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幸福的一家1—6阅读小说-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2022-05-09 15:21: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扑通一声,小太监跪倒在地,哭喊着回话。  “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啊,火势控制不住,奴才们闯不进去,皇后娘娘她……皇后娘娘她还在殿内!”  一瞬间,南宫璟脸

 扑通一声,小太监跪倒在地,哭喊着回话。

  “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啊,火势控制不住,奴才们闯不进去,皇后娘娘她……皇后娘娘她还在殿内!”

  一瞬间,南宫璟脸色铁青至极。

  “陛下,请上御辇!”李公公急声道。

  “不坐!”

  南宫璟此刻满心震怒,哪里还耐得住性子坐那四平八稳、慢得不行的御辇,一手撩起黄袍下摆,竟是有失帝王威仪的快步奔跑起来,直冲凤銮殿的方向。

  李公公眼珠都快瞪出来。

  自从陛下登基九五之后,最重天家规矩,一言一行无不是君主楷模,谁能料想却在今夜如此方寸大乱,陛下对皇后娘娘终究不同。

  李公公若有所思了一瞬,便回神焦急催促侍卫们跟紧陛下,不能让不轨之徒趁乱行逆,自己和扛着宽大御辇的太监们也是快跑随行。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冲向平日里备受冷落的凤銮殿。

  越往前行,越能感觉温度炙烤,喧嚣声犹如鼎沸,无数的人端着盛水器具狂奔往来,却扑灭不了丝毫火势,大火汹汹而起,像是猛兽一样贪婪吞噬着,已经快燃烧到了大殿的横梁。

  南宫璟瞳仁里映出烈烈火焰,他的心里好像也烧了把火一般,让他无比心焦!

  “苏少绾!”

  南宫璟暴怒的低吼那个女人的名字,在这一刻,他惊觉自己不是想说“朕巴不得你死”而是想……

  “你胆敢骗朕!”他咬牙切齿,恶狠狠盯着快要在烈火中崩塌的凤鸾殿,“你绝不在里面,朕要治你欺君之罪!”

  大殷的皇帝背脊笔直,影子被火光照的不断闪烁,狰狞的像是困兽。

  片刻之后,南宫璟一语不发,突兀夺过一桶清水迎头浇下,继而湿淋淋的向前冲去。

  他是要闯进这个即将崩毁的大殿!

  众侍卫太监们从震惊中猛的醒来,几乎要被吓的魂飞魄散,齐齐涌了上去用身体组成肉墙,拦下了他们的皇帝,苦苦恳求道。

  “陛下,不可啊!”

  “陛下!陛下不可!”

  唯有李公公敢扯住南宫璟的袖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阻止之意却坚如磐石。

  “火势之大,实不可为,请陛下以天下为重,万万保重龙体,不可以身赴险啊!”

  “你们还敢拦朕!”南宫璟怒火滔天,一脚把跪在他面前的一个侍卫踹的打滚,嘶哑的声音里杀意凛然。

  “你们一个个全都是瞎子不成!大殿走水为何没能早早发现,为何不在早先进去救皇后出来!好,朕不进去,你们给朕滚进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皇后有个好歹,朕要你们所有人的狗命!”

  “谨遵陛下口谕!”一群人噤若寒蝉的叩头领命,还没来得及起身,便听一声轰隆的巨响。

  往日端丽大气的凤鸾殿,已然崩溃成了焦黑的废墟!

  南宫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全身僵硬的可怕。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救火,寻找皇后娘娘!”李公公站了出来,怒斥道。

 所有人轰然应诺而去,李公公胆战心惊的陪在沉默不语的大殷皇帝身边。

  一夜到天亮,金鸡啼鸣,他的陛下就这样直直的站着,看着烧无可烧的大火终于被扑灭,看着漆黑的废墟被一片片扒开,看着跪在天子面前发抖的太监禀报。

  “……奴才们将所有地方都挖地三尺的搜查过了一遍,实在……实在没有找到皇后娘娘所踪,奴才们斗胆揣测,怕是……”

  在皇帝冷漠的注视下,那太监颤抖的越说越小声,“怕是已经……成灰……”

  在恐怖的沉默之后,南宫璟终于出声。

  “欺君。”

  李公公的目光颤了一下。

  那地上的太监更是被吓得肝胆俱裂。

  “一国之母,怎会如此而终?”

  大殷皇帝垂下目光,冷酷的近乎憎恶,“欺君之罪,其罪当诛!来人,将这些太监都给朕拖出去,斩!”

  直到最后一个字,南宫璟一夜的戾气和狂怒,都成为血淋淋的人头滚滚,如狼似虎的侍卫们扑过去,太监们惊骇欲死的哭叫很快湮灭。

  “李总管。”南宫璟依然看着那片凌乱的废墟,又像是问他,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喃喃,“皇后何在?”

  李公公低下头,空气里的血腥味儿浓重扑鼻,他哪里敢说皇后娘娘十有八九已然被烧死在凤鸾宫里,更不敢提为皇后发丧一事,战栗着回道:“皇后娘娘吉人自有天相。”

  南宫璟点头道:“自然,贵妃遇刺便毫发无损,皇后她必然无恙。”

  “陛下英明。”李公公回道,嘴里却发苦。

  苏贵妃有陛下亲赐的一队大内侍卫随身保护,而且换了新眼,更能预警危险。可凤鸾宫早已调开侍卫,宫女寥寥,何况皇后她已经在陛下的命令下成了瞎子,大火一起,如何能逃出生天?

  他低眉顺眼看着九五之尊固执的背影,暗暗叹息了一声。

  御书房。

  南宫璟批阅完堆积的奏折,疲惫按揉眉心,信手端来一旁温热的参汤抿了一口,顿时神色凝住。

  这不是他喝惯了的口味。

  他不悦道:“今日的参汤为何这般难喝?”

  话音刚落,伺候在一边的小太监诚惶诚恐叩道:“启禀陛下,以前的参汤都是皇后娘娘送来,今日是御膳房为陛下所制……”

  是了。

  南宫璟看着碗里淡黄参汤,一时怔怔。

  虽然他对苏少绾向来没有好脸色,但对方却谨守规矩,从来礼数周全,每日必来送上糕点参汤。

  她也知自己惹他讨厌,所以每每静悄悄摆在案边便无声自退。

  他以前还嫌恶这女人多管闲事,身为皇后却插手御膳房的职责,为此还狠狠训过她,结果……

  想到在他居高临下的呵斥中,面色平淡,眸底却破碎了什么似的苏少绾,南宫璟放下了西域万里贡来的琉璃小碗。

  这是他登基后南征北战万国来朝的赫赫功绩证明,可再精致的东西,不是那个感觉也索然无味。

  “日后不要再送参汤来了,朕不喜欢喝。”

  南宫璟冷冷起身,出了御书房。

  大殷皇城雄伟壮丽,他走在其中,却没有往日征服天下威慑四夷的豪情。

  他不由自主的想,若是那晚自己没听见苏灵儿遇刺的消息便匆匆而去,是否一切就会不同。

  苏少绾拉着年轻太医的模样,和她跪坐在地上苍白而绝望的笑容反复交替在眼前,让南宫璟的神色不断变化,既痛恨,又隐隐有些不愿承认的痛惜。

  他停下脚步。

  目光定在花丛里不起眼的染血手帕上,南宫璟拧眉正要叱问谁敢在御花园乱丢东西,却眼尖的发现帕子一角绣着一个绾字。

  他霍然四顾,这里正是平常皇后爱漫步而他为之嫌恶不来的后园偏僻处,那这手帕的主人是……

  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骗朕,说你得了不治之症没几个月好活了?

  当初自己的嘲讽是那么清晰,南宫璟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他拽起那个帕子,指尖竟然在微微颤抖。

  “召孙太医即刻见朕!”

  “罪臣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仅仅只是隔了一夜不见,那个温文尔雅的年轻太医落魄的宛如阶下囚徒。

  南宫璟却未让他起身,焦躁的冷声问:“朕要你如实答话,皇后到底患了何疾?”

  孙准跪在地上的身体僵了一下,他平静的抬头看去,万人之上的大殷皇帝眼底尽是血丝,天家威严也遮掩不了那几分淡淡的憔悴。

  原来,能对发妻苛责至此的皇帝并非那么无动于衷吗?只是可惜那个一心祈盼君王爱她的女人不能亲眼看到圣上这副模样。

  孙准沙哑的笑了几声。

  在南宫璟难看的脸色中,孙准笑着笑着,眼眶却红了,缓慢的叩首下去哽咽道:“回禀陛下,罪臣有欺君之罪!”

  “照实说!”

  南宫璟一掌拍在桌上,狠声道:“再有一字虚言,朕绝不饶你!”

  “皇后娘娘所患非是风寒!”孙准声嘶力竭的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皇后娘娘沉珂成疾,一年前已然身体恶化,经久难治每况愈下,却不许罪臣告知陛下,不愿陛下为她担忧……”

  南宫璟双目陡然睁大。

  孙准早已泪流满面,“换眼之后,饶是康复顺利,对皇后娘娘的身体来说仍旧不堪重负,短则几月,长则一年,皇后娘娘就……就……”

  他再也说不下去。

  南宫璟缓缓坐回了御座,眼神有点茫然的投放在殿外。

  外面阳光大好。

  而他坐在这里,却觉得如坠冰窟。

  那个时候,苏少绾慌乱的求他传唤太医,不敢置信的问他你怎么知道,而他觉得苏少绾所作所为全在演戏。

  可……那不是演戏呢?

  苏少绾是真的发了病,揪着他的袍角放下高傲求他传太医,是真的以为他的恶意嘲讽是得知了实情,而自己否定了她的一切,把旧疾复发的她一个人丢弃在冰冷的宫殿内,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南宫璟撑住了额头,昨晚的一幕幕鲜明的掠过,定格在最后狂烈的大火,和大火中轰然坍塌的风鸾殿。

  是他把苏少绾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动漫关键词: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