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严峫把江停做到哭八十九

2022-05-09 15:22:2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出城的马车就在前方走的极其缓慢,手持通缉令的官兵沿路挨个对比排查,眼看就要查到他们所在的马车。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这种情况下掉头和逃跑一样显眼,前功尽弃不说,娘娘若是

 出城的马车就在前方走的极其缓慢,手持通缉令的官兵沿路挨个对比排查,眼看就要查到他们所在的马车。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这种情况下掉头和逃跑一样显眼,前功尽弃不说,娘娘若是被抓回宫,孙准和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欺君之罪蓄意放火等等灭九族的大罪,该如何承担。

  红缨一个没读过书的穷苦人家孩子,在这一刻大脑运转的飞快,遭人陷害惨遭流放又被皇后所救的大起大落,以为此生无忧只尽忠一人,然而主子却遭皇帝无情欺辱的憋屈。

  红缨一瞬间无比冷静,瞬间放开紧抓行囊的手,借着弯腰在地上一抹,满手的灰土拢在袖内,低着头却又无比迅捷的掀了马车帘,低声道:“得罪了,主子。”

  话语间竟不顾尊卑,咬着牙伸手向苏少绾脸上抹去。

  几个呼吸间,苏少绾原本白皙的脸变得粗糙暗沉,又因这几日的坎坷起落,心力憔悴,饱满的双颊也略显消瘦,乍一看真像是普通的民间妇女。

  红缨来不及解释,随手又往自己脸上抹了几抹,堪堪收整好扮相。马车便完全停下,孙准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讨好着陪笑。

  “这,各位官爷,小的真没见过这画上罪女。小的载是我家夫人,已经歇下了,怕是……”

  官兵不耐烦的一皱眉,根本懒得和小小车夫废话,直接一挥手。“大人有令,给我搜!”

  “慢着——”只见车帘一掀,一位粗鄙丫鬟迎了出来,先是一福,而后直接握住了领事官兵的手。

  “大人您见谅,这车夫鲁莽,说话办事多有得罪,您海涵。这车上是我家夫人,托皇恩浩荡,天子脚下做点小生意,前不日家里一批货路上遭了山贼,赔了个底掉,这不变卖家财,南下投奔亲戚去。”

  红缨讲话又轻又快,手上的动作却更迅速,那官兵掂了掂手里的重量,心下顿时放宽几分,说话也客气了些。

  “天灾人祸,夫人节哀,可你们有所不知,这搜查令是上面下的死命令,督察大人都无权干涉,据说是更权贵的大人物要找的人,稍有怠慢,便是掉脑袋的大罪。”

  这士兵搓了搓手,将钱袋揣进了怀里,又多提醒了几句,“你们呐,尽量多赶些路程,这京城,怕是要不安宁喽。”

  红缨低头应是,躬身掀开马车帘子,内里设施简单,空间一览无余,只有坐在一侧的普通妇人,面色晦暗,皮肤粗糙,和画上风华绝代的女子哪里有半点关系。

  没等仔细搜查,红缨就拉阖了帘,“夫人忧思过重,大夫说见不得风,恐染风寒,大人海涵。”

  那官兵收了钱财,也检查了马车,也没什么好难为的,摆手示意警卫放行。

  苏少绾倚靠在车窗边,眼望着标志性的朱红宫墙流畅翘起的的屋檐,逐渐湮没在高厚的城墙后,这样华美的宫殿,住在里面的大人应当是如何的英武神俊呢?

  这么想着,脑海里却有什么在嗤嗤发笑。

 里面英武神俊的大人是如何欺骗你,羞辱你,欺侮你,伤害你,而后连同你的真心一起凌迟个粉碎!你都忘了吗?!

  不是这样的……他……

  恨他吧,怨他吧,然后连同他带给你的伤痛一起,连本加利的奉还吧!

  不是这样的……他……他也……

  脑海里的记忆翻涌,心脏突然如同刀割一般的抽痛。

  脑子里的声音仿佛分成了两个整体,他们尖叫着,哭泣着,撕心裂肺的冲撞入耳膜,苏少绾被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细瘦的手指紧紧抓着胸口的衣襟,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提醒自己忘却了什么东西,另一方面理智却又拼命阻止自己想起它。

  诡异的矛盾在脑海中挣扎暴走,理智和感情在天平的两端疯狂摇摆,苏少绾的指尖深深嵌入了手掌,一缕鲜血顺着指缝滴下来,却麻木的并不觉得痛,两厢角逐互相纠缠,寻找着最终的释然。

  苏少绾精疲力竭,最终在一片蓦然松懈的黑暗中,晕了过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少绾感受着颠簸的马车徐徐迈出了城墙边界,京城特有的喧嚣,和脑海里那喋喋不休的声音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苏少绾几乎从未嗅到过的,纯粹,空旷的花草叶香。

  这种味道似乎特别能让人心安,苏少绾的眼皮沉重的根本不想抬起,因此忽略了这味道是从压在头侧的药包里散发出来的。

  她只知道很累,很累,什么都不愿去想,什么都不想去做,放下一切争斗和对抗,逐渐放松在这片清香中。

  五年后。

  不死山,药师深谷。

  山脊茂盛草木翠色欲滴,远远的铺陈出去,蔓延到幽静的谷中。

  一个把玄色下袍扎进腰带里,潜伏草丛中探头探脑的孩子,正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几步远的空地上他自己所做的简陋陷阱。

  风声簌簌,感受到这宁静气氛,盘旋多时的鸟儿终于放低戒心,轻飘飘的降落了下来。

  那孩子屏住气,暗自拉紧了手里的绳。

  啄着地上零零散散的秕谷,那只拥有端丽尾羽的鸟儿左看右看,见四下无人,这才蹦蹦跳跳的进了竹筛能笼罩的范围内,兴高采烈啄食地上的谷粒起来。

  见得这一幕,男孩连忙用力一拽攥了许久的绳端。

  那厢绑着的短棒立时被拖倒,失去支撑的竹筛倒扣下去,把尚不知危险的鸟儿给压在其中!

  男孩欢呼一声,跑过去从中捉了鸟儿,提着翅膀,飞一般的朝山下跑去。

  “娘!娘!”他欢快的大声叫着。

  很快,草庐中走出一位气质娴静的夫人。

  粗布衣服在她身上全无寒酸模样,如画的眉目温柔似水,空谷幽兰般的沉静端丽,一眼望去直让人心生赞叹,却难以起什么不敬想法。

  若是以前认识的人在此,必要诧异,眼前这个亲善温柔的女人,为何与曾经那位孤傲清高的皇后娘娘,长得如此之像!

  五年的时光,自然足够让人有所变化,更何况她的生命里多了一个不可代替的存在。

 见到男孩朝自己奔来,苏少绾面上露出笑容,放下了手里端着的草药篮,拿出手帕轻柔抹去男孩额上的汗水。

  “逸儿,为何如此欢喜?”

  “娘!你瞧这个!”苏逸兴冲冲的显摆着手里的肥硕鸟儿。

  与纤细瘦削的苏少绾不同,苏逸从小便被药师谷众人轮流调理,虽然出生时候颇为惊险,但成长至今,却是无病无灾,身板壮实虎头虎脑,正应了谷主玄真道人赐下的“逸”字,安稳康乐,无悲无苦。

  苏少绾好笑的抚了一把苏逸的脑袋。

  “我儿捉它,是为了给娘亲看吗?”

  “孩儿前些日子在山中玩耍,见它一面便喜欢上了,盯了多日才设计抓住,特来献给娘亲看!”苏逸奶声奶气道。

  他虽年纪小,说话却已经有模有样,挺着小胸脯等着自家娘亲夸他。

  “好俊的鹃。”苏少绾忍俊不禁道,看着儿子灰扑扑的小手小脸,和赤子一样单纯想讨她欢心的真挚眼神,更觉得心里热乎一片,轻声说:“逸儿辛苦,娘亲见过的鹃里,唯独我儿的这只最为漂亮。”

  苏逸顿时笑的更加灿烂,倏然却收了笑,拧着小眉头道:“娘喜欢,孩儿便去请教玄真爷爷做个笼子,多留它几日,几日后孩儿就要放它回林中去了,玄真爷爷常说万物有灵,孩儿不忍囚它一生。”

  这话听的苏少绾更是惊喜且骄傲,弯下腰亲昵的吻了一记苏逸的小脑袋,“我儿做得对,万物有灵,娘亲也不愿囚它,这便放它归去罢。”

  苏逸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用力点头道:“是,娘亲,孩儿这便去放它!”

  红缨远远走来,正听到这句,便笑着打趣,“正要炖锅药膳,少主便抓来了鸟儿,真是知心!”

  苏逸年纪小,直把这话当了真,连忙护住了扑腾翅膀的鸟儿,“红姨不可,这是我请来做客的朋友,啊呀,肚子好痛,逸儿告退!”

  说罢,他便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两个被他夸张演技逗笑的女人,好笑又宠溺的摇了摇头。

  “主子,谷主那边有事相请。”红缨见苏逸去远,这才传话道。

  “师父不在闭关吗,什么大事惊动了他老人家?”苏少绾毫不犹豫的抬步去玄真道人的住所,边走边轻轻的问。

  “我也不知详情,只见有人来谷中求见谷主,递了京城的来信,谷主看了便脸色沉重,让我来叫您和孙大夫一起去见他。”

  红缨不情不愿的道,心里还有点慌乱。

  她巴不得让自家主子一辈子和京城沾不上边,虽然只是个来信,但是带上“京城”二字,也让她警惕不已。

  现在她是见得主子过的多么安乐,比起在宫中享受空虚尊号,却备受欺辱的日子,岂止好了千倍万倍。

  苏少绾点了点头,心里暗自思索,二人闲话间便走到了玄真道人的竹屋外。

  “师父,您唤我。”苏少绾拍去衣服浮尘,这才登阶入内,一旁站着孙准,他们互相点头示意。

动漫关键词: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写作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