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2022-05-09 15:26: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凌瑶才刚走进门,佣人就迎了上来,说是二房的婶婶来了。 大房和二房可以说是最亲的,可晋长戈一出事,蹦跶的最厉害的也是二房。 凌瑶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佣人让她拿到楼上去,而后这才

凌瑶才刚走进门,佣人就迎了上来,说是二房的婶婶来了。

 

 

大房和二房可以说是最亲的,可晋长戈一出事,蹦跶的最厉害的也是二房。

 

 

凌瑶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佣人让她拿到楼上去,而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走进客厅。

 

 

“凌瑶,你还知道回来。”翁凤林厉声说道,“你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我们晋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凌瑶淡淡的一笑,“二婶好,二婶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的?怎么这样大的火气?”

 

翁凤林一听这话更气了,以前的凌瑶怎么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唯唯诺诺的恨不得讨好每个晋家人,每次受训也都是乖乖的不敢吭声,现在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是那老太婆又做了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不知道吗?长戈还没死呢你就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早就说过你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要不是妈一直要让你进门,你当自己真的能够嫁进晋家?”翁凤林说,“既然嫁进晋家了,就算长戈是植物人不能满足你,但是身为女子该有的本分凌家难懂就没有教过你?你怎么就有脸闹得人尽皆知,凌瑶,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就算了,你还不要脸的把长流给牵扯了进来。凌瑶,晋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还不够,你难道还想毁了晋家不成?”

 

“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收拾东西然后滚出晋家,这一次就算是老太太不同意,晋家也绝对不会容下你这么一个水.性.杨.花不知所谓的女人。”

 

一席话,激.情飞扬。

 

 

凌瑶忍不住拍了拍手,“二婶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二弟来的吗,说的那样冠冕堂皇做什么?”她笑着说道,“只是我好像嫁的是大房的晋长戈,不是你们二房的晋长流,就算是二叔来了,好像也没有这个权利赶走我。”

 

“大哥和大嫂都已经过世了,我们是长戈的长辈,怎么没权利了?”翁凤林盯着凌瑶,“凌瑶,我劝你识相点,否则到时候丢脸的是你自己。”

 

“你都说我把脸都丢尽了,我还有什么好丢脸的。”凌瑶失笑,“二婶是听说了外面的那些传言吧?二弟既然敢做,二婶你也不要这样激动,你这样只会让二弟显得心虚而已。”

 

“长流要心虚什么。”翁凤林嗤笑一声,根本就没有将凌瑶放在眼里。

 

 

凌瑶也不气,“不是心虚的话,怎么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赶走呢?”她顿了顿,然后想到了什么,“哦,二弟不会以为把我赶出去晋家之后,他就能轻易的从我手中得到那百分之二的股份吧?”

 

翁凤林眼神闪了闪了,又忍不住咬牙。

 

 

同样是晋家的媳妇,她嫁进晋家多年就没有什么股份,凭什么凌瑶这个小践人就得到了百分之二。百分之二啊,看着是不多,但是每年却是能拿到上亿,甚至几亿的分红,她怎么能不嫉妒,怎么能不愤恨。

 

 

“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而是事实啊。”凌瑶笑着说,“谁让这股权不是在二婶手上,不然二弟就不用这样费尽心思了吧?还找人来用什么美男计,这么拙劣的手段也亏二弟想得出来。我觉得二婶还是回去好好的再教导教导二弟比较好,这样算计自己的嫂子,说出去也不光彩啊。”

 

“你这个小践人,你。”

 

“二婶说话还是小心一点,不然二弟的名声可能又要臭上几分了,这样坑自己的儿子,二婶舍得吗?”凌瑶笑容冷了下来,“二弟能拿捏住孙浩,我也能,我要是用二弟这颗棋子来反扑,说出去,怕是那些叔叔伯伯又要怀疑二弟的能力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呢。”

 

这是明显的威胁啊,可却真的拿捏住了翁凤林的软肋。

 

 

晋长戈的父亲已经死了,本来这管家权是该交到自己丈夫手中的,就算不是,自己的儿子那样优秀,大房就剩下晋长戈一个人,凭什么将这管家权交给晋长戈?

 

翁凤林不服气,不甘心。她想要帮自己的儿子拿到管家权,老天也是长眼让晋长戈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她以为这样一来管家权就会落在他们二房头上,可谁知道族里的长辈们讨论之后却没有想过要改变掌权人。

 

 

这更气人。

 

 

一个植物人睡了两年多了,他做了什么?要不是有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在顶着,晋家说不定早就出事了。

 

 

“凌瑶,你不要太得意。”翁凤林冷冷的盯着凌瑶看了一会儿,而后直接起身走人,招呼都不打一下。

 

 

“二婶这就走了,不留下来吃个饭吗?”

 

回答她的,只有翁凤林的背影。

 

 

凌瑶冷哼了一声,还真以为她好欺负呢。

 

 

“少,少夫人,二夫人带走了那个元青花大盘。”佣人战战兢兢的过来汇报,今天少夫人也太敢了吧,竟然敢和二夫人对着干。

 

 

“元青花大盘?”凌瑶眼睛一瞪?她不是学历史的,可也知道元青花有多昂贵啊。

 

 

佣人吓的瑟缩了一下,“是,是,二夫人说,说二先生很是喜欢。”以前二夫人也不时会从大发的大房这里拿东西回去,少夫人也没有这样激动啊。

 

 

“二叔喜欢就可以直接拿回去?”凌瑶对翁凤林的作为感到很是荒唐,翁凤林真的是豪门夫人吗,怎么会做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好啊,去,给我理一份清单。”

 

“啊?”

 

“二房从大房这里拿走了多少东西,我就找二房拿多少。”她说,“顺便二房有什么好东西也列个清单出来,能办到吧?”

 

佣人呆愣了一下,对上凌瑶的眼神之后打了个激灵,然后赶紧说,“可,可以的,少夫人稍等。”

 

凌瑶满意的点点头,“不用着急。”她说,“我先上去看看你们少爷。”

 

刘毅不在还是有些麻烦的,他是管家,这种事情肯定更清楚。

 

 

来到二楼晋长戈的房间,人还是那个人,没有丝毫改变。

凌瑶是书穿没错,这本小说也看的差不多结尾了,可小说大部分都是关于男女主的描述,对于配角的介绍就只是大概的一笔带过不会仔细的介绍。

 

就是男主和女主的一些事情都交代的不太清楚,何况是她这个十八线的女炮灰?

 

小说中的凌瑶,可是一出现就直接和大反派一起死的啊。

 

说起来,也算是同生共死了吧?

 

想到这里,凌瑶不禁抖了抖,谁要和反派大佬同生共死啊,太恐怖了。

 

只是话说回来,没有了对原身的了解和记忆,她也有些不好办,因为剧情是从晋长戈醒来的前一个月开始的,到现在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都是未知的。

 

不过她也有些优势,小说里有那么几个能力不错的年轻人,这几个人都被女主发现并且拉拢了,或许,她可以抢先一步呢?

 

这算不算是金手指?

 

凌瑶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真的很不错,修长,白皙,指甲修剪的很是整齐。她又看了看晋长戈的手,默了。

 

这男人还真的是作者君的亲儿子,就是一双手都这样完美,比她这个女孩子的手还漂亮,不是人啊。

 

“我就希望你以后不要又变成变态了,不然我肯定下不去手。”下不去手教训啊。“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好像和你在一起也不错,反正我是暂时回不去了,要真得活在这个世界,总得找个人结婚吧?”

 

“长得这样好,也有钱,能力也不错,到时候就算没有晋家,重新自己当豪门也可以啊,靠祖辈蒙荫算什么本事。就你那本事,加上我的能耐想不发达都难啊。”

 

“这样自信,真不愧是我。”凌瑶真不觉得不好意思,她就是这样自信,“你就好好的睡着吧,他们这不是已经欺负到我面前来了么?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教训教训他们吧。”

 

她得让人知道她不是之前那个凌瑶,想要算计她,下辈子都不可能。

 

十分钟之后,凌瑶下楼,而那个佣人也正好将单子列出来了。

 

做事能力还算不错。

 

“你叫什么名字?”

 

佣人愣怔了一下,“少夫人,您喊我小林就好了。”

 

“小林啊,做的不错。”凌瑶点头,“现在,你去喊几个人。”

 

“少夫人,您。”您该不会是想要去二房抢回东西吧?

 

凌瑶笑了笑,“你想错了,我不是要去抢,而是要。东西这么多,总得叫上人一起过去拿回来。”她说,“最好是保镖,免得到时候他们动手。”

 

“保,保镖?!”少夫人真的是要去抢东西啊。

 

“去吧。”

 

“啊!哦,我这就去。”

 

杨树新是大房的保镖,专门负责大房住宅安全的,可别小看他这么一个像是看门的,实际上他也有十分大的能耐。

 

凌瑶问了他的名字之后,这才没有计较他对自己的轻视。

 

小说里,杨树新能打能抗,在后来晋长流终于和晋长戈撕破脸面打算灭了晋长戈的时候,是他守住这个家,也是他替晋长戈挡了一刀而丧命,却给晋长戈活命的机会。

 

虽然后面晋长戈还是离开了晋家,但是走之前和之后,给晋家带去的损失是巨大的。也是因为这样,男主的家族才有机会上位,压过晋家。

 

而这些,都发生在晋长戈醒来后不久。

 

杨树新可不知道这些,他向来不待见凌瑶这个少夫人,觉得凌瑶配不上晋长戈。而事实上凌瑶的所作所为也是如此,胆小怕事,又不知道反抗,可她也是大胆,仗着晋长戈还在昏迷去外面找别的男人。

 

要不是老太太坚持,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成为他们少爷的女人,她也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不待见是一回事,凌瑶要去二房,他也不能干看着,免得凌瑶被二房拿捏住了。

 

二房的家距离大房也就半个小时的距离,很快就到了。

 

只是来到二房之后,二房却是有客人在的。

 

看到二房的客人,杨树新不禁看向凌瑶。

 

而凌瑶,却是觉得天助我也。有外人在就更好了。

 

可。

 

“瑶瑶,你怎么回事,怎么带这么多人来你叔叔家做什么?”其中一个女客人一脸责怪的说道,“二夫人,你千万不要怪瑶瑶,瑶瑶没有别的意思。”

 

“凌瑶,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让这些人出去。”男客人也是一脸恼怒又理直气壮的对着凌瑶说,剩下的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小姐,也想要说些话。

 

凌瑶懵逼了一下,“你们是谁啊。”

 

那一家子听到这话愣怔了一下,而后男人就一脸愤怒。

 

“凌瑶,你搞什么鬼。”

 

“瑶瑶,我是妈妈啊,这是你爸爸啊。我知道我们同意老夫人将你嫁给晋大少爷冲喜是我们的不对,可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啊,晋大少爷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妈妈?

 

爸爸?

 

“抱歉,我没有你这样老的妈妈,你也生不出我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儿吧?”凌瑶打量了一下女人说道,这女人和她这张脸真没一点相似的地方。

 

女人表情僵硬住,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瑶瑶,你。”

 

“还有这位先生,我们似乎也没有相似的地方吧?”

 

凌振华气的差点仰倒,这个孽女。

 

“大嫂,虽然你和凌叔叔确实不是亲生的父女,可生恩不比养恩大,凌叔叔养了你二十多年,你这样说,是不是太伤凌叔叔的心了?”晋长流大义凛然的说道,一双眼睛却是在打量着凌瑶。

 

孙浩没说,但只有一眼,他就看出来凌瑶不一样了。

 

原来真不是亲生父女,只是养父女啊。难怪小说中对凌瑶的家人没有什么介绍。不过看也知道这对夫妇没有真正把凌瑶当成家人了,不然能这样理直气壮的?

 

“长嫂如母,我现在去随便给二弟找个老婆,二弟是不是也要感谢我?”凌瑶笑容不减。

 

“你算什么东西。”翁凤林猛的站了起来,“你以为你嫁给了长戈就是晋家的媳妇?我告诉你,晋家没有一个人会承认你的身份。”

 

“我也没想让晋家人承认。”凌瑶不疾不徐的说,“外面的人认就行了啊。”

“凌瑶,你太放肆了,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凌振华要被气疯了,同时也是担心的不行,“二夫人,二少,真的是太抱歉了,是我们没有教好凌瑶。”

 

“这还真不是你的错。”凌瑶说,“就你这样的,被你教,我怕是会长歪。”

 

“你,你这个逆女,你还说。”

 

“凌先生要择言,咱们又不是亲生的,逆女什么的,不适合从您口中说出来。”凌瑶拨弄了一下胸.前的头发,“还有,这是晋家。凌先生不过是客人,这样插手晋家的事情,真的好吗?”

 

凌振华又气又急,就怕翁凤林和晋长流误会,赶紧解释。

 

翁凤林母子两人当然不会误会,可对凌振华也是很失望,凌振华竟然就这样被凌瑶给糊弄住了。

 

“大嫂,凌叔叔和晋家是亲家,是您的父亲。”晋长流说,“大嫂现在是嫁给大哥了,可也不能不管凌叔叔吧?”

 

杨树新听到这话,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二少爷是不是忘记了,当初老夫人找上凌家,是给了凌家五千万的。”杨树新冷声说道,“这五千万代表了什么,二少爷和凌先生应该都很清楚。”

 

“住嘴,主人说话,你一个保镖插什么嘴,谁让你开口了。”翁凤林厉声说道,“老何,将人带出去,按照家规处置。”

 

话音落下,从外面就走来了几个人,一看就是练家子,个个都来者不善。

 

杨树新等人立刻做出了防备的状态来,随时准备反抗。

 

凌瑶却依旧淡定,看了那些人一眼后转头看向翁凤林,“二婶说的没错,小杨啊,以后就不要这样随便说话了,你这一口就将人的人皮都给脱下来了,人家不恼羞成怒扒了你的皮。”

 

杨树新微微愕然,但还是点头应下,“是我的错。”

 

“没事,知道错就好了,你是大房的人,二婶也只是吓唬吓唬你一下,还不赶紧谢谢二婶。”

 

“多谢二夫人。”

 

晋长流看着凌瑶,眸色深深。翁凤林却是气的脸皮子发抖。

 

“凌瑶你这是要包庇杨树新了?”翁凤林说,“你不会和这个保镖有什么吧?不然连我,连你自己的养父母你都敢这样忤逆。”

 

晋长流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好了。

 

正准备开口,就看到凌瑶直接一脚揣向旁边的茶几,一下将茶几给踹到,‘砰啪’的声音响起,晋长流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二婶是在说什么傻话呢?别人胡说八道就算了,二婶是自己人怎么也开始糊涂了,您不是一直都相信我和长戈的感情的吗?您这样说,我真的是太伤心了。”

 

“你。”

 

“大嫂你不要误会,我妈不是这个意思。”晋长流抓住翁凤林的手,然后说,“大嫂和大哥的感情那样好,说什么大嫂背叛大哥我们可不信。”

 

“二弟,刚才二婶可不是这个意思。”

 

“我妈也是关心则乱,所以口不择言,大嫂也说我妈是相信你的,既然这样,她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意思呢?”晋长流说,“大嫂您这样和凌先生他们划清关系,我妈也是怕传出去对大嫂,对晋家不好。”

 

翁凤林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想要说话,手却被晋长流紧紧的握住。

 

凌瑶怀疑的看看他,又看看翁凤林,“二婶真这样想的?”

 

翁凤林恨不得过去对着凌瑶的脸上抽一巴掌下去,可还是咬着牙点头了。

 

“我就说二婶向来都十分懂得为晋家着想,怎么宁愿相信那些流言,也不相信自己的侄媳妇呢?”凌瑶笑着说,“不过二婶那些姐妹都是明理的人,应该不会胡乱嚼舌根,看来是有些长舌妇见不得晋家好,见不得我好才在二婶面前搬弄是非的,这样可不好。”

 

说到这里,凌瑶忽然看向凌振华一家子,“凌先生是男人应该不是那种长舌妇,只是不知道凌夫人和凌小姐是不是在二婶这里说了什么啊。”

 

“你胡说八道。”凌夫人赶紧否认。

 

凌瑶却是啧啧的摇了摇头,“凌夫人不用这样心虚,我相信二婶也只是一时被凌夫人你们的言论给糊弄到了,二婶以后肯定不会再上当的,对不对,二婶?”

 

这话让翁凤林觉得一口老血从心肝肺都冲到喉咙里了。

 

凌振华一家更是气的火冒三丈的。

 

“你,你这个逆女,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凌瑶一脸微妙的看着凌振华,这个人还有脸说什么女儿?“我本来就不是凌先生你的女儿啊,不仅这样,凌先生还用五千万将我给卖了出去,所以凌先生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父女情谊吗?”

 

“。。。”凌振华说不出来了,一张老脸红的不行。

 

“对了,我有些事情要和二婶他们说,嗯,是我们晋家的事情,我们就不招待凌先生你们了。”

 

被这样对待,凌振华觉得屈辱的不行,特别是这个让自己屈辱的人,还是自己的养女。

 

“凌先生,凌夫人,凌小姐,请吧。”杨树新也是大胆的,直接站出来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翁凤林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敢在他们家嚣张的人,气的就要发飙,可还是被晋长流给拉住了。最后,她只能看着凌瑶带来的人将凌振华一家给请走。

 

没有了外人,翁凤林情绪管理也就失控了,一脸愤怒的看着凌瑶,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凌瑶现在估计已经被翁凤林给撕的一片一片的了。

 

“大嫂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晋长流看着她,问。

 

凌瑶脸上扬起了笑容,“是这样的,今天二婶看上了一个元青花大盘,都是一家人,二婶喜欢的话,和我说一声我也会送给二婶啊。只是刚好不巧,这元青花大盘我有用,想说是不是拿其他二婶喜欢的来换一下。”

 

晋长流听到这话脸皮又不禁抖了一下。

 

翁凤林和自己的妹妹经常去大房拿东西会来他也知道,可被人就这样直接说出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能有什么用处?还不是拿去给那个什么孙浩。”翁凤林也听出了凌瑶话里的意思,一双眼睛都要喷出来了

动漫关键词: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