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文轩

2022-05-07 15:19:1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教训完赵氏和林静欣,又打了林老太太和林静香的脸,林静漪的心情大好。二房的孙氏性子弱,先前听到吵架的动静,一直没敢露头,直到晚间才去上房找林老太太要粮食做饭,结果林老太太由于

教训完赵氏和林静欣,又打了林老太太和林静香的脸,林静漪的心情大好。

二房的孙氏性子弱,先前听到吵架的动静,一直没敢露头,直到晚间才去上房找林老太太要粮食做饭,结果林老太太由于被林老太爷骂了,正在气头上,非但没给孙氏粮食,反而还将孙氏骂了一顿,就这样,林家众人晚上只能饿着肚子,连口米粥都没有喝上。

林静漪拉着林小风的手,跟随李氏回到三房屋内,时间已经很晚了,厢房内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李氏摸索着将桌上的油灯点了,虽然光线还是很弱,但勉强能看到东西。

林小风摇了摇她的手指,撒娇道:“姐姐,我想吃鸡蛋。”

她从市集上买的鸡蛋虽然是熟的,但已经凉掉了,肯定不能拿给小孩子吃。

于是,捏了捏林小风的脸:“现在不行哦,等明天娘给你热一下吧,不然肚子会痛的!”

“可是……”

林小风的嘴撅得很高,不乐意地道:“我怕明天奶奶就不会给我吃了!”

他长这么大,都没吃到过几次鸡蛋,每次看其他小伙伴吃都在心里馋的不行,今天姐姐好不容易买来鸡蛋和肉包子,结果肉包子还被四房家的偷吃了,他就只有鸡蛋可以吃了!

“这……”

林静漪为难起来,本来她就跟林老太太说鸡蛋是留给自己吃的,若被他们发现给了林小风,怕是又要闹一场,只能道:“那这样,你刚才也听到爷爷和奶奶说,这东西是留给姐姐的,等明天娘去厨房里热了,端到房里就说给姐姐吃了,小风就和姐姐在房里等着好不好?”

林小风皱了皱眉头,最终垂头丧气道:“还是姐姐自己吃吧……”

他刚才只顾着贪吃,怎么忘了姐姐刚掉进河里,东西是留给姐姐补身子用的?

“没事的。”

林静漪安慰道:“小风先吃就好,姐姐还能赚钱的,到时候咱们全家都能买肉包子吃!”

“真的可以?”

林小风抬起头,闪烁着亮晶晶的样子,仿佛看到两个肉包子在眼前打转。

“当然可以!”

林静漪被他贪吃的样子逗得一笑:“别说肉包子,等姐姐以后有钱,咱们一家去过好日子,什么鸡鱼肉蛋,鲍参翅肚都不在话下!到时候把我们小风养成一个白胖胖的小猪崽子!”

她从布包中拿出几颗糖果,捏了捏林小风的脸:“小风乖,吃完糖就睡觉吧。”

看到她手中的糖果,林小风的眼睛又放起光亮,坐在床沿上剥糖果吃,与此同时,两条小短腿还不停地晃悠,欢天喜地地想,以前的姐姐总是发疯吓唬他,还是现在的姐姐好!

他以后一定要听姐姐的话,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也第一个拿给姐姐!

安顿好林小风,林静漪从柜子中拿出来布匹和绣线,又从李氏的小筐里找出来一块石灰,古代做衣裳需要先打样,用的就是这种石灰划线,不像墨线,石灰线用水洗一洗就掉了。

“静漪,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布匹,料子还这么好?”

李氏被眼前的一切都惊呆了,她活到现在,也就只在镇子上的富户身上见过这种料子。

“娘,我之前不是说了么?在镇子上找了份活计做。”

林静漪将布匹绣线放在桌子上,又将油灯移开道:“镇子上有个大户人家的夫人看上了我的衣裳,想让我给她做衣裳,若是做得好,不仅有工钱,还有赏钱呢!这些东西都是她的。”

李氏啧啧称奇:“这大户人家的东西就是好啊,这布料……”

刚想伸手触摸布料,但注意到自己黑乎乎的手,生怕弄脏了似的,赶紧缩了回来。

林静漪见此,所幸把柜子里秦老板赠送的布匹也全都搬出来,拉着李氏的手摸上去:“娘,这些布料都是我们的,等我忙完了冯夫人的衣裳,就给咱们家的一人做一身新衣裳穿。”

“这些都是我们的?”

李氏更加不敢相信了,这些布料虽然不比先前的好,但也足够村子里的人眼热了。

“这布料不便宜吧?咱们乡下人哪儿能穿这么好,不如拿去镇子上卖点钱……”

李氏依依不舍地抚摸着布料,心想着若是都能卖出去的话,也得值不少钱,到时候万一林静漪赚不到十两银子,还能添补一些,现在先让林静漪把跟地主家的婚事退了才是正事。

“娘!”

对于李氏的小心翼翼,林静漪着实是无奈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以后咱们家会赚更多钱,穿的用的绝对不会比这个差,你就放宽心用吧,难道娘你现在还不相信女儿我的本事?”

“这……”

李氏一阵迟疑,最终答应下来:“好吧。”

林静漪笑了笑,又把秦老板给的布料藏在柜子里:“对了,这些布料千万不能被其他人看见,尤其是四房家的人,别再让他们来屋里了,毕竟咱们现在还没分家,万一被奶奶知道了,怕是又要搜罗到他们主房去便宜了大房,等咱们分了家,这些东西才能拿到明面上来。”

李氏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娘知道,我明儿就找把锁把这柜子锁了!”

林小风也连忙举起手:“我会在屋子里看着的,四婶家再来偷东西,我就喊人来抓她们!”

“小风真乖。”

林静漪夸赞了一句,又拍了拍他的脑袋:“好了,糖果吃完了,该去睡觉了。”

她在桌边坐下来,又向李氏道:“娘,你也去睡吧,我今晚要多忙会儿。”

“那咋行!”

李氏坚持道:“你一个人哪儿能忙完,娘来帮你!”

说着,又补充道:“虽然娘的绣功不行,但是能帮你裁剪衣料啊,总比你一个人快些。”

林静漪想了想,说的也对,李氏的手工还是可以的,有她帮着,自己确实可以省心一些。

只能道:“那就辛苦娘了,我先把衣服的图样打出来,你按照石灰线裁剪吧。”

林静漪将布料平铺展开在桌子上,用石灰块画好线交给李氏,两件衣服很快就裁剪好了,林静漪先将布料缝在绣框上,坐下来按照图样上开始绣花,李氏帮不上忙,只能等在一边。

片刻,她迟疑地开口道:“静漪,今儿的事是你爹做得不对,但儿女不记父母仇,你别怨他。你爹原先对我也还不错,就是你奶奶总跟你爹说那种话,张口闭口就骂你野种,他心里不痛快

其实对于林大成,林静漪确实是不太喜欢的。

连林大河那样的人,都懂得维护自己的妻子女儿,林大成那时候却一直躲着不露头。

林老太太他们把原主卖给地主家的傻儿子换聘礼钱,林大成若是敢站出来反对一二,他们也不敢如此嚣张,可林大成明显知道原主嫁进齐家,就是跳进火坑里,还是没有说什么。可能林大成对原主的身世还是有所怀疑,如果林大成相信李氏对他的感情,认定原主就是他的女儿,或许就是另一种局面了。

如果作为局外人,林静漪对林大成的这种怀疑也能理解,毕竟古代也没有亲子鉴定,林老太太又天天骂原主是野种给林大成洗脑,久而久之,林大成难免会怀疑一二。再加上原主又是个傻子,不懂得讨巧卖乖,也激不起林大成的慈父心,所以慢慢得在林大成心里就一点地位也无了。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可以说,原主的悲剧都是因为林老太太这张破嘴。

但她现在既然已是局中人,占着原主的身体复活,就要改变这个局面。就算林大成已经被林老太太洗脑了,她也能给洗回来,还有林大成那愚孝的性子她也要好好掰一掰!

“娘,你放心吧,无论爹做了什么,他都是我爹,我怎么会去怪他。我就是为爹觉得不值。这些年来,爹他起早贪黑天天干最重的活,受最多的累,却一点好处都没得到,衣服穿最破的,饭吃最差的,生了病也只能硬扛着。”

林静漪说着,慢慢带上了哭腔。

她看到了门外的人影,便愈发不忿道:“你看大伯,明明比爹年长,两人站一起倒显得我爹是兄长似的,比大伯老了不止十岁,这都是累的啊!娘你说,这都是奶的儿子,她怎么能这么偏心呢,明明大伯处处都不如我爹,若不是奶偏心,现在在镇上享福的可就是我爹了。”

如果无法对别人的遭遇感同身受,那对自己的呢?林静漪知道林大成在门外听着,特意指出林老太太偏心的事实,为林大成抱不平,就是为了在他们母子间划开一条裂缝。

房屋外,林大成听到里面的对话,不禁顿住了脚步。

这几天,他一直都睡在田里看庄稼,三房这里就李氏他们母子住着,他是走到半路折返回来的,想着林静漪之前对他说的话,他的心里就堵得慌。他对林静漪这个闺女是不待见的,身为人父,怎能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可作为男人,谁又能忍受被人指指点点说自己的妻子跟别人红杏出墙生了野种?

这时,他又听见林静漪继续说道:

“还有,娘在林家这么多年当牛做马任劳任怨,为我爹生儿育女,偏偏要被奶这么污蔑,女儿真是想想都心痛得不行。退一万步讲,爹可以听奶的话,不认我这个闺女,但小风可是他亲儿子啊,是咱们三房以后的根。可娘看看奶又是怎么对小风的,不让小风去念书就算了,吃穿用连林静香都不如,更别说跟子源哥比了。”

林静漪知道古代的男人最看重什么,不就是能传宗接代的儿子麽?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还得不到林大成的重视,那林小风呢?儿子总是亲生的吧,那她就用林小风来激起林大成的慈父心。

最后,林静漪一锤定:“奶连小风都看不上,就是因为她偏心大伯,所以污蔑我不是爹的女儿,对小风不管不问,想让我爹这一辈子都为大伯一家出钱出力。这哪里是兄弟,分明就是长工!我爹可真是太惨了……”

以往,李氏有再多的委屈受再多的苦,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这下林静漪的话说到她心坎上了,把李氏说得两眼泪汪汪,小声抽泣起来,“好闺女,只有你才懂娘心里的苦啊!还有你爹,他也着实不容易,你和小风以后要好好孝敬他。”

一边是把他当老黄牛压榨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所谓亲娘,一边是对他一腔真心处处对他好的妻女,林静漪倒要看看,林大成到底会怎么选。

以前这些话没有人说,林老太太巴不得林大成是个傻子,好一直为她所用当大房的奴隶,林老爷子也不管老太太的偏心,导致林大成就一直活在愚昧之中。

但林静漪现在就要撕开林老太太的假面,让林大成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林老太太对他到底有多坏,是把他当儿子,还是把他当奴隶。她就不信,等林大成想明白了之后,还会继续愚孝。

屋中,林静漪瞥眼看到屋外的人走了,这才转向李氏淡笑道:“娘,别哭了,小心哭坏了眼睛,快去歇息吧。”

“不行!”李氏在地里累了一天,但还是坚持道,“娘要陪着你。”

“你今天在地里干活已经很累了,再不休息,明儿还怎么下地?”

林静漪微微叹气,这母爱如山,有时候还真是重的让人喘不过来气。她好说歹说,才把李氏劝去休息。

将李氏打发去睡觉,林静漪终于静下心来去绣花,顺便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李氏林小风是站在她这边的,林老太太和大房四房一家是将她视为眼中钉的。

林大成这边她该做的努力全都做了,就看林大成自己的选择了。还有二房那一家子的人,孙氏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林子睿在私塾里读书,品性不错,女儿林静音性格温柔懦弱,跟孙氏差不多,但心地还算好。只是二房没了当家的男人,只会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很少掺和别的事。

但要对付林老太太他们,就得拉拢盟友,还是要从二房下手。

而另一边,在田里守夜的林大成,想着林静漪的那些话,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第二天,由于昨晚绣了很久的衣裳,林静漪起得有点晚,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听到林老太太中气十足的怒骂声:“作死的蹄子,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是要老婆子给你饭吃?”

林静漪权当是没听到,磨磨蹭蹭地穿衣裳,又洗了脸拿水漱了口,这才朝着主房那边走去。

林家现在没分家,一大家子的口粮都在林老太太那里,要做饭的话,就要去她那里领粮食,平日里都是李氏和孙氏两个人轮流下厨,钱氏和赵氏手指不沾淘米水,是不会下厨的。

林静漪迈步走进主房,听见钱氏阴阳怪气地开口:“静漪,你现在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之前顶撞我们这些长辈不说,现在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还得让我们这些长辈等着你才能吃饭。”

“就是啊,妹妹。”钱氏话音刚落,林静香也接声,“你等会儿还要跟我和静音妹妹去山上打猪草呢!这可是妹妹你说的,让姐姐多干点活历练历练,姐姐不会,还得让妹妹多教教我呢!”

林静漪不禁咋舌,这对母女是属狗皮膏药的么?现在是完完全全地贴在她身上了啊!

被打脸了一次又一次,还敢上来找茬,说真的,她现在都开始佩服起这对母女的勇气了。

难道是被打脸上瘾了?一天脸不疼就浑身不痛快?

既然如此,她就勉为其难成全她们吧!

“大伯娘说的是,都是静漪不好,以后会注意的。”

说着话,林静漪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望着桌子上的粥饭和咸菜,故作惊讶问:“咦,今天的饭菜是大娘做的吗?看起来真好吃,大娘辛苦了,静漪以后也想跟大娘一起学做饭。”

钱氏的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李氏哼了一声:“闺女啊,你这就高抬你大伯娘了,今儿的饭菜都是你二婶做的,你大伯娘也是睡到现在才起来呢!也就比你早了一点点!”

说着,还朝向钱氏瞥了一眼,哼!想欺负她的闺女,门都没有!

林静漪不禁暗笑起来,这李氏可真是越来越上套了,现在都学会跟她一唱一和了。

林家的饭菜向来是李氏和孙氏轮流做的,昨天晚上,由于林老太太生气,没给孙氏粮食,今儿的饭菜自然是孙氏做的,林静漪就是故意提起此事,来挤兑钱氏的,这叫捧杀懂不懂?

“不是吧?”

她更加惊讶道:“我记得前几天就是娘和二婶做饭,怎么今儿还是二婶在做?”

随后又看向钱氏问:“大娘如此勤劳,应该不会等着娘和二婶做饭给她吃的吧?”

钱氏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只能悻悻然地挽尊道:“大娘昨日身体不适,所以……”

“瞧大嫂这话说的。”

这时,李氏酸溜溜地开口道:“就好像你以前身体好的时候,给我们做过饭似的。”

钱氏说不出话了,毕竟嫁进林家十几年,她的双手就没沾过淘米水。

“你这个贱蹄子,在这儿阴阳怪气挤兑谁呢?”

林老太太忍不住维护道:“你大嫂做绣功够累了,哪儿还能让她做饭?”

呵呵……

林静漪止不住在心里翻白眼:“奶奶,说起做绣功,应该是二婶做的比较多对吧?还有我娘,我娘整天帮家里在地里干活不说,回来也是要做绣功的,娘亲和二婶可比大娘辛苦多了。”

说着,她又看向林老太爷问道:“爷爷,您看要不这样,我娘和二婶整天做活也挺辛苦的,回来还得给家里人做饭,尤其二婶身子还不好,不如以后这做饭的活儿就交给大娘吧。”

“你……”

见林静漪居然给她安排活计,钱氏正欲发作,但碍于林老太爷在场,最终没敢放肆。

倒是孙氏有点受宠若惊,急忙摆手:“没事的,我自己也……”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林静音拉住了:“娘,你每天做绣功这么辛苦,是时候该歇歇了。”

她又看向林老太爷委屈道:“爷爷,我爹去得早,哥哥又在读书,我们二房家没有男丁干活,我娘只能每天做刺绣补贴家用,每天都要绣到很晚,再这样下去,连眼睛都要熬坏了……”

林老太爷唉声叹气,暗暗思忖起来,二房家虽然没有男丁,但好在孙氏的绣工不错,每个月卖刺绣赚的钱,也勉强能跟三房四房持平,整个家里,要说闲人,也就赵氏和钱氏这两房。赵氏现如今被林老太太打得下不来床,所以分担家务的事,只能先从钱氏这里考虑。

于是,最终做主道:“这样,二房家的,你以后安心刺绣,做饭的事就交给大房家的。”

“这怎么能行?”

林老太太暴怒道:“大房家这细皮嫩肉的,再做饭别伤了手!”

却被林老太爷横了一眼:“做公婆的就得一碗水端平,你咋不怕二房三房家的伤了手?”

林老太太不满地瞪了孙氏和李氏一眼,咕哝道:“就她们这皮糙肉厚的贱蹄子……”

听到这话,林老太爷更加生气了。

其实他想给钱氏安排活,也是考虑到林老太太这层因素,这些年来,他虽然不管家里的事情,但还是看得见的,这钱氏没有别的本事,就喜欢撺掇老太太,再这样下去,这个家就散了。

所以他就私想着,让钱氏分散注意力,没有时间再往老太太跟前去,或许会好点。

想到此,林老太爷再次强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有异议,直接找我说!”

钱氏脸色难堪,最终只能凄凄惨惨地回答:“是……”

这一切都被林静香看在眼中,她心中升起怒火,凭什么!凭什么又是林静漪赢了?

她握了握手指,看向林静漪故作温婉道:“静漪妹妹,等下记得和我上山打猪草。”

林静漪勾了勾唇:“这几天我怕是不得空,先劳烦姐姐了。”

林静香蹙起眉:“怎么?家里人做活都很辛苦的,难道妹妹是要偷懒?”

林静漪回答道:“姐姐也知道我跟奶奶的打赌,三天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想多赚点钱。”

林静香又道:“妹妹的打赌是一回事,干活又是一回事,难道妹妹要让家里的猪都饿着么?”

林静漪低低地哼了一声,勾唇道:“这十两银子,关系到妹妹以后的幸福,难道在姐姐心里,妹妹的终身大事,还不如家里的那几头猪重要?姐姐若真这样想,那可真伤了我的心了。”

“你……”

林静香一时语塞,又道:“就上山打个猪草而已,又不会耽误妹妹太长时间。”

这个林静漪,给她和钱氏都安排了活,不让林静漪也吃点苦头,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这时,林静音开口道:“静香姐,静漪姐就是想耽误几天去赚钱还聘礼而已,又不是不做了,这几天我们多干点活分担一些就是了,静香姐若是怕累,我来替静漪姐干活总可以吧。”

林静漪愣了愣,万万没想到林静音会这样说,毕竟以前林静音对于原主,虽然没有欺负,但也是厌恶居多的,今日却主动提出来替她干活,看来联合二房这条路,还是可行的。

正想着,却见林静音特意冲她眨了眨眼睛,林静漪笑了笑,也向她点头回应。

倒是林静香委屈地眼睛红了,林静音这是说的什么话?她又没说自己嫌累,就是看不惯林静漪在家里嚣张给她们母女安排活而已!看吧,现在什么人都开始向着林静漪那个贱人了!

动漫关键词: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

很赞哦! ()

推荐漫画