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2022-05-09 15:21:5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她看不清东西,空荡的大殿又被他临走斥退了服侍的宫女太监,大火烧起来时,苏少绾该有多么绝望呢?  在滚烫的烈焰中,在呛鼻的浓烟里,她在想什么?  南宫璟一直不喜那女人,看不惯她

 她看不清东西,空荡的大殿又被他临走斥退了服侍的宫女太监,大火烧起来时,苏少绾该有多么绝望呢?

  在滚烫的烈焰中,在呛鼻的浓烟里,她在想什么?

  南宫璟一直不喜那女人,看不惯她的高傲,认为她故作清高借以取宠,看不惯她的不服软。

  他是九五之尊,谁敢不战战兢兢的臣服?

  现在那个惹他厌烦的女人终于不再到他面前生厌,南宫璟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种迟钝的、却猛烈的疼痛种在了他的心头。

  恍惚中,他听到孙准铿锵有力的说:“罪臣与皇后娘娘绝无半点诊治之外的逾矩之举,陛下若不信,请杀孙准,准许罪臣一死清白,陛下若信罪臣所言,求陛下准罪臣去职回去。”

  南宫璟沉默片刻。

  亲眼所见的究竟是真是假,他已不愿再深究,记忆里苏少绾焦急恳切的解释,胜过一切。

  “传旨。”良久,南宫璟疲惫的闭目道:“褫去孙准太医一职,责令三天内离京,非朕征召,一生一世,不准他踏入京师半步。”

  和皇后独处的大罪,重拿轻放,这也是他最后能为苏少绾做的事了。

  “还有……”顿了顿,南宫璟猛地睁开双眼。

  “她不会死,她没死,给朕搜!”

  ……

  出了宫城,孙准走走停停的拐进了一个小巷。避在一旁,他警惕的回身四顾,确认没人跟踪,这才伸手扣了两下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谁?”里面传出细微问话。

  “是我。”孙准低声回道。

  “吱呀”一声,木门开启,孙准闪身进去,一把掩上了木门挂上门栓,轻轻的问:“那位怎么样了?”

  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浑身衣服已经换过,一般家族里朴素的婢女打扮。若有认识的人在此,便能认出她是随大火里的皇后一起消失的皇后贴身侍女,红缨。

  “你来的正好,快来看看主子!”

  红缨急急领着他进了低矮小屋,掀开草席卷帘,昏暗的室内静静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正是凤鸾宫废墟里掘地三尺都找不到的苏少绾。

  一见苏少绾昏迷里也皱着眉头痛苦的模样,孙准连忙上前,撩起长袖为她切脉。

  红缨屏息站在一侧,看着孙准的神色越来越沉重,心里自然急怒不已,又忍不住双手合十,向满天神佛祈求能给自己的主子一条生路。

  南宫璟独宠苏贵妃,那些宫人也跟着簇拥苏灵儿,虽然不敢怠慢正牌皇后,背后风言风语和不算太恭敬的态度却无时无刻不在。

  红缨是最不肯背弃不受南宫璟喜欢的苏少绾的人,唯独她知道皇后娘娘是多么善良温柔。自从皇后娘娘把她救出浣衣局,笑着让她当自己的贴身侍女的那一刻,

  她要救出皇后娘娘,哪怕为此一死,也绝不再让皇后娘娘在病疾夺命前,被一次次的欺凌而死!

  趁着御驾去了清灵宫,凤鸾殿的冷清也成了一种优势,她胆大包天的四下纵火,再背起皇后娘娘,混入采买队出宫。

  宫里带出来的首饰不敢流出,红缨便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一部分租下偏僻小巷的房子,更多的花在打点关系上,重金换来孙准短暂放出。

  在施针险险挽救了苏少绾垂危的生命后,孙准时间已到,只得回了大牢,好在终于辗转被南宫璟放了出来,赶在苏少绾的病情再度恶化之前,出手相救!

  孙准眉眼肃然,有条不紊的施针,只是这一次改动了一个地方。

  他们现下要紧的是离开京城,只有远远而去,才能保证安全,然而带着昏迷的人上路多有不便,所以孙准要用针法刺激苏少绾清醒。

  他小心的捻着牛毛针尾在穴位上轻轻转动两下。

  片刻后,一声闷哼,苏少绾睫毛连颤,终于睁开了眼。

  “主子!”红缨兴奋不已,挤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她,“主子感觉如何?可有哪里不适?”

  孙准也殷切的看着满面茫然的苏少绾,忽然一顿,惊奇的看着对方明亮的双眸,这里曾经被换上黯淡空洞的眼睛,此刻竟然清亮如水。

  难道是遭逢此变,反而治好了失明之症?

  在红缨一叠声的询问里,苏少绾眨了眨眼,迟疑的问,“你们是谁?”

  红缨的喜色顿时没了,和孙准互相对视了一眼,皆看到彼此的错愕。

  苏少绾捂着脑袋,面上带了些许痛苦之色,“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我又是谁?”

  “主子勿急!”

  红缨见她疼痛,生怕思虑过度,再发了病,急忙劝阻的道:“我叫红缨,这位是请来的孙大夫,主子姓苏,是,是……”

  孙准会意的接话道:“苏夫人的夫君是商人,前些日子患了病暴毙而亡,你日日忧思,抑郁成疾,前些日子找我诊断,却得了喜脉。大悲大喜之下,你身子受不住,便昏厥当场,刚刚才被我救醒。”

  红缨连连在旁点头,他们二人都不愿苏少绾再想起旧事,此时一起隐瞒苏少绾起来倒也合作默契。

  苏少绾听见喜脉两字,立刻不再苦思身份,下意识的用手覆盖在小腹上。

  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虽然她此时大脑空空,记忆里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掌心下隐约的跳动,一个全新的生命,就好像给了她一个新的活着的意义,生存的动力一般,让她茫然失措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这是一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呀。

  轻轻抚摸着小腹,苏少绾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任谁都可以看出其中对于未来的期待。

  孙准的表情变得不忍起来,轻声说,“苏夫人,你身子太虚弱,旧疾未拔,怕是……”

  虽然话不曾说完,但苏少绾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不!我不要打掉这个孩子!”

  苏少绾捂住自己的肚子,就像在保护自己脆弱的孩子那样,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孙准二人。

  孙准苦笑了一下,哪怕失去了记忆,一听到无法留下孩子,这反应却是和那天如出一辙。

  皇后娘娘,是真的深爱着这个孩子啊。

  红缨欲言又止,孙准也沉默不言,看的苏少绾心慌意乱。

  她什么都不记得,以后还要依仗这两人,便放软语气哀求道:“如今我什么都不记得,什么也都没有了,只有他陪着我,我如何忍心害他性命?我身子不好可以去求医相治,总能治好自己,求求你们。”

  对着这双满是惶恐和恳求,却闪烁着坚决到底的保护意念的眼睛,红缨和孙准自然明白,除非他们丢下苏少绾不管,不然定是无法改变什么。

  “那主子可要保重身体啊,等诞下小公子,红缨一定帮主子照料。”忧虑之色埋在心里,红缨嘻嘻笑道。

  “也罢,不到迫不得已,又怎能让你痛失骨肉。我医术不精,无法根治苏夫人的顽疾,然而我师父却有一手惊艳绝世的神医手段,他老人家医者父母心,若我们前去,定然愿意也有那个医术为苏夫人治此旧疾!”孙准含笑道。

  “只是师父他老人家隐居谷中,不肯出世,此去路途遥远,不知苏夫人……”

  听说有神医可治自己的病,苏少绾早已眼里发光,掌心贴着小腹,好像汲取了莫大的勇气,毅然点头道:“多谢红缨姑娘和孙大夫相助,我愿意去!若能治好我的病,大恩大德,日后必报!”

  两日后,一辆不起眼的小小马车载着一位车夫,一位寻常家妇人和她的贴身丫鬟低调的沿着西南小道极快走到了城门。

  沿路的官兵紧密巡逻,张贴着一张又一张寻人启事,白纸黑字上的女子眉目淡然,眼梢却略微上扬,露出几分倔强。

  寥寥几笔勾出一幅清俊神采,可见画师画工不凡。

  而这一叠叠启事却是如此数量繁多,必是某位高权重之人强压之下,连夜赶工的成果。

  与精湛画工相对比的是,对这位女子所犯罪行的描述却是极少,身份更是提所未提。当然老百姓也并不关心,朱红城墙里的勾心斗角关系复杂,哪里是需要给这些白丁仔细解释的。

  围观的群众们好奇的视线,最终都落在了放大描粗,极其惹眼的奖金上,尚未细数这些天文数字足够普通家庭过活多少年头,单说这最后烙着的黄金二字就让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当下,就有机灵的对比着画像上的面孔在四处张望。

  人群里,一位粗麻布衣的下等丫鬟迅速低下头,脚步飞快的挤开了人群,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红缨走的心急如焚,震惊于大殷皇帝的臭不要脸——为了给自己留丝念想,死人都不放过!

  但皇帝远在殿堂,当务之急是——如何蒙混出京。

  到底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大宫女,虽谈不上作威作福,但这些年的大风大浪还是经历过,心里的惊涛骇浪堪堪维持住了表情,不至于让人看出端倪来。

动漫关键词: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