面却藏着乾坤。

 

凌瑶将里面的那张纸拿出来,只是触碰的那一刻,她就发现这并不是纸,倒像是纱绢。

 

凌瑶小心的将纱绢铺开,纱绢上面画着一幅画,很简单,但也很复杂的话。

 

“少夫人,这好像是地图啊。”小林有些激动,想起电视剧里经常演的,“少夫人,这是不是电视里说的藏宝图啊。”

 

藏宝图?凌瑶被逗笑了,“要是藏宝图,这也不是完整的藏宝图,找不到宝藏的。”她看着纱绢上的地图,连文字她都看不懂,并且地图也是十分抽象,这样的地图能找到宝藏那才是奇迹。

 

“不过这绢布倒是个宝贝。”凌瑶说,“这本书年头也有些远,但是你看着绢布依旧带着光泽,隐约还可以看到金丝,但是对折起来,厚度却不到一毫米,在古代能有这样的技术,已经十分厉害了。而且你看,上面一点折痕都没有。”

 

小林一看,还真的是。“这是金缕玉衣吗?我听说金缕玉衣就很轻薄,揉压在一起,摊开后都不会有褶皱呢。”

 

“你从哪里听说的。”凌瑶笑着说,“金缕玉衣其实就是用金线和玉片缕结的殓服,是古代最高规格的丧葬殓服。这金缕玉衣除了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其实也是古人迷信‘玉能寒尸’,为了保持尸身不朽而打造的。”

 

“原来是这样,少夫人,你懂得好多啊。”小林有些崇拜的说。

 

凌瑶笑了笑,这算什么,多看些书和电视,都能知道。

 

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这块绢布上。

 

这绢布真的是个宝贝,这本书的光晕大部分就是从这块绢布上散发出来的。

动漫关键词: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