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黎朔赵锦辛WRITEAS台球 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图片

2022-05-09 15:28:0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翁凤林他们都是紧紧的盯着凌瑶,翁凤林端着酒杯的手都握紧了,而孙浩则是看着凌瑶,眼中的贪婪和猥琐已经暴露无遗。 马上,马上他就会得到凌瑶这个女人了。这可是晋长戈的女人啊,想

翁凤林他们都是紧紧的盯着凌瑶,翁凤林端着酒杯的手都握紧了,而孙浩则是看着凌瑶,眼中的贪婪和猥琐已经暴露无遗。

 

马上,马上他就会得到凌瑶这个女人了。这可是晋长戈的女人啊,想想都是兴奋。睡了晋长戈的女人,这件事都可以让他吹一辈子了,而以后,晋长戈就再也抬不起头来。

 

赶紧喝下去,喝下去啊。

 

翁凤林眼中的喜都要藏不住了。

 

今天过后,她就会成为晋家的当家主母,她就会成为京城最为尊贵的女人了。

 

还有凌瑶,今天过后,看她还怎么得意,她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个贱人,让她明白惹怒自己,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喝下去,喝下去。

 

在场的三人,心中都在疯狂的呐喊着。

 

“喝下去。”孙夫人都忍不住喊出了声音来,等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凌瑶也看着自己。

 

她尴尬的说,“赶紧喝啊,今天可是好日子。”

 

凌瑶一笑,“看来孙夫人是酒瘾犯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喝一杯。”

 

孙夫人心中骂了凌瑶一声蠢,而后笑着点头,“你这孩子,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贪嘴了又怎么样?”

 

“可不是。”翁凤林也是附和,“等会孙夫人可要多喝几杯。”

 

“也不用等了。”凌瑶忽然说道。

 

“什么?”

 

“我说,不用等了啊。”凌瑶笑着,还是一样的笑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看上去却多了几分冷意。

 

而后她端着酒杯走到孙夫人身边,在孙夫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忽然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另外一只手端着酒杯,将里面的红酒灌进她的嘴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孙夫人一时不查被噎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但是也喝了不少红酒下去。

 

孙浩和翁凤林呆愣了一下,而后神情剧变。

 

“凌瑶,你做什么。”孙浩怒吼着推开了凌瑶,然后赶紧去看孙夫人的情况。

 

凌瑶也不介意,不紧不慢的将还剩一个底的杯子放在桌上,“孙少爷这样激动做什么,不会是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吧?”

 

一句话,让孙浩和翁凤林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只有孙夫人匆忙的用手指去挖自己的喉咙,想要将酒给吐出来。

 

“凌瑶,你,你说什么呢。”翁凤林首先镇定了下来,“这里可是奇光,怎么可能会拿有问题的酒过来呢。”

 

“哦?那这里还有一点,不然二婶尝一尝?”

 

翁凤林脸一黑,神情也冷了下来。

 

“凌瑶,我好心帮你和孙浩,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婶,你当我真的傻呢?”凌瑶觉得手上有些黏腻,拿来湿巾一边擦拭一边说,“咱们什么时候好到您可以突破道德,在我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安排我和别人在一起了?这可是重婚罪呢。您要让长戈,让大房背上污点就直说,别整这一手,这样很虚伪啊。”

 

“瑶瑶,你在说什么呢,二夫人真的是想要帮我们的。”孙浩一边着急着孙夫人的情况,一边还要稳住凌瑶,心中已经憋了一口气,语气也硬了起来,“难道你说的爱我都是假的?瑶瑶,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我之前真的看错你了嘛?”

 

凌瑶翻了一个白眼,“孙少爷,你说这话不觉得恶心,我听着都想吐了。”她说,“你还是赶紧通知一下孙先生吧,不然我怕孙先生头顶上会生出一片草原啊。”

 

孙浩脸色一白,低头看着孙夫人,孙夫人面色已经呈现出异样的潮红,甚至意识都有些不清醒了。

 

孙浩知道不好了,也不敢耽误时间。

 

“凌瑶,我不会放过你的。”撂下这个狠话,孙浩就赶紧扶着孙夫人离开了包间。

 

空气中还弥漫着红酒的味道,但是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翁凤林也是被凌瑶给吓了一跳,看着凌瑶脸上还带着笑,翁凤林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后背发凉。

 

“凌瑶,你真行。”凌瑶之前一定都在演戏,否则她怎么会毫不犹豫的就对孙夫人下手。

 

凌瑶谦虚的一笑,然后选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二婶会在这里我也很意外,我以为我的猜测都是错的。”

 

翁凤林听到这话,更加确定凌瑶之前就是在演戏。

 

这太可怕了,他们都小看了凌瑶,都被凌瑶欺骗了。

 

“你很得意?”翁凤林冷声说道,“你以为就凭你能做什么?与其最后一无所有,不如乖乖的交出那些股份。你放心,到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也会帮你离开晋家,让你一辈子不愁吃穿。”

 

既然都说开了,翁凤林也不打算再绕弯子,“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二婶早这样不就好了么?”凌瑶说,“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要是好好的和我谈,说不定我手里的股份早就是二弟的了。可你们非要弄出个孙浩来,说真的,我很生气。”

 

翁凤林脸一黑,说,“五千万。”

 

“哈哈,二婶,你这是开玩笑吗?”凌瑶是真的笑出声音来了,“还是觉得我是叫花子,好打发?我记得我去年账户上拿到的分红,是2个亿。”

 

“那就五个亿。”翁凤林改口的很是干脆,“你账户上的,我们也不会动。”

 

“五个亿啊。”好多呢。

 

“凌瑶,做人不能太贪心,就算你是凌家的小姐,你以为你能保得住那么多钱吗?”翁凤林嗤笑了一声,“何况你不是凌家的小姐,不过是一个养女罢了。只要你同意,这些钱足够你无忧无虑生活十辈子,更能让你找到一个你想要的男人。”

 

“你要知道,就算你不同意,我们依旧有很多办法对付你。可你,到时候还有反抗之力吗?”翁凤林说的很是肯定,撕破脸之后,她丝毫没有掩藏自己对凌瑶的不屑。

 

“不如我们可以试试?”凌瑶有些激动,血液中似乎有什么在燃烧。

 

她喜欢挑战不可能。

 

翁凤林嗤笑了一声,“凌瑶,你是认真的吗?”她说,“你以为妈能随时随地的保护你?她现在只是因为长戈需要你,你觉得,如果长戈醒来之后,她还会看上你吗

晋长戈醒来之后,晋老太太会不会看上她,凌瑶不知道。因为晋长戈醒来的那天,老夫人就被原主给气死了,所以后面会如何,凌瑶都不知道,因为没有什么之后。

 

所以翁凤林这个问题,凌瑶不能回答。

 

同时这个问题其实根本就不会存在。

 

就算晋老夫人看不上她又怎么样?她凌瑶又不需要被人看得上,她自己看得上自己,知道自己有少能耐就可以了。

 

“二婶为了二弟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凌瑶感慨到,“只是二婶也该对二弟多谢信心才对。二弟在前头都还没证明自己的实力呢,您总得看过他的努力之后,再和二叔一起帮他想办法不是?”

 

提到自己的儿子,翁凤林一脸的骄傲,只是听到凌瑶的话,神色十分的不善。

 

“你知道什么,当初要不是大房手段卑劣,怎么轮得到晋长戈当家主。”这里没有外人,翁凤林也不怕,“他晋宁不过是仗着老爷子和老太太多偏心他而已。”

 

凌瑶挑眉,这二婶,真的是帮了大忙。

 

“胜者为王。再说了,远东有这样的风光,其中也有长戈的功劳。”凌瑶说,“二婶总不能否认吧?若是换成二弟,二弟能够带着远东成为全球五十强?”

 

翁凤林想说可以,可这点她也不得不承认晋长戈是厉害的。

 

“那又怎么样,现在晋长戈就是个活死人,两年的时间还不够么?凌瑶,我给你是三天的时间考虑,你是个聪明人,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翁凤林站起身来,“说不定到时候凌家都会反过来求着你。”

 

是想说到时候凌家会为了她的钱,反过来舔狗吗?

 

凌瑶笑着摇头,“二婶,不用等到那个时候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她说,“我不会和长戈离婚的。再说股份这种东西,只要远东一天不倒,我就能有分红拿。既然这样,五个亿就卖给二婶你,我不是很亏?”

 

“凌瑶,你可要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凌瑶笑着说,“你想想,我现在才几岁啊,远东总不会明年就倒闭。到我死,我能拿到的又何止五个亿,二婶说是不是?”况且她现在账户上就已经有五个多亿的存款了啊。

 

翁凤林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她冷冷的看到凌瑶。“其实你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答应吧?”

 

“没错。”凌瑶承认的很是干脆。

 

越是这样干脆,翁凤林就越觉得愤怒,凌瑶根本就是在刷着自己玩。

 

她眼神有些阴冷,“很好,那我们就走着瞧。”她一定要让这个小贱人付出代价。

 

不再说什么,翁凤林拿上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凌瑶微笑着送她离开。

 

等翁凤林走了之后,凌瑶才不紧不慢的来到了隔壁包间。

 

包间里,就杨树新和三个老人。二叔公,三叔公和六叔公。

 

这几个都是晋家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晋家远比表面上看到那样简单。

 

记得书中是这样描写的,说晋长戈用了两三年的时间筹谋布控,可也只是将晋家弄倒了一半。只是这一半,就让京城如同发生大地震一样,许多人都受之牵连,就连顾家,都在一.夜之间蒸发了好几十个亿。

 

后来,是晋长戈和二叔公他们这些老人达成了协议,将二房一派的几乎都清理了个遍,晋长戈这才罢手。

 

是罢手,不是晋长戈没有办法了。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晋长戈的手段有多了得。

 

可再怎么了得,还是抵不上主角光环啊。

 

这就很尴尬了。

 

“二叔公,三叔公,六叔公。”凌瑶站的笔直,对上这三个身居高位的老人,她心存敬畏,但却并不害怕。

 

二叔公他们看着凌瑶,眼中满是复杂。

 

昨天二房才来找他们,今天凌瑶就约了他们来这里,说不意外是假的。凌瑶嫁进晋家第一天开始,就从来没有参与过晋家的任何事情,甚至过年过节的时候,存在感也不强。

 

也不能这样说,她被为难的时候,就挺惹人注目的。可凌瑶自己没能力,要不是有老夫人在,凌瑶在晋家根本就无法立足。

 

这样一个人,会想着请他们出来谈事情。

 

真的是奇哉怪也。

 

但是现在,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了,反而是好奇,对凌瑶的好奇。

 

“你今天约我们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出戏?”三叔公神色有些不满,“你觉得这样,我们会相信你?”

 

凌瑶看了一下摆在他们面前的电脑,而后笑着说,“三位叔公相不相信我不知道,左右我态度已经摆在这里了。”

 

三叔公对于这个答案显然很是不满意。

 

六叔公倒是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算计你?”凌瑶似乎一开始就知道那杯酒里面有毒一样,还有那一手,真的厉害。六叔公就觉得凌瑶这性子,很不错。“你不怕那杯酒喝下去了,孙夫人会出事?”

 

“她出事了又能如何?”凌瑶挑眉说,“药是他们准备的,酒也是他们准备的,我不过是来赴约罢了。若真的要说。”她顿了顿,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支笔。

 

看到这支笔,三位叔公的眼神都有些微妙起来了。

 

这笔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笔。

 

果然,下一刻他们就听到凌瑶说。

 

“我知道孙浩有问题,所以来的路上特地去买了这录音笔。”她把玩了一下录音笔,“这可是好东西,不仅能录音,还有高清摄像头。”

 

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

 

得了,这凌瑶不仅有备而来,而是准备的十分充分,充分过头了。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二叔公看着凌瑶,表情严肃,“包括老五媳妇。”按照晋家族谱排行,晋家二叔是排行第五没错。

 

“二叔公,二婶的到来绝对是意外。”凌瑶很是诚恳,翁凤林自己送人头,她也不能客气不是吗?“其实我只是想借着这次机会跟二叔公你们澄清一下,我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但是长久以往,长戈醒来误会了怎么办?我也是要过日子的人,总不能因为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弄得日子都过不下去吧?”

 

“我自认为平时很低调了,也不惹事不生事,可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送走了二叔公他们,杨树新这才发现自己掌心里都已经有些汗水了。

 

面对这几个大佬,他真的是压力巨大,特别是在之前。

 

如果不是不能逃走给大房丢脸,杨树新真的想溜走,这三位大佬的气势加起来真的是非常的恐怖。

 

不过看大少夫人面对他们的时候,竟然能够那样淡定,有说有笑的样子,杨树新真心佩服。

 

“少夫人,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杨树新没发现,他现在对凌瑶的态度,充满了恭敬。

 

“什么都不用做。”凌瑶说,“过犹不及,咱们去逛逛街吧。”

 

纳尼?

 

难道您不该乘胜追击吗?

 

眼看着凌瑶已经走出去好几步远了,杨树新赶紧跟了上去。

 

“少夫人,二老爷他们现在都已经知道真相了,难道您不打算让他们给您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凌瑶被这个词给逗乐了,“你有证据说就是二婶他们指使孙浩来勾.引我的?”

 

“那刚才。”

 

“二婶虽然也过来了,但她完全可以有很多借口,就算我们拿出视频录音,也就那样。”凌瑶淡淡的说,“相对于二婶,我的分量可不怎么样,我今天目的不是让二叔他们给我主持公道,只是让二叔他们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明白二房对家主之位多势在必得,明白我有多难为。”凌瑶说,“二叔和二弟在远东的职位也很重要,现在你们大少爷还在昏迷中,晋家内部不能先自己乱起来,否则晋家又怎么能够走到今天?在家族利益上面,个人的得失就没那样重要了。”

 

可这也太憋屈了。

 

安排了这些,难道就这样算了?

 

“你也不用觉得憋屈。”

 

杨树新看着她的背影,心说少夫人不会是有读心术吧。

 

“我呢,越是不哭不闹,就会越显得我顾大局,这就够了。”她说,“我在自己和晋家上面,选择了晋家,让自己受委屈,二叔公他们怎么说也会有所表示。所以,二叔他们暂时没希望了。”

 

不仅逆转了自己的形象,还顺利让三位老人对二房有了芥蒂,顺便给自己捞了点好处,我简直不要太聪明了。

 

今天必须买买买,犒劳一下自己。

 

而在凌瑶买买买的时候,孙家可以说是鸡飞狗跳的。孙先生被孙夫人给折腾的筋疲力尽,可就算是这样,孙夫人也一点消停的样子都没有。

 

孙浩坐在客厅里,神情阴霾,佣人们都不敢靠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到孙浩,而丢了工作。

 

同样战战兢兢的还有晋家二房的佣人,翁凤林一回来就开始摔东西,才刚换好的东西又是被摔了个稀巴烂。

 

晋长流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客厅满地的狼藉,几个佣人站在一边低着头,也不敢说话,翁凤林气呼呼的坐在那里。

 

他让佣人先退下去,然后走过去。

 

“妈,怎么了?”

 

“还不是凌瑶那个小贱人。”

 

。。。

 

凌瑶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到了大房,回来的时候她顺便查了一下自己的账户,好家伙,账户里竟然还有五个多亿,可看消费记录,少的可怜。

 

有钱不知道花,真的是傻。

 

“少夫人,刚才顾少爷来过。”小林说。

 

“他来做什么?”凌瑶好奇,“来看你们大少爷啊。啧,他还说不喜欢你们大少爷。”

 

小林嘴角抽了抽,顾少爷和大少爷之间关系很正常好不好?

 

“他是来看大少爷的,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张帖子,说是要给少夫人您的。”小林将帖子递给凌瑶。

 

凌瑶看了一下,是一个婚宴,新郎顾文博,新娘程青青。

 

没记错的话,顾文博就是男主顾言的堂哥。

 

对了顾长宁也姓顾啊。

 

“顾少爷和顾文博是?”

 

“那是顾少爷的大哥。”

 

“原来如此啊。”凌瑶点点头,那顾长宁也就是顾言的堂兄弟了,这样说起来,顾言和女主能找到密室,不会是和顾长宁有关系吧?

 

不会不会。凌瑶甩掉这个想法,顾长宁和晋长戈的友谊是真的,应该是不会背叛晋长戈的。

 

“顾少爷的大哥结婚了,那是该准备一份大礼过去才行。”凌瑶说,“还有五天的时间,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是,少夫人。”

 

来到楼上晋长戈房间里,凌瑶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大爷一样的和晋长戈秀着自己今天的战绩。

 

可惜就是暂时不能把翁凤林怎么样了,今天翁凤林的嘴脸真的是恶心到了她。

 

“你这个二婶真的三观有问题。”凌瑶双手抱在脑后枕着,好不惬意,“也不会谈判,她要是喊到一二十亿,说不定我真的把股份给她了。”按照现在的市值算,远东集团百分之二的股份,就很值这个价。

 

“可能也是你二婶拿不出来吧,没那个钱,还想要装大款,啧啧。”

 

凌瑶边唠嗑,边尝试着集中精神去看头顶的天花板,渐渐的,那天花板变得透明了起来,她能够看到楼上房间的情况。

 

她又低头看了看脚底,一会儿地板也是慢慢变得透明了起来。

 

她以为自己书穿带着小说的记忆就是金手指,原来真正的金手指是这个。

 

老天对她还是不薄的,凌瑶十分感动。

 

有了这个透视眼,她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明天去潘家园那边逛逛。

 

。。。

 

潘家园,全国最大的古玩市场,但是来到这里,凌瑶发现这里好像比现实世界中的潘家园还要大很多,而且位置也有变化。

 

但是这些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她带着杨树新一边走一边逛,看到什么合眼缘的小玩意儿就会买下来,也不讲价,十分受摊主们的欢迎。

 

毕竟他们也很就没有遇见出手这样阔绰的客人了,有些大款,来到这里都还会讲价呢。

 

忽然,凌瑶停住了脚步,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

 

摊主早就注意到凌瑶了,此刻看到她停在自己摊位之前,立刻热情招待着。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我才刚从乡下收来的老物件。”摊主见她拿起一个茶壶,连忙说,“据主人家说,这可是他们家祖传的,有上百年的历史呢

动漫关键词: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